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寻找一颗星
寻找一颗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0,873,058
  • 关注人气:219,6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寻找一颗星长篇小说】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07)

(2008-01-03 15:20:56)
标签:

我记录

情感空间

寻找一颗星

长篇小说

心灵溢香

【寻找一颗星长篇小说】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07)

 

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

第七章:星月下的求爱

   
   眼前的他却显得如此平静,好象自已经是他命中注定的新娘;又是如此的真挚,仿佛要把心掏出才能表达他一生的承诺;他一动不动宛若一尊雕像,要公主纯洁而又深情的吻才能解开巫师迷心的咒语……啊,璀璨迷离的浦江水、皎洁的月神姑娘、缀满夜空的星斗,请教教我……请教教我该怎样答复这位痴情王子迷一般的求爱?
   
   时间过得飞快,他们按陈冬琦的意愿把他还是送回了家乡的姐姐家;陈琼菲如愿以偿地选择了边工作边自考的生活方式——成为了一名《缘分周刊》的见习记者;那个爱心设想也蓬蓬勃勃开展起来了——还得到了市委、市政府有关部门的赞赏与支持;当然,叶振华与陆霞自从那晚有了那么一次“亲密接触”后感情就开始与日俱深起来,看着好不叫周围的人羡慕——这一对越来越亲密的情侣俨然成了刊社里一道独特的、浪漫的风景线……
   “叶振华,你小子就是鬼点子多。”周安面对这每天一“麻袋”一“麻袋”似的信件乐呵呵地说,“从提出为东北老乡献点爱心到现在也不过是短短两个月的时间,竟筹到了近300万人民币的善款……”
   “幸亏他有一个机灵丰富的脑袋……”陈琪铭看看大家不置可否的样子又神气活现道,“要不然啊,哪个女孩肯那么死心塌地地喜欢他——陆霞妹妹……陆霞妹妹她说不定早就投入了我的怀抱啦!”
   陆霞是又气又恼,她恨不得去撕烂他的臭嘴,刚要上前去却不知怎么的被叶振华一把拉住了:“琪铭啊,你就别拿我开涮了,你年纪也不轻了……该时候给自己找个老伴了。”
   此时,他的笑容忽然一下子凝固了,低下头,脸不由得绯红绯红了起来……
   马道怡见状嘀咕起来,“以后……以后你还是别开这种玩笑了——‘吃不到米反失了只鸡’的滋味很不好受吧。振华有见识不跟你计较,要是别人……要是换了别人被你这话一激钻了牛角尖可怎么办?你这话听起来真的很伤人!”
   不知怎么,陈琪铭这位相貌堂堂编辑部里公认的“幽默高手”,平时脑海里只要一挤总是能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捧腹不止的,可一旦遇上叶振华总要犯冲——开他的玩笑不是被骂就是被羞,而且部里的女同事也总是不管有理没理的都向着他,好象自己说什么都是错的;他说什么,哪怕是平淡无奇的也处处在理似的……
   “振华,最近的这些周末你都在忙些什么?”晚上8点,陆霞打电话来问了这么一个很是奇怪的问题。
   “忙些什么?我天天无所事事啊!”叶振华疑惑极了,“霞儿,我们这些日子几乎天天在一起,你……”
   “……明天是星期六,不知……不知你有空吗?”里面的声音忽然打断他迟疑了片刻就抢先道。
   “明天?让我想想,哎呀,真是很不巧,明天我要回家去陪母亲到一个远房亲戚家去做客……”他听出了她似乎是话里有话,于是便故意卖了一个关子。
   “哦,那……那就算了!”里面的声音有些支支吾吾的。
   “不知……不知你有何要事非问我有空否?我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去做客是真的,但主要不是我,而是我父亲——他们来请时顺便也邀上了我,但……但我是可以不去的——如果你有事的话。”他听其声音有异便问着解释道。
