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五常
张五常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559,847
  • 关注人气:227,9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1984.01.17)的士的问题

(1984-01-17 14:33:16)
分类: 五常谈经济

有关的士的牌照数量、牌费的厘订、的士收费及其对交通的贡献,都是经济学的热门题目。虽然差不多所有在这方面的研究结果,都显示管制的士数量及收费对社会并无益处,但毕竟世界各大城市的的士政策各有不同,因而引起的困难也不同。香港的情形当然有其独特之处。

最近几日,的士风潮成为香港的大新闻。《信报》编辑要求我对这问题发表一些经济学上的观点。这种实时评论时事新闻是打「天才波」,绝非我的所长,而我手头上亦没有关于香港的士的详尽资料。但既然这么「热门」,我就姑且作仓促的分析,也总不至于「污染」对这问题的思想吧。我要说的有四点。

一、在任何职业上管制牌照数量的主要目的,是要减少市场竞争,增加专利的权力。虽然赞成管制牌照数量的人,往往以管制质量为理由去争取市民的支持,但反证这「质量」论调的事实不胜枚举。我们常听到「香港发三师」,究其因,就是这「三师」的服务供应有很大约束性的牌照管制。

但为什么在的士行业上,我们不容易找到大发其达的人呢?答案是有几个因素的。第一个因素,就是在的士行业上,因管制牌照数量所引起的专利权的收入,绝大部分不是落在持的士牌照者的手中。香港的士牌是要竞投的,收专利钱者是香港政府。那就是说,持牌者的专利,远不如发牌者的专利来得名副其实。

另一方面,的士牌一经到手,在原则上持牌者就将专利权买了过来。他当然是希望增加收入,也希望牌价高升。但的士行业的基本专利权却是在政府手上,所以持牌的专利跟发牌的专利有一定的冲突。除非将的士行业的专利权全部取消,或者将两种相对的专利减去一种,否则这个冲突是很难解决的。香港几个的士公会跟香港政府不和,并非一朝一夕之事。

二、的士商付出十几万元的价钱去投一个的士牌,当然是要买一些权利;但这些权利的组合究竟是什么,由什么界定,却含糊不清,因此成为最近的士风潮的主要原因。买一个的士牌,并不是单买了可在街上载客收费的权利这么简单;买的是一批权利的组合。这包括在某程度上约束竞争的权利,如禁止白牌或的士数量的大量增加;包括了收费高低应由谁决定、验车的次数、区域的限制、燃料税、汽车入口税(首次登记税)及每年牌费等。

有些议员认为的士不是私家车,但运输署在税率及牌照费上却要将的士作为私家车处理。我认为这些观点与主题无关。主题是,持一个的士牌者出了十几万元牌价究竟是买了些什么权利?目前的士行业的抗议是否越权?抑或政府提出的法例是违反了的士持牌者应得的权利?不将这些问题弄清楚,支持或反对的士行业的言论,都显得有点不着边际。

历久以来,香港政府在某限度上是有权增加的士的数量的,但这「限度」却没有清楚的界定。在某程度上,政府亦有权约束的士收费的增加率——这权力也没有清楚的界定。但据我所知(我可能是错的),虽然没有明文规定,的士牌照的权利是包括了可付较低的首次登记税及较低每年牌照费的权利。假若的士牌的投标者是以有这些权利而落标,而这些权利的不变是有默契的,那么政府若要改变这些权利而修改条例,就只应将不同期发出的牌照分开处理。但若这些权利是全无默契,则的士车主就只好大叹倒霉了。政府若要在出售的士牌照后任意地以各种方法削弱或剥夺该牌照的权利,那就跟它一向的作风大有出入。

三、管制牌照数量与管制收费一起施行是很普遍的事。通常这两种管制的并存,是因为有了专利权后,得益者要避免互相竞争,要加高专利的收入,所以就用公会推行收费管制。香港的某些职业公会就有这种措施。但的士收费管制的性质却是不同的。政府规定的收费往往较市价为低(这跟职业公会相反),其目的可能是要保护乘客的利益。但这种「保护」得不偿失。管制的士的数量是抬高收费的主因;若市价收费跟管制下的收费脱了节,的士司机的无礼及拒载的行为,或乘客抢搭的士的争执,都不是「保护」乘客的本意。

若政府让的士自由收费(但必须让乘客预先知价),我绝不相信他们的收费会比现在的定价高出很多。在香港交通市场上,自由收费会导致不同时间有不同的收费率,这可令的士的服务有所改善的。

运输署的「精打细算」,可能是认为提出加价的幅度可以补偿的士加税及加牌费的损失,但这些费用的增加是固定的,而加价所带来的收入增加却是要看需求的弹性(Price Elasticity of Demand)而定。香港政府对需求弹性的估计或预算的纪录奇差(去年加烟税的税收预算是个最明显的尴尬例子),所以我们亦难怪的士行业对政府的「合理解释」一点信心也没有。

四、不管我们怎样同情或支持的士行业的立场,以非法行为强迫政策的改变是不应该容忍的。非法阻碍他人的交通时间或迫令商店关闭而蒙受损失,在概念上跟暴动抢劫大同小异。即使是出发点不同,也不可以将非法改为合法,正如打劫者不能以劫富济贫为由而减轻罪状。

另一方面,行政及立法局一向在定法例时,都没有给予受损的人士一个适当而有力的反驳方式或机会。求助无门或「有冤无路诉」的情况不但会鼓励非法的行为,而且增加政府专制的形象,也会加重了以知识定法例的困难。

 

后记

香港以税率低举世知名,但举世都错了。以一个自由经济而言,香港税率之高可能是世界之冠。

除众所周知的所得税及其它的税项外,香港有数之不尽的「垄断税」:由政府垄断资源而卖资源所得的收益,皆税也。政府垄断土地,我们买楼宇,付的钱大部分是政府所收的地价,税也。听电台、看电视,其频率由政府垄断,要上缴,税也。货运码头,政府动不动收数十亿。的士的牌价今天数百万,湿湿碎碎矣!

香港中上级公务员的薪酬是世界之冠;公立教育的资助,以每学生计,是世界之冠;公立医疗的费用,以每病者计,也应该是世界之冠;近十年来,福利呀、综援呀,大有社会主义之风。难道这些巨资,是李嘉诚等人捐出来的?

说香港今天税低,是胡说八道。香港税基不够广,也是胡说八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