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寻找一颗星
寻找一颗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0,357,540
  • 关注人气:219,6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寻找一颗星长篇小说】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04)

(2008-01-02 09:19:16)
标签:

我记录

情感空间

寻找一颗星

长篇小说

心灵溢香

唯一妙方

新浪博客版

分类: 寻找一颗星:小说作品卷

【寻找一颗星长篇小说】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04)

 

 

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

第四章:美丽而温馨的过年心情

 

   儿子坚毅的性格与果敢的行为是叶光达此生最为骄傲、最为自豪的,那一步步坚实的足迹使他这个作父亲的也不由得为之惊叹了又惊叹,如今他英姿焕发、不卑不亢,还赢得了这么位女孩子的芳心,他好象看到了他们一家人未来其乐融融甚至……甚至儿孙绕膝的美丽景象……
      
   “到了,到了,这就是我家。”下车付了钱叶振华叫道,“妈,我们回来啦……妈,我们回来啦,你快下来开门呀!”
   “振华,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呀?我盘算着大概还得要一、两个小时呢。”刘梅娟说着拉灯来开门,她非常诧异地立在了门口上下打量着这位身穿红风衣长发披肩的瓜子脸女孩儿,半响才道,“这位是……”
   “伯母,您好,我是陆霞呀!”
   “妈,外面很冷让我们进去……进去再说好不好?”进了门叶振华又关切地问,“你冷不冷?要不,先去洗一把热水脸吧。”
   “我很好,你冷坏了吧。给——”陆霞拧了一把热气腾腾的毛巾递给他,“快暖暖吧,别……你就别再迟疑了!”
   “你就是我孩儿的同事——陆霞小姐?”刘梅娟关好了门过来问道,见其点点头又对叶振华说,“你呀,今晚是人家难得大团圆的日子,我不是叫你……叫你明天才把陆小姐请到家里来嘛!”
   “妈,霞儿为了我和她父亲闹僵了,一气之下就拉着我出来了……这寒风刺骨的叫她一个人能去哪儿呢……”叶振华递过毛巾坐到橱桌的板椅上道,“妈,今晚……今晚霞儿就与你将就一晚上吧,行不行啊?”
   “这……这倒没问题!但她家人见其一夜未归要担心的,我看还是……”刘梅娟思量了半天不知怎么办才好。
   “伯母,您就让我留下来吧。今晚我不想回家!本来打算和振华他住到阳光小区里去的,但振华坚持让我来这儿……父亲今晚喝醉了,我回去还得要受气,何况那个郭雄琪也在——他是父亲的准女婿!”
   “孩子啊,不过……”她还是觉得这事有点儿不妥。
   “这样吧!”叶振华忽然一惊一诈地提议道,“霞儿,你打个电话回去与你母亲说一声……”
   “这里透风,孩子啊,你还是上楼去打吧。”说着刘梅娟先上去了只听见她喊,“光达,振华把他的女朋友带回家来了!光达,振华把他的女朋友带回家来了!”
   电视机里的声音忽然就消失了,他俩偷偷在各自的心里笑着手挽手一步一级的也上去了……
   “爸,这就是陆霞。”叶振华腼腆地介绍道。
    “伯父,您好!我来得匆忙竟一时没带什么礼品……”
