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寻找一颗星
寻找一颗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0,357,540
  • 关注人气:219,6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寻找一颗星长篇小说】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06)

(2008-01-02 20:22:09)
标签:

我记录

情感空间

寻找一颗星

长篇小说

心灵溢香

唯一妙方

新浪博客版

分类: 寻找一颗星:小说作品卷

【寻找一颗星长篇小说】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06)

 

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

第六章:喜悦·幸福

   
   振华拥着这位赖上床的“天使”不由自主地想象着他俩的未来。替她盖严了棉被关上灯,自己好象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携着她的手从“夏商周秦汉,唐宋元明清”的历史深处一路走来,那些君王和百姓是祝福声声,他们被陶醉在了幸福的海洋里……
    
   元宵佳节万家团圆,陈琼菲出神地望着窗外绚丽灿烂的烟火眼里却滚下了两颗热泪。叶振华过去拍拍她的肩眼睛向外张望着什么神色非常着急,时不时地到大门口去望望又不能对她说,独自一人受着等待的折磨……
   “琼菲,你在想什么呢?今天是万家团圆的日子……”叶振华为了打破这可怕的寂静与她聊了起来,“我知道你此刻一定在想你远在黑龙江的弟弟……”
   “振华哥,时隔才一年我们家就逢大难而几乎家破人亡了……我们一家人穷苦日子过得虽苦,但……但那份暖暖浓浓的亲情依然特别温馨。”她搬了一把椅子在窗前坐下若有所思道,“每逢佳节倍思亲,今晚……今晚我本该感到高兴才是——自己逃出了魔抓也还了债务又有你们这群知心朋友在身旁,但我却高兴不起来……”
   “琼菲,我明白你那种‘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心情。倾诉也是一种排解心理痛苦的极好方式之一——你就与我聊聊你弟弟的情况吧……反正坐着也是坐着。”
   “谈起他——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她的目光鲜亮了起来,“振华哥,他出世时在一个大冬天里——鹅毛大雪要半腰深,父亲便给他取名为冬琦。冬琦小时侯特聪明让我这个作姐的总是吃醋不已,小学的时候隔着连跳了两级……”
   “怎么啦?说得好好的别吊我的胃口嘛!”
   “时间过得真快……又要开学了……”灯光下她的脸显得无奈极了。
   “别这样,正所谓‘天将降大任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老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相信这一点儿困难对你来说只是暂时的,只要我们坚持信念!”
   “琼菲,水开了——你帮我来倒倒!”一人在厨房内赶做着饺子与汤圆的刘梅娟一时脱不开身。
   “喂,霞儿,你们现在是到哪儿啦?”叶振华趁她去厨房的片刻悄悄地给陆霞打了一次手机。原来五天前,周安他们决定把陈冬琦接来让他们姐弟在元宵佳节团圆团圆,但叶振华觉得这还不够,他提议是否这学期能让他插班到上海?因不知其学习如何又怕耽误其中考就派陆霞去她那儿探听探听又想方设法联系到了他的班主任得知他学业优秀,于是,决定由《缘分周刊》杂志社出面——周安与陆霞直接到他所在地的民政部、学校及他的姐姐家说明来意……新春十三的18点他们办妥一切有关的手续之后带着陈冬琦踏上了南下的火车——现在正在上海的百货商场里给他选些新衣服。
