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寻找一颗星
寻找一颗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0,357,540
  • 关注人气:219,6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寻找一颗星长篇小说】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02)

(2008-01-01 08:31:23)
标签:

我记录

情感空间

寻找一颗星

长篇小说

心灵溢香

【寻找一颗星长篇小说】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02)

 

 

爱,心灵溢香的唯一妙方

第二章:爱的弥漫

 
   于是,他们三人说着笑着干着杯吃着菜很快就陶醉在了其中,时间在这暖暖浓浓的温馨气氛里缓缓流逝……陈琼菲从小到大未曾有过这样美妙的经历,喝着酒吟着诗畅谈着未来种种梦一般的图景是何等的触手可及!渐渐地,她的那颗心也被重新点燃起了熊熊希望的火焰!

   叶振华1978年出生在上海的一个农家,据传是长得白白胖胖虎头虎脑挺可爱的。1周岁生日那天他忽发高烧——三天三夜都不退,虽经各科医生的全力抢救保住了性命,但可惜一个生龙活虎的娃娃由此便留下了小儿麻痹的后遗症……
   天无绝人之路!命运想把他引入到一个痛苦的深渊里使其受尽种种折磨无力反抗,然而命运却被他那一股愈挫愈强、永不服输的顽强意志弄得尴尬至极反受其累——叶振华儿时不会行走只能爬行,但他在父亲精心的引导与鼓励下硬是从“四肢爬行”一步步到“扶凳行走”再到如今的“撑拐独行”……邻家小孩与身俱来便有了双脚行走的技能,只需条件成熟就能一下子挣脱长辈的手掌而自由飞翔,而他却足足用了6载时光才勉勉强强能颤微微地“独飞”在这片无障碍的天地间。
   学步的经历铸就了他坚毅的性格。7岁进校便坐在了一年级的课堂里,从此,除体育课程由于身体的原因而免修了之外,语文、数学、英语、美术、音乐、物理、化学,他哪一门不是名列前茅!进入高中与大学后的他更是如虎添翼——中考过后在姐姐的帮助下,暑假中他便游刃有余地自学了高一课程——因此只上了一个星期高一课程的叶振华便跳进了高二的集体;大学他只用了两年时间就学完了全部教材,经复旦批准三年级的他就进了实习单位……
   叶振华喜欢文学是痴了迷的。10岁发表处女作《飞翔》之后便一发而不可收,伴随着学业的不断成长他的文字也逐渐成熟——小说、散文、诗歌、杂文、评论他无一不涉及且各具独道之处。俗话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或许正因为命运的这个玩笑,他才能静下心来读巴金、钻鲁迅、看朱自清、背徐志摩、诵闻一多、阅托尔斯泰、览巴尔扎特……大量的阅读、浏览使他如鱼得水下笔有神。
   叶振华身残心不残,他一心向往着记者这个职业。《缘分周刊》不拘一格接纳了他,初来时被安排了收发报刊一职,他毫无怨言地干了三个月……有一天一位记者因得流行性感冒而不得不请了半月假,《真情驿站》的版面便空缺了。在领导为难之际,叶振华毛遂自荐上去说“可以让我试试吗?”周刊社长一时也找不出第二位合适的人选也就将信将疑地答应了。不久,叶振华在这版面上登载了自己的一篇《抗洪英雄赞》的激情散文——居然使不少年轻的读者热泪盈眶纷纷来信要求通过版面向可歌可泣的英雄们致敬……叶振华的文采与才干终于得到了领导的赏识,他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这版面的编辑记者……
   “妈,我回来了!”红色已班驳的残摩还未熄火叶振华便叫了起来,他随后撑着双拐进了厨房,“妈,妈……”
   无奈没人应答,这时他才想起今天是姨妈55岁的生日肯定是被叫去吃席了。叶振华复回停妥残摩以后再到厨房自己动手打了两个蛋、自己掏米做饭忙了近40分钟才好不容易吃上热气腾腾的饭,收拾好一切已近7点……他到书房就拿起电话拨了起来——
