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寻找一颗星
寻找一颗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0,873,058
  • 关注人气:219,6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寻找一颗星长篇小说】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05)

(2008-01-02 13:39:30)
标签:

我记录

情感空间

寻找一颗星

长篇小说

心灵溢香

唯一妙方

新浪博客版

分类: 寻找一颗星:小说作品卷

【寻找一颗星长篇小说】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05)

 

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

第五章:再入虎穴

 

   叶振华默默地看着她这些好象是做了很久已习惯了的举动,不知不觉间一股不可名状的“爱之流”袭遍了全身的每一个细胞……他若有所思着跟到桌边情不自禁地抱住了她,附耳喃喃道:“霞儿,你知晓我此刻内心的感觉吗?好有一种家的味道啊!我已经闻到了幸福的香味……你知道吗,我好想好想让时光永远停在这一刻啊!”
  

   初八,经公安局周密安排叶振华陪着陈琼菲去了世纪宾馆。陆霞见他一个残疾人恐应付不过来,于是,死缠烂打着求她父亲,说是不能让叶振华采访报道的头功给就这么抢去了,陆锦文深知女儿的脾气无法只好让她同去……
   “王老总,真不好意思,今天……直到今天我才把琼菲送回来,你不会因此而扣她的工资吧。”叶振华见其满面春风地迎了出来,自己也就上去热情地握住他的手道。
   “哪儿话,琼菲这孩子怪可怜的,多玩一、两天也是应该的。不过倒让你费了不少心吧。”王辉侠一边说一边不住地在打量他身边是另一位。
   “哦,我忘了给您介绍。”叶振华见他目光闪闪烁烁朝这边移就顺水推舟道,“这是陆霞小姐——是我的同事,也是……也是我的女朋友。她呀,听琼菲说起您是位大善人曾帮她度过了不少难关,她仰慕之极非要跟着来看看老总您的庐山真面目……”
   王辉侠这两天是着急啊!他夜不能能寐,其实就在放她走的一刹那自己就后悔了……陈琼菲离开的这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里他是度日如年,天天有种茶不思、饭不想的感觉……大年初六一过,他开始埋怨自己为什么这么轻易地放她走,这回煮熟的鸭子飞了;而且自己的斑斑劣迹陈琼非也是知道一二的,看来一向非常精明的自己也是“陪了夫人又折兵”……但此时此刻听了叶振华的话语间都是陈琼菲对自己的感激之情、溢美之意,他的防范之心一下子就都卸下了……
   “承蒙琼菲夸奖,我只不过尽了一些绵薄之力而已。叶先生,你好福气啊——能交到一位如此花容月貌的小姐。”说着他伸出手来握住了她的又道,“陆小姐的手保养得极好,不知是用了何种护肤品——不要误会,我员工的手常常洗洗刷刷一到冬天不是红肿就是开裂的,工作效率总加不快。她们怨声载道说我简直是‘法西斯’不体谅人……”
   “殊不知王总还特别体贴属下的嘛!我是一向很少用护肤品的,不过,有个方法倒是满适合治这种情况的——把黄瓜切成片摩擦于手上就可保护皮肤免除那‘红肿’或‘开裂’之苦了,但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哟!”
