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寻找一颗星
寻找一颗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0,873,058
  • 关注人气:219,6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寻找一颗星长篇小说】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22)

(2008-06-05 09:47:23)
标签:

爱在中国行

寻找一颗星

长篇小说

心灵溢香

唯一妙方

叶振华

陈琼菲

文化

分类: 寻找一颗星:小说作品卷

【寻找一颗星长篇小说】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22)

 

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

第二十二章:站起来的叶振华

 

世间一切皆缘,悲欢离合、时而得、时而失乃是人生的一个定数。因而在短短近百年的生命历程里人才会有那么多那么多的曲折回转,才会有那么多那么多的美好回忆,才会有那么多那么多的精彩一瞬……近百年中经历了千般愁苦、万般欢乐,也许这便是作为万物之灵的人会哭、会笑、表情丰富、能开口说话的一个重要重要的原因吧……

 

 

  “菲儿,你怎么……你怎么就知道我今天要搬来?”车未进小区门口,叶振华就见她一脸阳光灿烂地站在了门口张望,车未停稳她又小跑着跟过来帮着打开门。
  “哦,是刘伯母……是刘伯母来电话通知我的……”陈琼菲扶他站稳后又俯下身去取车内的御冬行李,“走吧,振华哥。我已经……我已经帮你把那个屋子彻彻底底地打扫了一遍,保证你呀大吃一惊——可费了我整个星期六的几乎一天的时间……”
  “菲儿,你怎么……你怎么会有我房门的钥匙?”叶振华听完她自豪的陈述之后在楼梯口忽感不解地问。
  “喂,振华哥,你怎么……你怎么变得这么多疑起来了?”陈琼菲听问想了想又调皮起来了,“放心,这钥匙是叶伯父顺道过来给我的——我可……我可要声明在先哟,在房内我没有动过你一样摆设!”
  “菲儿,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叶振华一时语塞了竟半天没有接话就不由自主地咧开嘴笑了。
  “振华哥,你笑了,你笑了!你笑了呀,振华哥!”她似发现新大陆般脸上顿时溢出了“花”的芬芳。
  “你这么惊奇干嘛……难道我笑的模样……我笑的模样很是滑稽吗?”他脸绯红绯红地问。
  陈琼菲无语默默地上楼去了。因为自从霞姐去后她到过叶振华家至少也有七、八次,但每一次……每一次都被一扇印有鸳鸯图案的门给死死地挡在了外边。她有好多话好多话想劝慰他,她更有好多话好多话想向他表白,可当其二老的面儿她又实在是难以启口……于是,她每次满怀希望而去又带着诸多失望默默地走了。从此以后,每天早与晚去一个电话渐渐成了她雷打不动的硬任务——问二老的安、问志康的好,但这都是幌子,最后总留一大段一大段的时间要问一问她亲爱的振华哥当日的最新情况……
  所以,当刘梅娟打电话来说儿子已经从那间“回忆城”里出来了正坐在自家的屋檐下抱着女儿玩耍呢。陈琼菲的心啊……陈琼菲的心啊,一时间竟不知怎么的又狂跳起来——这是一种久违了的狂跳啊!她的振华哥……她亲爱的振华哥终于又一次回到了太阳底下,终于又肯面对残酷的现实继续生活了。她是何等的高兴、她是何等的喜悦,叶振华又一次重生代表着一种生命的象征……过了一小时左右——她还激动不已地沉浸在不可名状的兴奋之中,一个连一个电话替他打给日夜挂念着他的同事们,刚挂断电话又想拨时的瞬间一阵急骤的铃声硬是插了进来——
