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寻找一颗星
寻找一颗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0,082,753
  • 关注人气:219,7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寻找一颗星长篇小说】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03)

(2008-01-01 19:52:04)
标签:

我记录

情感空间

寻找一颗星

长篇小说

心灵溢香

唯一妙方

新浪博客版

分类: 寻找一颗星:小说作品卷
【寻找一颗星长篇小说】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03)
 
  

 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

第三章:永不后悔的选择

 

  在如今这样一个花花绿绿、物欲横流的大千世界里——还有哪一种爱能比尊重与呵护更伟大?还有哪一种爱能比了解与体贴更温暖?还有哪一种爱能比克己与成全更崇高?
   
   “振华,你今天打扮得这么庄重是否又要去参加什么活动了呀?”刘梅娟见其焕然一新——西装革履的还特意打了一根红艳艳的领带、头发梳得流线分明、胡子刮了一遍又一遍,觉得非常奇怪。
   “妈,大过年的哪还有什么活动?是我的同事陆霞今早打电话来邀我今晚一定去她家过年……”
   “过年?我看是没有那么简单吧!”刘梅娟拉过儿子到其床沿上坐下笑眯眯道,“别瞒妈一个人了,我听说——听陈琪铭说你俩早就……妈也快50的人了……”
   “妈,其实我们刚发现彼此有点儿喜欢对方,再说我虽初一生的但过年也就23岁……这次要不是她父亲给她务色了一位对象,我才……”叶振华清了清嗓子又道,“妈,陆霞的父亲是军人出生而且是位公安局长,我怕……”
   “公安局长?公安局长又不是吃人的老虎!你……你有什么好怕的。这样吧,你把你三叔送予你父亲的那两坛子陈年女儿红拿去……”她提了许多建议之后又说,“儿子啊,爱情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呀!”
   刘梅娟就这么一个儿子又偏偏染上了小儿麻痹症,生活对她可以说是残酷之极!1970年她与工人叶光达相识经过“文革”的重重阻力,1977年的阳春三月他们终于被平反而步入了婚姻的殿堂……谁能料到这个刚被幸福笼罩着的家庭竟然这么快又一次蒙上了永远也挥之不去的阴影——为了精心照料叶振华,帮他塑造坚强的性格来挑战生命的种种“不可能”,刘梅娟心甘情愿地放弃了教师的职务一心一意扶持着儿子……上小学她送饭、上中学她陪同,高考过后面对复旦大学中文系发来的录取通知书,她紧紧搂着儿子流泪到天明。真的,刘梅娟对儿子的爱像大海如高山又似涓涓溪流。那个暑假,倔强的叶振华开始试着生活自理——自己煮饭洗衣、自己铺床叠被、自己买菜烧炒……整个暑假他忙得汗流浃背不是被烫就是被拌。不知摔了多少跤,手上的皮常常是刚结上疤又被出血了,膝盖上的乌青常是一块连一块的叠加着……她含着热泪心疼地劝他不要勉强自己,他却说“我18岁已成年,万事都得要学会自己做才是”!经过两个月的摸爬滚打,叶振华终于能自豪地对其母亲说,“妈,上大学你就不要陪同去了,我已能足够自己照顾自己,况且学校里还有许许多多的自愿者……”
   刘梅娟这些年也没歇着,她从1987年开始自啃大学课程,1994年参加研究生自考。所以1995年叶振华自去复旦学习后,她也重新迈上了阔别近18载的三尺讲台……