   “喂,我是叶振华。你现在饭吃了没,陈小姐?”
   “叫我琼菲吧,振华哥。我饭吃了,如今正看着书呢。你这儿的书真好——全是我想读却没读过的!”另头传出了惊喜的声音,是情不自禁的那种。
   “一个人住还习惯吗?你……你不感到害怕吧?”
   “不怕。振华哥,你是有所不知呀——我们东北的女孩子胆特大……”电话那头又传来了挺有自信的回答。
   “那我就放心了。书别看得太晚了哟,安安稳稳睡上一觉才是正经。”叶振华想了想又嘱咐她道,“如果你实在是睡不着的话,那张紫红色书桌的抽屉里有台收音机——听着音乐可以能帮你渐渐入眠……”
   “谢谢你,振华哥!晚安。我想我今晚会有个好梦做的,但让你就要……”里面忽然渐渐没有了声音。
   “琼菲,你不是刚才已经称呼我为‘振华哥’了吗?我们如今可是兄妹了呀,你怎么还和我这么见外呢?”叶振华安慰她道,“你别把这些小事老是放在心上,啊?”
   ……
   “振华,难道是你……是你回来了吗?”他刚放下电话就听见母亲的脚步声急匆匆地进来,“你为何事先也不打个招呼、通个电话回来?外边住得好好的,为何一星期不到又搬回来了呢?你瞧,这天寒地冻的!”
   “妈,堂姐那儿我暂时让一个东北女孩儿住了……”
   “什么?什么东北女孩儿……难道你小子有了女朋友?”
   “你……你说的这是什么跟什么嘛!妈……”随后,叶振华原原本本向母亲讲述了她的凄惨故事,“就是……就是这么回事——妈,以后可记得在你下结论之前别忘了要先把一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搞清楚,千万别再这样想当然地下结论,冤枉人的滋味可不那么好受!”
   “哦,你今天这是路见不平英雄救美了哟!那以后,你上班该又怎么去呀?天可越来越寒了——万一冻坏你的那双本来就不好的腿又如何是好……”
   “经你这么一说可提醒了我。这样吧,妈,明天我就回单位住去,不是身体和工作两顾全了吗?”
   “你呀,自己磕磕碰碰的时时要人帮扶,但你的心里却刻刻想着助人为乐……”坐在沙发里的母亲激动地一把把儿子搂进了怀里,“一看到别人有困难的时候呀,你似乎总是忘了自己艰难的处境!你要我到底说些你什么好啊,我的傻儿子?”
   这晚有个身影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始终在叶振华的脑海里盘旋、飞舞着——白天的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场景不断重复着,那位长发飘飘单凤眼女孩儿的不幸诉说一遍遍如放电影似的闪现着。梦中,他不知怎么的忽然成了位豪气冲天的王子,陈琼菲是位身陷魔爪的公主,在即将遇害的时候他匆匆赶到了,三下五除二轻易地就打败了来犯的敌人……于是,他和公主从此便过上了神仙眷侣一般的生活。
   叶振华甜蜜地笑了,“嘟、嘟、嘟……”他被收音机里的报时声惊醒,睁眼拉灯一看才12点。原来这是一场梦啊,他无奈地摇摇头,但却又不由自主地细想了起来。陈琼菲虽现在被自己误打误撞给顺利的救她出了虎穴,但这也恐非长久之计啊,还需救人到底才是。那又该如何、那又能如何呢?叶振华竟在被窝里思量了一夜,到凌晨才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6点30分,刘梅娟实在是等不得了才上去喊他起来,他急急忙忙洗簌了一番背着床铺往残摩后座一放就迎着凛冽的寒风出发了……
   “振华,你今天可迟到了足足一个小时啊!你……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一进门同事们便关心地问。
   “没事,只是我昨夜回家去了……”叶振华淡淡地回答着,他似乎一点儿没察觉到同事们此时的惊讶表情。
   “给你!”陆霞走到其跟前把自己捂在怀里的暖水袋丢给了他,“看你,冻得都瑟瑟发抖了,快暖暖吧。”
   “对了,霞儿,中饭时麻烦你去帮我晒晒床铺,行吗?”