   “那就显得俗气了嘛,这样才好嘛!振华平时没欺负你吧?”叶光达笑道,“要是他有欺负你的地方,你……你尽管大胆地据实讲出来,伯父我会替你作这个主的!”
   “伯父,您看……您看他有吗?没有!他人极好,我有时倒常常‘欺负’他——您瞧,今晚我不就使他闹得不欢而散了吗?”于是,他们边看着电视边你一言我一句地断断续续叙述起饭桌上发生的一切来……
   ……
   “振华,你……你这小子真瞧不出来居然还有这么大的能耐让一个女孩子和家里闹翻以后会跟你跑!我问你,把她带回家难道就打算这么僵持下去了吗?”叶光达睡在被窝里叹了一口气道,“这也不是一个长久之计呀!”
   “爸,你知晓儿子我不是这种人嘛!这一次自己也觉得是过分了点,但以后我还是想与她家人和睦相处的……”
   “儿子呀,这是你的事……我只是提点儿建议供你参考。”他换了个姿势道,“这话又说回来,现在的女孩子还真够大胆的……嗨,儿子啊,你是如何‘俘获’她的?给老爸讲讲嘛,我一时间感到无比好奇呀!”
   “爸,你……你今晚也要想开堂‘审’我呀!我们父子俩一向都是敞开心扉的……但惟独这件事情的秘密我是不能透露半毫的。爸,关于这个嘛,实在……实在是 sorry !”
   “你这小子……你这小子居然……离开父亲的怀抱才几年啊,你就不得了啦——也有秘密啦!”叶光达眯缝着眼刮了他一个鼻子乐呵呵道,“看来,我的宝贝儿子真是长大了……好,我这一次就尊重你的隐私权!”
   “爸,我们已有……已有五、六年没同床而卧了吧?”叶振华在黑暗里扳着手指头算了算道,“今晚就让我在你怀抱中安安稳稳地睡上一觉吧。”
   “振华!”他被父亲一把搂进怀里,“我该放心了……我是该到放心的时候了呀!如今你文章臻日成熟好评连连,又有了位难得的痴心好女友……”
   喜得贵子的叶光达曾是多么高兴,给他取名“振华”意为——希望他长大后能成为“振兴中华”的一名生力军。可是欢乐的时光只持续了短暂的一年,这活泼可爱的孩子不知道上辈子犯了什么弥天大错——一场高烧几乎烧毁了他的七彩人生和这家庭所有的欢乐!从此,他们夫妇俩带着儿子到处求医——针灸、推拿、草药……但到头来还是无力回天……
   今夜回想着儿子成长至今的那一幕幕他泪水涟涟,拥着他和自己已差不多的身躯、摸着自己已经在渐渐发白的鬓发,他几乎一夜未眠。儿子坚毅的性格与果敢的行为是叶光达此生最为骄傲、最为自豪的,那一步步坚实的足迹使他这个作父亲的也不由得为之惊叹了又惊叹,如今他英姿焕发、不卑不亢,还赢得了这么位女孩子的芳心,他好象看到了他们一家人未来其乐融融甚至……甚至儿孙绕膝的美丽景象……
   “霞儿,昨夜你睡得可好?我妈是否问长问短的很烦呀?”叶振华见没人便在水池边偷偷问道。
   “伯母待我挺好的,你别在这里瞎说小心伤了她的心。”陆霞随后羞答答地俯下身子刷牙了。
   “振华呀,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难道有了女友就这么急不可耐地想背叛了娘不成?”这时候刘梅娟恰好扫完地进来,“还是小霞好——心里有我,而且处处为我着想,你呀……”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难道你也吃醋了不成?”叶振华“扑哧”一声笑着赔礼道,“你老……你老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别生我的气啦!”
   “少贫嘴,吃你的早饭吧。小霞这边坐……”她从饭锅中盛出一碗热气腾腾的山芋粥端过去道,“你就将就点吃些,我们农家人没有什么好东西可招待的……”
