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孟繁达
孟繁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93,869
  • 关注人气:4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采访呼格母亲和汤计手记:信访先信法

(2014-12-16 01:57:10)
标签:

呼格吉勒图

尚爱云

汤计

信访

孟繁达

分类: 新闻时评

 

采访呼格母亲和汤计手记:信访先信法

    

    轰动全国的“呼格吉勒图冤杀案”重审,被以“故意杀人罪”枪决18年后,当年的杀人犯呼格吉勒图被宣布无罪!@呼格吉勒图父母 18年的等待终于没有白等。半个月前我带着天视新闻《网罗天下》栏目组去新浪学习,和新浪微博的编辑聊起@呼格吉勒图父母开微博的事,因为头一天白岩松的《新闻1+1》援引了他们在微博上说的话,微博编辑说:“老两口子人特别好。”于是我决定,等重审那天得去趟呼和浩特。我通过微博还有电话和呼格的哥哥沟通过几次,周末我正在游泳,泳池边放着的手机收到新浪推送的新闻说重审结果周一公布,我湿乎乎地就给编辑打电话,赶紧查机票然后跟呼格父母约时间,得到的答复是:“你们大老远来,哪天来我们哪天都有时间接受采访。”但周日晚上,因为工作原因,我们没能启程。

 

    采访呼格父母和新华社内蒙古分社记者汤计,是我的在2014年的最后一个心愿,尽管新闻几乎再无内容可挖,更不是什么获奖题材,但做主持人的最大遗憾就是离新闻中的人不够近。不巧的是,昨天重审结果出来后,悉尼发生了劫持人质事件,晚上的节目直播只有10分钟留给呼格吉勒图案,这10分钟,我们都聊了什么呢?

  

采访呼格母亲和汤计手记:信访先信法


    尚爱云:让我去大使馆闹我不去,我相信法律

   

    孟繁达:我听同行说想采访你们不容易,而且你们还不接受国外媒体采访,为什么?

   

    尚爱云:很多外国媒体找过我们,我们确实都拒绝了,我跟他们说这是我们国家的事、我们家的事,你们别管了。我们也没有听他们的去大使馆闹,我们不去,咱们国家的事情,找人家干什么?而且我上访这么多年,我一直没闹过,我相信法律,我们都是规矩的在走法律程序。

   

    孟繁达:算没算过,这9年您去过内蒙古高院多少次?
   
    尚爱云:这个不计其数了,本来我一开始也没有计划。反正内蒙古高院曾经有个部门统计过,2007年接待了我95次,这还只是高院的一个部门,这期间还有别人接待过我。我从2005年上访,我每一个礼拜都要去一次高院,一直到我终于拿到了再审通知书,一个礼拜都没有差过,你算算,这9年我去了多少次?

   

    孟繁达:我们就说最近的一周,一周前的那个星期一,是律师提交家属诉求的最后时限。我看报道说你们老俩口没有让律师代笔,就简单的写下了一句话,弄得法官都诧异“怎么就这么点要求?”

   

    尚爱云:我就写了一句话“请求法庭依法公正、公平地判决。”我等了这么多年,真的就这点要求。

   

    孟繁达:回顾这九年,直到今天结果出来,都有哪些人帮助过你们?

  

    尚爱云:我要谢的人挺多,首先是谢谢政府,然后是各个部门的领导,没有他们的重视,这个案子不会走到今天。还有就是新华社汤记者,最早我第一个就是找的他,这么多年,他一直关注着这个案子。

 

采访呼格母亲和汤计手记:信访先信法

   

    汤计:我发内参从没遇到领导阻力


    孟繁达:刚才呼格的父母在电话采访中特别特别感谢您,我很遗憾没有机会当面见到他们,但我想听听,在您眼里,这二位老人是什么样的人?

   

    汤计:他们非常非常朴实,他们真没有什么特别要求。我可以给你讲个事情,这个案件,他们自始至终都没有接受过外国媒体采访,其实我们想想,在这个再审的节骨眼,大家都关注,如果他们接受外媒的采访,壮壮声势,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是他们老两口子坚持这是我们国家的事情,我们家的事,你们别管了。而且关键是,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人说去要求他们不能怎么做。

   

    孟繁达:我看资料,您在2005年的冬天,也就是9年前,为这个案子写了第一份内参,您能帮我们向观众介绍下吗,这篇所谓内参,和平常的报道有什么不同?当时都有哪些关键的人可以看到?反响如何?

