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仰
刘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021,899
  • 关注人气:242,7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如今有谁不犯法?

(2007-01-31 23:15:18)
标签:

法治社会

犯法

分类: 杂文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犯法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一个人如果犯了法,基本上就被定性了。但是,在现代人的观念里,犯法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没有犯过法的现代人恐怕很少。原因是古代法律比较简单,而且主要以《刑法》为主,现代法律非常复杂,《刑法》的重要性大大降低,其他包括《民法》在内的法律越来越多。

    古代法律以《刑法》为主,因此,一旦犯法,往往都是重罪,都是要坐牢的,或者是要被杀头的。所以,古代人害怕犯法,法律的威严比较高,犯了法的人,也几乎等同于“坏人”,犯人会遭到社会的唾弃,人们对犯法之人也容易产生陈见。在古代社会,犯法往往成为一个人难以洗刷的污点。

    现代社会的各种法律太多了,人们动不动就犯了法。比方说我自己,每年总要收到几张罚单,要么是违章停车,要么是超速(限速30公里,像一个法律陷阱)。另外还有一些人,过马路都会被警察抓,骑自行车带人也会被抓。因此,现代社会人们对于“犯法”已经比较麻木了,很多犯法的事情,花点钱(不是指腐败)就解决了。所以,现代社会对于犯过法的人,往往主张不要有歧视,不要有偏见,因为犯过法的人实在太多了。现代社会触犯过《刑法》重新担任社会公职的人也不新鲜。古代社会“以儆效尤”的原则,被现代社会替换为“改过自新”。似乎经由量化后的惩罚,违法行为的危害就可以被抵消。

    古代社会的法律数量少,内容简要。老百姓如果不识字,听听也就懂了。现代社会的法律数量多,内容繁复无比。老百姓就算是大学生,很多法律也不一定搞得懂。《拿破仑法典》一般被认为是现代社会的第一部重要法典,至今仍在使用。这部《法典》可以详细到一棵树,一只磨盘,一个窗户。面对这样的法律,再怎么大力推广普法教育,老百姓不懂法的情况都难以改变。

    学过法律的人都知道,越简单的法律往往越是有效,越复杂的法律肯定漏洞越多。比方说,古代法律认为盗窃是犯罪。对于盗窃数量的多少一般没有明确规定,偷了多少与量刑的标准也没有精确的联系。现代法律盗窃也是罪,但是,如果你被盗数量在1000元以下(中国如此),还达不到警察立案的标准。街上抓了一个小偷现行,结果他只偷了100元,关几天就放掉。放掉之后,他会马上再去偷。这就是复杂精确的法律带来的严重漏洞,它根本无法制止盗窃行为。反过来看,如果没有现代社会超级复杂的法律,律师们如何混饭吃?如何找漏洞?

    现代社会以个人自由为最高原则,但是,这个原则必然会导致某个人的自由伤害到别人,于是,现代社会又制定了一系列的法律,为每个人的自由设定了各种界限。结果,这种界限多如牛毛,浩若繁星,甚至深入细致到家庭内部父母如何对孩子说话(在美国,父母语言侮辱孩子也违法),让人怀疑到底是古代人自由,还是现代人更自由(现在有些城市,在自家窗台上晾衣服都违法)。英国最近在安检方面要安装透视装置,可以看到每个人的裸体,以确认是否携带违禁物品。相信古代人不会遭遇这种羞辱。这是否就是某些人说的“自由的代价”?

    人们常说一句话,法律是滞后的。其实,更形象的比喻是,法律好比“大禹”父亲的治水方法,到处在堵漏洞,结果漏洞总也堵不完。而且,只要钻到了法律的空子,就可以获得好处,那么,谁会不去钻这个空子呢?当然,会钻法律空子的人,一定是非常熟悉法律的人,比方说律师。
 
    更有甚者,现代社会还会公开宣扬违法可以得利这种行为。看过篮球比赛的人都知道,篮球比赛中有犯规战术。足球比赛里也有,眼看挡不住对方,要射门了,赶紧先犯规,如果情况危急,哪怕在禁区里都不在乎。阿根廷球星肯佩斯就干过这样的事,守门员跑出去了,对方射出的球眼看要进门,肯佩斯用手将球挡住。被判罚点球后,对方没有罚进,肯佩斯成了英雄。那年,好像阿根廷夺得了世界杯冠军。这种战术的实质是,如果犯规被罚的代价比我可能获得的好处小,那我宁愿犯规。谁能说球场上宣扬的这种故意犯规而得利的手法,没有被人运用到生活中?在球场上叫犯规,在生活中就是犯法。因此,如果说古代社会的法律是令人敬畏的,那么,现代社会的法律就是可以被玩弄的。
 