   “伯母,你也太客气了!”她双手接碗道,“这可让我……让我以后不敢来啦!农村好,你就把我当作女儿吧。”
   “妈,你老别跟她这般客气。她的嘴其实一点儿也不刁非常爱吃我们农村的‘土特产’——我那里的山芋几乎都是她吃的,而且是刮掉皮洗洗冷冰冰就下了肚的!”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她微笑着忽然记起一件事来,于是又道,“振华,待会儿你们去接琼菲的时候别忘了买两个‘福’字回来——昨天你父亲竟给忘了……”
   “妈,你今年可以省下这笔钱了。”叶振华见其一副疑惑的表情又娓娓道,“你知道吗?霞儿可是剪纸的高手哟!”
   “真的吗?那太好了!”
   ……
   “待会儿,你跟你父亲去好好谈谈。我不想因我的出现而使你们的父女关系僵化……”叶振华在去她家的出租车上对其一本正经地说。
   “振华,我父亲……我父亲他平时可不是这样子的,昨日或许是因为多喝了点女儿红的缘故吧。”陆霞顺势倚入了他的怀中道,“谈归谈,但如果他固执不改,我……我也就无能为力了——或者我这一辈子生命中注定了亲情和爱情两则是不可兼得吧。”
   ?“我不许你这么说!我不许你这么说,你知道吗?霞儿,你既然今生选择了我,那么我有义务、有责任让你成为一个幸福的女人!”叶振华捧起了她的脸庞深情地注视着她的眼睛道,“以后,我们的爱情道路上肯定还有着许许多多难以预料的困难,你不该轻言舍弃……你不该轻言舍弃,而是要与我……要与我想方设法竭尽全力地共同去争取、去挽回、去克服,懂吗?所以请你别再说‘或者我这一辈子生命中注定……’的这种话了好吗,霞儿?那会让我难过、让自责甚至会让我有种负罪感的!”
   陆霞很快地醉在幸福里了,她没让他继续说下去一个热烈而深情的吻堵住了他的嘴,许久才喃喃道:“振华,我……我好象在梦的天堂里一样……”
   他们互相感受着彼此爱的涛声,波浪似涌在这个阳光和煦的冬日里,演绎着一段缠缠绵绵的爱情传奇。车平稳地飞驰在城市的脉络让,他们已经好象……好象穿越了空间与时间,外部的一切都如消失了般,顿觉爱神丘比特的神箭穿过了太平洋在一刹那之间牢牢穿透了他俩的心……
   到家只有琼菲一人,她说他们到区敬老院陪老人们过年去了,桌上还留有伯父的一封信。于是,陆霞进卧室抽出信纸默读了起来,谁知看完后竟泪流满面。陈琼菲看看情形马上拿来了毛巾,叶振华拍着肩安慰了她一阵,随后便弯腰去拾起了滑落在黄色木地板上的信笺——
  霞儿,我亲爱的女儿:
   昨日对你的朋友不该这样粗暴,我是犯糊涂了。半夜清醒以后思考许久觉得我有必要把自己的观点与心里话说出来……夜深人静与你母亲回想着你成长路上的点点滴滴,我思绪万千不能成眠!于是,我披衣起床在台灯下铺开信纸写下我的一片心。
   霞儿,你已经长大、已经成熟,有了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有了自己的生活憧憬,作为父亲的我应该为此而感到宽慰才是。我是一名公安干警——被人民时时刻刻称作为着‘保护神’的人员,我能辜负他们的希望吗?在工作之余我也感到深深的愧疚——对你,更是对你母亲!爸爸不是早已跟你说过了多遍吗?我原本是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儿,是党与社会的关心、是许多许多好心人的呵护才使我渐渐成长为了如今的一名公安人员——之所以选择这个职业是因为我要更好、更直接些回报这个善良的社会,回报于养我、育我的人民群众!