   下午两点,叶振华应邀提这两坛酒去了长宁区的陆霞家。
   “振华,你来了。”赵桂玲应声开门道。
   “伯母,您好!”他打量了一下惊讶道,“这里还真是蛮别致的——几天不来竟然变了样儿,真好!”
   “见笑了,都是老陆想图个吉利叫人多剪了几个不同样式的福罢了……”赵桂玲引他坐下倒茶道,“今日我这个‘煮饭婆’难得清闲一次,看他们正在里面忙得不亦乐乎呢。”
   “振华哥,你来了。”陈琼菲被她从厨房里换了出来微笑地说,“今天我才开了眼——陆伯伯的手艺绝对一流!”
   “哦,琼菲呀,我差点忘了——你快去把两坛子女儿红和一些礼品取来,那司机还在楼下等着呢。”
   “琼菲,你快去把那辆绿色出租车内的东西取上来!”陆霞提着两坛酒进来一见他便瞪起了眼睛道,“振华,你这人……你这人……何必要这么客气!”
   “我才不跟你客气——这酒是送给伯父的,那两盒西洋参是送予伯母的,还有这《诺亚舟英语学习辞典》是送给琼菲复习英语复考用的。”叶振华一一分配着,“你说,我这算是跟你客气还是不客气呀?”
   “是谁来了呀?”陆锦文围着布裙出来自言自语着,“幸亏这次小郭来大显身手……要不我……”
   “爸,你是一个品酒的老行家。看,这两坛女儿红可算得上陈年老酿?”陆霞见父亲一出来就急急忙忙把他推到桌边。
   “这酒——这女儿红嘛……”陆锦文端起一坛来细细瞧了半天,“我看……我看这酒可不比你的年龄小哟!”
   “伯父,你真是好眼力——这两坛子陈年女儿红是我三叔整整珍藏了25年!”叶振华情不自禁道。
   “这位是……”他上下打量着,“你莫非就是那个记者?叫什么来着,我一时竟给忘了。”
   “爸,他就是我的同事叶振华呀!”陆霞走过去挽住他的左臂膀道,“也就是琼菲的救命恩人……振华他可是复旦中文系的高才生哟!”
   “哦……”他正欲往下说时厨房内传出请指示的声音,陆锦文说了声抱歉转身便走了进去。
   “这里怪闷的,我们三还是到我房内去聊聊吧。”陆霞扭了扭他的胳膊。
   “你们的卧室还布置的蛮别致的嘛!”两只床中间夹着一张电脑桌,本来就小的房间便更加紧凑了许多,显得雅致而有韵味了。紧随其后的叶振华赞叹着忽然道,“今天我得要看看你的电脑……琼菲,你会操作电脑吗?”
   “我不会,我们学校里原本没有电脑。”她放下端着的两只茶杯道,“我读高三那年省教委联合市教委给我校批配置了40台电脑,可惜……我……没能赶上!”
   “琼菲,你……你为何不早说?这样吧,春节一过我来教你。我虽不是什么复旦毕业的——可咱还是同济的高才生呢,这点儿水平我自信总是有的吧!”
   “你有的,你肯定有的!既然你自己这么说了,那我就……那我就把琼菲拜托给你了啊,你不但要教会她操作电脑还得帮她复习复习高中的课程……”叶振华趁机道,“你不会推辞吧,助人为乐的陆霞同志?”
   “这些对我来说是义不容辞的,但你又能……又能帮她些什么忙呢?”陆霞瞧着他故意刁难的样子也就不甘示弱道,“不能……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你,我们分工——你补理科、我补文科,如何?”
   “补就补谁怕谁呀!”叶振华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回敬道。
   “振华哥、陆霞姐,我今生……我今生能遇着你们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啊!”陈琼菲忽然“扑通”一声便跪倒在地上非常激动地说:“我一定好好努力争取考上一所好的大学以报……”。
