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四幕诗剧《自戕》

(2005-11-03 18:18:11)
分类: 诗剧

第一幕
 
背景:
    整个舞台被分成黑白两半,一半用白布围着,另一半用黑布围着。白布那一半人影幢幢,一些人戴着用白纸做的没有五官的面具,反复在舞台上面行走。舞台后面响着各种各样奇怪的声音,有金属的声音,木头的声音,水的声音,火的声音,土地的声音。黑布那一半寂静无声。一些人高举着双手,垂下头颅,一声不响的站在那里,更多的人已经躺倒在地。 光从侧面打来,由白到黑渐渐枯萎。一个人漫步上前,面容模糊,由白布这边踱到黑布那边,做攀登之状。动作缓慢。在黑色舞台的中央,他停住脚步。用金属一样铿锵的声音开始朗诵:
 
众人都在向下  寻找一种舒适
我则独自一人登上遥远的山峰
在空无一人的山顶
我忍受着星空的寂静
我倾听着寂静的回声
那场幸福岩石的叹息
被我听到
 
我跟随海子到原始的树林中砍柴
石头被凿出了面孔  石头便死去
土地被种满了庄稼  土地便荒芜
我踏过的足迹  伤痕累累
天地之间结满罪恶的果实
人类啊  我本不想控诉
万物都在向上生长
唯你日渐堕落
一切声音盖在声音之上
一切肉体深入肉体之中
你何时才能抬起头颅
眼望着光明
重现初生太阳的微笑?
这淳朴的微笑已一别经年
多少个日日夜夜
被尚未泯灭的良心挂念
 
黑夜是一面旗帜
我在上面写诗
写一些没有人听的废话
我在写诗的时候
衣衫褴褛  面容疲倦
我写的诗歌在黑夜中奔跑
掉进了一个洞里
我看到了许多人
他们都扛着一块巨石向前行走
脚下是丛生的荆棘
到处是血腥的痕迹
那条路仿佛永远也没有尽头
但我知道尽头应该是一片真实的深渊
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石头们渴望飞翔
出现了星光的闪烁
而我的渴望却只能面对夜晚
空空的夜晚和我空空的身躯
落满灰尘  落满伤痛
 
在不见阳光的日子里
我是一棵无头的向日葵
在我脚下是一颗蓝色孤独的心脏
它缓缓的旋转  缓缓的死去
 
可是  世界啊  我本不想离去……
是什么催促着我?
又是什么召唤着我?
 
 
第二幕
 
背景:
    舞台上恍恍惚惚,声音时断时续,光线忽明忽暗,白布的范围已经减少,黑布的势力十分庞大。舞台后方突然响起了风声,风声由远到近,风声中依稀可以听到一声比一声更急切的召唤:回来吧----回来吧……召唤声凄厉已极,惨如鬼叫。那人猝然回头,风声停息,一丝影子也无。他回过头来继续朗诵,这次用的是河流一样清澈的声音:
 
秋风四起
所有的日子都重叠在一起
我的爱情已经遥遥无期
满天星斗是不是神的泪滴?
 
回来吧……回来吧……     
 
午夜的城市亮出暧昧的灯火
一只只欲望的蝴蝶穿越性感的花朵
行人的脸上挂着隐约的疼痛
模糊的笑容里全是莫名的忧伤
 
拥抱的刹那让我们想起永远
激情过后的厌倦让我们倍感孤单
当你转过身走向灯火辉煌的瞬间
我把自己交给蓝色的孤独和夜晚
     
爱情多像黄昏
神秘而又残忍
那个在风中背叛了我的爱人
却让我放心不下
 
秋风四起
秋风又一次四起
我只惦念她是否
多加了一件衣衫?
 
回来吧……回来吧……

所有最深刻的颤抖
都来自于黑夜的深处
来自于河流的底层
来自于一切真实的深渊
无底的悬崖
和梦
 
梦是一条深深的河流
纯洁的  没有表情的河流
 
面对河流  我是否缺乏勇气?
面对河流  我应该如何表达?
人不能两次穿越同一条河流
那么河流又怎能两次穿越同一个我?
爱怎能两次在我身上复活?
 
河流啊河流  松开你的双手
 
可是  爱情啊  我问你
爱一个人
为什么 
不能和她
在一起?
 
 
第三幕
 
背景:
    舞台上漆黑一片,全部被黑布围上。有许多人的声音集合在一起,十分低沉的拖着长音说着:黑夜降临  鬼魂起舞  苍茫大地  空无一物。那声音夹杂在风里,格外迷离,充满诱惑。仅有的一线光,对比着庞大的夜。这束光打在那人的脸上,只见那人缓缓抬头,仰望夜空,擦去泪水,用死亡般梦呓的声音自语到:这撕心裂肺的宁静,是等待着谁的来临?
 
我在倾听一个忧郁的步履
是死亡的迷人叹息
你悄无声息的到来
让所有的光明都失去了光彩
你路过的每一片土地  潮水退去
踏过的每一条河流  鲜花盛开
你的目光平静  双唇淡薄
载着神圣的泪水和些纯洁的花朵
飘向黑暗中无法猜测的前方
你黑色的长发披肩
黑色的长衣垂地
走过黑色的小径  芳香无比
此时此刻  所有的门窗为你开启
所有的蜡烛为你点燃
我透过黑夜那无情的双眼
试图亲近你的冷淡
可我的内心在一瞬间变得苍白
唯一的一双眼睛
为你而关闭
唯一的一颗心灵
为你而打开
 
可怜的人们啊  你是否还有思想?
这世界已变得空荡荡
哪里是我们的理想?
哪里有爱情的光芒?
黑夜在揭露中掩盖了一切
黑夜在掩盖中揭露着一切
黑夜是一场倾诉
 
你曾跨过无垠的荒漠
也曾越过无极的高山
你君临巍巍的悬崖
感叹生命是如此的渺小
你的存在是一种黑
而我们的存在是一种死
你进入茫茫的宇宙
天地都为之胆怯
而我为之手舞足蹈
披头散发  欢呼你的来到
高山的呐喊  大海的咆哮
都被你无情的嘲笑
 
死亡之神  欲望之神
我举行最古老的仪式
献出最芬芳的血液
祭你永恒不灭的灵魂
爱人的微笑用来装饰你的天空
我用瑟瑟发抖的双手
触摸你时断时续的呼吸
那柔软  光滑  丰满的记忆
成为心中永远不落的伤痕
暂时的喧嚣向永恒的平静
可怜的人类向死亡之神
我的手指向你的嘴唇
      
慢慢——伸出——手去
 
 
第四幕
 
风声再度响起,召唤声比上次更加清晰。台上的人俯首沉思,良久,突然猛的向前一扑,转身不见了。
 
舞台后方响起了物体从高处坠落的声音。
 
光熄灭,落幕,一切归于沉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