   “你最近是没一句正经的!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居然有心思跟我开玩笑!”她显然是被惹极了。
   “怎么啦!”叶振华却万分地惊异起来,一种不祥的预感忽然袭上了心头,“霞儿,究竟发生了何事?”
   “别紧张,我刚才只是吓唬吓唬你的。不过,这事儿倒有一件——我的一位女同学明天趁她过生日的时候要举行订婚仪式……”好久里面才又传出声音道,“明天……明天我想……我想要你陪我一块儿去,行吗?”
   “霞儿,你害我出了一身冷汗,知道不知道?原来只为了这个……”他长舒了一口气,“要我去参加你同学的订婚仪式,这个……这个……这个总……”
   “叶振华,你……你倒是说话啊!男子汉大丈夫,别吞吞吐吐的!”陆霞听他犹豫不决的样子忽然咆哮道,“去与不去,你……你痛痛快快地给我一句话!”
   “霞儿,你别这么大声嘛!让你父母听得,还以为我在欺负你……”他温柔道,“好,我去!我去还不成吗?”
   ……
   “懒鬼,你……你还不起床!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霞儿,这么早!你冷坏了吧,快进来暖暖……”叶振华起身去开了门又急急忙忙地钻回了被窝,一转身见她在哈着气反复搓着自己的双手就连忙掀开被角关切道。
   “你还睡,你……快7点30分啦!”她索性掀了被角拉他起来,“你不是答应……不是答应要陪我去参加……”
   “还早嘛!让我再睡会儿吧。”他一提被角重新卷在了身后问,“你那位同学的家在哪儿?”
   “嘉定。”她气得噘着嘴一屁股坐在了床沿上。
   “嘉定?那还早,9点30分过去也行,不是吗?”
   “早是还早了一点儿,但不过你总不成这样去吧!”
   “这言何意,难道我长得很是丑陋吗?”叶振华抬起头看见她痴痴地望着自己微笑,就转身趴在被窝里双手环抱着她的腰调皮道,“今天的你有点儿特别哟!哦,我知道了,你是否要做一回形象设计师来包装我……”
   “……那……那你还不赶快起来……”陆霞拍了拍他的手背转过身又掀开了被角。
   “遵命!”叶振华迅速地坐了起来,但却是一动不动伸着两只手对其笑道,“我亲爱的大设计师,就烦请……烦请从此刻开始你伟大灵感的设计吧。”
   陆霞摇摇头无奈地笑了笑,可这回却拿起衣服象模象样地开始一件件给他穿了起来。拉着袖口、翻着领子其动作还真是有条有理,不一会儿她便把他穿戴整齐了。不容他一点空闲催着去刷牙、洗脸……等吃完早点,她便从棕色的小皮包内取出不同品牌的好几瓶摩丝,拿来了梳子让他手里握一面镜子“切哩嚓啦”在其头上忙乎着洒洒摩丝、梳梳头,那举止俨然成了一名出色的发型设计师……
   “霞儿,我真不知你……还竟有这么一套本事!”
   “我呀,在同济的时候参加过一年的有关培训。别动……”她两只手的拇指顶住他的双鬓俯下身子眼神左右寻找着对称点,在其耳边望着镜子里的他道,“毕业那年学校举行一场时装秀,我还得到了一个亚军呢。”
   “真的?我没看出来。你今早打算把我要设计成啥样?”他对着镜子说,“我看……依我看此刻就行了呗。”
   “你呀,真是朽木不可雕也!成!”她转到其面前,“头算是成型了,可这服装……”
   “霞儿,你就饶了我吧,再说今天的主角又不是我俩……你知道,我平时随便惯了!”
   “不行,这——次——绝——对——不——行!”她坐在他的残腿上双手环抱着其脖子道,“有时,我挺欣赏你不拘小节的穿着,但……但这次好不容易逮着一个如此绝佳的机会……你就满足一下我那颗小小的虚荣心吧,因为你是我此生最大的骄傲!”
   “好,就为了“我是你此生最大的骄傲”这句话,我也不会让你失望的!”叶振华刮了她一个鼻子指示道,“你去把床头边的那个浅黄色的衣橱打开,取一身浅蓝色的西服出来,别忘了还有底下摆着的一个皮鞋盒……”
   “振华,你……你这儿怎么有套新款女装!”她喜滋滋地去了,却不一会儿气呼呼地跑出来质问道。