   我知晓你母亲嫁给我以后受了好多苦、好多委屈。她曾经也愤怒过、埋怨过,但从来没有后悔过——还是那么一如既往默默地支持着我的工作、支撑着这个家,作为军人的妻子她是优秀的,可……可作为一个丈夫的我是不合格的、是失败的;但我对得起这军帽上的国徽、对得起寄予希望的人民。两者相比,我为自己自豪!真的,每当看到罪犯被绳之以法;每当看到群众感激的泪水;每当看到人民安居乐业的情景……我心里就有着说不出来的高兴……霞儿,还记得你初一时写的那篇《父亲》吗?其中有一段话我至今还记忆犹新——
   “我父亲头顶着国徽、身穿着绿色军衣威风凛凛,百姓见了亲切、罪犯见了胆寒——因为他是一位被人民称为‘保护神’的公安警察……”
   霞儿,你如今长大了且已到谈婚论嫁的年纪。我明白现在是提倡自由恋爱时代,强包强逼我还得去劝说甚至逮捕。但……但天底下的父母总是一颗心的,谁不想自己的女儿未来生活得幸福、生活得快乐?你是一位时尚女孩儿又是《缘分周刊》的记者,采访过不少时尚男女的爱情故事吧。时代不同了,有些观念我是跟不上甚至接受不了,但我绝对是……绝对是一位开明的父亲——你想想从小到大我哪一次没有尊重你的选择?我想让你读工商管理你却偏要念文学中文;我已联系好文化借书员的工作你却当上了记者且是一名“缘分记者”;我好不容易有闲陪你去买衣服看中了一件旗袍你却不喜欢宁愿选择了一身从上到下“碎布”拼成的连衣裙……
   霞儿,你要理解……理解我一个作父亲的心情。去年,抗洪期间你不是写过一篇《真心英雄》的报道吗?我至今还记得那个结尾——
   “军人铁一般的意志,在紧要关头、在危难时刻他们挺直了脊梁筑起一道道使祖国放心、使人民安心的屏障。
   但经过这几天的跟踪采访,我才渐渐了解他们也只是一个血肉的身躯,同样需要大家的呵护与关爱。这几天我总是热泪盈眶感动着他们一个个的平凡故事,假若有一天我要结婚的时候也要觅一位军人作爱人,好让自己一生都感受着他的刚强与温柔……”
   这是你写的吧。霞儿呀,为父读了这篇报道后才思量着把雄琪介绍给你的呀!
   你俩开始不是谈得好好的吗?但后来不知为何就渐渐冷淡了下来?还有那个叶振华,你们又何时开始的?我醒来想想是一头雾水……
   霞儿,你是我的女儿,请收回那句极重极重的话儿,好吗?假若那个叶振华真的如你说的那么优秀,我可以试着考虑考虑接受他。但女儿你一定要想想明白、思思清楚与一个残疾人作夫妻未来的人生路上将充满着艰辛、布满着荆棘……如果你无怨无悔、心甘情愿、百折不挠地选择了这条路,我也无话可说了,只有为你、为你们默默地祝福的份了。
   父亲陆锦文留笔与兔年除夕清晨四点
   阅毕,叶振华放下信说:“霞儿,你有一位好父亲,应该高兴呀!信中的字里行间里处处透着他的一片片真情啊!”
   “振华,你说,我是否已伤透了父亲的心!”陆霞倚在他的肩头道,“我不是一个好女儿!竟如此莽撞地冤枉了父亲,我……我其实……我其实真的不是故意的呀!”
   “霞儿,事已至此,你如今也不要太自责了。至少通过这次风波你知道了你父亲的想法,况且……”他瞧瞧床头柜上的钟,“别再流泪了,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还要去吃饭呢。琼菲,快来帮她化点淡妆……照现在这样,我们可就哪儿也不能去了。乖,别……别再哭了,啊!”
   叶振华带着她们回到家,几道热气腾腾的家常菜已搬上了饭桌,刘梅娟正翘首以待着他们归来……饭局的气氛温馨而又热烈,陆霞与陈琼菲自然成了他们家的座上宾,刘梅娟时不时往她们的碗里夹着菜,有说有笑的合不拢嘴。叶光达一边咪着煮热的黄酒边问着陈琼菲有关的经历,他时而点头、时而叹息,嘱咐儿子一定要帮助着妥善解决这件事才是……吃完饭陆霞向刘梅娟要了两张红纸,不大工夫她就巧妙地剪出了两个“福”字——还是“双龙拱福”型的。
