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寻找一颗星
寻找一颗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0,873,058
  • 关注人气:219,6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寻找一颗星长篇小说】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20)

(2008-04-18 12:28:29)
标签:

寻找一颗星

长篇小说

心灵溢香

唯一妙方

新浪博客版

叶振华

陆霞

文化

分类: 寻找一颗星:小说作品卷

 

 

【寻找一颗星长篇小说】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20)

 

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

第二十章:突如其来的变故

 

   爱你,就要放手让你自由地去寻觅自己的真爱;爱你,我只能在地球的某一个角落里为你、为你们深深地祈祷、祝福……我会远走他乡或许此生不再回上海……不再回上海。再见了,我的女神,我的维纳斯,我心中最完美最完美的公主;再见了,我永远深爱着的琼菲……”

   医生已经尽力了——连上海最最好的好医生都一个个一脸惋惜地无能为力了。我的霞儿——我睡在里面的妻子,你的生命真的……真的已经到了死亡的边缘吗?你的生命真的……真的已经到了死亡的边缘吗?
   叶振华呆呆地送走了一脸无奈的医生们,他发疯似的丢了拐杖一寸一寸地嘶嚎着爬进了急救室。面对已被判了死刑的陆霞,他的脑海里尽是往昔那美好的一幕幕,他的脑海就要炸了!生活曾经给了叶振华这么多、这么大的磨难,他都毫无惧色地、坚强地闯了过来,本以为磨难已经……已经到了尽头——幸福是那么甜而蜜地来了。自己克服了种种心理障碍最终接受了这份执着到了极点的爱,经历了多重的考验极其浪漫地与她走到了一起。爱是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爱是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这句话是霞儿打开自己心扉的钥匙、是霞儿带领着自己走上幸福之路的朝阳。可如今……可如今你却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不醒人世了,嘴中、鼻里、手上全插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面无丝毫血色,病房内她的心不再在电脑监测仪上微弱而不规则地波动了……
   霞儿,我亲爱的妻子,我不管你受了多么重、多么重的伤,我不管你已经是死亡还是真的去了天国——你永远是我唯一的新娘!你永远是我唯一的新娘,你听见了吗?霞儿,我亲爱的妻子,请你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好吗?你如果走了,那我还有20000个漫长的夜将和谁去柔声细语卿卿我我?你如果走了,那我的臂湾里空落落的将要谁来才能找回从前的这份踏实?你如果走了,那我们的宝贝女儿……那我们的宝贝女儿将来问起“我怎么没有妈妈?我怎么没有妈妈?”时,我将如何答复于她?你如果走了,那我们那本《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里所描绘的种种美好的计划将又要和谁去付诸实施?我和你有白头之约——我曾经和你有过“相约到白头”的誓言啊,我亲爱的妻子!但才实践了那么短短两年,你怎么……你怎么忍心抛下我这样就要走了呢?霞儿,我亲爱的妻子,是你说“爱是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你若走了,那我的心灵……我的心灵岂不没有了香味、没有了幸福?你忍心看着我日日夜夜痛不欲生的神情,分分秒秒思你、念你的痴语……