   “你……你别发这么大的火,听我解释嘛……”叶振华心里早已料定她会有如此反应,便不由得笑了。
   “你未曾给我买过一件衣服,而……”
   “傻丫头,你再去仔细瞧瞧……瞧瞧那标签……那标签可依然完好——那是我买的一套情侣装。”他架着拐杖起来道,“原本打算……嗨,谁知你……霞儿呀,我的心……到了此时此刻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陆霞化怒为喜到卧室小心翼翼解开新装的纽扣,一换上居然正合适!她蹦蹦跳跳地打开门旋转着展示,叶振华立在门口禁不住脱口而出“难道天使下凡了吗?”惹得她沾沾自喜低头不住地观看着这身右胸印有一朵鲜红玫瑰花的旗袍,难抑心中喜悦奔上去给了他一个万分深情的热吻。她满脸幸福地开始替他换上了西装、系好了领带、穿上了皮鞋……于是一对情侣手挽手出门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目的地。
   车停在了一幢公寓的门口,他们一进去便吸引了众多目光的驻足,陆霞微笑着挽着叶振华来到了同学中间。
   孙巧欣一身紫衣迎了出来握住她的手道:“陆霞,两年不见你……你是越发的美丽、迷人啦!这身装扮叫我真有些不敢认了。”
   “瞧你,“紫蝴蝶”就是“紫蝴蝶”——这身紫色的法式连衣裙添在你身上真是美丽绝伦啊!还不快给我们介绍介绍你身边这位……”她一抬手示意道。
   “俊杰,姚俊杰;这是我的同学陆霞……”她迟疑了一会儿道,“你不够意思,干嘛……干嘛把男友藏在身后呀!还不快展示出来也让我们见见……”
   “巧欣,今天你们是主角……”她解释着一转身拉他到身前道,“叶振华,复旦大学毕业的。”
   他们四人相互握了手寒暄了一阵,才走,几个同班或同系的女同学拉着自己的男友过来围攻——似发现了新大陆般对她的这位残疾男友好奇不已。陆霞的脸上缀满了自豪的光辉,她面对同学们的提问侃侃而谈……叶振华只得从容不迫地配合着,他出于记者的职业习惯,在中间有意无意地说了几句关于这次举办“为东北老乡献点爱心”的消息,竟一时间他们纷纷响应说有捐赠意向。于是他俩被分开了——男的这方在询问捐款计划与作用,女的则围在一个角落里窃窃私语谈着她们风花雪月的爱情……
   “蛋糕来了……”话音未落只见一座大而精致的宝塔型的9层水晶蛋糕缓缓推出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各位同学,感谢你们今天特意赶来参加我23岁的生日聚会。”孙巧欣目光一扭姚俊杰马上接道,“今天,我不怕同学们笑话——我姚俊杰虽与孙巧欣不在一个学校,但我们是高中同学……我苦苦追了她近8年啊!终于‘梅花香自苦寒来’……今天在这里——她要当着大伙的面儿成为我的未婚妻,我是何等的幸福啊!”
   说完,舒缓的莫扎特音乐响起,姚俊杰从米白色的西装口袋中掏出一个小红盒取起一枚银色的铂金钻戒小心翼翼地握起另一方的左手朝着无名指上套去。底下立刻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掌声,大伙儿齐声叫着“吻一个!吻一个!”于是,他们在众目睽睽之下羞红着脸碰了碰嘴唇。“还不够!这不算!”大家的讨伐声越来越大,姚俊杰无奈硬着头皮一把搂住她深情而热烈地吻将上去才平息了这愈演愈烈的起哄声,但之后又是一片惊虚……
   大家领了蛋糕托着盘子三三两两或坐或行。叶、陆两人找了一个角落坐下吃着各自盘中的蛋糕,叶振华抬头打量着天花板久久凝视,这古罗马式的堂皇,吊灯金光闪闪在天蓝色的依托下格外美观大气;环视周围——现在细细瞧着,这简直来到了一个童话的城堡里——对了,就像琼瑶在《一帘幽梦》中描写的费云帆的家一样,那么精致、那么典雅,各式摆设都显示出了不同寻常的气派与豪华……一低头才发觉她已经盯了自己好久好久,脸上充满了迷茫与不解……
   “霞儿,你说……你说这幢房子大概需要多少人民币啊?”他挑了一块蛋糕放进嘴里咕哝着说。
   “我看最起码也得要三、四百万吧……唉,你这是怎么啦?为何莫名其妙地想到问这个问题?”