  “琼菲,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是刘梅娟那抑不住满怀欣喜的声音,“振华他……我的振华他又鼓起了生活的勇气——他要回到你们中间来工作了!他要回到你们中间来工作了!你听清楚了吗?他说,天渐渐冷了,为了上班的方便他想还是搬回去……琼菲啊,下午老叶要到城里来办一点儿事,我让他把振华的房门钥匙带去给你,你帮我……你就帮我替他开开窗、通通风、打扫打扫、整理整理啊,拜托了!”
  电话到这儿她家中不知又发生了什么事突然就挂断了……陈琼菲独自坐在床上静静发呆,她日思夜想的振华哥明日就要回来了……她日思夜想的振华哥明日就要回来了,在经历一场家庭突变之后他究竟……究竟沉默了多少?消沉了多少?消瘦了多少?还是那么……那么的幽默风趣吗?他的激情、他的文采还是那么……那么的依旧闪光吗?他的脾气、他的为人是否还是那么……那么的可亲可敬?
  “菲儿,你在想什么呢,竟然……竟然想得这样入神?”叶振华见她站在门口忽然似瘫痪了般不能动弹,他便挤上去开了门道,“请吧,是否还在为我的那句玩笑话儿生闷气?”
  “哦,我才……才没有那么小肚鸡肠呢!刚才……刚才只是不知为何一时走了神……”陈琼菲双眼眨也不眨地盯着他。哦,我亲爱的振华哥,你居然一点儿也没变!哦,我亲爱的振华哥,你居然一点儿也没变!
  “走了神?我不信……我不信你会无缘无故地走神……”叶振华避开了她火辣辣的目光走进客厅在其沙发边坐下见她放好行李出来又道,“是不是忽然忆起你和张力海那小子的浪漫情事来了?菲儿,其实,力海真的不错,在人海茫茫中能遇上他,你俩还真是有缘……”
  “振华哥,你别说了……”陈琼菲做梦也料不到刚从悲痛中挣扎出来的他居然三言两语就把话题转向了她和张力海,她一时禁不住扑身用手去捂住了他的嘴,“振华哥,力海已经走了——他远走他乡去了。现在的他或许在北京、在深圳、在重庆、在西部……我和他……我和她在霞姐去世之日大吵一架分手了……”
  “菲儿,是你……是你提出的分手是不是?”他握住手按她坐在了自己的身旁无限伤感起来,“菲儿呀,你真是……真是我的傻妹妹。在这个世界上获得一份疼爱已是很不容易,获得一份真爱更难……力海他那么痴你、那么疼你简直到了痴狂的地步,作为一个女孩儿能享受着这样的爱情过一生也该知足了呀!你为什么……你为什么硬要与他分手呢?我和你霞姐已经是天上人间各一方了呀,要不是志康还在牙牙学语、蹒跚学步的人生起步阶段,我真想……我是真想伴她而去——在天堂里,我俩再谱写一段爱情的佳话!”
  “振华哥,对不起。小妹我又让你担心落泪了……”陈琼菲掏出一块崭新的双蝶帕递上去,“振华哥,但……但你知道吗?爱情不能光是一相情愿的。力海对我呵护有佳,可我的心始终没有激奋的感觉,或许……或许我们的命运相似、遭遇相似相互间只有同情和与命运、遭遇联系起来的‘亲情’吧。至于爱情那是一种心灵溢香的味道……”
  “爱情是种心灵溢香的味道……爱情是种心灵溢香的味道……”他念着沉思了片刻道,“菲儿,我不再过问就是了。”
  陈琼菲随后便微笑着神秘地出去了,叶振华撑起拐杖环视着这原模原样但已擦得一尘不染的家具布置。这里曾经是自己与霞儿小住的地方,那一茶一设真的还是三个月前他们在这儿共同研究一篇稿件时的置放样子。走进卧室一眼便望见她穿着那件纯白色珍珠婚纱礼服的幸福照片依旧立在床头柜的边上。他急忙奔过去小心翼翼地握起它一屁股瘫软在了床沿上,轻轻抚拭着泪水禁不住汩汩地流了出来:“霞儿,我亲爱的妻,你在那里还是依然笑得那么灿烂吗?霞儿,我亲爱的妻,你在那边还是过得那么幸福吗?霞儿,我亲爱的妻,你的心中还是溢满了醇醇的香味吗?菲儿刚才说‘爱情是一种心灵溢香的味道。’霞儿,我亲爱的妻,你就安心地住在天堂吧,有你这整整两年的陪伴,我已经……我已经体验得够多心灵溢香的滋味了……放心,为了志康能像她周围的同龄人一样健康快乐的成长,我会坚强地支撑下去……我会坚强地支撑下去既做爹又当娘的,因为她是你唯一……唯一生命的延续——我们的爱情结晶!”