   “怎么?我尊敬的叶振华同志,难道你要……你真的要在这儿过冬了吗”贾忠仁感到非常吃惊极,“你这也太……敬业了一些吧,再说,你那儿也不远……”
   叶振华曾经和他们开玩笑说:“《缘分周刊》的稿件越来越多,看来我是要以办公室为家了。”没料想,这话不到半个月他就真的搬来了行头……
   “我这才知道什么叫做‘言出如山’和‘身体力行’……” 陈琪铭也禁不住半开玩笑地说。
   “你们想哪去了呀,这儿我还想请各位帮那么个大忙呢。我昨日不是去采访了一位东北姑娘吗?陈琼菲——就是写来那封对爱情绝望信的这位,原来……”他又一五一十地把整个经过向自己的同事叙述了遍,“她怪可怜的,落难至此遇上我们也算是一种难得的缘分。我看,大伙儿……大伙儿还是替她想想办法吧。”
   大家听完一下子都没有了声音,空气渐渐地似乎也被这个悲凉的故事给封冻了般。
   “让她一直住在你那儿恐怕也不妥吧,她一个女孩儿独自一人,万一……” 好久陆霞才打破寂静道,“再说,你真的要住办公室?我看,让这个名叫琼菲姑娘还是搬到我家来吧——大家别忘了,我爸爸可是公安局长,而且那个‘世纪宾馆’也在我父亲的管辖之内……”
   “我怎么就……就没想到呢?霞儿,看来还是你比我行!”叶振华的双眼忽然发亮了,一眨不眨地瞧着她。
   “可惜了,真是可惜啊!刚刚开始的‘金屋藏娇’就这么……就这么被她不动声色的给带走了,理由居然还那么正当!哈哈哈……”他旁边的那一位打趣道。
   “陈琪铭,你……你小子竟然敢这么明目张胆地胡说八道!”叶振华过去举起了一根拐杖道,“大家都在绞尽脑汁想办法,你却……你却还有时间来幸灾乐祸……”
   “对啦!振华,或许她……她就是你命中的新娘也说不定啊!”马道怡也插进来和他打呵呵,“你可要……你可要好好把握这一次非常难得非常难得机会哟!”
   “好啊,你们俩……你们俩一唱一和地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戏弄于我,看我今天如何收拾你们两个!”说完,他又撑着一拐杖过去……
   “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饶……饶了我们这次吧!”他们一东一西地坐着,见他这回要动真格的时候,两个人竟然不约而同地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头,目光里流露出了乞求的神色……
   陆霞在一旁笑得前俯后仰地合不拢嘴:“振华,你也真是的,开个玩笑也会如此当真?你呀……”
   “待会儿……待会儿再跟你们来好好算一笔总帐!快,我们快工作吧——现在!”他恢复了往昔工作时的神态回到座位上问,“有些什么重要的稿件?”
   ……
   “琼菲,你饭吃了没?如果还没吃的话就上刊社来吃吧。告诉你,我已经给你找到了一个好住处……”叶振华中饭前打了个电话过去通知她这一好消息。
   “振华,不知她的模样……长得如何?比我漂亮吗?”陆霞忽然抬头问道,“你倒是先先说呀,平时极赋文采的你难道还被她的长相给难住了不成?”
   “吃你的饭吧,别拿这套讥我!你的美是自然而健康型的,但……但她的漂亮则是单纯而又出尘型的——你们俩是不能同一而语的呀!她已经来了,你还是自己瞧着比吧……”话还没说完他已经撑着拐杖奔了过去。
   陆霞扭头望去,只见一位长发飘飘的鹅蛋脸女孩儿穿着蓝色的皮风衣渐行渐近,直到照面时才发现原来她还有一双很漂亮很漂亮的单凤眼……
   “这就是公安局长的女儿——我的好同事陆霞小姐;这就是东北姑娘陈琼菲。”叶振华介绍她们认识后,见其眼睛怔怔的就在她的耳边打趣道,“怎么样,我亲爱的陆霞同志?我并没有……没有瞎编吧。你们……”
   “不能同一而语,的确。”她点点头自言自语着。
   “来,琼菲……”他又领着她到社里跟同事们逐个儿作了个粗枝大叶的介绍,“你饿了吧,那有事吃完饭再说……”
   叶振华简单的介绍使全社的记者、编辑不由自主的有了一种浓烈的、一探到底的迫切欲望,趁午休时间的这个空当大伙儿缠着他问长问短,他瞧时间已经到了很成熟的地步便让陈琼菲又一次讲述了自己的不幸遭遇……她感人肺腑地诉说使在场的每个人都禁不住淌下了滚烫的泪水,几位年长的老编辑或拉或搂着她似父母般嘘寒问暖,小小的编辑室里面涌动着一股股爱的暖风——外面寒风凛冽,里面却胜似春天!