   

    汤计:当时,呼和浩特公安局的领导认为这是陈年旧事,不要再拿出来说事,所以当时的阻力很大。但是,我还是按照他父母描述的,写了一个内参给中央(题为《内蒙古一死刑犯父母呼吁警方尽快澄清十年前冤案》),很快就批了,当时发这个稿子是2005年的11月22日,批的是2006年3月,批回来给呼和哈特政法委,要求重新立案,很快就有调查结论,当年判死刑证据明显不足,我们要求自治区高级法院复查,向最高人民法院汇报。

  

    孟繁达:一年后2006年的冬天,后来被抓的嫌疑人赵志红在看守所写了一份所谓偿命申请书,要帮助呼格翻案,他为什么要写这个材料?怎么就到了您的手里?


    汤计:他没有像媒体说要为呼格吉勒图翻案,他只是说那起案子是我做的,人是我杀的,我敢作敢当,有什么事情你们冲我来,别人是冤枉的。他写完这个后,有个警察很负责任,就复印了个文件给了我。(赵志红的“偿命申请书”要寄给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看守所一个民警担心这个申请书到不了高层,就交给了汤计。)
 
    孟繁达:我听说您拿到赵志红的材料,一字不改,又写了一篇内参发到北京,在北京,有谁看到了这篇报道,是不是对今天的重审起了重要作用?

 

    汤计:那还有作用的,2007年时法院的意见还不统一,于是我就建议中央把它异地审理。2011年情况有所变化,于是我们又发了一个内参,这个内参对后来是很起作用的,中央看到了。

   

    孟繁达:9年,您写了5篇内参,既然这么困难,为什么对这个案子那么坚持?

   

    汤计:真理还是要坚持,咱们新闻人的职业就是这样。我在新华社,发了这么多内参,领导始终是鼓励的,这期间从来没有遇到任何阻力。事情就是这样,知道他们老两口有冤,知道有的人明明有错,我们就要坚持下去。

 

采访呼格母亲和汤计手记:信访先信法


    节目最后的评论:呼格吉勒图的家人,因为信法,所以信访;新华社记者汤计和媒体同仁,因为追求正义,所以追问真相;从9年前的峰回路转到重审这全过程,法律工作者之所以一直在努力,是因为没有人能容忍公正缺席。——孟繁达

 

    节目视频连接: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vRVWIPe0TfU

 

背景资料:汤计五篇内参(《西宁晚报》整理)
【第一篇】
背景:汤计接触呼格父母了解案情,并接触专案组初步了解案情。
2005年11月23日,《内蒙古一死刑犯父母呼吁警方尽快澄清十年前冤案》 。
【第二篇】
背景:2006年11月28日,赵志红案不公开审理,10条命案只起诉9条,呼格案没有起诉。
2006年12月8日,《呼市“系列杀人案”尚有一起命案未起诉让人质疑》 。
2006年12月20日,加急情况反映《“杀人狂魔”赵志红从狱中递出“偿命”申请》,并附上“偿命申请书”。
【第三篇】
背景:呼市中院称,仅有赵志红的口供,没有犯罪物证,不能认定真凶就是赵志红,那也就不存在呼格吉勒图案的错判问题。
2007年初,《死刑犯呼格吉勒图被错杀?——呼市1996年“4·09”流氓杀人案透析(上)》,《死者对生者的拷问:谁是真凶?——呼市1996年“4·09”流氓杀人案透析(下)》。
【第四篇】
背景:与时任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长邢宝玉聊过后,针对法院程序提出跨省区异地审理。
2007年11月28日,《内蒙古法律界人士建议跨省区异地审理呼格吉勒图案件》
【第五篇】
背景:胡毅峰上任内蒙古高院院长,积极推动呼格案复查。
2011年5月5日,《呼格吉勒图冤死案复核6年陷入僵局,网民企盼让真凶早日伏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