  叶振华用那块黄色的双蝶帕擦尽了他滴在照片上的颗颗泪珠,深情地吻了吻,一手轻轻地打开床头柜的抽屉又吻了吻含情脉脉无限留恋地含泪缓缓关上了抽屉:“霞儿,我亲爱的妻,我会把你永远……永远珍藏在我心灵的最深处——你永远是我唯一的新娘……等我们的志康稍长些懂事了,我会告诉她你的可爱、你的才华、你舍己救人的英雄事迹以及我俩的爱情故事……我想女儿她也一定为有你这样一位好妈妈而高兴、而自豪、而骄傲的;一定……至于岳父、岳母那边你更不必挂心,我会尽一个……尽一个女婿的义务尽心竭力让他们安度上一个充满情趣的晚年……霞儿,我亲爱的妻,再见了……再见了——我的爱情之门也随着你的诀别便自然而然地关闭了……”
  “振华哥,快来开开门啊……快来开开门啊,振华哥!”是陈冬琦的声音,他连忙拭干了余下的泪水提起床边的拐杖一路叫喊着来了来了,“冬琦……这……你们这是为何呀?”
  “振华哥……”还没等陈冬琦放下答话,陈琼菲也气喘吁吁地喊着跑来,“振华哥,霞姐……霞姐她临去采访前千叮咛万嘱咐要我帮着好好照顾你——照顾你的一日三餐……”
  叶振华呆呆地望着这姐弟俩把厨房用具由大到小一趟又一趟往自己的厨房里搬着——液化气钢瓶、锅子、勺子、刀子、筷子、碗碟,柴、米、油、盐、酱、醋、茶……顿时涌进了这门口。他还是呆呆地望着,也没说一句话竟站了20来分钟,目光只是随他们来来往往的身影移动着。
  “振华哥,以后……这以后我们就成一家人了……”
  “冬琦,咱们早就成一家人了!”陈琼菲给他递上刚拧干的热毛巾纠正道,“振华哥就是我们的亲人!霞姐走了,作为他弟弟妹妹的你和我照顾他的生活起居、他的一日三餐就成了我们义不容辞的义务!”
  “是呀,振华哥,姐说的对,咱们……咱们其实早就成一家人了……”他复递过毛巾去挽叶振华的胳膊,“振华哥,你虽然失去了霞姐,但你的身边……你的身边还有我们两个呢——我们的入伙又使这个家重新充满了生机……所以说,你还是有一个充满着亲情的温馨之家的,难道……难道不是吗,我尊敬而又亲切的振华哥?”
  “是,是,是……”叶振华的泪水不由自主地又涌了出来,“冬琦说得对——我还是有一个充满着亲情的温馨之家的,我还是有一个充满着亲情的温馨之家的……此生身边有你们两位知己亲人,我没有什么可遗憾、可痛苦、可悲伤的了……此生身边有你们两位知己亲人,我没有什么可遗憾、可痛苦、可悲伤的了……”
  亲情般的暖流又充盈在叶振华心灵的周围,他的两条臂湾里又承载着踏实的依靠,双眼朦胧泪水哗哗,紧紧搂着这对姐弟他感慨万千……生活还是有着她美好的一面的,命运尽管和他开了个天大而又荒唐的玩笑,然而在失去美丽爱情的同时命运又让他再一次体会到了亲情的温暖与可贵。叶振华坐在沙发中央拥着这双姐弟他又感到了生命的重量,失去爱情却收获了一份友情与亲情,命运的天平还是有意……还是有意向着他倾斜的。伤心的泪水此刻变成了幸福的泪水,感伤的情怀里此时又溢满了亲情的芬芳,痛苦、悲伤的心绪此时此刻似乎也渐渐被这一股……也渐渐被这一股“友情”加“亲情”的暖流给覆盖了……
  “冬琦、菲儿,谢谢你们!”叶振华仰头望着天花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道,“你们使我几乎空虚的心田又一次灌满了……灌满了爱的阳光与雨露……在这人间我依旧不会孤单——有父母、有志康、还有你们姐弟,此生有这么多亲人支撑着我、关怀着我、温暖着我、呵护着我……我依然生活在爱的天堂里!我是依然生活在爱的天堂里啊!”