   “快起来……快起来啊,你何须又行如此大礼?要谢也不是在这么一个时候啊!”陆霞赶忙扶她起来,“我们还没怎样呢?你快起来吧。我们都是跨世纪的一代了,如果你真要讲究报恩的话,也不是非得用这一个古老得再不能古老的方式啊!振华,你看这……”
   叶振华转过椅子道:“我们就像一家人了,以后……这以后可再不许动不动就……知道吗?等王辉侠落网后,我们打算把你的弟弟也接来……”
   “真的吗?”她在这一刹那之间似乎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与弟弟早日相聚是陈琼菲父母双亡以后的最大愿望,可是因为生活所迫的缘故,这个心愿她只能暂时深深埋藏了起来,等自己有一天……自己有一天……
   “不骗你!”陆霞见她若有所思的模样就按其坐在自己的身旁道,“我们刊社的记者早就每人捐200元人民币为你们设立了一个‘助学计划基金’,所以请你不必担心了。”
   陈琼菲此时此刻真的怀疑自己在梦中——她未曾想过,一个走投无路的外来妹竟然会有如此的好运!一个父母双双过逝的流浪女在上海居然能得到这么多好心人的关怀与帮助,新年里她不会感到孤单、不会感到害怕、不会感到一无所有,自己这个20岁生日也将会温馨如家,她不会再为了生活的落泊而要去强迫自己卖身维持了,因为在这里……在这里她遇到了一群善良的天使……
   “开饭啦,霞儿你快来帮忙帮忙呀!”
   他们出去一看,圆台已扣在客厅里的方桌上且铺上了塑料台布,再往沙发上一瞧坐着两个人。叶振华撑着双拐马上过去道:“王嫂,我们好久不见了!”
   “振华同志,是你吗?真高兴能在这儿见到你……”他的手被她紧紧握着热泪霎时盈满了眼眶对一旁的儿子说,“快叫哥哥……你快叫哥哥呀!”
   “怎么,你们认识?”端菜出来的陆锦文见此情景不由自主地问道,“弟妹啊,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啊……”
   “锦文哥,叶振华同志是位好人呀!去年我丈夫不幸为公殉职后他专程来采访我,不久一篇《英雄》便在《缘分周刊》上登载——他文后的呼吁使社会大家庭在一夜之间涌动起了爱的春潮,信件、汇款如雪片般飞来……今年5月,振华同志又为我们特意选订了几本优秀的期刊杂志——尤其让伟国读之后在精神上成长不少……”
   “叶振华同志,我得代表局里好好谢谢你呀!”他扭头一见菜已经上得差不多了就拉着他先入了席。
   “爸,今晚我们喝什么?茅台酒还是女儿红?”
   “女儿红吧,今晚是个团圆的日子嘛!”
   一掀酒盖果不虚传,整个空间里在顷刻之间就弥漫起了一股香醇的味儿——使人迷醉让人欲饮。难怪古人有“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等佳句留下,足见酒是个好东西。然陈年女儿红更是酒中的极上之品,饮上一口周身便觉有香溢出,胜似玉液琼浆啊!
   “来,我忘了给你们介绍。叶振华同志是我女儿的同事;郭雄琪同志是我局的青年才俊——他今年刚刚被市政府授予了‘新长征突击手’的光荣称号……”
   他们相互站起来握了手,敬了一杯酒……
   “不行,这酒……这酒的劲儿实在是太足了,再饮上几口我恐怕就要醉倒在这儿了。”陆霞喝了口吐着舌头道,“我还是……还是喝米酒吧。”
   瞧她取出米酒陈琼菲也要换酒,陆霞便端着两个杯子转到叶振华跟前十分亲热地说:“振华,你喝掉一口嘛!”
   大家的目光一下子便聚集到了他们身上……
   见其放下酒杯,她就举起两杯酒依次倒入了他杯中调皮地微笑道,“我们这两份酒就……就拜托你了,不介意吧。”
   这个举动使郭雄琪看着浑身不舒服,好像在一瞬间身上爬满了几千几万只蚂蚁似的;他们那种亲密、热乎的劲儿使陆锦文也感到十分诧异:“霞儿,你怎么……怎么可以这样无理取闹呢?喝不了……喝不了可以给我或雄琪嘛!”