   霞儿啊霞儿,我亲爱的霞儿,生命的奇迹在于你求生的意志。你的母亲赵桂玲还不知道你躺在这里,你的父亲陆锦文已当场昏倒在门口被送进了急求室……你知道今天是我们共结连理的两周年纪念日,但你为什么……为什么偏偏要选择这个美好时刻这样子来狠心地丢下我们父女?今天是我们宝贝女儿一周岁的生日,她已经要学会喊妈妈了,你为什么……你为什么连孩子当面喊一声的机会都不肯给就这样不醒人世了呢?你不要走,你不能走!你的心……你的心还在跳,对吗?你还能听见我深情地呼唤,对吗?电脑,电脑监测仪啊,请你……请你别这么快宣布死亡的判决,行吗?因为我还有一辈子的话要在此刻趁她还在……还在心跳的时候统统倾诉给她,好让她心灵存满香而走,带到天堂里去慢慢品味浪漫而幸福的一幕幕……
   叶振华瘫倒着伏在她身上痛哭流涕地诉说着,他的话语是那么朴实……是那么朴实而又深情!
   陈琼菲倚在门口早已难过非常,她不敢去打搅她的振华哥与霞姐最后的相守。生活是多么的残酷,上苍是那么的无情——竟无动于衷她真挚而又深切的祷告……她看着叶振华全身心崩溃的样子,重重地捶打着自己的胸口。陈琼菲恨自己啊!她恨自己为什么要在世纪末的当口去写那封“爱情绝望书”?她恨自己为什么收到了他的来信心中就燃起一股莫名的希望?她恨自己为什么要在六个星期后给他电话并发出了求援的信号?她恨自己为什么和他相处一段时间后心中便升起了一股暗恋的情愫?她恨自己为什么耐不住非要在那晚与他面对面表白了自己纯净的初恋?她恨自己为什么那晚非要睡在他的臂湾里去感受那份渴望已久却不属于自己的温馨?她恨自己为什么在他开玩笑后就做了那个奇奇怪怪而又朦朦胧胧的梦?她恨自己为什么在接受张力海的求爱后心里还那样舍不下他?她恨苍天为什么破碎了自己的大学梦?她恨苍天为什么这样过早地夺去了自己母亲才刚入进中年的生命?她恨苍天为什么把自己要与叶振华结缘?她恨苍天为什么自己打算愿意尘封这段记忆时还要赐予她如此美好的梦?她恨苍天为什么在他们拜天地时忽然雷电交加竟把自己推入了他的怀里?她恨苍天为什么在自己打算就这样平平淡淡……就这样平平淡淡过一生的时候居然那梦中的葫芦惊异地出现了?恨自己、恨苍天,陈琼菲泪如雨下瘫倒在了门口……
   叶光达、刘梅娟、赵桂玲……同事们、好友们,参加小志康周岁生日会的所有人都来了……悲天哭地好一派泪如泉涌的伤痛景象。陆霞是带着无限遗憾极不情愿地走了,留给大家的是伤心欲绝、生不如死的悲鸣。陈琼菲再也在这里呆不下去了,她掩着脸泪花纷飞地跑出了第九人民医院。她脑海的思维停滞了,面对这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她不知自己要上哪去。拦了一辆车让它载着自己复杂而又伤痛的情怀奔驰在形形色色的人群里,转了三大弯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自己的家。一进门便把自己狠心地反锁在房内重重摔在了床上,几乎被哭干了的泪水又一次喷流出来。陈琼菲不明白自己此时为何而哭泣?伤心吗?不全是!怨恨吗?不知道!她只是想哭……想哭回一个健健康康、活活泼泼的霞姐;哭回时光倒流让她回到与叶振华不曾相识的年代;哭回这一切的一切都不曾发生……