  “振华哥,我真为你……我真为你而感到骄傲与自豪!”陈琼菲支起身子道,“在巨大的痛不欲生之后你依然……依然还能感受到来自我们心灵的呼喊——特别……特别珍贵的是你还能感叹着道出‘我是依然生活在爱的天堂里’,你的胸怀真是如大海似高山又像涓涓细流……”
  “振华哥,你是继张海迪阿姨后中国的第二位当代保尔!”陈冬琦再也抑不住满腔的激动也支起身子一边拭着泪水一边说,“振华哥,你已经成了我心中一座不灭的灯塔。你已经成了我心中一座不灭的灯塔!你知道吗?你的残疾、你的遭遇、你的人生、你的一次又一次飞跃,使我看到了……使我看到了一个真正大写而且是永远挺直了脊梁的‘人’……我打心底里也为你而感到骄傲与自豪!”
  “你们俩……你们俩就别再这么一唱一和下去了,今天再这样下去我恐怕……恐怕要被你们说得飘飘然起来了……”叶振华双臂一振重新拥他们入怀微笑着闭上了眼睛,“谢谢你们!我想用爱情换来了这么暖、这么浓、这么温馨、这么可贵的亲情,也不失为一种极其合算的买卖……”
  “啥,振华哥……振华哥他原来把我们一把泪一把泪的真情却当作了一种条件、一种买卖!” 陈冬琦眨着眼睛小声地惊奇道。
  “真的?不会吧。我所认识的振华哥不可能……不可能贬低亲情和那已逝去的爱情作比较的呀……”陈琼菲调皮的细胞又来劲了,“那……那我们……我们得问他个明白!”
  两姐弟躺在他的臂湾里喃喃地说着悄悄话,然后一齐盯着他……
  “你们看我干嘛?你们看我干嘛?你们为什么那样看我?你们为什么那样看我?我脸上……我脸上难道有着什么奇特的图案吗?”叶振华被他们瞪得莫名其妙,“有什么东西……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你们倒快快说呀!”
  “你……你刚才最后一句话……你刚才最后一句话……究竟……究竟是什么意思?老实交代!你要清楚……要清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规则!”姐弟俩竟说行动就行动拉着他开始了“审问”。
  “我……我忘了刚才最后一句话说了什么——什么话竟然……竟然惹得你们要发这么大这么大的火?你们有谁……有谁可否提醒我一下?”
  “冬琦,咱们的振华哥……咱们的振华哥他装傻充愣,你说咱们该怎么办?”陈琼菲故意丢了个眼色。
  “怎么办?要不……要不我们给他也来上那么一次‘严刑逼供’?”他心领神会地晃了晃脑袋。
  他俩相视一笑,突然四只手张牙舞爪地齐刷刷向叶振华的两只胳肢窝伸去,他措不及防顿时笑得人仰马翻,少时就不得不直喊:“两位小鬼快快饶命,两位小鬼快快饶命……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是我错了,是我错了,不行吗……我不该把你们的一片好心说成是一种买卖,我不该把你们的一片好心说成是一种买卖……饶命,饶命呀!”
  叶振华是最怕痒的。小时侯父母见他不听话了、使小性不吃药了、不坚持练习学步了……他们其中的一个人就狠心地、持续着挠他的痒,另一个呢,过了那么一会儿就边说着他肯定能改的话儿边趁机帮他立了一个保证。叶振华只有跟着帮他这一方的话再重复着保证一遍,其间要是面露难色抑或停顿稍长支支吾吾就逃不了另一方的又一次猛烈“攻击”……所以,叶光达夫妇俩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根本没有用过一次棍棒。小时侯是边吓边哄,初中以后,父母就成了他的朋友——失败、痛苦、悲伤……叶振华会轻轻地倾诉给他们,而他们的鼓励、他们的分析、他们的安慰是他继续意气风发上路的源源动力;成功、开心、喜悦……分享这些甜蜜的第二者往往也是他的父母——通过了跳级批准、语文高考成绩全市第一、作文得了全国一等奖、第一部长篇小说《心的飞翔》被“榕树下”原创中文网站连载发表……所有这一切的一切是他报答父母的无声宣言,而父母每每此时总是泪光闪闪的。