   “我说哥儿们、姐儿们,我们光热泪流淌是远远不够的呀!趁大家几乎都在,我有个想法说出来与大家商量商量不知可行否?”叶振华起来拉过陈琼菲到自己身旁道,“《缘分周刊》是一本不仅讲究爱情而且更讲究友情、亲情与人间真情的刊物。既然琼菲由于一次活动跟我们不期而遇了,这是一种难得的缘分,那何不众人携起手来拉她一把呢?再则说,揭露社会丑恶现象是你与我作记者的份内职责!关于王辉侠这个人——刚才琼菲的叙述如果真是属实的话,那他……那他可是社会的一大毒瘤啊!”
   “对!”周安风尘仆仆地推门而入,“叶振华同志的这番论述非常之精辟呀!我们作为一家以‘缘’与‘情’为主线的刊物应更注重要弘扬弘扬这世间的大爱精神。”
   大家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聚焦在了周安身上……
   他抖抖双肩走到陈琼菲跟前道:“你就是那位……那一位东北姑娘吧。振华昨夜与我通电话转述了你的遭遇,你就安心下来——上海这个国际性大都市是决不会让丑恶现象永远这么嚣张下去的!我们都是你的亲人……记着,我们都是你的亲人!”
   “社长!”本来站着摇旗呐喊的叶振华奔上去紧紧握住他那双冰凉的手,泪水已经那么不自觉地含在眼眶里打转,“主任,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谢谢你!”
   话音刚落,一阵如雷般的掌声响起,久久未息……
   “琼菲,这就是我们的社长兼主任周安同志——1999年他刚被评为上海市劳动模范。你还傻愣着干嘛!”叶振华哽咽着使了一个眼色。
   陈琼菲这才红着脸向他深深地鞠了一躬,周安赶忙伸手去扶住她的双肩微笑道:“以后你若是愿意的话,就叫我周叔叔吧——这样不是显得更似一家人了嘛!”
   望着他那慈祥的国字脸,环视着大家亲和的目光,陈琼菲再也抑制不住,内心如潮汐般地澎湃,豆大豆大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唰”地一下滚落了下来。除了谢谢,她此时此刻再也不能找出第二个词汇来表达自己心中那些久违的感激,除了向一位位编辑老师鞠上深深的一躬,她不知道还有哪种方式更能表达她心中那说不清又道不明的深深谢意……她——一位东北姑娘被迫踏上了南下打工的征途,在遭受家庭的种种打击与老板的步步紧逼即将要被魔鬼俘虏时,她却因一封无奈的表白信而获得了新生。温暖,在寒冷的冬天里,上海的记者们给她植入了一股股人间真情的暖流……
   “哇,振华,你……你这‘狗窝’几时变成‘良居’了。”陆霞在他开门的一刹那惊讶不已道。
   “这……”叶振华目瞪口呆了半天,屋内的陈设是那么井井有条,各归其位的感觉真让人舒服。瞧,客厅东面的沙发上没有了乱丢的报刊与杂志,茶几上不见了昔日涂鸦的纸团且被擦得一尘不染,冰箱——结满岁月印痕的冰箱居然也“容光焕发”了起来,墙壁上、桌椅上、地砖上就如重新染了遍那么清洁;走进厨房更是像变了天似的——满是光洁的灶具、被去了“油皮”的橱柜看得出也被精心消过毒、连洗碗池边的香皂盒都被冲洗过;再进卧室就更是理所当然地被进行了一系列归位——书整整齐齐立在书桌上,旁边推着一叠稿件、墨水与稿纸放于左边的电话旁,床上叠起了暖被、床单一层不皱地铺展着……整个原本凌乱不堪的屋子在一夜之间忽变成了天堂似的。
   “没什么的,振华哥。我们农家女孩儿从小就做惯了这些。”看到他如此惊讶,陈琼菲倒忍不住先解释了起来,“真的,我6岁便……”
   叶振华转身居然说不出一句话了,只是那么呆呆望着她,脸上满是疑惑。生活的磨难已经在她身上留下了烙印,但同时也使得她锻炼出了吃苦耐劳的精神,更拥有了一颗感恩的心……想来,“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话一点儿也没错!