   “时间还早——才6点。等会儿中央电视台的《元宵晚会》开始我们边看边吃……”叶振华盘算着自言自语,见陈琼菲进来道,“这几天住在这里还习惯吗?今晚,你霞姐她就完成采访任务要回来了。”
   “真的吗?离开才几天我倒还怪想她的呢。”听到这句话,她的脸上好不容易掠过了一丝喜色——这一个月相处下来,她与陆霞早已成了好朋友、好伙伴、好知己,这次她远赴大西北去采访离开的那一段时间里,陈琼菲的心中总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
   叶振华瞧她一时间思绪万千的样子,本想此刻就告诉她这个喜讯,无奈他们事先有约定要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于是,他为了带离她思乡的情绪,只能顺着话题口是心非地问道:“那她有没有跟你说……说我了什么?”
   “振华哥,你……你要我做一个告密者吗?”她的脸上果然又有了以往的神采,话语也调皮了起来。
   “我随便问问,不过‘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嘛!”他笑道,“不说也罢……那你今后有何打算?”
   “我正要跟你说呢,振华哥。”她又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起缓步到窗前眺望着远方绚丽的烟花忽然回过身来倚在写字台旁,“关于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还是觉得不麻烦你们的好!你别误会听我把话说完,冬琦是我家唯一的男子汉,他聪明又好学,从小便有上北大的愿望……我想……我想把你们将要给我上学的那笔钱让他去用。至于我嘛,呵呵——一个女孩子正规教育上到高中就已心满意足了,如果再要攀登的话,我想选择一所夜大学或电视大学就可以了。”
   叶振华没有立刻答话,他凝视着眼前这位东北女孩子也不由自主地陷入了沉思。这是一个多好的女孩儿呀,从她的这番肺腑之言中足以体会她那颗滚烫的心,那种感激的、牺牲的、声明大义的心态跃然在其中。什么叫胸怀他人?什么叫骨肉亲情?什么叫默默奉献?这便是——被她诠释得惟妙惟肖使人深思、更让人钦佩!
   “我还想……”她思虑了许久又道,“你们若不嫌我这个从山沟里出来的外来妹,我想去找份工作自力更生——最好能到你们单位去,哪怕帮着你们收收报纸、发发信件也好啊!你们只要给我点生活费,让我活得也有些价值就行了。振华哥,你去帮我说说吧,我不能在你们的施舍下过一辈子啊!”
   “琼菲,你真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儿。不过,有一点我要声明:我们所有人并没有贬低你的人格,所以,请你不要因暂时的依靠而感到自卑。正如我——一个处处需要帮扶的残疾人……”叶振华向她简单地讲述了一些自己的遭遇,“至于工作,这个请放心,我了解你此刻的想法,一定帮你去解决。”
   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眼睛却禁不住偷偷地往电脑那一边瞥去:“对了,振华哥,你的朋友遍布大江南北——今天是元宵节,肯定又有许多朋友给你发来了美好的祝福……”