   “哎呀,看我尽光顾着说话了还让两位立在门口!该死、该死,快请、快请!”王辉侠把他们引进了一间包厢道,“不知琼菲今晚会回来,有何不周之处还请见谅!你们还没吃饭吧。稍等,我马上去安排……”
   不一会儿,丰盛可口的佳肴便上了席面。
   “老总,简单点就可以了,何必又去破费?”叶振华为难地提议道,“有这么多佳肴美食真想痛饮一回啊!无奈她俩都是女流之辈不胜酒力……”
   “这……这……”
   陈琼菲看出了他的疑虑道:“辉侠,表哥这几日待我极好,你就勉为其难陪振华哥饮一回嘛!看来……你平日里说自己是如何海量、如何海量全是假的哟!”
   “好,好!我今天……我今天就做一回舍命陪君子吧。叶先生,你喝什么酒——茅台还是五粮液?”
   “王大哥……”见他笑容全无愕然不已的样子,叶振华又笑道,“我听琼菲说你们……你们准备在3月16日就要共结连理了,是吗?琼菲这丫头也不知天高地后敢攀你这棵大树……”
   依照安排此话应在酒过三巡方可以含糊其词地道出,叶振华此时心里是如何盘算的使她们面面相窥害出了一身冷汗……不料王辉侠却道——
   “叶老弟,既然琼菲都跟你们这么说了,那……那更是好得不能再好了——省得我不知如何向你开口。”
   “那么,大哥,在我未沾酒之前有个冒昧的提议:我和霞儿是真心相爱的,但她父母却是百般阻挠棒打鸳鸯,我想……我想同您一道办了这个婚礼省得他们到时候来拆我的台。不知大哥可否……可否能成全小弟?”
   “我当是什么事能让你如此郑重其事的,不料只为这个!陆霞小姐美丽绝伦,叶老弟也是一表人才……你们这事儿就包在我身上吧。”王辉侠倒了一杯茅台过去,“正事谈完了,我们今晚一定要一醉方休才行啊!”
   于是他们杯觥交错起来,叶振华有意无意地讲述起自己不幸的一些遭遇来,说到伤心处竟也让王辉侠潸然泪下……
   酒过三巡,他拉过陆霞醉熏熏地作出了一副欲亲热的样子说道:“王大哥,小弟不知上辈子作了什么孽上天竟要如此罚我!还好如今身边有她这样一位红颜知己矢志不渝地爱上了我……我此生算足矣!”
   谁料,陆霞竟不卖他的帐闪闪躲躲口中还直骂:“不要脸,敢当着大哥的面儿作出如此丑态……也不怕大哥笑话!”
   王辉侠哈哈大笑:“不妨,不妨!”
   说着也一把拉过陈琼菲坐于自己腿上向他们讲述起他的经历来——他曾有过三次婚姻,最后都因感情不合而分了手。从90年代开始,他的思想也变得开放了,追着“流行”跑,学作他人养情人。单身汉养情人没有婚姻的包袱、没有家庭的阻力。他先后与五名妙龄少女同居过——多则三年少则一月。王辉侠这人有个不一般的特点,他要情人是甘心情愿地和他一起生活,他觉得这才有味道!这是他在圈子中最为得意的,“风月老手”的“美名”也就不胫而走了……这次见陈琼菲长的标致,有种一见钟情、相识恨晚的感觉,故以重金相助不成,不惜再以婚姻许诺来诱导,她才渐渐被打动好不容易点头答应了……他在酒力的作用下,更在叶振华的诱问下毫无遮拦地把自己的感情生活合盘而出,不料这场对话全被陆霞录在磁带上且巧妙地使他毫无知觉。
   “你们喝着慢慢聊,我和霞姐刚从巴黎归来的飞机上赶来,现在……现在头还是感觉晕晕的,我们先去休息一会儿。”说完陈琼菲与陆霞相视一笑拍着他们的肩故意以头部不适退出了包厢。
   他们悄悄地来到18层的1818室,不料有两个彪形大汉一动不动地守着……
   陈琼菲上去冷冰冰道:“你们还不快开门,陆小姐是我们老板刚结识的密友今晚与我一起在这儿陪他过夜。”
   他们要去请示老板核实。
