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和“笔会”的缘份

(2016-06-30 22:25:27)

我和“笔会”的缘份

 

文/苏北

 

 

我的“名字”最早出现在“笔会”上,是以“一个天长县的文学青年”的身份亮相的。

那是1992年10月25日的一张《文汇报》,汪曾祺先生在“著书人语”的栏目发表了一篇短文《对读者的感谢》。他在文中点了几位读者,一位浙江的大学生,一位邯郸的工人,最后说到我:“一个天长县的文学青年用钢笔把我的小说抄了一遍”。我就这样以“一个天长的文学青年”最早出现在“笔会”上了。

之后通过汪先生,知道给发表这篇稿子的编辑叫水渭亭,通过“老头”引见,我给他投过一两篇稿子,可是不能符合要求,稿子给退了回来。水渭亭还给我这个业余作者附了封信。虽然只是大致安慰的话,可我还是十分感激。

之后便死了心,还是老老实实地做一个“读者”吧。

2004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又与“笔会”结上“缘”,2005年1月16日我的第一篇散文《刮鱼鳞的小姑娘》在“笔会”发表了。从此开始了我的“笔会”生涯,当年在“笔会”就发表了六篇散文,第二年我再接再厉,又发表了六篇。之后的日子里,我每年都会在“笔会”有几篇文字。十二年来,我在“笔会”上已发表了四十多篇文章。我几年前曾有一个梦想,哪一天我在“笔会”上发表的文章达到七八十篇,我就自己编一本散文集,专门收这几十篇文章,而且是用“笔会”修改过的版本。我现在在别的地方发表文章已经不太登记了,而“笔会”的文章,我每篇都记录下来,所以我能记得十分清楚。

我只恨自己时间不够用,如若够用的话,我会把“笔会”上的每篇文章都看一遍的。那样我就会成为“笔会”的最好的“读报员”了。可就是现在我每天要上班,“笔会”的文章我还是会看许多的,几乎是一期不拉(偶尔出差两三天,我回来也会找齐)。我有一点贪心,每天见到报纸,只要有“笔会”,我便会裁下来,将其折叠了,揣在口袋,一有零碎时间就掏出来看一篇。过去有“马上、厕上、床上”之说,我读“笔会”,大约是这个样子的。

“笔会”的编者也是我最尊敬的。他们认真负责,对我这样的业余作者,也十分尊重。让我以一个写作者的身份,有了一份尊严。

我爱“笔会”,在您七十岁生日之时,我要郑重地说一声:谢谢您!

我爱您,“笔会”!

 

2016年6月30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