   “爸,你有所不知——振华呀,他不仅文采一流而且酒量也惊人。这点儿酒对他来讲是小菜一碟的事……”他回到位置上得意洋洋地说,“前些天我们刊社里举办年夜聚会,会上周安主任故意刁难想灌醉我。幸亏,振华帮我代饮了许多杯,不然……不然的话,我可能就……”
   “你这孩子,无论怎么说振华同志他是初次到我家来嘛!你做事总是这样大大咧咧的,我看是……我看是你这一辈子要嫁不出去了哟!除非……”他瞟了郭雄琪一眼。
   “小霞,这是我最最拿手的糖醋鲤鱼,你尝尝味道如何……”他站起来从肚皮上扳下一块夹过去。
   “味美可口——倒没有一点的鱼腥味儿。”陆霞放下筷子瞪着他刁难道,“郭雄琪呀,我只不过是比你晚出世了一个星期而已,你为何一开口总唤我小霞的、小霞的呢?”
   “你看,这孩子……这孩子又再说疯话了不是?小郭唤你‘小霞’是把你当作朋友,你们之间显得那么亲热一点儿罢了。”其父亲闻声不觉笑道。
   “那……那为何你叫振华时每次还要特意加上‘同志’两个字?爸,这会儿是在你自己的家中吃年夜饭又不是……又不是在单位里工作——况且振华又不是第一次到我们家。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妈……”
   赵桂玲闻声间断了同王嫂的谈话道:“振华,他的确来过四、五次了,我不是和你说过这事吗?”
   “爸,你左一个‘振华同志’右一个‘振华同志’的,你……你叫人家怎样想呢?”陆霞向叶振华丢了个眼色。
   “霞儿……”此话一出他便觉自己失了口,但已是无力挽回,于是又道,“霞儿,没关系的。伯父这一声有点古老的称呼我倒觉很亲切,好象使我回到了那个纯真而朴素的年代——一声‘同志’内蕴含的是无比的信任与期待……我想时代越是发展,那些纯朴的东西越显出了它的珍贵,哪怕是一声小小的称呼。来,伯父,为您的这一声‘同志’坚持到现在,我得要敬上你一杯女儿红!”
   他手扶桌子站起来举着杯……
   陆锦文很是吃惊,应声起来干了这杯酒后他细细回味着:女儿调皮地把自己推入了这尴尬的境地,不料被他借题发挥,不但使自己尴尬全无而且讲得还入情入理——把“同志”一词提高了深度,更加说出了它存在的现实意义……
   郭雄琪没有注意到这些,也没有那个心思去注意这些。他只在乎叶振华开头那两个字:“霞儿”——多么亲密多么亲密的称呼呀!想着自己初见陆霞的时候觉得不好意思,前面还加了“同志”两字,元旦时才吞吞吐吐改叫小霞的。但如今……但如今他却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当着其父母的面儿亲亲热热地唤她为“霞儿”,而且还连着唤了两次!他一想到这儿不由自主地握起酒杯把还剩大半杯的女儿红一饮而尽了……如果说“倒酒”的场面使他身上爬满了蚂蚁,那么这两次的称呼就一下子把他放到了火炉上——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陈琼菲瞧着这火药味越来越浓就去碰了碰陆霞的肩,她抬头瞥了一眼嘀咕道:“活该!谁叫他这么不自量力频频以我父亲的指示上我家来到处献殷勤……琼菲呀,我们女孩子一向视圣洁、高贵的爱情为自己的生命——甚至有时候比生命更重要!我们不能轻易投入,而一旦投入就要无怨无悔、就要义无返顾,你懂吗?所以,振华见你那封信之后几乎不假思索地就给你回了封,希望你能和我们一样坚信着这世间依然还有真爱,不要灰心而绝念。我自去年5月认识振华以来就被他那一股不气馁、不言败、不服输的精神所深深感染,渐渐地,我便有一丝异样的情绪袭上心头……”
   陆霞说着说着不由得脸红了起来……
   “我去给他们斟酒。”