   她甩出一件东西又道:“你们看看,难道说……难道说我还会骗你们不成吗?”
   他们接过翡翠牙棒一瞧,连声说着对不起给她们开了门,自己就似有了嘱咐般自觉走了……
   陈、陆两人一进房门就把门给反锁上了,开始搜集他的有关伙通黑社会的罪证。另一头叶振华和他喝的难解难分,茅台酒瓶一个个七倒八歪的都躺在了地上。“酒后吐真言”,这话一点儿都没错。两人五、六瓶下肚后稍饮片刻,王辉侠便落入了叶振华所设计好的圈套之中——自言自语出了自己的老底儿……等差不多的时候,叶振华诱他整杯整杯地干不一会儿,他便啥也不知道了……
   他们三人迅速离开宾馆上了一辆警车悄悄地走了。虽说叶振华酒量惊人但也扛不住三、四瓶茅台酒的劲道,他倚在陆霞肩上不断含含糊糊地说着醉话。时而调皮、时而肉麻全是他俩的绵绵情话——不要说让坐在副驾驶上的郭雄琪听之会坐立不安,就连旁边的陈琼菲也面红耳赤的……陆锦文确切得知女儿他们胜利脱险后,他便马上派得力干警包围世纪宾馆守在了王辉侠的身边。清晨,王辉侠睡眼朦胧地醒来迷迷糊糊看见几个警察站在他身旁,他以为是在梦中或是酒后的幻景揉揉眼定睛一看不由得“我的天”惊叫了一声!
   王辉侠是何其聪明的人物——尾随跟踪不成,他又派人专门去调查了叶振华的底细,结果真是陈琼菲的表哥且没有什么其他的特别之处。殊不知,他见形势紧迫已代陈琼菲报了案,公安人员施了条“将计就计”的妙策来吊他那只老狐狸……于是他放松了防备又听叶振华要与他共办婚礼便彻底撤了自己心理的防线,不料在不知不觉的一问一答之间,他竟不知怎么着就把话给说漏了嘴。郭雄琪的分析、办案能力果然了得!他在安排布局时早已了然王辉侠这类人物的心理,一步一步如“剥笋抽丝”般逐渐逐渐瓦解了他的提防心理……而叶振华的随机应变、反客为主更加速了他的信任进度,才使得如此神速地扳倒了这位“酒海老手”……
   “振华,你……你快醒醒呀——太阳已照到屁股啦!”上午10点,陆霞见他翻了个身便喊道。
   他朦朦胧胧、迷迷糊糊伸了个懒腰揉揉眼睛道:“霞儿,你是何时……何时来我家的?”
   “你……你还是快醒过来吧。”她愣了愣忍不住笑得前俯后仰的,“拜托,以后别再……再开这种玩笑了,你看看清楚吧——这是我家!”
   “你家?”他惊坐起来道,“那这里是……”
   “我的房间呀——你如今可是睡在我的床上!”
   “我的天啊!”他睡意全消了,“那你……”
   “你呀,昨日你已经如此……对我了,还什么……还什么你呀你的……”陆霞绕过床头坐到他身边探着身子娇羞道,“你打算到底怎么办?我已经……我已经是你的人啦!”
   “什么?我的天!”叶振华双手抱头极力思索着,许久他仍然一脸茫然道,“但我……但我已记不得了呀!”
   “你这……你这没良心的东西,亏得往日我对你一片痴心!你……你现在图了个痛快反而你……你倒不认帐起来了!”陆霞呜呜抽泣道,“事已至此,你总要拿出个主意……你总要拿出个主意来才是啊!”
   “这……这……那你说怎么办?”他顷刻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霞儿,我……我们……”
   叶振华呆呆地坐在床上一动不动,没有了言语、僵硬了表情……
   “我骗你的,大蠢蛋!”见他不知所措的着急模样,陆霞不由自主地“扑哧”一声笑将出来道,“昨夜我在母亲那儿——‘借宿’了一休!”
   “好啊!”叶振华一把抓过她盯着其双眼问,“你也敢如此戏弄我,打算怎么补偿这笔精神损失费?”
   不待回答四目相对忽然有了种异样的冲动,他双手捧起她的脸不顾一切地吻将上去,相吸着、展转着许久许久……
