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信息过载

(2008-12-19 10:02:36)
标签:

网络阅读

文化

分类: 文章精选

  数字信息的激增使人们体会到信息过载,患上“新闻疲劳”。对此《哥伦比亚新闻评论》的编辑柯蒂斯·布雷纳德比较乐观,他说:“人们有一个严重的误解,问题不是信息超载,而是获取信息的途径超载。”

◎薛巍

                    数字时代的信息激增

  《哥伦比亚新闻评论》的封面故事说,2007年,为了制定数字化时代的战略规划,美联社雇用一个研究公司,对世界各地年轻人消费新闻的习惯做深入研究。这一研究的主要发现是,很多年轻消费者渴望深度新闻,但不能或不愿去寻找。新闻的充足和选择的丰富性并不会必然转化成更好的新闻环境,该项研究的参与者表现出新闻疲劳的症状,信息超载和糟糕的新闻体验让他们疲惫不堪。新闻疲劳让很多人感到无助,他们越是感到被淹没,付出的搜寻努力就越少。
  年轻人承载了过多的新闻不应该让人感到惊奇。信息时代就是以其产出来定义的,我们生产的信息远超出我们的应付能力,更不用说去吸收了。在数字时代之前,信息受限于我们的获取能力,出版受限于纸张和运输成本,广播受限于能够得到的频率和广播时间。网络却拥有接近零成本的无限能力,现在有7000多万个博客和1.5亿个网站,这一数字还在以每小时近1万个的速度增加,全世界每天发送2100亿个电子邮件。我们即将进入艾字节时代,5个艾字节(Exabyte)相当于3.7万个国会图书馆的信息量。2006全年,全世界就生产了160艾字节的数字数据,是已有全部书籍信息量的300万倍。到2010年,这一数字会增加至988。我们正在被信息淹没、掩盖。
  但没有上下文的信息是没有意义的,它不能增长读者的见闻,反而让消费者感到失落。美联社的研究报告中说,新闻疲劳让消费者感到无法改变自己的消费方式,不像以前那样能够加以控制和选择。当新闻使他们疲劳时,他们就被动接受,而非积极寻找。
  我们的文化是一种多任务文化,在一段时间内尽可能做几种事情,开车时打手机,开会时查看电子邮件,吃饭时看电视。玛吉·杰克逊在《注意力分散》一书中说:“多任务是把效率、狂乱的行动、高机动性视为成功途径的价值体系的一部分。所以我们愿意像醉鬼一样开车,或慌乱地工作,虽然可能会使自己丧命。”认知心理学家们指出,人类的注意力是非常有限的。虽然我们竭尽全力,当我们同时做一件以上的事情时,效率就会变低,且更加容易出错。这是因为多任务实际上是分散注意力的过程,在各种任务之间来回切换。
  获取新的信息需要集中注意力,包括忽视干扰。认知神经学家、《满满当当的大脑》一书的作者克林伯说:“如果我们不集中注意力,我们就记不住。”换言之,注意力是学习的关键组成部分。
  研究注意力的专家迈克·波斯纳解释说,注意力是一个包含三个网络的系统——警觉、定向和执行。警觉指注意信息所必需的意识状态,定向是我们对动作、声音等刺激做出反应的过程,执行是注意力的最高级别的网络,我们对意识加以控制。在准备考试或读小说时,我们用执行性的注意力来指引和保持我们的注意,以及阻止我们对其他干扰性刺激做出反应。
  我们生活于其中的充满信息的环境对注意力有着非常高的要求。现在信息争相输入我们的大脑,导致我们无法吸收。大脑适于思考、分析和创造,如果只是对刺激做出反应,它就无法深入。网站上的文章、标题、视频、音频太多,使人无法集中注意力。“在网络信息下生活和工作,就像观看一位消防员试图用汽油来灭火。如果你的网页很难懂,加上一个别的网页的链接。如果帮助系统太麻烦,添加一个‘如何使用帮助’。如果在这里找不到答案,那就点遍另外1000个网页。”为了吸引注意力,新闻媒体增加更多的内容和专题——博客、跟记者实时聊天、视频和音频、幻灯片。这些东西质量都很高,但加在一起就成了一个难题。巴里·施瓦茨在《选择的悖论》一书中说,太多选择会成为一种负担,选择的自由最后变成了选择的专制。