   自从那次陆霞答应教会她电脑操作以后,陈琼菲对这个“神秘家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直想早一点儿和它来一次“亲密接触”,但总是事与愿违——从初一到初六他们结伴而行去游览了新年里的“时尚元素”一番;初六被周安主任骗回来过了一次终身难忘的生日;初七她与叶振华去了公安局参加安排“引蛇出洞”计划讨论;初八他们三个配合默契地打了一次大胜战;不料初九,陆霞又被派去采访了……她的这个“电脑情结”是越陷越深了,又不好意思向叶振华直接开口求教,这次她灵机一动终于找到了借口……
   叶振华打开电子信箱一看,果然他那些天南海北的朋友纷纷发来了元宵祝福语——有同行、有“同是天涯沦落人者”,有同学、有亲朋,但是更多的是热心的读者。他扬手招呼陈琼菲搬把椅子过去一同瞧瞧这些祝福的帖子。时间在这手指敲击键盘的观看与回复中悄然流走。陈琼菲第一次领略了网络的魅力,眼睛始终逐行扫描着屏幕上所不断更新的文字,有时也瞧瞧他飞舞的手指。叶振华问她这帖子怎么回时,她便神情专注地若有所思起来,话一出口又忙着更改或撤换,总要三、五回才能心满意足地喜笑颜开……她常常惊讶于他的思维敏捷与才华横溢——收发于片刻之间、运筹于触目之时且独有意境读来朗朗上口,满纸是深情的祝福。此刻她眼中“振华哥”的形象又上升了一个层次,善良、真诚又富有才学,那么亲切、那么完美!
   一阵汽车的刹车声打破了屋内的和谐气氛,叶振华马上起身撑着双拐奔向门口。外边传来了一种久违了的声音,陈琼菲诧异极了,她的心“砰砰砰”地直跳连忙跑出去……
   “姐”一声乡音,陈琼菲立在门口惊呆了。冬琦——她日思夜想的弟弟啊,居然在异地此时——在元宵佳节……在元宵佳节久别重逢了!
   叶光达禁不住老泪纵横,面对此景他思绪万千——不仅是他,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为之动容。大家拥着他俩进了书房,周安把他们的设想及办事经过告诉了陈琼菲,她又一次被他们这种善意的“先斩后奏”激动得不知怎么才好,只是紧紧的、紧紧的搂着弟弟任凭眼泪刷刷直流。真的,相信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比这场面更感人,没有什么比这亲情更珍贵,也没有什么比这爱心更伟大、更崇高了……
   刘梅娟盛出了汤圆,芝麻馅儿的、肉馅儿的、菜馅儿的……一应俱全。叶光达特意搬下了21寸的金星彩电,刚一打开正巧中央电视台的《元宵晚会》的四位主持人在向观众朋友问好。大家围着书房内新搬来的小方台挨个儿坐下津津有味地看起了精彩纷呈的节目,偶尔低头呼着热气吃上一个汤圆……可陈琼菲没瞧一眼电视、也没动自己半个汤圆,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虎头虎脑的弟弟不断地提醒他小心烫慢慢吃,吃完一个,她就从自己的碗里勺出一个给他。刘梅娟见了含着泪点点头,忍不住说,今晚我做了一大锅,管保把你们给吃撑了。她才把目光移到自己的碗里小心翼翼地咬上一口,然后不好意思地摸摸弟弟的头笑了……
   周安的手机响了,原来他的儿子还在家里等他回去一块儿吃汤圆呢。叶振华见此情景转头问身旁的陆霞:“霞儿,你是否也要打个电话回家?”
   她摇摇头说用不着:原来她母亲前些时候公司命她领队带了些儿童玩具到深圳去参加一个展销会了;父亲依然在敬老院中陪老人度节呢。
   “冬琦啊,明天就要开学了。我们已帮你联系好了——让你在这里的一所中学住读半年,等中考时再回黑龙江去,不知意下如何?”叶振华看他已吃完汤圆问道。
   “一切都请振华哥安排吧。”陈琼菲答道。
   “听说你是数理化方面的高才生——还曾代表学校去参加过奥数竞赛,但不知文科怎样?”
   “文科还过得去,只是怕英语在这儿就跟不上了。”他答道,顿了顿又问,“既然已在民政部办妥了一切,但为何……为何等中考时又要让我回去呢?”
   “这个嘛……”叶振华一时无从答起。
   “这个是因为你们的贯籍还在黑龙江。按规定你不能考上海卷的……”陆霞接过话题后继续道,“再说你们即使取得了沪籍,凭你一个外地生要想在短短的半年之内跟上、达到并考上一所较好的高中也几乎是天方夜谭的事情啊!”