   “快起床吧,你这个不中用的醉鬼,琼菲买菜要回来了!”说着她从衣架上取下衣服扔了过去,“是否要帮忙?”
   “这一点儿小小的困难我自己还是能克服的,不过,你盛情难却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他招招手示意过去。
   “人家跟你开那么一小小的个玩笑,你居然……居然也会把它当真,我现在还不是你的老婆呢……”她绯红着脸意识到自己又说错了什么就连忙捂住了口。
   “看来,你真的是有些急不可耐……想与我比翼双飞了是不是?”叶振华意味深长地笑问道。
   “去你的!”她一甩手羞答答地出去了。
   等叶振华穿戴整齐架着拐杖到厨房时,陆霞已挤好牙膏放在水池旁,他摸摸杯子水还是温热的,于是,他微笑着俯下身体开始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刷起牙来,抬起头她已把热毛巾挤好递在他面前,这时微波炉中的早餐也热了,她又端着一杯牛奶与一碗粥到客厅里。叶振华默默地看着她这些好象是做了很久已习惯了的举动,不知不觉间一股不可名状的“爱之流”袭遍了全身的每一个细胞……
   他若有所思着跟到桌边情不自禁地抱住了她,附耳喃喃道:“霞儿,你知晓……你知晓我此时此刻内心的那种特别微妙的感觉吗?好有一种家的味道啊!我已经闻到了幸福的香味……你知道吗,我好想好想让时光永远停在这一刻啊!”
   “傻瓜,你就别发感慨了!好了,我知道……天气冷,趁热先快吃了吧。”陆霞挣脱了他温暖的怀抱小心翼翼扶他坐下,“振华,以后我们……你若喜欢我可天天给你煮的。”
   “真的,那我以后可有口福了……可是……”
   “可是什么?”她左手托着下巴坐在对面问。
   “我这有一顿、没一顿的滋味可难熬了哟!”
   “这……”陆霞踯躅了一会儿,忽然她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好啊,叶振华,你竟然敢……敢拐个弯儿来占我的便宜!”
   “我占便宜?对,占你的便宜——我这还不是现学现卖!”叶振华笑得差一点儿连粥都喷出来了。
   “你……”她脑海里搜索着居然找不到一个词汇反击。
   “霞儿,我们别闹了好不好,还有些正经事儿我要问你呢……”他扒了口粥单刀直入道,“那个王辉侠怎么样了?”
   “已经在公安局里啦!他清晨醒来就被……”
   “真的!那太好了!”他兴奋了一阵转而又问道,“那我……那我是怎么回来的?”
   “呵呵,还好意思问出口,你呀!”她的表情忽然变得丰富极了,“平时的你总吹牛自己酒量惊人,可昨夜我们办事回来你们全趴在了桌上——是我和琼菲拽着你迈着‘醉拳’的步伐颤颤微微地出来的……”
   “那也不能全怪我呀——谁知道那个王辉侠三瓶茅台下肚方才显得有些醉意,要不是我最后机警好不容易撑着连与他干了三、四杯使其全部酒劲上来醉倒了他。”叶振华喝了口牛奶又道,“那我讲了什么……胡话没有?”
   “你呀!”她的脸忽一下又红了起来,“我真是要对你另眼相看了——不,我甚是怀疑你……怀疑你是否早有预谋或者是故意装醉?要不然的话怎么……”
   “冤枉!”他迫不及待地问道,“我到底说了什么?”
   “你当着郭雄琪、琼菲还有那个驾驶员的面儿把我们之间的悄悄话、缠绵话全都断断续续地给抖了出来……我用手捂住了你的嘴,你却……你却握住我的手放在胸膛疯话便更加得变本加厉了。”
   “不会吧,我不是那种没有一点儿自持力的人啊!”叶振华用筷子指指她,“霞儿,是不是你又再煽风点火、添油加醋、无中生有啊……我不信!”