    孔子说,法律可以让人因为害怕被处罚而不敢犯罪,但是,法律不能让人不产生犯罪的念头。因此,古代社会主张道德至上,道德可以让人少产生犯法的念头,类似“鲧”的儿子“大禹”的治水方法。但是,千万不要误会说,古代社会没有法律。道德的自律导致犯法行为较少发生,同时带来的结果是,维护法律的社会成本大大减少。现代社会,由于法律极其繁复,维护法律的工作便消耗了大量的社会财富。可以这么说,人类历史上没有哪一个社会,像现代社会一样,将如此巨大的财富花费在公检法、军队等等一系列执法机构上。现代商品经济的自由社会,花费在执法机构(或者说暴力机构)上的社会财富,与任何古代社会相比,不管是相对比例还是绝对数额,毫无疑问都是空前的。人类的自由一定要在这种暴力机构的高压下才能实现吗?
 
    西方社会经常这样“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在摆脱了宗教禁锢后,主张“自由高于一切”,结果发现有问题,便制定详尽的法律来界定“自由”的范围,结果法律多到令人束手无策,最终成为现代人无法摆脱的新的束缚。遵纪守法在现代社会成为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于是,犯法成为家常便饭。之所以如此,还因为缺乏了道德,大家只看到犯法可以轻松得利,往往铤而走险。即使有那么多执法机构,被发现也不那么容易,总有很多漏网的。即使被抓了,只要犯法者聪明,懂得法律,也很有可能轻松过关(要不要教你几手?)。于是,法律被当作儿戏。如果说古代社会真的还有很多一辈子没犯过法的遵纪守法者,那么,现代社会,这样的人几乎一个都找不到(也许孩子除外)。
 
    写这篇文章不是说法律没有用,而是要说,法律不是万能的,法律泛滥也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密如罗网的法律,已经开始伤害现代人的自由,还不一定真正管用(例如美国针对恐怖主义的种种新手段)。我希望通过另一个侧面的观察,也许可以让大家更清楚地看到法律的局限。
 
    一个和谐的社会应该由道德做第一道防线,如果有人不自觉,超出了道德的底线,那么再由法律来对付他。法律应该是在道德不起作用之后,才不得不拿出来的暴力手段。所谓“先礼后兵”是也。而现代社会正好相反,首先失去了道德防线,各种各样的过分行为层出不穷。面对一个不好的行为,先拿出强硬的法律手段。如果法律没办法了,大家再用道德来谴责一下,有用没用谁知道。现代社会对于各种违法行为采取的是“先兵后礼”,这个“礼”还没多大用!
 
    所以说,如果没有了道德,光靠法律,很难实现一个令人愉快的社会环境。在道德与法律的关系上,至少我们应该说是同样重要。至于过去的道德标准是否适合现代社会,现代人应该具有怎样的道德规范,确实应该认真琢磨。时代变化了,道德的内涵当然也在变化,比方说过去的“男女授受不亲”等,现在就很明显地不合适,这也是所谓道德重建的首要内容。
 

相关文章:

与全世界唱反调

能否搞一个美国户口

文明的邪恶基因

全盘西化很可笑

萨达姆罪行的来龙去脉

未来会给萨达姆平反吗

文字历史与民主法制

民主必然走向独裁?

梵蒂冈与法西斯

日本为何拒绝战争赔偿

教育弊病是谁的责任

义务教育与民族主义

无私奉献与自私自利

人类的错误榜样

南美洲的经验

尼日利亚的教训

冤家宜解不宜结

如今有谁不犯法

机器人时代,我们干吗?

爱心太多也惹祸

美国政客军火商狗急跳墙

朝鲜核武是美国自食其果

伊朗核问题与印第安人

袈裟工作服与宗教超市

移民大游行,美国很难办

选举不公:坏孩子的理由

英国王室何时废除

为什么不生孩子及其后果

旁观《独立宣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