   “琼菲,我是力海啊!请你开开门好吗?琼菲,我是力海啊!请你开开门好吗?我知道你此时的心情很沉重很沉重,但请你……请你不要这样折磨自己、虐待自己,行吗?因为你这样我的心会流血的,我心痛的滋味你能感受到吗?”张力海19点下班获知了这一消息,他第一个便想到了自己的女友,可是几乎找遍了所有的角角落落都没有她伤心的踪影。家——这是他唯一还抱有一点儿希望的地方,如果这儿也不见,那么他将会发疯发狂……幸好一上楼便见是门敞开着的,但房门反锁着无论他怎么呼喊、怎么求情房门里只有传出一片呜呜的哭泣声,“琼菲,我是力海啊!求你开开门好吗?琼菲,我是力海啊!求你开开门好吗?我知道……我知道你和振华哥的感情深厚,你和霞姐的关系不一般,他们是我们羡慕并将仿之的对象……”
   “力海,你回去吧。力海,你回去吧。你一点儿也不了解……也不了解我此时此刻那种说不清又道不明的心情,复杂得连我自己还在一头雾水之中……”陈琼菲被他这么一说又开始无端地责怪起自己来了,“你回去吧,我哭够了、哭累了便会静静地睡去,不再有如麻的烦恼,不再有如雾的思绪……你回家吧,力海……”
   “哭够了、哭累了便会静静地睡去,不再有如麻的烦恼,不再有如雾的思绪……哭够了、哭累了便会静静地睡去,不再有如麻的烦恼,不再有如雾的思绪……”张力海学着她痴痴的语气重复了几遍似乎嗅到了什么气味儿,“琼菲,你可不能做傻事啊!你可不能做傻事啊,琼菲!你就算……就算不为自己也该为你唯一的冬琦想想,还记得,你那一次从生死边缘回来时冬琦他……他那伤心的泪水、痛哭的神情吗?你还记得吗?当然,如果你真的决定要一死了之的话,我陪你。反正没有了你我也不能独活,咱们两个在黄泉路上做个伴吧……不,这不是我的真心话!不!这不是我的真心话,你听清楚了吗?叶振华与陆霞的爱情传奇只是维持那么短短两年就意外地破灭了,但你与我不同。我们命运相似、条件相当,老天爷……老天爷他是决不会妒忌我们的!琼菲啊,开开门,你要哭、你要倾诉才能化解你心中那些无限的悲伤啊!我愿意把我的双肩借给你,我愿意做一个知心的聆听者来承载下你所有的悲痛,因为……因为我们有缘在人海茫茫的上海相识……”
   门终于在张力海的千呼万唤下被缓缓打开了。陈琼菲披头散发满脸挂着晶莹的泪珠,眼睛红红的,早上衣冠楚楚的模样现在成了名副其实的“街头流浪女”……张力海心痛极了,迎上去敞开他两只强壮而有力的臂膀一把把她紧紧地搂在了自己的怀里:“傻琼菲,你怎么可以……可以把自己折磨成了这副模样?霞姐死了,我也难过万分,但你何必这样……这样折磨自己?到现在你一顿饭也没吃吧,我买了些小笼包子之类的。你赶快去好好洗洗吧,没有填饱肚子要伤心也使不出多大气力啊……”
   张力海搂着肩陪她到厨房的水池旁,自己倒了一盆温水拧热了毛巾小心翼翼地一边抚着她的乱发一边轻轻地擦拭着她的泪痕。然后又陪她在客厅里坐下,打开扎紧的白色马夹袋抽了一双筷子把一个个还带点儿热气的小吃夹到盘内推给她:“吃吧,把你的伤痛暂时压下,好吗?”
   陈琼菲如雕像般坐在对面一动也不动,慢慢才手指发抖地握起了筷子缓缓地夹了几个下肚,眼睛直直的也不看他更不盯包子……
   “吃饱啦?这才是我的好琼菲嘛……”张力海微笑地站起来拍拍她的肩收拾起盘筷来,随后又倒了一杯热茶,“你一天不喝水了吧,补充点儿水份,生命不能没有水的润泽呀……”
   陈琼菲抬起头盯了他好一会儿泪水突然夺眶而出:“力海,你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你这个傻瓜!你知道吗?你知道吗?我……我根本不值得你去用真心、真情来爱……”
   “琼菲,你是不是又发烧了?”刚坐稳的他忽然被这一句话顿时闷到云里雾里去了,第一个自然反应是她又病了,他绕到其背后俩手按住她的太阳穴觉得挺正常的,“琼菲,你又……你又怎么啦?我又有哪里做错了吗?”