   “那我还是回家去拼搏半年吧。我听说上海的复旦附中很优秀,我要凭着自己的真才实学跨进上海的门!”陈冬琦思绪片刻慷慨激昂道。
   “好小子——简直比你姐姐还刚毅!”孟子有云: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此义然也!此语一出使每个人都惊讶地盯着他,想从中寻出些什么来。叶光达首先双手翘起了大拇指,刘梅娟夸他有骨气,陆霞居然情不自禁地鼓起了掌……
   叶振华心中暗暗吃惊不已,紧皱眉头逼视着他问:“这是你的选择——而且是考虑周密、坚持到底、永不后悔、义无返顾的最终选择吗?”
   “是的。我相信自己有这个信心、更有这个能力!”
   “那么,我代表周安主任尊重你最终的选择!”
   “冬琦,你要知道,霞姐他们费了多大劲儿才把你从山沟里接出来!你就……就别给我胡闹了!”陈琼菲深知他的性格,但这次好不容易来到了上海与自己刚刚团聚,况且大家已经替他安排妥当……
   “琼菲,正所谓‘千军可夺志不能夺’啊!你应该为有这样一位有志气的弟弟而感到高兴、而感到自豪啊!”叶振华看看手表道,“时间不早了,你们姐弟间肯定有许多话要说……今晚就睡在这里吧。”
   “哎呀,快9点30分了,伯父、伯母我也得走了。”陆霞凑过去瞧了一眼道。
   “别忙,我送送你。”叶振华站起来回头道,“安心睡下吧,明天上午9点整我们会来接你……”
   叶振华嘱咐着父母说自己今晚回阳光小区去睡上一晚,刘梅娟怕他冻着特意到楼上拿了件军大衣下来披在儿子身上并一再叮咛天气很冷早点休息小心着凉。陈琼菲姐弟跟在后面不停地道对不起,他转过身来摸摸男孩的头微笑着说不碍事的、没关系的,你们姐弟俩好不容易在这团圆的日子里见面了而且明天又要分道扬镳,我这也是应该的。车子来了,陆霞见大家恋恋不舍的样子说,你们放心,我会先等他睡下后再走的。在大伙目光地注视下他俩先后钻进了出租车,然后一阵风似的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今晚的城镇尽管温度很低、寒风凛凛,但还是挡不住人们那股高兴的劲儿。听,一声声爆竹此起彼伏;瞧,一团团烟花时而闪现,家家户户都灯盏齐亮着,看过去别有滋味儿。车在街道上飞驰着,叶、陆俩这对五、六天没见的恋人看够了这喜庆而又温馨的场景目光开始落到对方身上……
   “霞儿,这次出差你有何感触或心得?”
   “这次呀,真的百闻不如一见!黑龙江的农村比不得上海——那里都是泥块垒成的矮平房,很难见着砖块盖的;吃的只是我们这儿最不起眼的一些粗粮;穿的就甭提了——东北的冬天冷啊,常常是鹅毛般大雪卷地飞天、天寒地冻的,可他们很少人家有足够的御寒衣服只有坐于炕上几乎要在屋内消磨这漫长寒冷的冬天……”
   “看来生活在上海——即使是农村也真的很幸运。”叶振华笑道,“那……那这几天你可受了不少苦啦!”
   “这人,听了我这么凄惨的描述还居然笑嘻嘻的,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儿同情心啊?”陆霞扭过头去道,“这次……这次我算看清楚你了,叶振华!”
   “唉,好心又被当成驴肝肺了哟!”他把手举起移过头搭在她肩头道,“我在你心目中就这样被贬得一文不值啦!霞儿,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生气的时候特别美。好!好!好!别生气……别这么小心眼嘛!难道我的为人你还不了解吗?说真的,中国的东西贫富差距是越拉越大了——据说云南的有些老乡还不知人民币能派什么用场呢。”
   她回头瞟了他一眼噘着嘴:“你刚才也不应该……那样冷漠——一点儿也不着急、不痛心啊!”
