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程青松同志
程青松同志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507,498
  • 关注人气:190,0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金燕玲: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跟一个女人在一起

(2019-11-29 14:15:53)
标签:

电影

情感

时尚

文化

娱乐

分类: 青松的著作

前言:明天(11月30日)是著名演员、也是我的好朋友金燕玲的生日,青年电影手册今日刊发此文提前祝金姐生日快乐!


 

金燕玲: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跟一个女人在一起


金燕玲,6次获得台湾金马奖最佳女配角奖提名,2次得奖,10次获得香港金像奖最佳女配角提名,获奖4次。她是华语电影人获最佳女配角奖最多纪录保持者。同时,她也是香港金像奖、台湾金马奖获提名最多的女演员。


金燕玲: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跟一个女人在一起52届金马奖最佳女配金燕玲


青年电影手册独家

程青松对话金燕玲


时间:2017年4月

地点:香港


2017年4月,青年电影手册主编程青松在香港和著名演员金燕玲有了再一次的对谈,话题甚多,聊到金燕玲拍的第一部电影,第一次得奖,甚至她鲜为人知的个人情感。金燕玲还首次和程青松谈到她的情感世界,她曾经在金马奖获奖的时候,在台上感谢她的同性爱人苏施黄。


金燕玲: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跟一个女人在一起


金燕玲: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跟一个女人在一起获青年电影手册最佳女配角


程青松:其实今年金像奖我真的是专门为你过来的,每年都有别的事,这次没有太多的事。《一念无明》应该是你最近的电影,是一个讲述躁郁症的电影,你为什么演这么一个病人会如此到位?


金燕玲:因为每一个人在某一个情况下都是有病的,我自己经历过这种情况,在2003年。


程青松:是因为什么?


金燕玲:因为我知道老公有了外遇,那时候我已经快50岁了,女儿也快15岁了,我这个年纪要离开的话,去哪里呢?我父母也去世了。我来香港吗?香港也没家,我的家在英国,我的全部都在那里。如果我走了的话我女儿怎么办?因为我每天自己带小孩儿,送她上学,还要煮饭,我走了就没人做这些事情了。


程青松:你是觉得有挫败的感觉?


金燕玲:我觉得我有责任感,对女儿的责任感,还有自己会觉得自己很失败,为什么我的两段婚姻都不行?有些女人在婚姻里面会接受老公有外遇,我该怎样面对?我的个性是,不会因为有外遇就选择离开,这不能够从根本上避免这种情况。我第二段婚姻基本上是因为有了小孩才去结的。结了之后很快就发现有很多问题了,但是已经有了孩子,不能说走就走,我就抱着一种心理,就是觉得没有人是完美的,每个人都有缺点和优点,我也有,为了孩子不能随便走。因为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一定是有一个不完美的地方,不想相互满足,或者不能令对方开心,我也不能全怪他。我觉得人与人之间,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分开也没有问题。当我问他你想怎么样时,他说的是我爱你,只是因为我们的婚姻关系不够好,如果这些东西都可以改变的话我是爱你的。我当时接受了他的想法。第二天开始完全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跟他重新培养。生日那天我煮了几个菜请朋友到家来吃饭,他很晚才回来,他一进门口我就知道他那件事是没有解决的。我从5-12月没有问过这件事情,基本上你要什么我就照你说的做,跟你培养感情,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完全百分之百迎合你。


金燕玲: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跟一个女人在一起金燕玲


那天我就问他,我说我想知道一下现在状况怎么样?他说我有努力过(断掉那边),第二句是真的有努力过。听完这句话我整个头就像炸了一样,问他那你想怎么样呢?从那时候开始我情绪就很不稳了。我是12月15日生日,英国整条街的圣诞灯都已经出来了,我送女儿上学之后到那条街上,从街头走到街尾走了一天,我突然很讨厌圣诞节。我不知道该怎么样,我没有地方可以去。我还有个孩子在这,我走了她怎么办?我不走,可能三年后他回来跟我说,最终还是喜欢跟那个人在一起,那我怎么办呢?我已经没什么钱了,岁数也越来越大了,在那个时候再拖下去的话可能情况更糟。