   “力海,我也没有发烧,你也没有做错……但你为什么……但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她还是那么紧紧追问着。
   “因为……因为我是你的男朋友啊!”张力海感到莫名其妙,“你伤心、你难过,你因失去一位好友、因上天拆散一段好姻缘而痛不欲生,我应该关心你、呵护你……”
   “力海,你已经知晓我的心早就给了别人而尘封了起来……”陈琼菲像没听见他的答话似的,“但你为什么……为什么要强逞英雄做我的白马王子第二?”
   “这……你是我心中的女神,我心中的维纳斯,我心中最完美最完美的公主……”他不假思索地回答着。
   “女神?维纳斯?最完美最完美的公主?女神?维纳斯?最完美最完美的公主?”她忽然狂笑不止起来,“张力海啊张力海,这只是你的一相情愿罢了!你难道……你难道这么自信自己就是现实中的那个‘费云帆’?就算你是,但我……但我也不是现实中的那位‘汪紫菱’……”
   张力海傻站在她背后怔住了!她是在说胡话吗?她今天为什么要无缘无故说这些?近一年来他们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出现过任何无法弥补的裂痕啊!那她是为什么?为什么在今天她的悲伤过后要说这些?说了这些又意味着什么?他感到不解,他感到困惑……难道……难道他们之间真的到了再无法继续的时刻?那又究竟……究竟是为什么呢……
   “力海,你知道我一直……一直在暗恋着的男人是谁吗?我为什么……为什么跟你一言半句也没提过有关他的事?”陈琼菲不待他反应过来又自顾自地说了起来,“想必……想必你也猜出了个大概吧。力海,事已至此我不想再瞒你了……他,我深深暗恋的情人——我的同事、我的师傅、我的学习辅导员、我的……”
   “琼菲,我求你……我求你别说了……别说了好吗?”张力海禁不住单膝跪地拉着她的手泪流满面道,“琼菲呀琼菲,这个秘密我们相互瞒过一辈子……相互瞒过一辈子,不行吗?”
   “力海……”她双手抚着他的面颊,“此时此刻……此时此刻我的心告诉我,我不能再欺骗你,我更不能再欺骗我自己了!这……这或许是苍天一手的安排——他们拜天地时忽然雷电交加硬是绊倒了新娘把我推进了他的怀抱;我怪梦中的那只七彩葫芦果真在他们结婚两周年纪念的前一天惊现了……这一切的一切我们都无法抗拒!力海,我们今生只有校友缘、师生义和兄妹情……请原谅我……原谅我欺骗了你整整一年!”
   “琼菲,我能原谅你……我能原谅你吗?”张力海逼视着她站起来倒退了三步满面怒气道,“琼菲,你有刻骨铭心的初恋而时时不能自拔,难道……难道我的初恋就轻如鸿毛风一吹便可以随它起舞了吗?你的初恋是天意,难道……难道我们的相识就不是苍天的安排?琼菲,我的心在控诉,你听见了吗?我的心在流血,你看见了吗?我的心在控诉,你听见了吗?我的心在流血,你看见了吗?我不是‘费云帆’……我不是‘费云帆’,但我有爱你的真心;你也不是‘汪紫菱’……你也不是‘汪紫菱’,但我们还没有……还没有进入爱的‘天堂’……你怎么可以说这只是我的……我的一相情愿?”
   “力海,对不起……力海,对不起!是我,是我,都是我的错……”她猛地站起来一刹那间握住了他的右手腕狠命地往自己脸上扇着耳光,“你打吧,你痛痛快快地打我一顿吧,我求你的心……我求你的心……我只求你的心不要再发出控诉了,不要再流血了!”
   “不!不!不!琼菲,我怎么舍得伤你一分一毫……我怎么舍得伤你一分一毫!”他搂地紧紧的,许久抚着她已绯红的右脸颊,“我心中的女神,我心中的维纳斯,我心中最完美最完美的公主,你这又何必呢?难道……难道我对你的一往情深你竟分毫视而不见吗?难道……难道我近一年来的精心营造还化不开你心中那一点点儿的初恋情结吗?难道我在你心中的位置还只是一般的校友、师生与兄妹吗?难道……难道我们就不能人定胜天轰轰烈烈地爱一回吗?你回答我……你回答我,好吗?”