  “你们两个小鬼头,看我……看我今天来如何收拾!”叶振华在他们停手之后扶了扶已笑歪了的镜框道,“你们竟然敢这样明目张胆心狠手辣地……你们竟然敢这样明目张胆心狠手辣地联手欺负我……”
  “那么谁又叫……谁又叫你说话时不经过大脑的思考细胞……”他们见其气势汹汹的样子便一哄而散了,“振华哥,请你以后别在欺负我们了哟!要不……要不……要不这便是报应……”
  “我欺负你们?我欺负你们?”他撑起双拐步步紧逼着,“你们还居然说我欺负了你们?你们还居然说我欺负了你们?好,我今天……我今天就欺负你们一回!我可要不客气了哟……”
  “逃命啊!姐,你往右边,我往左边……快逃命啊!”
  “你们居然……你们居然是处处攻我的弱点,说什么……说什么还是我的兄弟姐妹……”
  久违了的欢声笑语又回到了叶振华的心中,他似回到了无忧无虑快乐与痛苦并存的童年时光;立志成才、刻苦拼搏的少年时代;意气风发、勇敢攀登的青年朝阳……一切都似乎回来了。他沉浸在这片欢乐的海洋里心情感到特别舒畅,看着他们东躲西藏紧张兮兮的害怕模样,他会心地笑了——笑得是那么充满着孩子气、那么意犹未尽、那么风趣幽默、那么意味深长……另一种爱在他的心中萌芽且顿时迅速生长、蔓延直至包围了他整个心灵的外围,正竭力抵抗着他心灵深处的那股巨大悲痛……他感到了一种如释重负的快乐、感到了一种童年童趣的气息、感到了一种……叶振华被这种浓浓的氛围很快地便灌醉了,他干脆卸下了双拐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挥动着双臂有意无意地耍起无赖来。于是,他们笑得更加前俯后仰甚至狂叫不止了起来……
  周一,叶振华重新回到了阔别整整40天的工作岗位。同事们给他举办了一个心意特别的欢迎仪式,周安因怕他见到自己以后又会莫名地受到刺激故没有参加这场记者员工自发举办的欢迎仪式。
  “振华,我们期待了很久……我们真的期待了很久,现在……现在你终于又回到我们中间来了!”马道怡第一个迎上去献上一束剑兰,大大方方地给了他一个拥抱,支起身子离开时还在他右脸颊上深情地留下了一个鲜红鲜红的唇印,然后满含热泪握着他的手道,“振华,你是一个……一个真正的强者——命运消磨不了你特有的意志,生活挤不掉你微笑的脸庞……你是人中的英雄、记者队里的主梁,欢迎你重新归队……欢迎你重新回来!”
  叶振华注视着她,再望望在编辑部门口围成半圆弧的同事们是一个个……一个个泪水充盈着眼眶,神情激动非常……
  “各位同事,我叶振华……我叶振华又站起来回到你们中间来了……这整整的40天我家庭突遭变化使我一时钻入了思想的旋涡里不能自拔,让大家替我担心、操心、痛心了!”他拐着双杖深深地向大伙儿鞠了一躬,“人生路上我算是经历过不少磨难,命运这几年待我不薄——让我享尽了恋爱的浪漫、婚姻的甜蜜……上天是妒忌我了,所以,把霞儿……把我亲爱的霞儿从我身边收了去。我失去了一位好妻子、志康失去了一位好母亲,而你们……而你们更失去了一位好同事!我回来了——我是带着她的灵魂一道回来的……所以,请你们支撑着我的信念、支持着我的工作!”
  在场的同事无不被他的话语感动着,寒风凛冽中同事们无论男女都纷纷走上去和这位坚强的战士一一拥抱、亲吻、握手……随后照相机“咔嚓”一响,满含热泪的场景便永远定格在了其中。