    “振华,我看你还是……还是把她给留在你的身边吧。”陆霞却没有注意到这些,打量了一遍道,“能得这么一个小保姆多好啊——也省得我隔三差五地帮你来料理……”
   “霞儿,你也跟我开起了玩笑吗?王辉侠迟早会找到这儿的,住在你家……住在你家他即使知道了一时也不敢乱来!再说,我给你找的这个女伴不好吗?”他一副认真的样子对准沙发坐下继续道,“平时你……你不是说业余生活无聊、寂寞吗?”
   “你别将我的军了!这样吧,我们在这里吃了晚饭再回去不迟。”陆霞望了望叶振华微笑着故意为难道,“那你去煮饭呢?我们今天可是客人哟!”
   “你们坐会儿,还是让我去露一手吧。”陈琼菲站起来系了围裙有模有样地走进了厨房,只听自来水哗哗、刀板凳切切、液化气隆隆,顿时“厨房交响曲”奏了起来……
   叶振华与陆霞离开客厅进了卧室,他俩的恋情早已在他们同事之间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了。他们因文学相互欣赏而渐渐地从相识、相知与相爱走到了一起。毫不夸张地说,文学是他俩的媒人……此时趁这一会儿的工夫他们又开始拿着稿子讨论了起来——
   “霞儿,你看我这一篇《渴望爱情》的小说写得怎样?”叶振华递过稿子面露着微笑特别指出道,“开头……那开头还是不错的吧。”
   “……一个深深的吻一瞬间印在了他们彼此的心田里,霞偎在叶的怀里喃喃自语着:‘……能与你携手共度此生是我今生最大最大的幸福。真的,残缺的身躯、高尚的灵魂同样也能赢得我这一颗芳心的倾慕……’”
   读着读着陆霞的脸微微红了起来,忍不住小声笑骂道:“臭美!你真是臭美啊!谁又说过能与你……能与你携手是我今生最大最大的幸福?”
   自己的话音还没落便觉得似错了什么急忙捂住口,她脸一下子更加绯红了。
   “你自己这次不打自招了吧,精彩!”叶振华哈哈大笑了一阵,“霞儿,可是……可是我们还没有……没有一吻定情呢!”
   “你……你……好一个叶振华!敢情你是设了一个圈套给我钻呀!”陆霞丢下稿子气呼呼地来到床边他跟前说,“你也……你也欺人太甚了!”
   “难道你不愿意吗?难道你真的不愿意吗?”他拉过她坐于身旁四目相对含情脉脉,“霞儿,这生能遇着你这么一位知己爱人是我今生最大最大的幸福,真的!”
   “振华,其实我……”话没出口便抬起依偎在他肩上的头慢慢地移过去,周身血液也开始情不自禁地沸腾了……终于四片嘴唇相吸了,幸福是他俩此时最好的描绘!久久的、久久相吸着嘴唇才舍得慢慢分开……
   “这样好吗,我亲爱的霞儿?”叶振华轻轻地问了一句。
   陆霞娇羞着不言语双眼直愣愣地盯着他闪闪发光,许久才蹦出了这么两句:“我老爸前些时候介绍了一位他单位的男同事给我……你打算何时才去……才去见见我父亲呀?振华,我们的关系发展到了这种地步,是时候……也该见见双方的家长了吧。”
   “我这样子……他又是一个军人出身的……”叶振华见她忽变了脸色就又马上急急地改口道,“不高兴啦!其实,我以后得经常到你家去……”
   “真的?”高兴之余的她忽然又板起了脸,“振华,这可不像你说的话……”
   “女孩子的心思真是难以琢磨呀——说不去嘛,板着脸;说要经常去嘛,还是板着脸……你到底要我怎么办?”叶振华把她轻轻搂入自己的怀里叹着气说。
   “我不是……不是不相信你,只是……”
   “傻丫头,你把我的‘小保姆’接走了,我能不……”
   “开饭啦!”正说到此,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他们恢复神色出去只见五、六道菜已摆上了桌,热气腾腾的。
   “要酒吗?”叶振华拿出了一瓶满满的红葡萄酒,不料被陆霞一把给抢了过去,“有好酒,当然是要的哟!琼菲,拿三个酒杯来,让我与你一起品尝品尝!”
   于是,他们三人说着笑着干着杯吃着菜很快就陶醉在了其中,时间在这暖暖浓浓的温馨气氛里缓缓流逝……陈琼菲从小到大未曾有过这样美妙的经历,喝着酒吟着诗畅谈着未来种种梦一般的图景是何等的触手可及!渐渐地,她的那颗心也被重新点燃起了熊熊希望的火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