   “你!正好……”陈琼菲挎着篮子回来了,陆霞似见到了大救星般一个箭步上去拉住她急吼吼道,“你尽可以把我的话当作耳边风,但……但你问问她!”
   陆霞一边收拾他的碗筷与牛奶瓶一边把刚才的对话简单地复述了遍,陈琼菲听完后微笑道:“振华哥,你真如霞姐说的那样醉醺醺的把什么话都说了,连我听着……听着也羞得脸红了。”
   “我向你陪礼了!”他站起来双拐撑在腋下双手抱拳作揖鞠躬,抬起头来想想道,“这也不能全怪我呀,谁叫你刚才先戏弄了我一次……”
   “这个人就是不爱承认错误——即使认了错,他也要想方设法补回一点儿面子方可罢休!”陆霞见他去了卫生间就吐着舌头对陈琼菲如是说。
   这时电话响了,陆霞拿起来一听原来公安局叫叶振华与陈琼菲马上过去。刚放下它又响起来了,这回是周安打来的说是要振华与她马上到黄浦江畔的宾江大道上去有人要跳江轻生……这可如何是好,幸亏周安听完解释后答应自己赶过去与她一道去采访这位轻生女。这才他们兵分两路各往自己得目的地。
   到了公安局,在办公室里郭雄琪叙述了一遍上午审察的情况——王辉侠口风很紧面对大量的证据他只承认自己谈过五个足以给他当女儿的女朋友,但现在是自由恋爱的时代他又是离婚的单身汉,况且她们以前收了他不少钱都不愿意再出来作证……他很是狡猾,他不但不认罪还反过来要告你们为了能不还他那6万块人民币的借款而联合起来调查他的隐私作要挟,而且他的儿子已请律师在拟法律文书了呀!
   “都是我……都是我那6万元的借款惹的祸啊!”陈琼菲听完便禁不住垂泪道,“都是我啊!”
   “琼菲,这不是你的错啊!”叶振华一边安抚着她一边也着急地问,“那我们……我们该如何办才好?”
   “我现在也只有两个办法可行。”郭雄琪提议道,“一是:你们也站出来起诉他,但要有足够地证据才行;二是:陈琼菲在他正式上诉之前先把欠款尽数给还上了……”
   “第一个恐要长久方可解决,但也败坏了琼菲的名誉对其未来不利。至于第二个嘛……”他思索了片刻忽然惊叫起来,“有了,我可以去找三叔啊!”
   陈琼菲擦干了泪跟着他乘车赶往上海浦东三叔的家。一路上,陈琼菲始终泪水涟涟担心着一下子借不齐这么多钱款,靠在叶振华的肩头说着说着就呜呜又抽泣了起来,他拍着其背又是劝解又是打包票把她揽在怀里讲其三婶是如何的富有又是如何的慷慨——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就似哄小孩,他快把嘴皮子也要说破了还止不了她怨恨、伤心、甚至有些绝望的泪水……车子停在其小区的门口,叶振华又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使她重新擦干泪水打起精神勉强微笑了出来。
   一开门只见其三婶正在收拾饭桌,叶振华顿觉饿起来连忙道:“三婶别忙,我们还没有吃饭呢。”
   苏阳虹张大了嘴巴吃惊道:“你在开玩笑吗,振华?现在可是下午1点45分了呀!”
   “三婶,我们的确没……没吃饭!”
   看他一副认真的劲儿她疑惑不解地问:“振华,你的生活一向是很有规律的,这次不知为何……”
   此时陈琼菲偷偷露出头来,叶振华一侧身把她推到门前道:“三婶,我来给你介绍……”
   “不必介绍,不必忙着介绍——你小子让我猜猜。”苏阳虹打断后微笑着打量了打量她神秘道,“老实交代你们谈了多久时间啦?不说我也知道你们是同事……”
   “妈妈,是振华哥来了吗?”一个梳着马尾辫十六、七岁的鹅蛋脸少女蹦蹦跳跳地闻声出来,她打量了一番道,“妈妈,今天,你这个‘女诸葛’恐将要失算了——她叫琼菲,是振华哥新认的小妹。他的女朋友我见过——她是瓜子脸,留长发的……”