  熟悉的工作环境、亲切的同事笑容、层层叠叠的读者来信、堆积如山的刊物报纸……一切都像回到从前,一切都像回到从前!只是他右边的那张座位上空空如也了,那电脑、那台桌被擦得一尘不染。台与椅相依,不见相思人。叶振华怔怔望着出神一步一拐地走过去坐在那张电脑椅里,摸摸两边的靠手,抚抚光滑呈亮的桌面,轻轻地打开电脑慢慢搜索着某些记忆的片断……
  “振华,12月1日是我父亲50周岁的生日,你说我们该送些什么别样的礼物?他不吸烟、不好鸟、不喜欢那些俗玩艺儿……振华,不知你又有什么更新的创意?还有小志康10月6日又要去做体检了,到时,你别忘了提醒妈一声让她替我带着女儿去一趟……陆霞9月22日下午3时备忘。”
  这段话临行的那天晚上她是交代了又交代,嘱咐了又嘱咐,此时叶振华的耳畔回响着一遍又一遍……
  “霞儿,你竟有这么多的不放心,但为何又非要突然离去连告别的机会都不留给我?霞儿,你竟有这么多的不放心但为何又非要突然离去连告别的机会都不留给我?霞儿,你竟有这么多的不放心,但为何……为何又非要突然离去连告别的机会都不留给我?”他的泪水又情不自禁地淌了出来扑倒在电脑台上不由自主地抽泣起来。门外的同事都聚集了过来一边拍着他的肩一边安慰道,“振华,振华,你别这样……或许陆霞在天国看到你几次三番这样她……她会伤心的,毕竟在人间她最放心不下……最放心不下的也是这一老一少啊!振华,你应该为她——你永远的新娘而坚强地活下去才是呀!”
  于是,同事们拧来了热毛巾、倒来了温开水、拿来了这一个月读者闻之他的遭遇后写来的封封安慰、鼓励、或同命相怜相互勉励的信件……一个记者能得到同仁们的一再关心、能得到他的读者如此的牵挂,叶振华的泪水又变了——面对这双双真挚的目光、面对这封封情真意切的“飞鸿”,他这颗柔软的心能不感动、能不感怀吗?
  “周安主任……周安主任他上哪去了?出差了吗?”叶振华大约过了一刻钟擦干泪水望望围在自己身边的所有同事,“谁能告诉我?谁能告诉我?还是……他被调走了?还是……他……他是故意躲避着我,还没有……没有原谅我那天的卤莽行为?还是……”
  “叶振华同志,欢迎你……欢迎你重新归队啊!”周安其实一直在大家背后默默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他不敢见他,他不敢见他——不是因为怕叶振华忍不住会责骂或暴打自己,而是怕他又要陷入那尴尬而伤心的窘境。现在听闻了这些话,有几个下属就硬把这位主任揪了出来,“振华,要打要骂随便你,只要打过、骂过之后,你的心情会好受些。我……我该死……一个大老爷们竟让一位女同志舍命给救了,害得你美满的婚姻不再、害得志康那么小就失去了人人都该有的母爱……”
  “周安,你别这么折磨自己!周安,你别这么折磨自己!”叶振华一个箭步上去紧紧地抓住了他左右开攻扇着自己耳光的两只手,“我知道,我知道,这整整40天里你也……你也无时不刻地在责怪自己,但……但这又能换回得了什么呢?霞儿已经去了我遥不可及的天堂,我失去了一位好妻子、志康失去了一位好母亲,而你也失去了一位得力、精干的下属……主任,收起伤心的往事让我们擦干泪水共同来面对这残酷现实的挑战吧,因为我们还是……因为我们还是同事、战友和朋友……”
  “振华……”周安此刻泪如泉涌他紧紧紧紧地拥抱着他,“你说得对,我们还是同事、战友和朋友!你说得对,我们还是同事、战友和朋友!生活在永不停息地前进着,我们没有理由在这里作过多……过多的停留。”