   “太富丽堂皇了……你将来是否也要来上这么一套……”他避而不答打量着她,顿了顿还是终于问出了口。
   “这当然!每个女孩儿都希望自己将来有这样一个七彩的童话城堡……”她是那么不假思索地笑道。
   “那……那你还是赶快把我甩了吧——我可给不起!”叶振华摆出了一副很是落泊的样子。
   “你……你别那么悲观嘛!或许明天你就中了500万元人民币的福利彩票也说不定,或许你……你可以试着去写书呀——凭你的才华写出来的东西一定畅销,或许……”
   “彩票是要靠运气的——命运连自由都显得这么吝惜给我还哪谈中大奖呢?”他吃了块蛋糕又道,“再说,我即使写作出书,可要达到这个数目的稿费也并非易事——到时恐怕你也要人老朱黄了呗……”
   “振华,其实金钱动不了我对你的一片深情……”陆霞忽然一本正经道,“我既然选择了你哪怕……哪怕明天就与你一起去流浪我也不后悔——只要你真心对我……”
   “快讲呀,讲讲吧……”另一处的起哄声此起彼伏一阵越过一阵。他们站起来到卧房门口探头一瞧,原来大伙儿男的、女的都围在了一处要男女主人公交代他们爱情萌芽的经过,陆霞丢下他硬挤到了他们身旁跟着胡闹。姚俊杰见势已经到了不说不行的地步就护着孙巧欣道:“我求你们别难为她了,我全招了……还不成嘛!”
   于是大家一窝蜂都拥向了他,床沿上只剩孙巧欣一人,她通红的脸上挂满了幸福的表情——看着她的男友被层层包围在西南角的沙发里支支吾吾地交代着他俩的恋情,她坐在这儿又是着急又是无奈时而羞红、时而羞笑……陆霞听了一会儿觉得不过瘾出来又逗孙巧欣,几个女孩子见状也跑过来拉着她又软硬兼施了起来……
   叶振华实在不想看了,他回到客厅的沙发上觉得还是这里好。青绿色的墙壁、银灰色的沙发、褐色的茶几、古玩式的器皿、澄黄色的桌椅……虽然有些杂乱无章,但这里清净,没有那些无聊的纠缠与喧嚣。他摸摸口袋掏出一个鸡心状的小红盒——里面是一只银灰色的钻戒。叶振华小心翼翼又见旁若无人便凝视着它,心里好象想到了什么,笑着轻轻把它合上又装入了西装的口袋中。
   中饭主人安排在了附近的一家宾馆大堂里——他们这次是专请同学好友的,故没有亲戚长辈在场也就哈成了一片。这次绝好的机会大家岂肯轻易放过,纷纷起身一个连一个去敬酒灌姚俊杰,最后,孙巧欣不得不说了通求饶的话儿才使他们不好意思再闹了……
   “振华,他的酒量还真浅——我看,还不够你的五分之一呢……”陆霞见此情景嘀咕了一句。
   “噢,陆霞,你这么说……这么说他是很有能耐的哟!”李双琴不等回答便喊道,“各位,这儿有位能人……”
   “是吗?”于是,女孩儿拉着她们的男友纷纷七拐八弯地转移到这儿来了。
   叶振华瞪了她一眼道:“大家都别醉倒在酒桌上……据主人介绍说下午还要举办一个舞会呢。”
   大伙儿似乎没听见他的话语,他们将信将疑都围在陆霞身边七嘴八舌地问开了,她只好为自己的冒失圆了个谎。赶走了这帮家伙之后又与同学谈论起了校园往事,但谈到校园恋爱时矛头便又转向了她与叶振华的事。她先前吃了一个哑巴亏这次便不再指望能拉他作后盾了,谁料,他却挺身而出自己打开了话匣子——
   “你们女孩子就是这个不太好——好奇心——死缠烂打地探听别人的瘾私。好,今天大家高兴,要我们交代也可以!不过……”叶振华此时忽然不支声了。
   “不过什么?有什么条件?”大家迫切地问。
   “不过,你们先讲给我们听听。我们要是受了礼自然而然地便会‘礼尚往来’……”他环视了一周又道,“再说,我们是记者又是《缘分周刊》的——刚刚结束了一个‘寻找世界末的爱情’系列从下月起想举办一个‘新世纪新一代人的恋爱情结’系列……不知各位朋友是否愿意赐稿呀?”