   “你为什么不早说,死丫头!你就是琼菲呀。”苏阳虹拉着她坐到了餐桌旁,“小琦,快去拿两个碗来,再把壁橱中的几道菜端来……”
   “哎,有了新人便忘了旧人哟!”叶振华撑着双拐走进这洁净幽雅的客厅坐于她们对面叹息道,“对了,三叔他……三叔他不在家吗?”
   “他呀,去上海慈善基金会参加一个捐资活动了。”她望望时钟又道,“再一会儿,他也该回来了。”
   “振华哥,要点什么酒?我们这儿有……”
   “不必了……给我们一人来一碗饭就可以了。”
   “吃,别客气,在我三婶家你不必这样拘谨,知道吗?”叶振华替她夹了许多菜,碗面上的饭粒都不见了,“吃吧,我三婶其实是一个挺和睦的人……”
   “振华,你今天……你今天好象有点儿特别哟,怎么旁敲侧击着老是夸我呀!”苏阳虹笑道,“我猜……”
   “三婶,您别猜。吃完饭我们有事请求……”
   两人吃完饭趁她收拾桌面的瞬间他拉着陈琼菲开始参观三叔的家居装潢。这装潢古典雅致,单只客厅乳白色的墙壁一尘不染,大约底下一米高度处是被刷成深绿色加绿色的,栗色的沙发倚在东墙旁,褐色的欧式茶几上放着水果,他俩刚坐下叶凡琦端着两杯热茶过来。接过茶杯,但陈琼菲的眼睛还是始终盯在对面墙的三幅画上,叶振华又热情地对她讲解道:中间一幅是徐悲鸿的《奔马》、旁边两幅是齐白石的山水人物画。先前因多虑、紧张等因素不太注意这环境,她目光右移发现冰箱上的一对小熊非常可爱——不过很奇怪是由根银链悬在空中的,顺往上移便见橘黄色的壁顶上镶嵌着许多各式各样的小灯笼组成的一颗“鸡心”甚是独特,便不由自主地抬望了许久……
   “振华,到底有何事能让你连饭也顾不上吃就马不停蹄地赶来啊?”苏阳虹收拾完一切过来担心地问道。
   “三婶,是这样的……”叶振华与陈琼菲交叉着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极简单地复述了一遍,“三婶,我知晓你是个热心人,所以我把琼菲带来请你务必帮下这个忙——这样吧,那6万元人民币就算我向你借的!”
   “振华呀,我这人……难道你还不了解吗?何须用得着这样讥我!”苏阳虹拉着陈琼菲的手拍拍道,“无须任何条件,我这个忙是帮定了!”
   “凡琦呀,你快去与你爸通个电话。”
   “有什么事吗?”正在这时候,叶达威提着公文包推门而入道。他自从与苏阳虹结合以后逐渐融入她的家族事业中去了,现在他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农民企业家。叶威达的诚信、果敢、有准则得到了同行们的支持与好评,一直看不起他的苏敬国如今也夸女婿是自己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
   “三叔,我有事要求助你……”待他一坐下他们又把这事叙述了遍。不料他俩的意见居然是那么的完全一致,爽快地拍下了自己的胸脯。
  陈琼菲又跪下给他们磕了三个响头,热泪盈眶地千道谢万道谢……苏阳虹看后禁不住一把揽她入怀紧紧的抱住似疼女儿般劝着哄着。叶达威打开公文包当场签下了一张6万元人民币的支票,打电话叫会计去工商银行取钱……大约4点,叶振华与她带着现金赶到了公安部;5点的时候当着王辉侠的面儿他的儿子收下了陈琼菲的欠款。王辉侠无奈只好没上诉,陈琼菲悲喜交加抱住身边的叶振华如释重负地大哭特哭了一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