   随后,叶振华带着她们进了自己的书房,说是让她们帮着自己理理书、归归文章。他的这个书房朝北开着一扇门,东南角与西南角各放着一个书橱中间隔四扇窗,上面一盏40瓦的日光倚在壁顶、下面则摆着一张古式紫红色的书桌,上边杂乱无章地堆着各式杂志。目光东移则一台电脑映入眼帘,旁边还有一件很精美的“猫戏鹊图”的工艺品摆着,右边则是叠得参差不齐如电脑般高的一堆稿件,目光上移便会使人感到惊叹不已——一张张或大红或金红或橘红的奖状横着一行几乎贴满了整面雪白的墙壁。北面则悬挂着他自己的六幅书法,也是或苍劲或奔腾或婉约或狂草……
   她们站在门口几乎呆住了,经他说破了寂静才缓缓移动脚步。陈琼菲径直过去打开橱门就情不自禁“哇”地惊叹了一声——她从未见过如此多的书,尽管她以前也常常尽可能多跑学校的图书馆,但这些诗歌、散文与杂文是她心仪已久的。闻一多、郭沫若、艾青、朱自清、冰心、鲁迅、海子、席慕容、舒婷、周国平、冯骥才、蒋子龙、余秋雨、史铁生……都是文学大师啊!她抚摩着这些带有丝丝“灵气”的思想结晶就犹如和这些大师在握手,虽然东倒西歪但每一个书名都足以使她如痴如醉了!叶振华见其这样又招手她过去看看另一个书橱,她便又一次坠入了文学的海洋。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她的脑海里顷刻间充满了疑惑,如此精致的文学经典大集合,她无法抗拒地眼花缭乱了……上中下三层全是中外名篇小说——《红楼梦》、《老残游记》、《家》、《春》、《秋》、《子夜》、《半生缘》、《许三观卖血记》、《平凡的世界》、《呼啸山庄》、《简爱》、《红与黑》、《追忆似水流年》……应有尽有,古典的、近现代的、现代的、当代的、国外的、国内的!
   此下午陈琼菲就被俘虏在了这七彩斑斓的文学的 “绞刑架”下,头一次来参观的陆霞则是痴迷在叶振华的文章堆里。他摇摇头无奈道“还是靠自己吧。”于是,他撑着双拐来来回回忙近傍晚才把书归位、把文章理好,勉强算有了一个象样的环境……事后她们反而一个却说,“我实在是对这些难得一读的书爱不释手”;一个则语气咄咄逼人地埋怨他说,“谁叫你平时保密你的文章?”
   “嗨,今天遇上了这两个家伙,我真是有理也说不清啊!”叶振华禁不住叹了一口气说。
   年夜饭叶光达夫妇俩准备了一桌美味而精致的晚餐。五人依次而坐相互敬着酒、相互夹着菜、相互祝着福,他们时而含笑、时而脸红谈笑风声着其乐融融,整个空间里时不时地爆发出笑声一片。时间不知不觉地在这欢声笑语中流逝,酒过三巡的叶光达咪着眼用筷子指着叶振华开始向两位姑娘唠叨起他儿子儿时的趣事来,说得他怪不好意思的——甚至最后忍不住伸手去捂住了其父亲的嘴连连道,他今晚兴奋得喝多了点儿,刚才他说的这些全是他自己胡编的,你们若不信可以问我母亲。此话一出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们带着陈琼菲几乎游遍了上海的著名景点,吃遍了上海所有有特色的小吃,他们结伴游外滩、逛南京路、进商场、看展览、观演出、觅上海历史、找上海古迹、闻上海味道……领略了一回世纪交替中上海的旧貌与新颜。上海还玩不够,因为他们是记者要捕捉时尚元素,于是,他们又去了杭州。杭州他们常去的一个地方,但对陈琼菲来讲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无比新奇的——特别是西湖。到了实地站在苏堤上她才真正理解和体会了苏东坡的那句“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的深味与美境了。当他们满怀喜悦归来时,可知晓有一场精心策划已久的 party正在期待着这陈琼菲又一次感动的泪水……