   于是,她抱起坛子跨出了座位走到郭雄琪跟前没说一句斟完酒就走,挨个儿到了父亲面前姿态就显得撒娇起来,绕过母亲到西座的叶振华跟前又是一股亲密的劲儿。他正在跟小伟国谈学习的境况及计划,她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示意着并倒上酒,他微笑着点点头致谢。其实这也没什么,但郭雄琪看之则一股酸溜溜的滋味涌上心头是处处刺眼,与陆锦文的谈话也失去了兴致——有一搭没一搭的。
   见陆霞回了座,陈琼菲站起来握着杯子到陆锦文的身旁道:“陆伯伯,我敬您一杯祝您新春愉快,身体健康!”示意着碰杯饮了口又到赵桂玲跟前道,“伯母,这些天,您待我如亲生女儿般,使我倍感温暖,在此请允许我祝您笑口常开、工作顺利。”随后便到叶振华面前道:“振华哥,我已品味到‘爱是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的另一种真谛了。在此,小妹祝你……祝你在新的一年里妙笔著文多多,心想事成连连。”她附耳又道上了意味深长的一句,“霞姐对你……对你实在是那么的一往情深,叫我瞧着真是羡慕!”
   叶振华的脸忽然如飞虹一般,他抬起头双眼盯着陆霞觉得特别有韵味儿——含蓄的、娇羞的、妩媚的,此时此刻都不能形容她那独特的美。陆霞“嗯”的一声他才收回专注的目光,脸上似被火烧一样觉得辣辣的。
   “琼菲,你刚才在他的耳边拌什么舌?”陆霞小声怒道。
   “我呀……我呀,去给你们牵线搭桥了。”她忽然大声说道,“来各位,我陈琼菲初到上海得到了不少上海人的帮助与鼓励,在此特允许我敬大家一杯——祝新年吉祥。”
   “哦,伯父!不知琼菲所反映的情况你们侦察以后是否属实?”叶振华探问道,“你们下一步将有何行动?”
   “噢,她反映的情况我们调查过,但……但我们怀疑王辉侠的世纪宾馆只是黑社会手下的一个棋子!”陆锦文一谈到案子,他的神情便自然而然地专注了起来,“我们计划等春节完后——琼菲的生日一过……这具体的嘛,是由郭雄琪同志负责指挥的!”
   “那郭兄你可否先告之一二,也好让我们准备准备……”叶振华举杯微笑着又向他探问道。
   “破案计划不能告之——这是规定。抱歉!”他冷冰冰地应邀饮了口道,“但既然如此了,到时还需你们假戏真做演下去……”
   “谢谢,到时我和琼菲一定配合!”他放下酒杯转头面向她道,“琼菲,明天到我家去过年,如何?”
   “小气鬼,你怎么……你怎么就单单只请她一个!”
   “小霞,明天到我家……我家去过年吧。”郭雄琪趁机相邀道,“真的,我的爸爸、妈妈很想见一见你……”
   “这……”陆霞瞥了他一眼故意显出为难之色道,“可是,我已答应振华去他家过年了啦!他刚才是没说完被我打断的,其实在房内我已经受他邀请了——这……这,琼菲她是可以作证的,是不是?对不起,郭——雄琪同志!”
   “霞儿,你怎么也学起我的口气来了?小郭的父母很难得这一次从国外回来过年,你就陪他去一趟嘛……也好让他俩见见他们未来的……”
   “爸,要去你自己去吧!我——是——绝——对——不——会——去——的!”
   “你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好象吃错了药……”陆锦文叹着气。
   陆霞并没有理睬这些,转头望望对面的他开始前语不搭后句地埋怨起来:“振华,你……你如果还承认自己是一位男子汉的话……你倒是说句话呀!别在那儿一副‘看客’的样儿一声不吭的好不好?我……你……你非得把我气死了才甘心,是不是?你这个糊涂蛋、大蠢蛋……”
   王嫂此刻已经瞧出了点眉目就也微笑着对他说:“振华兄弟,爱情这东西有时候也要据理力争的呀!你……”