  又回来啦!又回来啦!亲情、友情此时此刻此时此刻迸发出了独特的力量止住了……止住了叶振华痛不欲生的伤心泪。父亲的呼唤、陈琼菲姐弟的融入、同事的关心和忠实读者的牵挂……这一切的一切……这一切的一切又使叶振华站起来挺直了脊梁。命运再一次那么心悦诚服地认输了,生活重新在他面前敞开了她那博大的胸怀。窗外的阳光是那么的暖和灿烂,几朵梅花不畏严寒依旧在奋力挣扎着傲视群芳,两棵伟岸挺拔的松树叶上覆盖着今年难得一见的片片白雪……同事们都围上来了,整个集体又焕发出了精神抖擞、昂然向上的勃勃生机!
  世间一切皆缘,悲欢离合、时而得、时而失乃是人生的一个定数。因而在短短近百年的生命历程里人才会有那么多那么多的曲折回转,才会有那么多那么多的美好回忆,才会有那么多那么多的精彩一瞬……近百年中经历了千般愁苦、万般欢乐,也许这便是作为万物之灵的人会哭、会笑、表情丰富、能开口说话的一个重要重要的原因吧……
  “振华哥,我们吃饭了!”晚上6点,陈琼菲精心做了一桌很是丰盛的佳肴——规模嘛,能与那个“满汉全席”试比高,“振华哥,你今天要喝点儿什么酒?红酒、茅台、还是香槟?”
  “菲儿,你做了这么多菜,难道……难道今天有什么贵客要来吗?”叶振华出来一瞧吃惊着见其摇摇头又道,“不是?哦,今天是你的生日……不对啊——你的生日是大年初六才对……那,那是为何啊?”
  “振华哥,你先坐,好吗?”陈琼菲搬开椅子扶他坐下微笑道,“今天一早我先前有约去采访了,没能……没能参加欢迎你归队的仪式……所以……所以嘛,我特意做了些你平时最最喜欢吃的菜……”
  “算是向我道歉?算是向我补过?还是……还是算是给我接风啊?”他脸上又绽开了笑容,“你说清楚……你说清楚我才敢动筷伸舌品尝啊!否则……否则你这桌……这桌要是鸿门宴我可担待不起……”
  “叶振华,我好心好意辛辛苦苦……我好心好意辛辛苦苦今天一下班就忙了起来……你……你……”陈琼菲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直呼其姓名,但见他扶了扶眼镜没有言语自己竟“扑哧”一声笑将了出来一本正经道,“好,好,好!振华哥,我这桌菜没有道歉、没有补过的意思。我呀……我呀,这是……这是欢迎你重新回到阳光底下,欢迎你重新面对残酷的现实,欢迎你重新踏上崭新的人生之路,欢迎你重新回到我们中间!”
  “菲儿……”叶振华拿过了一瓶茅台酒给她斟了一丁点儿,“来,我得……我得要先敬你一杯!”
  “振华哥,你慢点儿……你慢一点儿呀!这样喝会很容易伤身子的!”陈琼菲咪了一小口后见他还没放下酒杯就跑过去握住他的手提过杯道,“振华哥,够了够了……你的心意我加倍领了还不行吗?你的心意我加倍领了还不行吗?”
  “菲儿,你知道吗?我今天真的是好高兴好高兴,我似乎又回到了幸福的怀抱里……你知道吗?”叶振华反握紧了她的手道,“谢谢你,菲儿。菲儿,谢谢你!你回去坐好,我有一点儿特别重要的事情要与你商量商量……”
  “什么事,振华哥?”她起身给他夹了一块糖醋排骨。
  “你说,刚失去女儿的父亲最想需要些什么?”他见她疑惑不解一时愣在了那儿又补充道,“我是说——霞儿的父亲这个周六就要过50周岁生日了,你说……你说,我该送份什么样的礼物好?我该送份什么样的礼物好?”
  “再送他……再送他一个活生生的女儿呀——陆伯伯现在最想要的是父女情的回归……”她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似乎很认真的样子。
  “菲儿,到现在……到现在你还有如此心情与我这样……这样不切实际地开玩笑!”叶振华又气又恼。
  “振华哥,你先别气……你别气先听我把话给说完嘛!其实……其实我早就有此想法了。”陈琼菲见他还是那么的一头雾水又继续补充着,“我本是一个东北女孩儿,独自带着求学的弟弟孤零零地在上海……父母伤亡的我一直很羡慕很羡慕霞姐在世上时有父母倍加疼爱的场景……我想……我想若是二老不嫌弃,我愿意……我真的非常非常愿意做他们的贴心女儿……”