我是2月底接到蔡琴的电话,2月底之前我也不敢跟女儿说。每天等她睡了以后,有时候忍不住会哭,那时候开始有吃安眠药的习惯,因为基本上睡不着觉。我的两段婚姻我都是百分之百的投入,家就是我的一切,当你的婚姻没有的时候,你就一切都没有了。我现在常常跟年轻朋友和我女儿说,现在这个世界上,不能说嫁个老公就好像是找了一个长期饭票,这是不行的了,因为是两个人一起生活,大家应该一起为你们的家去努力,什么都应当去分担,不能说嫁给他他就应该养你一辈子、离了婚姻就要拿一大笔钱,这种说法是不对的,大家都要努力去沟通创造你们的家。但是我的问题是没有了自己,当我那个家没有了我就什么都没有了,我觉得一片黑暗了,看不到光明,就是那么简单。


程青松:所以其实说到这,不管是男人还是女儿,都要有自己独立的事情去做。你因为离婚一直回不到社会来,而且这几年跟社会中断了以后不知道能做什么,就不知道怎么办。


金燕玲: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跟一个女人在一起


金燕玲:是有这些问题。说回我的工作我只懂得演戏。


程青松:或者要在一个楼里做文员和会计。


金燕玲:做不了,我想过在英国做,英文又不行,日常可以沟通,但是工作的时候要打字什么的,这就不行了。做人一定要有自我,不能到事情发生之后才去找办法,人一定要找一个方法保持自我,有一个自我的价值观,你自己本身就会开心和健康一点,你身边的人也会开心一点。我的婚姻中他有外遇那个不是原因,是我离婚蛮痛苦的,因为牵扯到钱财的东西,我基本上没有钱,那房子当初是我买的,那时候又不能卖房子,就很惨,我要走又走不了,纠缠得筋疲力尽,是极端不开心的。


我们常常说很多东西一定要自己走出来,我了解、每个人都了解。我常常觉得自己很欣慰,就是我熬过了。


金燕玲: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跟一个女人在一起金燕玲和程青松


程青松:人要独立,一是要有自己的自我,二是要独立,人独立还是蛮重要的,因为每个人的生命都有不同长短,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命运,纯粹去依赖别人是不行。


金燕玲:绝对不行,不管男女,不管你是谁,都一定要有自己独立的本事,你要先把自己照顾好了。


程青松:这样不会成为别人的麻烦。


金燕玲:绝对是,有时候不是别人不想帮你,是你自己本身没有本事和能力。我知道这说的容易做的难,人其实是很矛盾的,你的自信怎么来?你的遭遇令你更有自信,你的遭遇也会令你没有自信。


程青松:有些人被击垮,有些人会更坚强的站起来。我是2005年大陆第一个出柜的电影人,我是天生这样,不是因为中间有过挫折,很多人以为同志是因为失恋了才这样。


金燕玲: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跟一个女人在一起程青松、尔冬升、金燕玲


金燕玲:那是一般人的看法。


程青松:偏见和误解,就像对精神病患者有偏见一样。你觉得你的转变是天生的还是什么?


金燕玲:我到今天还常常跟我的另外一半讲这个事情,她常常会取笑我。我说我是接受了一个女人对我的爱,并不是因为受了男人的刺激而改变的。我肯谈这件事情应该是这两年,我花了大概五六年时间,我没有出来跟人家讲。因为我心里边一定要把自身的这件事情解决了。我是怎么跟她在一起的呢?那是我一片昏暗的时候,我刚来香港的时候,后来蔡琴给我打了电话。


金燕玲: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跟一个女人在一起金燕玲与爱人苏施黄


程青松:哪一年?


金燕玲:12年前,2005年。


程青松:就是我出柜的那一年。


金燕玲:蔡琴应该是2004年的2月份打给我的。突然有一天接到蔡琴的电话,她说我现在在台湾搞一个歌舞剧《跑路天使》,就是《修女也疯狂》那部电影改编的。她说我想请你演修女那个角色。


程青松:你去演了吗?


金燕玲:我去演了,我们演了很久。她说你来排练两个月是完全没钱的,演的时候才有钱给你。我一去就是四个多月,生了女儿之后没有跟女儿离开过这么久,我中间就算拍过几部戏,每一次不超过4个礼拜就回去了。


那时候就好像上天突然间给了你一份工作,我就跟女儿说了,我说我有个工作,我跟你爸爸出了一些事,我一定要拿这个工作,这是我重新的一个起步。我女儿才知道爸爸的事,就说你去吧。我在台湾大概是2004年的年尾开始演的,演的都很好。后来又回到台北,每天在跑步机上练跑步,然后排戏,50年之后又回到了自己的出生地。