   “我是心疼、我是关心你!你知道吗?在你声情并茂诉说的时候,我眼前浮现的是你在那种环境中生活的情景……”叶振华把她搂进怀里叹了口气道,“再说,只凭你、我两人之力能改变他们生存环境之万毫吗?上海人这几年富了,我们想办法搞个爱心主题报道发动1600万的上海人民共同去帮扶他们……这样岂不更好!傻姑娘,单靠个人的力量必定是极为有限的嘛——我们呀,只能勉勉强强帮一把陈琼菲姐弟俩……”.
   “阳光小区到了,我也不收你们这30元的交通费了。”中年司机停下车子转过身来道,“听了你们这一路上的对话,我猜你们……你们两位是记者,要策划搞个大型的‘爱心捐助活动’……那我就算是第一个参加这项公益活动的市民了——给,这600元人民币是我今天的跑车的收入,到时你们帮我捐了吧。”
   “这……”叶振华被他这突如其来塞钱的行为怔住了。
   “太感谢您了!我们是《缘分周刊》杂志社的记者。”陆霞一脸激动地握着他的手问,“司机师傅,请麻烦您告之姓名——以便我们以后统计与……”
   “还是不要吧,我只是上海的一名普通党员。”真诚无华的丁字脸是那么谦虚、那么祥和,任凭他俩如何请求、如何解释,他始终摇摇手坚持说自己只是上海千万党员中的普通一员,仅此而已。
   “霞儿,想不到我们的几句设想就能打动那位司机……”叶振华一屁股坐在床头道。
   “是呀,这位司机真诚的举动不是更加坚定了我们办好这个大型公益活动的信心吗?”她脱掉外大衣坐于他身旁继续道,“那我们打算如何策划呢?”
   “这……我们该好好想想不能马虎行动——应做到谨慎一点、隆重一点、朴实一点、真情一点……具体的我此时脑海中还一片空白着,再说我们还须征得周安主任的同意,最好联合其他媒体一道……”他禁不住打了个哈欠,“夜深了,我睡下之后你也该回去了,要不,伯父会担心的。”
   “……叶振华,你是一头冷血动物——一头不懂得怜香惜玉的冷血动物!”她倏地一下站起来气得连话也说不流利了,“你……你……”
   “啊?什么?我?冷血动物?我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在你眼中竟又成了一头冷血动物?”叶振华盯着她愤怒的表情半天摸不着头脑,竟傻傻地如一个木头人似的坐在了那儿一动不动。
   “你怎么一点儿也不懂情调,人家想你了呗。刚进门你却着急地要赶我走……”许久,她才红着脸咕哝道。
   “霞儿……”他禁不住一把拉过她,由于用力过猛自己也仰在了床中央,“你真的……真的想我了吗?有多想……到底有多想,请告诉我?”
   “你……你……你占我便宜!”两拳头似雨点般落在了他的胸膛上,但又轻又揉没有一点儿劲道。
   “别动!”叶振华握住了她的双手痴情道,“这样的感觉真好!已经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陆霞的瓜子脸绽开了笑容,娇羞的、妩媚的,双手顺从地放弃了抵抗任他暖暖的握着,双目凝视着他那张初次见面就使自己砰然心动的国字脸,胡子有些长了,但这双眼睛还是那么真挚无暇有穿透力,黑色的镜框为他添上了一份成熟、一份儒雅;叶振华心潮澎湃地握着这双柔柔滑滑的玉手,她今晚一件红毛衣与一根白围巾的装扮显得格外美丽,加上此刻脸上的两朵红晕就不得不使人产生了一种自然的冲动,他的嘴唇开始寻找她的。而她呢,也禁不住内心的情愫慢慢的往下往下,双眼闭上了、心跳加速了,好象在期待一个神圣时刻的来临……终于相逢了,他们自然而然地相互紧紧拥着对方,唇齿相依任激情汹涌在床上,翻滚着、缠绵着直到彼此无法喘息为止。
   叶振华抚弄着她柔软的秀发吻了吻鼻尖道:“你真美,真是维纳斯的化身……别说话,让我再静静地看你一会儿。我这才发现你早已在我心中扎下了根,你是我生命中极其重要极其重要的一部分!这不是哄你的甜言蜜语,当我吻着你的时候,我好象被一种东西洗礼了一遍,回到了纯真的婴儿时代——那一瞬间什么糟粕都消失了。只有你,我踏踏实实、真真切切拥地你在怀中!这感觉太神奇了、太强烈了……”