                     网络阅读的特点

  很多人担心,上网时人们无法深度阅读。报纸设计专家玛里奥·加西亚说:“报纸是我们阅读的东西,网络是我们操作的东西。”报纸的网站无力吸引受众去做使用和操作之外的事情,比如教育。尼尔森说:“把网络比做学校不合适,因为你可以强迫孩子上学,但不能强迫人们去访问某个网站,所以你必须把它做得更有吸引力。”他认为,我们应该接受网络不适合深入阅读这一事实,而用书籍和杂志弥补这一不足。
  网络时代的一个特点是,信息激增的同时,人们的职业和兴趣也变得越来越特别。人们通过个人主页、新闻订阅、电子邮件提醒及特殊兴趣出版物获取新闻,这意味着共同拥有的公共知识在缩小,我们接触对立观点的可能性也降低了。在这种情况下,记者的作用变得更重要。随着社会的碎片化,记者可以充当重要的社会黏合剂,让我们继续至少部分是一个共同体。记者们提供一个宏大的整体图景,记者的工作不是注意某一个领域,而是报道所有对某一事件有影响的不同领域。
  还有一些人认为网络对人们获取信息来说起的是正面作用。2007年,美国波因特学院发布了眼球跟踪研究的结果,该项目研究读者如何阅读报纸的印刷版和网络版。4个城市的582名经常阅读报纸的人被选中作为研究对象,主要从网上获取新闻的人被分为一组,阅读印刷报纸的被分在另一组,在他们阅读时,有摄像机追踪他们的视网膜。
  研究结果说,网络读者在选择报道时很挑剔,但是一旦找到了他们想读的,他们比阅读印刷版的人看得更多,不管报道有多长。网络读者并不匆忙或者分心,他们的心跳很稳定。这一研究证明,网络能够发布不管多长、多复杂的报道。它也证明,人们仍然对大篇幅报道感兴趣,哪怕是那些选择在网上获取新闻的人。
  即使是认为网络影响使用者的行为的尼尔森,有时也会在他自己的网站上贴出长文章、内容复杂的论证性文章。他这么做是因为,他知道他的读者受过一定的教育,对他的文章的主题感兴趣,这会驱使他们在他的网页上停留很长时间,去看看他说些什么。他知道网络的力量,但不会让网络把他想跟别人交流的东西排除在外。“网络会影响人们的行为,但对我们的目的来说,更有帮助的应该是,反过来想人类行为会影响网络,在这种情况下,人们阅读报纸的冲动同样可以用于网络。”
  柯蒂斯·布雷纳德说:“人们有一个严重的误解,问题不是信息超载,而是获取信息的途径超载。在印刷媒体出现前,一天内可以得到的信息就超过了人们的跟踪能力,超出了记者的处理能力。只是由于今天的记者和读者有了更多获取新闻和信息的途径,所以更加需要对信息加以过滤,以及用别的工具帮助我们组织和应对信息洪流。”
  现在已经有了大量管理信息的工作,只是需要时间去建立和维护。收藏夹这一功能最简单,但很强大。问题是收藏网页太容易了,以至于很多人忘了去管理。整洁的收藏夹、RSS订阅和邮件订阅能创造出惊人的效率,只是每个月要花几小时的时间删除不想要的条目、对新的条目加以分类。“全面的RSS、电子邮件订阅应该是对收藏夹的补充。三者中每一个都有自己的用处,我喜欢让它们重叠,用这三个途径从每个网站接收信息。这看起来是加深了信息过载,但其实可以把新闻的丛林变成易于穿越的整齐的花园。你只需不时修剪一下篱笆。”

 

      本文节选自《三联生活周刊》2008年第47期,敬请查阅更多精彩内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