   “陆伯父,其实我和您女儿早就……”叶振华见她们已经把话说到了这地步,他觉得是非表态不可的时候了,于是缓缓道,“我们从去年开始一块儿工作,一块儿进行采访,一块儿去慰问抗洪官兵,一块儿……渐渐地……渐渐情不自禁地我们……我们就对彼此有了一种很是微妙且异常的感觉。说实话,最初我回避、我退缩、我不敢叩开爱情神圣的门环——因为自己是个残疾人。但霞儿用她的率真与执着一点一滴地瓦解了我内心全部的忧虑与自卑。于是,我们便坚定地走到了一起……面对您这位慈祥、严谨、有时候甚至有些威严的长者,我曾经是几次欲口难言……不过,现在我想告诉您:我们彼此已经到了不能没有对方的地步了——因为霞儿说,‘爱是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
   “叶先生,你不是在和我们开玩笑吧?”陆锦文看看他们一副挺挺认真的样子,再瞧瞧妻子凝重的脸色,他忽然明白了什么,禁不住怒道,“这……这也……太突然了吧!霞儿,你老老实实地告诉我——你是否……是否真的已经决定了你所选择的?桂玲,你是否也知晓了他俩其中的微妙关系?好,好得很!你们……霞儿,你的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今天……今天这是怎么啦?”
   “爸,我和小郭是永远也成不了恋人的——有没有振华都一样。因为我不想……我再也不想如妈那样每天独自面对着这个空当当的家,夜深人静时没有爱人在身旁说说话、暖暖身。爸,你知道吗?你知道吗,我亲爱的爸爸?你三天两头不回家,妈……妈她为此流了多少泪!”陆霞顿了许久才又道,“我知道郭雄琪是一位很优秀很优秀的警察,但我不想……再不想过那种如你们一样聚少离多的日子!你说,我没有觉悟性也好、你说,我没有奉献精神也罢,我们女孩子可一直视爱情为自己的生命——假使拥有一份半死不活的爱情,那么我甘愿……甘愿不要!何况我如今已找到了一份永恒的,至少能滋润我、呵护我一生的浪漫爱情……”
   “不知羞耻!你简直是无法无天了吗?你是一个军人的女儿,应该有……你应该有抵制世俗的能力呀!”他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拍了拍郭雄琪的肩膀道,“雄琪是硕士研究生又是上海市的‘新长征突击手标兵’,这样的青年在现今的世上可越来越少了……更难能可贵的是他对你一见倾心,况且他父母还是华桥……”
   “爸,你……你堂堂一位公安局局长也应该……也应该对这些所谓的‘名’与‘利’看淡、看透了吧。”陆霞和父亲不假思索地针锋相对了起来……
   “傻孩子,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他坐回位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平时给你的关怀的确太少太少了些,但我……但是我时时刻刻关注着你的成长、你的进步——自从你当上了《缘分周刊》的记者,这份杂志就一直在我办公桌的抽屉里,你的每项策划、你的每篇文章我都抽空细细读过。”
   “爸,你如果……如果真的为我好的话,那么你就更应该尊重……我的选择!你了解他多么让女儿打心眼儿里喜欢的原因吗?振华他虽没有硕士的学历、也未有什么‘新长征突击手’的荣誉,但他也连续几次获得了‘上海市自强模范’、‘上海市见义勇为’的称号。今天可巧王嫂与琼菲都在,你可问问振华在她们心中的份量……”她离开座位到叶振华背后双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向其父亲道,“爸,你这一辈子或许永远也不会理解了……其实,残疾人对爱情是非常非常珍惜的——你应为女儿将来能嫁给这样一位优秀的青年而感到自豪,因为女儿的未来将生活在爱的港湾里,但你……”
