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国家资本主义的时代

(2008-11-18 15:37:29)
标签:

经济衰退

国家资本主义

华盛顿共识

财经

分类: 看世界

欢迎莅临国家资本主义时代。我们熟识的花旗银行、美国银行、高盛、摩根士丹利、巴克莱、皇家苏格兰银行,已经统一改名为美利坚合众国银行或大不列颠王国银行。银行国有化,成为苏联解体、冷战结束以来最大的世界性政治、经济变局,其影响将十分深远。

在过去的一个多月中,全球金融市场的动荡如同海啸般震撼,威力之猛、波及之广、杀伤之大,实为1929年大萧条以来之最。在9月中之后的七个星期里,全球超过9万亿美元的财富被摧毁,这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金融浩劫。

次贷危机爆发至今,已有一年多的时间。金融市场由困难变成恐慌,源自投资银行雷曼兄弟的破产。美国财政部听任雷曼破产,令市场突然意识到没有“大得不能倒下”的银行。今天的银行普遍面临资本金受到重创的困境,手中握有的资产中又有一批无法估值的“有毒资产”。与这种对手作交易,又没有政府担保,风险甚大,资金随时可能有去无回。出于自保,银行选择“宁可不做生意,也要保住资本”的策略,于是资金市场成交骤减,价格(LIBOR)激升。

资金市场的停摆,对于现代资本主义来说可能是致命的。从企业发工资到厂家做贸易,都少不了银行的短期拆借。资金市场是资本主义的肺部,平时没有大脑、手脚那样的荣耀,不过一旦有事则可能使整个身体迅速崩溃。

恐慌开始蔓延,人们开始挤提较弱的银行,资金开始逃离较弱的国家。可是现代金融体系中,银行与银行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跨越国境、跨越资产种类,几家金融机构出事,势必拉倒其它机构,最终导致全面的、系统性的灾难。

信心崩溃,现代资本主义支柱之一的金融体制面临着全面的解体危机。英国、美国、瑞士、德国等国先后动用公币,注资入股本国金融机构,以国家信用和国家财政实力来稳定市场情绪,挽救危难中的银行,制止金融业的骨牌效应进一步扩散。

但是这样做,实质上是将企业的信用风险捆绑着转化成国家的信用风险。国家的财政实力强过个体企业,既有铸币权又有税收的现金流,主权评级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高过企业的信贷评级。在信心崩溃时,国家的介入有利于平复市场情绪,迅速制止挤提所带来的连锁反应。但是,国家资金其实根本不足以担保整个金融业。金融业是短借长贷,杠杆运作,没有一个国家有能力百分之百担保本国的金融资产。政府介入赌的是镇定情绪,将挤提消弥于未然。其实政府信誉既是庞大的,又是脆弱的。以美国政府和许多欧洲国家政府已有的巨额财政赤字,再加上金融危机可能造成的银行或然债务,挤提国家并不是不可想象的。只要一个人叫出“皇帝没有穿衣服”,国债投资者便可能一夜间消失,政府便可能面临前所未有的融资困境。

衰退风险是另一个难题。金融危机之后,哪怕银行免于破产,它们的借贷行为也必然趋向审慎,消费信贷紧缩势必导致消费的下降,就业市场恶化则难以避免,金融危机向实体经济蔓延。市场动荡、资产价格暴跌,已经使得金融经济血流成河,但是美国的就业市场(非农业职位)仅收缩了0.6%,这低于过去9个下行周期平均1.6%的水平。实体经济的调整仍有相当长的路要走,而企业盈利的恶化又会带来新的市场动荡。

次贷危机过后的世界经济,再也不会回复到以前的格局。美国是危机的始作俑者和金融地震的震中,其经济和金融业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美元的信誉也遭到难以弥补的破坏,美式(盎格鲁-撒克逊式)自由经济模式必然遭到质疑。不过笔者认为,美国可能是全球经济体中较早复苏的国家之一,其资源和科技创新能力非其它发达国家所能媲美,美国企业的变通能力也较好。欧洲金融业实际上遭到了美国的打劫,尽管政府在救市上动作迅速,其企业、社会对求变的惰性,很可能拖缓经济复苏。日本受次贷危机的正面冲击有限,但是整个国家依赖于出口,人口老化和政治无能化下,日本经济在世界上的地位势必进一步下降。不少新兴市场国家是这轮全球化的直接受益者,经济、政治也出现了结构性的进步,但是新兴市场的增长,少不了全球需求这个催化剂,短期内不是受到商品价格暴跌就是受到出口订单急降的冲击,资金出走、利率上升对金融体质本来就不强壮的新兴市场带来强烈影响。不过危机过后,这些国家仍将是富有朝气的一族。

过去20年的流动性失控和货币乘数效应,势必出现调整,信贷杠杆下降势在必行。美国消费者过度消费,也已走到尽头。随着美国经济项目赤字减少,其他多国的贸易顺差、外汇储备升势也会放缓。

华盛顿共识,是冷战之后减少政府监管、干预,企业私有化,经济市场化的标志。国家资本主义的诞生,意味着华盛顿共识的彻底死亡。经济思潮大致每20-30年有一次钟摆式的反转,上世纪50-70年代,凯恩斯主义大行其道,至80年代的里根/撒切尔革命,带来了小政府大市场的转变,其理论基础是货币主义的自由经济至上论。这场金融海啸为国家资本主义拉开了帷幕,干预不再是可耻的事。相应的政治背景,是新保守主义思潮的式微。政坛和学术精英们,今后会从加强监管入手,制造出一系列大政府理论。奥巴马当选,其实也是全球思潮转向的标志。在意大利、法国、德国之后,美国民意也转为中间偏左,国家干预成为时尚。在大政府思路走入死胡同之前,国家资本主义可能向自由资本主义那样,延续几十年。这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本文原载于新财富,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议。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