   周安亲临火车站把他们接到了单位,一路上他显得神秘兮兮的。到那儿时已近黄昏,陈琼菲见他如此模样不知何故心里总是如拽了七、八只小兔般七上八下的。乘坐电梯到了12楼的单位门口时连叶、陆两位也不由得吃了一惊,打开一探拉灯灯不亮、喊人人没声……这时周安自鸣得意地三击掌,一会儿便从远处有星星点点的烛光闪现,缓缓地传出那熟悉的音乐……
   “是《生日快乐歌》吗?”陈琼菲侧耳倾听着她忽然想起什么情不自禁道,“今天……今天是我的生日……”
   此话一出室内亮起了七彩长龙灯,一个三层宝塔型的蛋糕被推到了陈琼菲的面前,大家拍着手齐声哼着英语版的《生日快乐歌》,那柔柔温馨的气氛如梦似幻,但面对着这一张张真诚微笑的脸可的的确确在真真切切的现实中啊!一双双真挚的目光、一句句深情的“Happy birthday”,还有那明明幻幻的烛光好似也在点头微笑对她发出最最美好的祝福,头偶尔一抬便在东墙的七彩灯光下“祝琼菲20岁生日快乐”红光闪烁历历在目……一切的一切都让这位土生土长的东北农村姑娘有点儿不知所措、有点儿受宠若惊!
   “琼菲,20岁生日快乐!”大伙齐声道。.
   “周主任,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叶振华见到如此场面再也忍不住就抱怨了他起来,“还有你们,要举办生日party为何……为何事先不支吾我和陆霞一声?”
   “振华,你小子,我不去找你算帐反而你倒在这里先埋怨起我来了。”周安拉长了脸委屈道,“你和陆霞在热恋之中我们都知道,但琼菲是我们大家的。你为何也‘独霸’着她不放呀?我想带她去我家吃年夜饭与你商量,你却近水楼台先得月;大年初一是你的生日我们准备想给你过生日,你却迫不及待去了上海而且还嫌不痛快又‘游’去了杭州……你这些故地重游浪不浪费时间呀?这次要不是我打电话说了一回谎催促着你今日必须要回来,恐怕……”
   “对呀,对呀……”
   大家围着陈琼菲进里间去了。
   叶振华无奈摇摇头道:“这……霞儿,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啊?难道我……我这次真的有点儿过分了些吗?”
   “我们呀,热心过了头,他们在吃醋呢。平时你老拿我开玩笑,这次被人开涮的滋味如何?”陆霞起身道,“你还愣在这儿做什么,快走啊!”
   里头一片欢腾,蛋糕被推到了一旁,同事们拉着陈琼菲坐在沙发里问长问短有说有笑着。周安正在开香槟酒,摇着摇着一股气冲到了瓶口一刹那间便涌了出来,惹得大家一阵惊叫……叶振华上去刚想拿第一杯时被周安挡住说今天的主人翁是陈琼菲还轮不到他,他又气又好笑看着他拿去的身影一时间竟是无话可说了起来……
   “琼菲,你还是先吹蜡烛吧,我肚子有点饿了。”叶振华招呼她道,“你有什么心愿?今天许下它一定能实现!”
   “振华,你这个老毛病恐怕是永远也改不了了——看见好吃的蛋糕你就迫不及待!周安笑道,“琼菲,今天你偏要晚些时候……我们也好瞧瞧他的馋样儿呀!你们说,这个提议赞成不赞成呀?”
   “我举双手赞成!”陈琪铭的声音压倒了一大片。
   “我们真是求之不得!”马道怡和几个女同事在底下嘀咕了好一阵才说,“这是我们11位女同胞的一致意见……”
   “我看这个提议倒不错——今天大伙儿难得高兴一次……”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编辑也饶有兴趣地说。