   “力海,我知道……我知道……我不是一个没有感情、没有灵魂的木头人……”她挣脱了他的拥抱后退三步摇着头、流着泪道,“正因为……正因为我有感情、我有灵魂才不许自己的心再欺骗你!力海,请你原谅我……原谅我,或许我们今生的情缘是有缘无缝吧!相信我……请你相信我,在未来或近或远的岁月中你一定……一定能寻觅到一位真正属于你自己的知心爱人……”
   “你别这么无情……别这么无情,好吗?我受不了的……我受不了你这样残酷地拒绝……”张力海疯狂地奔过去捏住了她的下巴,用自己颤抖的嘴唇堵住了她的。
   陈琼菲泪水“哗哗哗”地流僵硬地立在那儿,任他辗转着吸吮着:“力海,你吻够了吗?你吻够了吗?那……那感觉……如何?爱情是两颗心的结合,其次才是肉体上的愉悦……你感觉到我热血沸腾了吗?你感觉到我情不自禁了吗?你感觉到我热血沸腾了吗?你感觉到我情不自禁了吗?嘴唇是僵硬无觉的,因为我的心……我的心此时不能与你那颗狂热的心产生共鸣,产生触电般的感觉……你明白……你现在明白了吗?”
   “我不明白……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你为什么会冷血到了这种地步?”张力海怒气冲冲地咆哮起来,“叶振华丧妻的悲痛为什么……为什么非要你去治疗?他的心难道……难道不也是随陆霞的逝去而失去了热情、失去了爱的本能吗?你就那么有信心、那么有把握将一个心死的人重新让他燃起点点热情的火焰吗?同样的事实……同样的事实,我的爱、我的情尚不能去解开你仅仅是暗恋的心结,难道……难道你的爱、你的情比我更伟大、更执着能去化解他那颗已与爱侣同去天国的心?”
   “力海,力海,请你冷静点儿……冷静点儿好吗?”
   “你叫我如何冷静?你叫我怎样冷静?我的女神将要抛弃我……抛弃我去逞英雄做救世主……此时此刻我能冷静得下来吗?我要发疯,我要发狂……”张力海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鸡心状的小红盒,“你知道吗,陈琼菲?陈琼菲,你知道吗?我手中的这个戒子已经买了好多日,你在我耳畔常常唠叨,你的振华哥与霞姐是多么的恩爱、多么的美满……我今天……我今天原本打算在他们结婚两周年之际向你求婚表示我一生的忠诚……但……但今天我还拿它作什么?我的女神已经无情地抛弃就我……我的女神已经无情地抛弃就我!我时时在脑海里浮现的七彩梦幻已经随你的抛弃而随风飘逝了……陈琼菲,陈琼菲,你就这么无情、这么残忍地给我今生判了死刑……我上一辈子欠你什么啦,我的天!”
   “力海,力海,请你别这样……别这样折磨自己……”陈琼菲奔过去抢住了他捶脑门的双手,“力海,我不求你的原谅,我不求你的宽恕。我只求你……我只求你别这么责备自己,别这么折磨自己,别这么伤害自己……因为……因为你还是我的夜校校友、你还是我的辅导老师、你还是我的……我亲爱的力海大哥啊!”
   “哈——哈——哈……说到底……说到底你的心里还真的没有我,我要这些虚名挂头干什么?你的心……你的心已经离我远去……不——应该说……应该说我从未得到过你一时一刻的真心……”张力海一边说着一边渐渐退到了门口忽然一个箭步冲上来紧紧又捏住了她的下巴目露凶光逼视着她恶狠狠道,“告诉我……告诉我,你那一位瘸子振华哥到底……到底有什么地方值得你这样持久而又难以更改地去爱?是他的……他的复旦大学名号吗?是他家中……他家中胜似图书馆的藏书吗?别告诉……你别告诉我是他的儒雅、是他的才学、是他的情思、是他的为人、是他的……”
