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台湾经济何时苦尽甘来?

(2008-09-25 01:50:10)
标签:

台湾经济

经济转型

两岸关系

财经

分类: 看中国

“台湾还要苦多久?”在KPMG的一个论坛上,主持人今周刊的梁永煌社长对笔者有此一问。

此问反映出今日台湾市场的焦虑,折射着台湾民众的苦闷。“马上好”,如同其它选举宣传广告一样,从市面上消失了。万众期待的“520”行情并未露面,台湾股市反而重重地跌了一下。

也许梁社长的提问,本身就有问题。两岸周末直航已经开通,大陆游客也现身桃园机场,但是这些对于困境中的台湾经济,帮助实在有限,杯水车薪而已。台湾经济何时苦尽甘来,不取决于马英九是否当选,也不完全取决于两岸关系有无改善,根本在于台湾经济何时能够成功转型。

蒋经国之后,台湾在经济发展上就没有了vision,再也没有见到具有前瞻性思维的领袖。马英九上台,为人们带来了希望,提供了遐想的空间,但是并没有给挣扎中的台湾经济提供一个转型战略。没有整体的战略,政策往往缺乏重点,缺乏连贯性,它们的长期效果多数时候并不理想。

笔者看来,马英九的两岸政策属平面铺开,内容繁多但缺乏重点,更没有将此与台湾自身的转型联系起来。两岸沟通上知己不知彼,无的放矢之处颇多。另一方面,马英九既要经济好处,又要和谈免谈。其实经济牌是北京制约台湾走向独立的主要筹码,马英九式的“政经分开”,无异于“既要马儿跑得快,又要马儿不吃草”。北京对台北礼遇有加,两岸间小的突破还会有,不过以马英九目前所摆出的姿势,笔者相信“中国因素”在可预见的未来,难以成为推动台湾经济转型的主要动力。

台湾在金融领域里,积极争取成为区域金融中心。台湾拥有巨额财富是实情,不过这并不是摇身变为金融中心的充分必要条件。当外资进入国内市场还需要申请登记时,当国民资产出国还面临上限时,台湾与香港、新加坡相比还是有明显的差距。

有科技公司宣布回台作一次或二次上市,对台湾营商环境、资本市场投下了信任的一票,的确值得庆祝。但是一枝花带不来一个春天。只有经济的转型、企业的繁荣,才能真正使资本市场进入新的境界。

每天仅有173名大陆游客访台,对翘首以待的台湾旅游业,乃是一个重大失望,离政府每年100万人的额度相差甚远,较大陆每年4000万游客进入香港更是天壤之别。这里有奥运会带来的一次性游客下降,不过台湾游价格偏贵、有吸引力的景点少,也是重要的原因。笔者暂时看不出台湾成为香港或夏威夷。

十二大基建项目是马英九内阁“拼经济”的重头戏,欲与蒋经国时代的十大基建相媲美。不过蒋经国时代的台湾经济适逢高速增长期,基建扩张打通了经济瓶颈,提高了企业效率,为台湾出口业的崛起立下汗马功劳。换言之,基础设施建设乃载体,它们为经济发展提供帮助而非经济发展本身。将基建作为经济发展的主打,对于一个已基本成熟的经济体来说,颇有本末倒置的感觉。

今天台湾最缺乏的,是对台湾经济未来的定位,一个既具前瞻性有又可操作性的重新定位。只有有了清晰的目标,知道十年后的台湾应该是什么样,政策才会有的放矢,商民才有努力的方向。

十年前的新加坡,同样深受产业空洞化困扰,制造业出现结构性萎缩,经济亟需转型,寻找新的出路。新加坡将自己重新定位为金融中心。为此政府通过一系列税务优惠和政策松绑,吸引海外基金,扩充交易平台/产品。新加坡在外汇交易、衍生产品交易、商品交易,以及对冲基金设立上屡有斩获。近来趁瑞士被迫向欧盟提供客户资料,新加坡大力吸纳私人银行客户,资金流入激增,俨然成为亚洲的瑞士。

香港在经济转型中对自己的重新定位是,背靠大陆、面向世界。在政府政策和商界努力之中,香港已经成为了中国的纽约和佛罗里达。韩国的经济转型是,加大R&D投入,通过技术和品牌的提高,打造世界高端的主流消费品。连菲律宾也在转型中重新定位,菲佣、外劳等劳务输出收入占到该国GDP的10%,尽管不漂亮,也算是一个运作模式。

令人遗憾的是,台湾始终未能实现自我重新定位,遑论转型战略。没有全盘的策略,政策上一定是各自为战,有时甚至是 “一心搏二兔”。缺乏清晰的大局观,无法用战略性思维来统带、协调具体的政策,是台湾经济近年落伍的深层次原因。没有这些,两岸解冻、企业回台、基建投资只能对台湾经济提供一时性的利好,但是难以做到真正的转型,“台湾还要苦多久”也就无从得到满意的答案。

笔者认为,台湾的金融业缺少优势,从监管到产品,从人材到机场,台北都不足以同香港、新加坡或东京在金融领域竞争。旅游业有发挥的潜力和空间,但受自身自然景观和人文历史的制约,难成支柱产业。台湾所拥有的世界级的竞争力,主要集中在IT领域。从晶圆到液晶电视,台湾在许多科技领域的创造力惊人,而且还有OEM等生产流程上的创新。不过IT产业同时受到缺乏消费品牌和“中国制造”竞争双重夹击,暂时还没有出现Intel、三星那样傲视群侪的突出企业。但是台湾有世界上罕见IT集群优势,在中国大陆的生产基地的运作多数也好过其它外资。台湾本身的内需市场狭窄,但是大陆市场很大而且增长迅猛。不少台湾产品在大陆已经成功地闯出了品牌和市场渠道。

如果规划得当、执行得力,台湾有能力打造出一个可以媲美矽谷的亚洲IT中心。要做到这点,台湾必须:1)坚持创新和R&D投资,2)维护知识产权,3)大量引进大陆科技人才,4)紧贴市场,建立品牌,5)依靠大陆市场,放眼全球消费。同时从创业基金到IPO上市,资本市场必须与此全面配套,满足科技产业高投入、高风险、高利润下的独特资金运作需要。

笔者是IT门外汉,这里并非试图为台湾经济重新定位,而在于抛砖引玉。不过无论如何,台湾必须要有一个战略性的考量和策划,筹谋长远发展方向,以我为主,有取有捨,立足未来,产业倾斜。唯有如此,大陆政策才能有的放矢,基建建设才能为虎添翼,台湾经济才能真的苦尽甘来。

 

  本文原载于财讯月刊,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议。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