程青松:人生重新开始了。


金燕玲:好感慨,看到台北酒店的顶楼,很有感触。50岁生日我是在台上过得,我觉得自己好幸运。之后第二年就开始巡回演出了。演出时假日就去台湾各个地方玩,中间就到香港住,然后就碰到了我的另一半——苏施黄。我和一些朋友一起聊天时,她知道了我的情况,她就觉得我很惨,觉得我怎么那么可怜,做这一行几十年了,钱也没有,人也没有,年纪一大把,我那时候的处境就是一片黑暗。后来感觉她可能是喜欢我,她想追我。


金燕玲: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跟一个女人在一起苏施黄


程青松:她是那时候认识的你,还是以前就认识?


金燕玲:以前认识,但是从来不熟,只是见过,知道谁是谁,但是从来没有机会来往过,只是在张国荣的一些聚会上看到的,但是完全没有交流过。我有很多同志的朋友,但是我没有这个倾向,也没有干涉他们的意思。当她跟我表达说要追我,我吓了一跳,我说什么意思?她在电话里跟我说,她说我觉得你很惨,我没什么可以给你的,我可以给你一个家,可以回来香港,有一个地方可以住,没有工作也不用担心要交房租,这不是帮你解决了你的问题吗?我当时心里想这是什么人,这有可能吗?你要我干嘛呢?我说你是要做我另外一半,可是我不喜欢女人,你懂我的意思吗?我不是受了男人的刺激而喜欢女人,我没有,我没喜欢过你,我也不会喜欢女人。她就让我做她另外一半。这个话讲完了就没跟她联系了,我就回英国了。


这位小姐在2月14日情人节一天之内飞来英国,跟我吃了个中饭。


金燕玲: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跟一个女人在一起苏施黄左二与张国荣左三


程青松:2005年?


金燕玲:对,到伦敦跟我吃了个中饭,当天晚上就走了,她就是来表达她的心意,跟我说真的是想照顾你。吃了中饭我就跟她聊了会天,我们还去了她房间聊天,我心想你要干嘛?当然她也没干嘛,就是跟你聊天。我说请问你是天生这样还是什么?她说没有,年轻时交过很多男朋友的,不过最终发现还是比较喜欢女人。我说可是问题是我不喜欢女人,比如说性,我不懂得怎么跟女人一起,我也没兴趣跟女人,我说你们是怎么样的?她说你觉得我们是怎么样的?你以为我们就把道具拿出来?我说对啊,我看电影是这样的。所以我们那个对白很好笑的,就聊聊天,就这样走了。走了之后我就觉得这个人挺奇怪的,还从来没人会为了我当天来见一下,吃个中饭聊聊天,然后就这样走了。


在很不开心的时候有人常常跟你讲电话,对你其实是个帮助,我后来想一想我真的不行,我真的不喜欢女人。我说我可不可以只跟你做朋友?她说不可以,她说你要不然就做我的女朋友,我不跟你做朋友。她就这样直接的跟我说。


后来我就跟我女儿说这件事情,因为我介意我女儿的想法,我就说你的感受是我世界上唯一想听的,你的感受对我来讲很重要。女儿没讲话,我说没关系,你想怎么样讲就怎样讲,没有发生什么事情的,只是有一个人这样跟我说了。我女儿说,讲这件事情很唐突。我说没关系,我其实自己也觉得很奇怪。她说,如果这个人真像你说的真的是想照顾你,你现在又很需要人家照顾,如果真的像她说的这么伟大,那你就接受,你就去。


金燕玲: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跟一个女人在一起金燕玲


程青松:女儿那时候多大?


金燕玲:那时候没到15岁。


程青松:那么小,可能是因为英国的环境。


金燕玲:对,那个时候我才突然发现,我的女儿怎么那么成熟,可能她知道我跟她父亲之间的关系,她看到我很不开心。我刚开始接受真的是因为我需要有个人照顾,我真的是很现实的,从一开始我就没有隐瞒。就像她说的,弄了一个家。但是她是一个脾气很大的人,我也是一个脾气很大的人。


程青松:她是什么星座的?