   大家无言以对,几个邻桌的听得跑过来打听是否真有这回事?陆霞知晓他刚才是因为帮自己分忧才乱口胡说的,刚想解释什么却不料叶振华放下筷子清了清嗓子郑重其事道,有这计划。于是大伙的好奇心又一次被激发起来了,特别是女孩子七嘴八舌什么问题都有——一惊一诈的。叶振华索性离开饭桌找一个清幽的环境耐心地解答着每一个问题。不经意间看过去他俨然成了一位演说家或一个新闻发布会的主讲者,时而点头、时而深思、时而又挥手……陆霞这才忽然发觉这是他又一个新报道的策划开端,一边吃着菜一边瞧着他神采奕奕的样子,举手头足之间透出着一股不凡的睿智……几位男孩见他们的女友久久不归位也好奇地凑过去,两位主角见宾客都围在那儿津津有味地在听着什么,索性也起身度过去瞧瞧……陆霞看到叶振华有如此大的魅力竟能凭着三言两语把全部客人都吸引去了而且久久不散——要知晓他今天不是主角而且对他来说这群朋友全是陌生的脸孔……想到此她被幸福灌得满满的醉了。
   “振华,你几时有这想法的?”音乐响起来了,他们全都跳舞去了,陆霞与他坐在东南角的一个茶几旁津津乐道地谈开了,“我怎么一点儿……一点儿也不知道呀?”
   “别说是你了,就连我自己也感到十分诧异……那是刚才一闪念的灵感。真的,不骗你。”叶振华坦然相告道。
   “那么……那么要是搞不起来,这又如何是好?”
   “只要有市场……再说爱情这东西伴随着人类多少万年了,站在新世纪的交汇点上,我们年轻的一代人肯定有着许许多多的梦想、许许多多的希望与憧憬!”他显得信心十足的样子,“我想这次的倡议征集会一点儿也亚于去年的‘找寻世纪末的爱情’——我相信我自己的洞察力……”
   “你总是……你总是想到就干,万一……”
   “霞儿,我知道你很担心,但这次机会很好啊!抓住机遇就赢得了主动,这其实也是一种测试、调查的手段呀!即使真的万一……这也没多大关系——世上不是还有我们这一对嘛!”他的微笑显得神秘极了。
   “你别乱说,这里有这么多双耳朵……”
   “还说!要不是我及时想出这一招帮你解围,我看上午他俩的情形要发生在我们身上哟!”
   “你非但没有感谢我的多嘴多舌,反而……你自己在这儿好好想一想吧。对不起,我——失——陪——了……”
   “嗨,别走啊!你去哪儿?”
   “跳舞。”
   “拉我一把,行吗?”
   “你!”
   “我怎么样?跳——舞——我——在——行!”
   “真的吗?这……我表示怀疑……”
   “看来,你还不能用平等的眼光来看待我呀!”又一轮音乐响起来了,叶振华左手抱住陆霞的腰肢、右手握住她的左手应着音乐挪起步来,居然五、六分钟没有踩到她的脚,象模象样的越跳越有节奏感……她惊异地望着他,他却微笑着没说什么豪言壮语,只淡淡地问了句,“你看,我还行吧。”
   其他的舞伴见此情景渐渐地都停下了舞动的步伐,惊讶地注视着他俩。陆霞陶醉着下巴伏在他的肩头,双手环抱着他的腰慢慢应和着柔柔的音乐移动着不知所措的双脚,左右前后有韵律地摆动着——优美而动人。
   “振华,有这么多人在为我们打着节拍……”
   “霞儿,你……你千万不能流泪哟!”
   “我已经泪流满面了……我快要醉倒了!”
   “再坚持一会儿,这段音乐马上就要过去了。”
   “我不行了,你总是藏而不露叫我惊喜连连。”
   “不是每个女孩儿都值得我去对她这样做的……知道吗?你——是——我——今——生——唯——一——的——一——个!”
   “你快别说了……你快别说了,好吗?我的心灵被幸福早已灌满而溢了——我是再也经不起任何的甜言蜜语了。”
   “已经够了,真的已经够了吗?那你以后不许再说我不懂浪漫,不会哄你,不能让你了……”
   “真的。你不要再‘惩罚’我了,好吗?”
   “再告诉你一件事——这件旗袍与我身上的西装原本……原本我打算在我们订婚时才穿的。不料被你今天先秀了一回……这也好,至少让这种时光提早了几天。”
   ‘哦,别说了,别说了,请你别再说了,好吗?”
   “好,再说最后一句——三个字的——我爱你!”
   音乐接近了尾声继而一曲《月亮代表我的心》弥漫开来,掌声响彻了整个空间久久地不能平息。陆霞支起身体挽着他走下了这霓红闪烁的舞台,幸福而甜蜜……又一曲响起时,叶振华微笑着示意还上吗?她心情激动连连摇头又摆手说不要了,不要了——此生有这么一次就真的已经足够了。
   夜晚华灯初上的外滩流光溢彩,陆霞挽着他漫步在其中。她时而微微仰望着他、时而环视着周围醉心的景致、时而思绪不着边际地又飞了好远……她的脑海里全是下午那个使她如痴如狂的场景,每一句话都那么柔声、那么清晰地在耳边回响了一遍又一遍……
