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仰
刘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026,862
  • 关注人气:242,7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北大学生糖葫芦PK状元夫人娼妓户

(2006-04-03 05:03:13)
标签:

北大

糖葫芦

状元

娼妓

分类: 时事
    现在经常会出现一种现象,媒体的一则报道立即引起轩然大波,各界人士广泛参加讨论,讨论的结果又是各说各的,没有明确结论。比方说,前不久有媒体报道说,辽宁省普兰店市有一位北大毕业的高材生,名叫武小峰,失业在家,无事可干,替父母串糖葫芦。当然,读者也能看得出来,武小峰的家庭条件一般,父母都是农民。但是,武小峰当年可是普兰店市的高考状元,令人羡慕地考入了中国的最高学府北京大学,学的专业好像是流行病学。因此,这篇报道一出,立即引起关注。人们还联想到去年的一则消息,也是北大的毕业生,毕业后回到西安老家,没有工作,只好卖肉。
    不知道西安那位卖肉的北大毕业生现在找到合适的工作没有,反正武小峰的结局比较好,当地政府特地为他一个人开了一个专场招聘会,结果,武小峰被一家民营企业以月薪3000元的待遇录用,比一般应届毕业生的收入高很多。
    不管大家讨论成什么样子,我只想简单分析一下。
    对这件事情有意见的人主要是看到两个词汇比较刺眼:北大和糖葫芦(北大与卖肉也一样)。这两个东西在中国的传统观念中,反差实在太大了。按照传统习惯,中国最高学府毕业的人,应该是国家的栋梁人才,应该干一番大事业,不应该与糖葫芦这样下贱的事情联系在一起,否则就是社会资源的严重浪费。
     对这件事情没什么意见的人认为,北大毕业也没什么了不起,只要能自食其力,不违法乱纪,干什么事情都可以。
    我比较倾向于后面一种观点。
    首先看一下现在的教育。今天教育的功能与过去相比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过去的传统教育主要是培养人的道德水平,所以要学四书五经,技能教育的重要性明显比较低。正式的教育中,知识传授者称为先生,技能传授者称为师傅,高底贵贱很分明。因此,受高等教育的人不应该做低贱的事,所谓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是也。而现代的教育主要是传授技能,教育越来越多地成为找到好工作的投资行为,能够上北大,算起来先期投入应该比较大,因此应该有比较高的回报,所以,北大毕业串糖葫芦好像也不太对劲。
    其次看一下社会的价值标准。过去的传统社会中,一个人的价值主要是通过这个人的道德水平和知识水平来反映,具体到社会当中,就是他的社会地位。而今天,一个人的价值,或者说一个人的成功主要是看他能不能赚钱,两者也有鲜明的区别。好坏这里不去说它。
    所以,站在商品社会的角度,北大毕业生串糖葫芦没什么值得奇怪,也许他有朝一日能够把他的糖葫芦企业做成世界500强呢!更加重要的一点是,现代商品社会,推销商品的手段非常重要,如果“北大”这个牌子对推销糖葫芦很有用,或者对推销他自己很有用,有什么不可?反而说明他很有商业头脑,将来肯定能成功,不管是卖糖葫芦还是卖别的。
    传统社会基本上是一个等级社会,因此,人们的很多观念也都带有等级色彩。例如,传统社会中,状元被称为天子门生,绝对高高在上。妓女则是社会最底层。这两者很难联系在一起。但是,偏偏在清朝末年,有人就将这两件东西有机地结合在一起,这个人名叫赛金花,一个著名的妓女。苏州状元洪钧晚年纳赛金花为妾。洪状元做过部长,驻外大使之类的高级公职。洪状元死后,洪家把赛金花赶出了家门,赛金花只好干起了妓女,并且打出了“状元夫人”的招牌,结果生意特别好。
    当年对赛金花恨之入骨的大有人在,因为,她明显是在糟踏“状元”的高尚名声,因此,所有正人君子都对赛金花嗤之以鼻,就如同今天很多人反对北大毕业卖肉、卖糖葫芦一样。但是,当年赛金花主要赚钱的地点,一个是上海,一个是天津,两者都是租界林立,洋风兴盛。赛金花后来到北京,也大多在东交民巷的使馆区附近活动。因此,她活动的范围基本上是中国传统观念非常淡薄的地方,只要能赚钱,打出“状元”的旗号算什么,如果能用“皇后”,也照样不会有人反对,今天确实如此。对于北大毕业卖肉、买糖葫芦没什么反对的那些人就是当年赛金花的支持者。
    所以,就事论事地说,对待这件事情,关键看你站在什么立场。如果站在传统的立场上,你完全有道理反对。如果站在当今商品经济的立场,你完全有道理支持。
    写完了这篇短文,我发现自己说的都是废话,因为,武小峰事件的真相并非我们从报纸上了解的那样。据武小峰自己说,2003年非典之后,与流行病学有关的各个政府部门纷纷大量招人,基本上一下子全部招满,因此,到了武小峰毕业的时候,与他专业对口的北京大单位基本上都处于人员饱和的状态,暂时不在需要招收新人。正是因为工作一时没有找到,武小峰利用空闲时间帮父母干一点力所能及的工作,他并没有真的打算一辈子串糖葫芦,而是打算放低姿态,继续应聘与自己专业有关的工作,哪怕离开北京,哪怕到一个县里。所以,在报道这件事情上,媒体有点乱来。最后一家民营企业录取了武小峰,也不能不说是北大这块牌子与糖葫芦挂在一起所产生的冲击效应的结果。
    好了,如今红灯区人气指数最高的妓女都可以叫做“女王”、“皇后”,买糖葫芦的挂一个北大的牌子有何不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神圣的玉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神圣的玉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