金燕玲:2月17日。


程青松:水瓶座。


金燕玲:她的脾气非常大,而且我没试过跟一个女人生活在一起,这很奇怪,也不习惯。我很介意人家怎么看我,我这一辈子也没试过为了一个原因去跟一个人在一起,我有点生自己的气,觉得我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够捱多久。她也感觉到我跟她出去的时候不是那么舒服,因为我没试过跟她的那些朋友一起出去玩,我觉得好奇怪,因为我介意,我不适,我的心情很矛盾。相处了大概五六年的时间,我才真正的相信这个人就是很喜欢我,就像她自己说的很喜欢我,很疼我,就是想照顾我。她一天到晚问我开不开心,因为她就是想令我开心。从那时起,我有工作就可以做,没工作也不用担心,就像她所说的。之前我打死都不会相信,结果现在跟她在一起12年了。


金燕玲: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跟一个女人在一起金燕玲与爱人苏施黄


程青松:前两段婚姻都没这么长。


金燕玲:有,第二段婚姻我离开的时候女儿都快14岁了。


程青松:也是十几年。


金燕玲:对,十几年,第一段婚姻才七年多,绝对超过第一段婚姻了。我刚来的路上也在想这个问题,因为我觉得你一定会问这个问题,就是我怎么形容我们的关系。我叫她汪汪,汪汪是狗的意思,她很会讨我开心,我也很努力地讨她开心。我们的相处是真心地感觉到一个人疼一个人,我这辈子最疼我的一个人就是她,除了我的亲人最疼我的人就是她。这个人从一开始就疼我照顾我,让我没有后顾之忧,其他那两个并没有真正照顾到我,我还要去烦这个烦那个,你懂我的意思吗。


程青松:这是老天爷给你的。


金燕玲: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会跟一个女人在一起。以前常常讲千万不要说“永远不会”这句话,说是这么说,其实心里还是会觉得很多事情永远不会发生。我常常跟她说,你对我的好会令很多男人汗颜。我不是当她是一只狗,我们两个互相就是这种感觉,她对你就像一个小孩儿一样,看到你的时候不管你情绪多不好,她都是很开心的,你知道她永远都是很温暖的。很好笑,我们现在是两个个体,我们每一天晚上都会聊天,我们不需要勉强来我的圈子,也不勉强去她的圈子,我们想去就去,就是非常舒服的感觉。我可以做我的事情,她也一样,我们就是一个非常舒服的感觉。


金燕玲: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跟一个女人在一起唐先生、金燕玲、苏施黄


程青松:在她之外你会喜欢别的女生吗?


金燕玲:不会,一定不会。


程青松:这还是因为爱。


金燕玲:对,你说得很好。


程青松:这个不是一个关于同性恋的故事,是关于爱的故事,我懂这个感觉。我其实跟别人也说过,我说我虽然出过柜,公开了同志身份,但其实不完全是这样的,如果我真的遇到了一个女生也有可能会爱,如果彼此有感觉。其实不要把性别限制的那么死,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个人之间的感觉。


金燕玲:以前我从来不肯讲这件事,其实是对我自己的怀疑,刚开始是因为一些原因选择跟她在一起,那现在还是因为这个原因吗?她令我真的感觉到爱跟你的肤色、性别是没有关系的,我现在可以说了,刚开始我没有办法。我跟她说,虽然我跟你生活在一起,但是我不是因为变得喜欢女人了,你懂不懂?我们常常纠结这个问题在那笑半天,但是其实没有什么关系。后来想通了,随便,不必理会,我不会再去管,不舒服的其实是自己,自己过了那个关,外面其实不重要。


金燕玲: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跟一个女人在一起金燕玲


程青松:这个世界是挺神奇的,就像李银河老师,她原来是跟作家王小波在一起,但是后来跟一个女生在一起了,但是她始终说她不是拉拉。她觉得自己是个男生,她曾经想跟其他女同志在一起,不行,没有办法产生感情,她就是想找一个异性恋的女生。这就说明这是一个多元的世界,有异性恋、同性恋,还有李银河老师这样跨性别的。有爱,这些都不重要,她现在跟什么人在一起、他是什么性别,到底是男生还是女生都不重要。


很多人看到新闻都来问我,让我解释她们两个是什么关系?我跟他们解释半天他们还听不懂。


金燕玲:老实讲,自己没有经历过的话都很难理解,其实被感动的理由是什么,就是心,那个人对你怎么样。每天相处下来,从大事到小事,我是一个很不注重细节的人,比如节日要送礼物什么的,她被我感染,你不必买任何礼物给我,我也不想买任何礼物。因为你不要买,你买的我也不见得喜欢。