   “够了,够了——我看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力海,你要听……你要听我就告诉你!”她挣脱了拿起桌台上的那杯水润了润嗓子道,“是的,我爱振华哥正是他的为人、他的才学、他的情思、他的儒雅……你知道吗?你知道吗?在与你交往之前我和他共同经历过许多刻骨铭心的往事——是他的那封信使我重新燃起了要走出王辉侠魔抓的愿望;是他在电话里告诉我一个人无论生活有多少磨难都不应随波逐流;是他冒险与我演戏骗过那只老狐狸帮我逃出了那个火坑;是他助我求情又宣传才使我得到了这么多人的关怀;是他陪我到他三叔那儿一下子借得了6万现金才使我摆脱一场官司的麻烦;也是他……”
   “别说了,我求你别再往下说了,好吗?”张力海打断她请求着,“看来……看来我真的……我真的是自作多情了……琼菲,我不怪你,我更不怨你……我祝福你……我祝福你,真的,我是真诚地祝福你。虽然这也有那么点儿一相情愿的味道,但我知道……但我知道自己应该是放手的时候了。爱你,就要放手让你自由地去寻觅自己的真爱;爱你,我只能在地球的某一个角落里为你、为你们深深地祈祷、祝福……我会远走他乡或许此生不再回上海……不再回上海。再见,我的女神,我的维纳斯,我心中最完美最完美的公主;再见,我永远深爱着的琼菲……”
   门被“砰”地一声关上了,陈琼菲忽然失去知觉似的瘫倒在台桌旁的地板上。这么做对吗,她不知道;今天的话到底有多么伤他的心,她也不知道……天啊,为什么……为什么两个优秀的男人和两个纯情的女人没有两个完美的结局?霞姐,你虽极不情愿地被迫上了天国,但你……但你已经享尽了恋爱的浪漫、婚姻的美满,从某种意义上说,你这短暂的一生也该是无憾了吧。而我……而我刚刚狠心拒绝了他的一往情深、他的一片痴心,这样做……这样做究竟……究竟是对还是错?这是天意……这是天意吗?我能如那个奇奇怪怪的梦中所说——真的……真的能与振华哥再续前缘、再做夫妻吗?如果是命着注定的,那我……那我该怎样拂去你留给他的那些铭心刻骨的伤痛重新缓缓点燃他爱的火种?请你告诉我,霞姐,告诉我……
   “琼菲,琼菲,你听得到吗?你不要悲伤、你不要无奈,因为你才是……你才是叶振华今生的真命新娘!我本是月宫中的一只月兔,因感怀人世间的真爱渐渐被金钱与权力左右得光芒不再、情爱不纯……我便向嫦娥公主发出了去人间拯救真爱的请求,她见我自信满怀就准我下凡25年……
   在物质条件比较发达的今天,圣洁、高贵的爱情光芒依旧!我品尝到了人间恋爱的甜蜜、人间婚姻的温馨……琼菲,琼菲,我已经知足了,我带着叶振华满腔的爱就要走了。你不要悲伤、你不要无奈,相信‘精诚所至精石为开’的古训、相信……相信我的那句‘爱——是——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叶振华心中始终有爱,不会因我的逝去而消失,他只是一时感怀伤悲,一时手足无措罢了……琼菲,琼菲,我不能在这儿再停留一分一秒,我的话你听清了吗?我的话你听清了吗?勇敢点儿,用你的情与爱,用你女性特有的柔情与包容去迎接你另一半的回归吧……”
   “霞姐,霞姐,你等等……你等等,你别走……你别走,振华哥他……振华哥他离不开你呀离不开你……”陈琼菲呼喊着乞求着忽然一阵刺痛聚集到了脑神经的末梢,她醒来头正撞在椅子的菱角上,这又是一个多么奇怪的梦啊!她起身一看墙壁上的挂钟时针与分针重合在了一起——零点,自己竟迷迷糊糊地在这地板上睡了两个小时!霞姐正如她梦中所说的是月宫中的一只月兔吗?她真是为寻真爱而下凡的吗?自己真的才是振华哥今生的真命新娘吗?自己真的才是振华哥今生的真命新娘吗?她又迷茫起来,这个梦与那个七彩葫芦之梦又有着什么千丝万缕的关系?她上一辈子究竟与振华哥留下了怎样不了的情缘?今生共同经历了这么多又能有怎样的结局?陈琼菲想着想着不知不觉走到了自己卧室的床前,她是累极了、伤心透了,一倒下便呼噜声大作进了梦的天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