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禁止生化武器的背后

(2007-10-18 02:15:41)
标签:

生化武器

美国

日本

奥姆真理教

萨达姆

分类: 历史
    昨天说到1925年日内瓦禁止使用生化武器议定书形成时,美国和日本两个国家没有批准。也正是这两个国家,在后来的半个世纪里,秘密从事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生化武器研制和实际使用。直到1969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美国将不使用任何致命生物武器。到了1975年,美国推动国际社会修改了半个世纪前的日内瓦议定书,规定一切研制和持有生化武器都是非法。那么,美国为何会有如此彻底的转变呢?
    二战结束以后,美国以肮脏的交易,获得了日本731部队的全部生化武器资料,但是,美国还是不满意。日本军国主义研制生化武器就是为了杀人,但是,在大规模投放的细节上,几乎一片空白。日本人仅仅只是在中国的某些城市随意投放生化武器后,便等待其效果。因此,美国首要任务是将生化武器的投放标准化。例如,在怎样的天气条件下投放;对不同人口规模的城市,如何控制投放量和投放方式等。为此,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在国内秘密做了很多次无害细菌的模拟投放试验。投放地点包括五角大楼,以检验生化武器对于大型建筑物内部的影响状况;旧金山,以检验海岸城市投放生化武器的特点;田纳西州某地,以检验内陆城市投放生化武器的规律,其他还有在沙漠地区,在辽阔海面等等。
    由于日本的资料已经拥有了大量致命生化武器的档案,美国几乎无须再做多少试验工作。但是,美国又开发了很多非致命性的生化武器,例如兔热病菌,它能使人患上非常严重的感冒,并且传染性极强,但大多能够治愈。在这个问题上,人们也许会说,美国研制生化武器新品种显得比较善良,实际上并不尽然。美国研制非致命性生化武器还有一个重要的战略意图。美国认为,致命生化武器造成人员死亡,往往导致对方抛弃尸体,处理比较容易。而非致命性生化武器,会导致对方治疗、救治、护理病号,这种情况比直接抛弃死者消耗的资源和人力更大,因此,对削弱对方战斗力的作用更加显著。
    为了试验这些新的生化武器,美国开始在国内招募志愿者接受人体试验。大约有2200多名志愿者报名参加。这些志愿者清一色都是虔诚的教徒,一贯反对战争,反对生化武器。那么,他们为何会成为生化武器人体试验的志愿者呢?美国军方告诉他们,他们参加的工作是研制针对生化武器的疫苗,因此,他们听从上帝的号召,其实是在救人。多年以后,美国很多新的生化武器研制成功,疫苗却没有任何影子。而且,美国研制的新生化武器,都是绝密,其他国家都没有,针对敌对方的生化武器的疫苗,显然也是一个谎言。美国为了研制生化武器,上帝也成为重要的帮手。
    到了20世纪60年代,美国作为唯一秘密研制生化武器的国家,其生化武器的技术水平,已经远远领先于其他国家。美国对于生化武器的研制成果,很快派上了用场。越南战争期间,美国公开违反日内瓦议定书,在越南使用了大量化学武器。之所以没有使用生物武器,我们不该把它想成是美国人的仁慈,而是它要保守秘密。
    美国在越南使用的化学武器叫做“橙剂”,其主要成分之一是现在人们熟知的致癌物质“二恶英”。“橙剂”的后续影响,至今都没有消失。经过对受害人群的调查,现在已经确认,“橙剂”至少与心脏病、癌症、糖尿病、新生儿残疾等9种疾病有直接联系。但是,美国虽然对越战使用“橙剂”的后遗症做过多次调查,至今都不愿公布调查的全部研究报告。因为,调查结果一旦全部公开,美国将不得不给本国受害的越战老兵支付大量的赔偿。而且,如果给越战老兵支付赔偿,是不是还要给越南人赔偿呢?
    近年来,中国有一个叫王选的了不起的女性,收集了大量日本生化武器中国受害者的证据,要求日本政府赔偿。日本政府只当没听见,因为,当年美国在东京审判时,已经放了日本一马,日本使用生化武器没有被国际社会的认定,美国早已经给日本打了保票:日本没有在战场上实际用过细菌武器。日本对于中国受害者的态度,与美国对于越南受害者以及本国老兵的态度,多么相像!再说一次,这两个国家都是参加1925年日内瓦会议,而没有批准议定书的国家。