生日请我吃饭,我愿意来。但是让我买礼物我就很烦,因为太贵了我不会买,太便宜了我又觉得看不起,很多事情是个压力。我常常开玩笑,不要死的时候送花圈给我,干脆现在把现金给我吧。这是开玩笑的讲,就是不要光讲表面的东西,那些都不重要,搞这些烦不烦。我一直觉得重要的事情在就够了。


金燕玲: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跟一个女人在一起苏施黄金燕玲容祖儿聚会


程青松:不是刻意的做一些事情。


金燕玲:对,可能不是生日的时候送,突然看见想要,没关系那就买给你,但是不需要在一个特殊的日子去做这些,对我来讲这些不重要。好像死了之后在殡仪馆弄得多么辉煌,那有什么意思,生前对他好一点就好了。


程青松:还是日常的生活最重要,不要刻意的客套的东西。我也是这样,我特别理解射手座,我是双子座,超级爱自由,不想有负担。

 


金燕玲: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跟一个女人在一起金燕玲和程青松


金燕玲:我是那种黑白分明,真的会两肋插刀的那种人。所以我觉得锦上添花有什么了不起,有多少人能雪中送炭?


程青松:我就特别羡慕你,我从小到大的情感世界里面,跟你特别像,我一直是愿意去照顾别人。


金燕玲:这是我们的个性,因为在照顾人家给人家爱的时候,自己就会很开心,因为你是那种希望人家开心的,人家开心你就开心了。


程青松:对,我一直是属于愿意去照顾别人的。


金燕玲: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跟一个女人在一起金燕玲和程青松


金燕玲:我以前在香港的时候,张叔平、关锦鹏等等,我们有七个人,每一年生日或者是平常吃饭(我们大家几乎都是单身),我们常常去一个朋友家,几个人上去就吃饭了。每年我们生日都不必说一定要干什么,我们大家都不是很有钱,如果不是差太远的时候大家永远都是AA。我永远就是那个决定去哪里吃的,去哪里做什么的人。我两段婚姻,几十年下来,一辈子都是在照顾人家,就像你刚刚说的,没有什么人为我做这些东西的。最后我不想再去做这些了。


金燕玲: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跟一个女人在一起金燕玲与关锦鹏等人聚会


程青松:其实这个感觉特别自然就可以了。


金燕玲:都是讲心,一个人有没有心是感觉的到的,别的不重要。


程青松:这一部分我觉得聊得特别好。其实这是特别正向的东西,是想告诉大家爱是特别重要的,不管你遇到过不开心还是所谓的坎坷,也许就有老天爷给一个人给你,还是要相信这些东西的。不管遇到多少可怕的事情,或者是有些人把你的价值观几乎要毁灭掉,但是你还是不要放弃爱。


金燕玲:一定不能够被打倒。


金燕玲: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跟一个女人在一起程青松与金燕玲


金燕玲,那些留在华语电影天空闪闪发光的女配角


她合作过太多大导演,杨德昌,关锦鹏,尔冬升......


1987年,金燕玲凭借关锦鹏导演的《地下情》,拿到了她人生中第一个最佳女配角奖。


1988年,金燕玲又因尔出演冬升导演电影《人民英雄》,蝉联金像奖最佳女配角奖。


2016年,金燕玲凭借《踏血寻梅》第三次获得金像奖最佳女配角奖。


2017年,金燕玲凭借《一念无明》第四次获得第3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奖,同时获得青年电影手册2016华语电影年度女配角奖。


 

金燕玲两次获得金马奖最佳女配角奖,一部是杨德昌导演的《独立时代》,一部是新导演黄进的《一念无明》。


金燕玲不完全简历:


金燕玲,1954年11月30日出生于台湾,1970年参加台北市今日世界音乐中心演唱比赛获亚军后出道 。1973年赴香港从影。

1986年,出演电影《女人心》,提名第5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

1987年,出演电影《地下情》,获得第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

1988年,出演电影《人民英雄》,获得第7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

1989年,出演电影《我要逃亡》,提名第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

1998年,出演电影《宋家皇朝》,提名第17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

2000年,出演电影《半支烟》《心动》,提名第1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

2013年,出演电影《逆战》,提名第32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

2015年,出演电影《踏血寻梅》,获得第35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提名第52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配角;

2016年,出演电影《一念无明》,获得第53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配角,第3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青年电影手册2016年度女配角,第11届亚洲电影大奖最佳女配角;


2018年,主演程青松担任制片人、杨荔钠导演的《春潮》。影片入围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主竞赛单元,获得第13届FIRST青年电影展观众选择荣誉奖。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