   “看来我得……我得要找你们主任周安去……”陆锦文又站了起来右手颤抖地指着客厅的门口,“叶先生,你……这年夜饭也吃得差不多了——天色亦晚了,我看……”
   “老陆,你醉了,快别说啦!”赵桂玲夺下其酒杯又把头转向了他笑道,“振华,他在说醉话呢,你不要介意啊!”
   “我没醉,我没醉,你这小子给我滚!我陆锦文的独生女儿哪能嫁于你这样……这样一位其貌不扬的残疾人!”
   “振华,我们走!我跟你走!”陆霞含着泪倔强地挽起他、拿了双拐便拖着他硬是出了门,“爸,你知道不知道?你在我心中其实一直是很崇敬很崇敬的呀,但这个在我心中多年渐渐建立起来的地位今天……今天算是彻底毁了!无论你如何反对、也无论你如何阻挠,我这一生就是非振华不嫁!”
   “小霞你……你……” 郭雄琪是一下子心灰意冷了。
   他们相扶相携着走下楼梯便觉寒风的滋味,仰望周遭家家灯火通明欢欢喜喜地在吃世纪末的最后一顿年夜饭。看看旁边正打着电话叫车的陆霞,他心中似潮涌有千军万马的分量。他未曾料得,琼瑶剧中那些为爱而吵闹得家里翻天覆地的情景会在自己身上发生得胜剧中!
   车来了,他拉着她的手犹豫不决道:“我们真的……真的就这样走了吗?……未免太冒失了点罢……”
   “振华,现在我只问你一句话——你爱我,我是你今生想要寻找的、想要相守一辈子的那个生命中的女孩儿吗?”
   “能与你共度此生是我梦寐以求的幸福!但霞儿……但是我亲爱的霞儿呀,我们应让你父亲了解我们彼此的感情啊!”他考虑再三见事情这样发展下去很是不妥,“但我不能……不能因为自己的缘故让你们父女不和——如果这样,我会良心不安而终身内疚的……”
   “可爸他……”出租车司机按了按喇叭催促着,“我们走吧,振华,跟你——我无怨无悔、我义无返顾!”
   他们相偎在后座里没有语言,她只是静静地倾听着他的心跳。他却用下巴轻轻摩擦着她的秀发,心中禁不住喃喃自语着:“傻姑娘,你选择了我……你今生选择了我就意味着将要伴着艰辛、伴着痛苦度过每一天漫长的时光……”
   出租车飞驰在上海的霓虹灯下,寒风呼呼的在耳边回响。他们顾不得看一眼不夜城的美景,紧紧地拥抱着恐将感受不到对方心海的声音……车停在了阳光小区门口,叶振华想想道:“我们还是……还是回我家吧。”
   于是,车又启动了。
   “振华,为何……”
   他轻轻用右手的食指与中指按住了她欲说话的嘴:“霞儿,你与我天寒地冻的共处一室,我怕……我怕自己会忍不住胡来;再则传出去对你一个女孩儿的名誉也不好呀!我爱你就不能让你受到一丝一毫的委屈……”
   这番话如一股温泉般的暖流深深地植入了陆霞的心中:在如今这样一个花花绿绿、物欲横流的大千世界里——还有哪一种爱能比尊重与呵护更伟大?还有哪一种爱能比了解与体贴更温暖?还有哪一种爱能比克己与成全更崇高?
   这一年多来,叶振华经历了多少爱的折磨——残疾是他永远的痛,面对《缘分周刊》编辑部里的一堆堆恋爱的信件,他多么渴望自己也能有那么一只爱情鸟为他停驻在枝头!大学期间各系中的男孩子都有心怡的女孩儿,他难道就一个也没有吗?但他不敢表白……陆霞的出现使他又一次陷入了那种渴望与恐惧的旋涡里,而她却是那么率直、那么执着没有给叶振华彷徨退缩的机会,终于一句“爱是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打开了他打算这生永永远远关闭的爱情大门。“渴望爱情”与“拥有爱情”的两种变化使叶振华享受到了真爱的圣洁滋味,他没有说过一句甜言蜜语的海誓山盟;他没有送过她一件贵重的礼品;但他们为爱辩过、为情争过、为文学发生过矛盾……然而恰恰是在这样一次次不经意的摩擦中,他俩渐渐相逢又相知、相知又相爱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