   “既然您老也表态了,那我也就没意见了……”
   “连你都这么说了,我看这下……这下子我算是彻底完了!”叶振华看着陆霞离开自己缓缓地站到了他们那边去了,他沮丧着脸一副孤立无援的样子,“今天,我算是……算是真正尝到了当年项羽被困垓下四面楚歌的滋味了呀!”
   陈琼菲见大家虎视眈眈故意要为难她所敬爱的振华哥心里很是着急,正在焦头烂额之际陆霞悄悄地向她使了个眼色往墙壁上一指,聪明伶俐的她立刻心领神会了,于是,她起身来到了周安面前——
   “周叔叔,现在几点了?”被告知17点后她故作惊讶状道,“哎呀,我恰好是这时候出生的……”
   于是,她顾不得和他再闲聊些什么径直向蛋糕走去,大家也只好将信将疑地站起来跟着。只见陈琼菲闭上双眼两手合十于胸前口中念念有词,一会儿连吹几乎只用了一口气把三层上的20支蜡烛全灭了,然后见陆霞在暗中翘起了大拇指,她也学着向叶振华作了个古怪的眼色……
   “还真是……真是有一套办法,这古灵精怪的小丫头。”陆霞见了“扑哧”一声附在叶振华的耳边说了句。不出意料她切了最上层的一块蛋糕递给了叶振华……
   周安有些莫名其妙看到她盯着他之眼神怪怪的:“琼菲呀,他这几天给你……给你到底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你竟也如此向着他!这可让我们这些实干者感到很失望哟!”
   “周叔叔,按道理你是领导又是这场party的发起者,我那块蛋糕应该是先敬给你才对!”陈琼菲不慌不忙道,“不过俗话说‘宰相肚里能撑船’,我想您是有这个气度之人吧。况且,振华哥是我在上海遇见的第一位实实在在的好人,而我今天又是在上海第一次过这样隆重的生日……”
   叶振华听完她这番尽是“无理”的辩解之后心中便升起了一股欣慰来,这代人还是懂得感激的!不似某报载说有一位企业家爱心助学,要求帮助的人络绎不绝都说家里困难自己又品学兼优。这位奋斗足足50年近7旬的王老伯拿出了150万人民币资助了近1000名学生,如今他们有的功成名就了、有的开企业了、有的出国发展了……78岁的王老伯无儿无女甚是孤寂想找他们来聊聊天谈谈心,于是他写了信又登了报纸却无一人赶来!不是他们没看见,记者去采访的时候才得知当初王老伯是自愿的,而非与他们签下了什么要义务陪老的合同……叶振华看到这则报道以后曾气愤不已,他马上在读者中发起了一场“呼唤人类的良知、找回心中的感激”的大讨论……这回陈琼菲一个小小的举动使他更加坚定了他心里的那个观点。
   “你真是一位懂得感恩的女孩!来,大家举杯为中国仍有着这样的女孩儿干杯!”大家听了频频点头,周安更是感动得落下了两颗热泪摸着她的头俯下身体道,“祝你20岁生日快乐。希望你能永远保持着这样一颗纯洁而善良的心!”
   生日party在这充满着欢乐祥和的气氛中持续了两个多小时。陈琼菲的心里被一股股人间真情包围着仿佛到了天堂的中心,她常常满含泪水,一向伶俐的嘴也显得笨重了许多,思维被凝固了似的连一句象样的感激话也没有。面对这群热心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她竟然想不出任何表达感恩的话儿,最后在生日会即将结束的时候她以最隆重的古老的仪式答谢了每一位好心人——她忽然双膝跪地,不顾劝阻坚持给大家真心诚意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这头陈琼菲只在辞别父母时磕过,今天她心中潮涌难抑,泪水不尽觉得只有这方式才能表达心里的万分感激之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