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式英语”出书啦

(2007-12-03 07:18:44)
标签:

人文/历史

中式英语

纪韶融

chinglish

分类: 中西文化

逛英文书店,发现一本Chinglish- Found in Translation的小书赫然摆放在书架上:“中式英语”出书啦。这个原本由中国人创造的商机却被一个名叫Oliver Lutz Radtke(中文名纪韶融)的德国朋友(Chinglish.de)抓住,由美国Gibbs Smith, Publisher在2007年出版发行。

 

“中式英语”出书啦

 

书的封面上印有四张“中式英语”的照片,其中一幅是上海出租车门上的提醒:“请勿忘随身物品”,被翻译为Don’t forget to carry your thing,这个问题不算大,地道一点应翻译为Don’t forget your belongings)。“残疾人厕所”的翻译:Deformed Man Toilet,在老外看来就是“变型人厕所”。还有“存取款一体机”翻译为Cash Recycling Machine,似乎这是回收破旧钞票的机器。至于“足下留情、小草常青”的翻译颇有让老外们叹服的定力:Your careful step keeps tiny grass invariably green。

 

难能可贵的是,作者没有简单地嘲弄“中式英语”,而且颇具善意地分析了“中式英语”产生的四种原因。在作者看来,“中式英语”产生的第一个原因是:We don’t care,只要看上去是外语,就显得我们与时俱进,不管它是什么意思,也不管准确不准确。作者认为这种解释可能是最符合实际,因为他发现在中国汉字标示下往往还有汉语拼音。如果不是为了某种炫耀的心态,大可不必写上这种外国人看不懂、中国人不需要的汉语拼音标识。也就是说,只要是写上拉丁字母,不管是汉语拼音,还是中式英语,都是一种装饰,不必太认真。第二个原因:We don’t know any better,我们单位就是“小王”英语最好,不让他翻译让谁翻译?反正他翻译出来的东西水平最高,再说领导也看不懂。第三个原因:We want to do ourselves,我们不会英语,我们还没有字典吗?我们的老祖宗长城都可以建起来,还能被个把外国字难倒吗?让老外来帮忙,我们丢不起那人。第四个原因:The might of online translation tools,网上翻译软件的杰作。比如上海地铁内“先上后下、文明乘车”的翻译After first under on, do riding with civility,还有“如遇紧急情况请速拨打 xxxxx”的翻译Meeting critical situation asks velocity to poke strikeing,就有明显的网络机器翻译的痕迹。

 

“中式英语”出书啦“中式英语”出书啦 

 

作者也注意到中式英语历史悠久,早在上个世纪一位名叫Carl Cow美国商人就在他的回忆录400 Million Customers (4亿消费者)中写道:The ignorance of English..sometimes leads to ludicrous mistakes, and we occasionally enjoyed some very rich typographical errors in the Shanghai newspapers(中国人对于英语的无知导致可笑的语言谬误,在上海的外国人常常饶有兴趣地品味当地报纸上丰富的拼法错误)。在2008年奥运会来临之前,北京、上海以及一些大城市内都展开了对“中式英语”的围剿,所以“中式英语”有可能成为endangered spices而濒临灭绝,所以Olive Lutz Radtke要编纂出版这样一本书留个念想。在这本“中式英语”的作者看来,如果以后有朋自远方到中国来,再也看不到Welcome to Presence(“欢迎光临”)这样的“中式英语”,而只剩下一个干巴巴的Welcome,那将是多么的索然无味乎。

 

“中式英语”出书啦

 

更多中西文化文章请参见翟华的《东方文化西方语http://blog.sina.com.cn/zhaihua
转载、约稿请电邮  huazhai@yahoo.com

 

 

PS: 书中还附有推荐的参考读物清单,也一并附在这里:

 

网站:

 

Engrish.com – 中式英语的姐妹:日式英语

Hazismatter.com – 汉字纹身时尚

 

书籍:

 

Melvyn Bragg, The Adventure of English

David Crystal, English as a Global Language

Joan Pinkham, The Translator’s Guide to Chinglish

 

文章:

 

Chen Meiin/Hu Xiaoqiong. “Towards the acceptability of China English”

http://journals.cambridge.org

 

Liu et al. “Lost in Translation: Millions of Tourisms to China are confused by a Myriad of ‘Chnglish’ Misinterpretations”

http://www.linguist.org.cn

 

Niu Qiang/Martin Wolff, “China and Chinese, or Chingland and Chinglish”

http://journals.cambridge.org

 

Wei Yun/Fei Jia, “Using English in China, From Chinese Pidgin English through Chniglish to Chinese English and China English”

http://journals.cambridge.org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