  “菲儿,难得你有这片心……这的的确确是一剂治疗伤痛的独特良方啊!这的的确确是一剂治疗伤痛的独特良方啊!”叶振华的眼睛发亮了,叶振华的神情激奋了!
  “振华哥,我笨嘴笨舌的怕是不善表达,还望……还望你能到时在旁帮我多敲几下边鼓……”
  “这点儿举手之劳是我义不容辞的……”叶振华说着也握起了杯盏碰了碰她已举在半空中的酒杯,“你真是一个善解人意、温柔可爱、体贴入微的好姑娘……来,干杯!”
  “谢谢领导的夸讲——我一定会……会努力朝着这个艰巨的目标坚持前进的!”陈琼菲放下酒杯见他已是满面疑惑的样子又笑道,“以后……以后还要请你多多关照!我……我亲爱的振华哥……”
  “等等,我什么时候……我什么时候又成了你的领导?在我的记忆里你……你倒做过我的一回‘领导’啊!菲儿,你是不是……你是不是有些醉意在说胡话了呀?”
  “我没醉,周主任他难道……难道没有告诉你吗?”
  “周主任他……周安主任他要告诉我……告诉我什么?”他还在云海里遨游一脸的茫然……
  “你不知道?这么看来,你还真的……真的不知道呀!我——已——经——正——式——成——为——了——你——以——后——的——新——拍——档!”她瞪大了眼睛一脸奇怪地注视着他几乎一字一顿地说。
  “你已经正式成为了我以后的新拍档?你已经正式成了我以后的新拍档!我怎么……我怎么一无所知啊!”叶振华见她幸福得不得了,“菲儿,难道……难道这是真的?”
  “我骗你干什么!”她从腰间掏出手机递到半空僵持着噘嘴道,“不信……不信你尽可以打电话去问问看……”
  “这个周安……这个周安……这个周安不听下属意见又擅作主张……”他捏起杯咪了一口酒望望陈琼菲握起筷子指指道,“那你呀,那你的好日子可算过到头了哟……我呀,我不会跟你来论亲情、讲关系的,惟一的评分标准就是稿件的质量——要想获得通过只有……只有让我先感动!”
  “我如今不怕你欺负我、故意麻烦、刁难我!”陈琼菲板着脸微笑道。
  “哦,难道……难道你有篇篇让我动容的信心吗?”叶振华倒笑了。
  “振华哥,你这回可不知道了吧?我……我呀,我——有——一——位——当——公——安——局——长——的——爸——爸……”她抑不住“咯咯咯”地笑道,“以后……以后我若是受委屈了,自有你的岳父——我的爸爸找你算总帐的!所以,你平时……你平时可不能欺负我一分一毫,否则……否则就别怪我到那时添油加醋哟……”
  “你……你,你这攀‘亲戚’的事儿八字还……还没一撇呢,我的傻丫头。”叶振华又被她给逗乐了,“你竟然敢拿我的岳父来压我!你竟然敢拿我的岳父来压我!但你……但你可别忘了他是一位铁面无私的公安局长——在‘对’与‘错’的天平上是不会、也不可能因感情的元素而包庇另一方的!干部的女儿不好当,尤其是当这位公安局长的女儿!你以为……你以为做了他的女儿,你就能……就能万事大吉了吗?”
  “那……我不是……我这回不是要两面树敌了啊?”陈琼菲装腔作势了起来,“振华哥,我亲爱振华哥,我只得……我只得求你高抬贵手了……”
  “那……那得看我那时那刻的心情如何……”
  这样的夜晚、这样的对白、这样的佳肴使叶振华似乎又听到了幸福的声音。没有了爱情固然孤独寂寞非常,但身边时时有着这样一位小妹天天想方设法陪他趣聊、逗他开怀……人生至此也不失为一种幸福的别样滋味。生活在暖暖浓浓的亲情的阳光下,心灵不再黑暗、不再痛苦、不再迷茫……虽也有偶尔的失落,但心灵周围已被爱的海洋包围得严严实实,深处的那份伤、那份酸、那份痛不再涌出其味,真挚的笑容又重新由心而发地挂在了他的国字脸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