   累了,倦了,他们买张门票进了宾江大道。面对黄浦江并肩而坐,如今虽是五月的天,但也格外闷热坐在这儿正恰好。凉风习习抬头是漫天星斗,低头则是一轮明月水中映,还有周围那璀璨的建筑金光闪闪分外迷人……置身于其中而且有他相伴在身旁,陆霞的心里美滋滋的。他们相互依偎着在各自的心中默默吟着“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诗句;许着“你是我今生的唯一”的誓言。看着瞧着这人间天堂的美景,叶振华轻轻起身踱步到宾江口的铁链旁,低头沉思了好一会儿,撑着拐杖转身盯着长椅上穿银白色旗袍的她看了许久许久。
   她,那么的纯美——夜幕星空下,瓜子型的脸蛋儿白皙、披肩的秀发儿乌亮、还有似黑珍珠般的眼睛、鲜红得足以夺人心魄的唇儿……哦,我亲爱的造物主啊,你是用何种神力竟能造出了一个如此完美的人儿!婀娜的身材由丝质旗袍衬托得是那么凹凸有致,宛若仙女下凡、维纳斯再生!他也醉了——醉在这人间的仙境里、醉在这如梦如幻的现实中……这一切一切的突然发现使他感到不能再等待、不能再犹豫了,于是,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提起双拐跨着大步回到她的跟前久久地才鼓足了勇气……
   “霞儿,你才叫我惊喜连连……”
   “什么?”陆霞站起来很是奇怪地望着他,“振华,你……你醉了吗?”
   “我是醉倒了——被你由内而外的美给迷醉了”
   “振华,我今天够幸福了……”她扶他一同坐下。
   “我是真心的。我现在……我现在终于找到了一种埋藏在心底已是很久,好不容易被此刻激发出来的情愫……”
   她怔怔地凝视着他,忽然感觉她平日里所熟悉的叶振华有一点儿陌生了、有一点儿琢磨不透了、有一点儿……此时他的面部表情十分复杂……心里紧紧地靠在他的臂湾里拂着头发喃喃地问:“今天的你……今天的你可不是一点点儿……一点点儿的特别哟!是……太兴奋了吗?”
   “是兴奋了——被你的独特气质给点燃的!”
   “这……今天你到底是怎么啦?”她抬头。
   “嫁给我,好吗?我是极为认真的!”
   这突如其来的表白——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陆霞傻了。相识两年多以来尽管彼此相逢又相知是那么深深地爱着对方,但是婚姻的概念还没有在她的脑海里生根,更不用说发芽了……她茫然地注视着他,希望从他镜片后的眼睛中读出点什么,但他的眼睛里除了一往情深以外没有什么特别的呀!那么……那么他们之间的爱已经到了能组成家庭的时候了吗?她的脑海一片空白——那天晚上他居然真的坐怀不乱搂着自己一觉睡到了天明;今天那些附耳的情话为什么能直射自己的心扉?还有往昔中他俩的日日、月月、年年一点一滴就似放电影般在她的脑海中重新一一闪现——那么朴实无华,一抬头一投足又是那么亲切如昨……眼前的他却显得如此平静,好象自已经是他命中注定的新娘;又是如此的真挚,仿佛要把心掏出才能表达他一生的承诺;他一动不动宛若一尊雕像,要公主纯洁而又深情的吻才能解开巫师迷心的咒语……啊,璀璨迷离的浦江水、皎洁的月神姑娘、缀满夜空的星斗,请教教我……请教教我该怎样答复这位痴情王子迷一般的求爱?
   “霞儿,嫁给我!”
   天哪,他手里握着是什么——一只在黑夜里闪着银光的钻戒!自己还没有考虑周全,手怎么却不听使唤地在悄悄靠近这个神圣的、光芒四射的圆孔里?对,是这只曾被他握了整整一夜的左手!那无名指是那么不由自主地跳了出来,而他顺理成章、理所当然地握住了其手腕,缓缓地、缓缓地戒子被缓缓套了进去……然后,他双手轻轻地捧起了我的脸,额头、鼻尖、嘴唇被他深情地亲着、吻着——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为何如此胆大妄为?而我呢,我不可思议地居然一声不吭任他的唇在我的脸部游走着……为什么?为什么?因为心在诉说,我终于找到了生命永恒的支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