   陆霞幸福地伏在他的胸膛上,微笑着贴得紧紧的在听他的心跳,许久许久一声不吭。
   “霞儿,这样拥着你真好。但不过这时间……这时间真的不早了……”他左手转到她眼前道,“你自己瞧瞧,快11点了!”
   “振华,任它时间匆匆流去吧。我们这样彼此感受着对方,难道不好吗?”她第二句几乎没有声音了。
   “这……”他注视着这一张清纯的脸,双手捧住它吻了吻额头,“这……总不太好吧。”
   “那你就忍心深夜让我独自回去,万一……”
   “不允许你说那些不吉利的话儿!”叶振华连忙去捂住了她的嘴,“那……那你几天奔波下来也乏了,我到沙发上去将就一夜吧。你就在这儿安心睡下吧……”
   “不,我答应过伯母……”她一动不动地看着,朝他镜片上哈了一口热气, “今天你不许走,我要考验考验你是否……有坐怀不乱的定力!”
   “这……如今的女孩儿真是大胆!”他无可奈何地笑道。
   这一夜,叶振华拥着她几乎没有合眼,黑暗中他的思绪飞得好远好远,他俩相识、相知的一幕幕情景仿佛就在昨天,每一个生活场景都是那么清晰,她的一频一笑此刻想来是如此的动人。他打开台灯,橘黄色的灯光下她钻在自己的怀中睡得多么安稳,那睫毛、那鼻子、那嘴唇构成了一张多么可人的瓜子脸啊!他的目光渐渐落到了她的左手上,觉得自己是应该到买颗钻戒套于她无名指上的时候了……叶振华拥着这位赖上床的“天使”不由自主地想象着他俩的未来。替她盖严了棉被关上灯,自己好象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携着她的手从“夏商周秦汉,唐宋元明清”的历史深处一路走来,那些君王和百姓是祝福声声,他们被陶醉在了幸福的海洋里……她喃喃的梦话使他从幻景中醒来,扭过头只听见她痴痴地、不着边际地诉说着一些断断续续梦的章节。此时,他没有欲望,只是紧紧地搂着他身边这位今天才发现的维纳斯女神,偶尔凑过去吻吻抚抚她的秀发……
   清晨,她睡意朦胧地醒来只听耳边有轻微的呼噜声,睁开双眼揉揉抬头一瞧,他正睡得香着呢。想起身,左手却被他牢牢握着压在胸前,一丝暖流在她心中弥漫。她重新钻入他的臂湾倾听着那富有韵味的鼾声,右手轻轻地抚摩着他的胸膛,抬头仰望着他那国字脸觉得特别亲切,但那胡子似乎太扎眼了。她伸出手来悄悄靠近用拇指与食指取住一根想用力拔时却被他一下子抓得紧紧地,她探身一望他可仍是紧闭着双眼,她悄悄收回手调皮地笑着眼睛又瞄准了胳肢窝,可就在要动手的一刹那她又那么莫名其妙地被压在了身后,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使她惊愕不已。幸好,他几秒后又平躺了回去,但她的左手却依然牢牢地被握着,又一股热流涌入其心间,头倚于他胸膛之上幸福是溢于言表。他似有心右手一把将她拦腰抱住,左手抬起揉揉眼睛迷朦之间陆霞已把自己那滚烫的嘴唇奉上……
   “你睡得好沉啊!”陆霞抚着他的面庞道。
   “是吗?那你来瞧瞧我的眼睛……”他指道。
   “你竟……竟一夜未合眼——眼圈都黑了……”她心疼地吹吹凑上去吻了吻道。
   “美女入怀抱,我思绪夜游千里刚回来天就亮了……”叶振华附耳向她解释道。
   “真的吗?真的没看出来,你对女孩子竟也如此的‘油腔滑调’!”她枕好在臂湾里喃喃道,“我问你,你为何一直握着我的左手不放?”
   “秘密。”他不假思索地顺口答道。
   “秘密?你快告诉我吧……”她的好奇心被这一句简短的回答给一下子点燃了起来。
  ?我亲爱的霞儿,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你知道吗?秘密一旦告诉了别人就不称其为秘密了,懂吗??叶振华拍拍她道,“朝阳已经升起来了,起床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