    美国在二战之后研制、使用生化武器的主要用意是,生化武器比核武器更便宜,使用更方便。到越战的时候,生化武器已经成为美军战争武器库中的重要一员。但是,越战使用生化武器后,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美国国内本来反战情绪就很高,使用生化武器的事实,令美国政府非常难堪。而且,国际社会对于美国违反日内瓦议定书的行为,也形成了批评意见。巧合的是,1969年2月,美国军方生化武器研制基地发生沙林神经毒气泄漏事件。幸亏基地在比较偏远的地方,没有造成人员死亡,只造成基地附近6000多只绵羊死亡,美国军方不得不承认他们确实在研制生化武器。这一事件造成美国国内更大的反对声浪。
    正是在这几种因素的作用下,尼克松总统于同年宣布,美国将不使用任何致命的生化武器。这一宣告的直接结果是,人们对于美国在越南使用生化武器的行为不再追究,好像美国已经间接承认了错误,事情就此了结了。
    对于美国的这个宣告,我们还应该看到更深一层的含义。美国开始意识到,生化武器既便宜,又容易研制,效果又很明显。美国可以拥有,其他国家也能较为方便地拥有。很多国家可能不具备研制原子弹的实力,但是,拥有生化武器比拥有原子弹要容易得多。如果一旦其他国家拥有生化武器,并将其用到美国头上,美国就是自食其果,连批评别人的资格都没有。而且,美国此时已经确信,自己的生化武器技术已经领先于世界,为了保持这种领先水平,以道德的名义,禁止所有人研制,是最好的办法,它将保证其他国家无法在生化武器技术方面超越美国。美国在核武器方面的领先更多只是靠数量,但是,在生化武器上,美国已经拥有了其他国家所没有的技术。而且,尼克松宣布的内容,只是美国不使用“致命”的生化武器,而美国人手里,恰恰有很多非致命的生化武器。这一点点细微之处,到底是故意,还是什么?
    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1969年之后,美国开始积极介入修订1925年的日内瓦议定书。当时的议定书只是明确禁止使用生化武器,但并没有禁止研制。美国推动修改的结果是,一切研制和持有生化武器都是非法行为。对于美国自己的生化武器,美国宣称只在试验室里保存了样本,没有人对美国进行检查。到了1975年,美国的愿望全部达到,修改后的日内瓦议定书,成为国际社会新的法律文件。
    然而,即便新的日内瓦议定书在1975年已经形成,萨达姆1984年第一次使用化学武器却
得到了美国的默认。因为,当初美国需要伊拉克对付伊朗。甚至还有美国议员指出,萨达姆的生化武器,有一部分就是美国提供的。等到萨达姆1988年第二次使用生化武器时,美国已经不需要他了,萨达姆才真的倒霉了。美国人的大棒子重重敲打在萨达姆的头上,最终要了他的命。而这根大棒子是美国在1975年刚刚做好的。
    此后没过多久,一个震惊世界的事件,更使得美国确信,自己当初对其他人研制、拥有生化武器的担忧,是多么英明。1995年,日本邪教组织奥姆真理教在东京地铁投放沙林毒气。我们要注意一个事实,沙林毒气最早是纳粹德国研制的。1969年美国发生的泄漏事件,也是沙林毒气;1995年,日本邪教使用的,也是沙林毒气。这个线条,一方面使我们看到,美国和日本这两个没有批准1925年日内瓦议定书的国家,都在偷偷干什么。另一方面还可以看到,奥姆真理教仅凭几个化学工程师,就能够制造沙林毒气,可见生化武器的门槛确实较低。
    对于中国人来说,我们还应该记住一个细节。麻原札幌对于沙林毒气,有一个自己取的名字——“石井”,731细菌部队首脑石井四郎的姓氏!那个没有被美国人定罪的战争罪犯,几十年后,成为了日本邪教的膜拜对象。
    911事件后,美国国内多次发生通过邮件投递炭疽病菌的事件,即所谓“白色粉末”,至今都没有查明真相。据说幕后人物很可能是美国当年从事生化武器研制的人员或机构,“白色粉末”也很可能来自于美国军方的某个试验室。幸亏“白色粉末”在美国没有造成很大的严重后果,否则,我真不知道应该同情美国,还是说它活该。
    看清楚美国生化武器的发展过程,我们不得不产生一个联想,美国如今对于其他国家生化武器的大力打压,总像是在贼喊捉贼。美国有没有把自己的生化武器都销毁?谁有能力去查一查美国?

 

 

相关文章:

美国生化武器的发展

禁止生化武器的背后

旁观《独立宣言》

美国人的新闻炒作

移民大游行,美国很难办

双重标准的源头

伊朗核问题与印第安人

朝鲜核武是美国自食其果

尼日利亚的教训

谁在制造文明的冲突?

911的阳光与阴霾

恐怖来自何方?

沙龙理想

 

萨达姆罪行的来龙去脉

未来会给萨达姆平反吗

花花公子盛衰的背后

花花公子的花边议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