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荒诞舞台剧《甲乙》

(2005-11-03 18:18:52)
分类: 诗剧
                                    

人物:在场的我(乙)和不在场的我(甲)
时间:不确定的时间,多数在黑夜
地点:不确定的地点,多数在房间里
道具有:门、床、桌子、椅子、灯、箱子、刀子、绳子、镜子、笔和纸等等。
整场表现人生的虚无、荒诞和无意义,光线要模糊而混乱,背景是一面墙,涂满乱七八糟的字句如:痛苦、孤独、虚无、疼痛等等。
演员出演时给人麻木、机械的感觉。语言多是支离破碎的自言自语,动作多是呆板重复的无意识行为。
全场都有不断变换的音乐如〈阿姐鼓〉〈天唱〉〈彼岸之问〉〈六世达赖喇嘛情歌〉〈大悲咒〉〈安灵曲〉〈哀乐〉等,音乐和音乐之间无必然联系,音乐和主题之间也无必然联系。可随意选择。
剧中乙由表演者扮演,乙说的话是演员的独白,甲隐在幕后,甲的话是画外音。其余的部分都由甲做解说。

旁白:

我的房间中央是一张床
空荡荡的有睡过的痕迹

我没能握住灯光

我握住的是一把刀子
低着头走来走去

甲:插进去 把它插进去
让你的刀子忏悔一生
让你的痛苦有个出口
你爱它 你就杀了它

乙:插到哪去啊 插到哪去啊
是心还是梦 是梦还是心?
你看我的刀子它在颤抖啊
它感到了恐惧的快乐吗?
它感到了疼痛的幸福吗?

乙低着头走来走去
把刀子随手插在床上

乙:刀子你疼不疼?

刀子:生活挺没劲的,大家都没劲。
我们都在混,混得无边无际。
混到死来临。就像那扇门。

一扇门在角落里开放
像一道伤口
被反复地切割和愈合
乙不停地进进出出

乙:打开门
甲:关上门
乙:打开风
甲:关上风
乙:打开这层厚厚的灰尘
甲:关上这层厚厚的灰尘
乙:打开钥匙
甲:关上钥匙
乙:打开梦
甲:关上梦
乙:打开夜晚漆黑的笑容
甲:关上夜晚漆黑的笑容
乙:打开光
甲:关上光
乙:打不开了
甲:关不上了

乙反复地打开和关上门
不停地进进出出

甲:你干吗呢?
乙:门是我兄弟,我得陪陪他。
我就这么一个兄弟啦,我得陪陪他。
你看呐,他疼得一声不哼,我得陪陪他。
我得陪陪我自己,我有一颗就快烂掉的心。
一个就快烂掉的箱子。

乙把一个箱子
从这头搬到那头
再从那头搬回这头
不停地搬来搬去

乙:这是什么?
这些箱子里面装的都是什么?
甲:是秘密。
乙:我能打开看看吗?
甲:不能。
乙:为什么?
甲:不知道。
乙:不知道?
甲:是的,不知道。谁都想知道可谁都不知道。
你要是知道了箱子的秘密,你就会变成一个箱子,
像我这样,被你搬来搬去,毫无还手之力。

乙在搬箱子,不停地搬来搬去。灯光越来越暗,最后全黑了。
只剩下乙搬箱子的声音,黑暗中异常庞大。

乙:这箱子怎么越来越沉了?这秘密为何越来越重了?
这牙怎么就软了,这腰怎么就弯了?
这他妈的还有完没完?
我背着这块石头还有没有完?

乙身背一块巨石
十分缓慢地行走
慢得就像窒息
另一个乙仰面朝天
不语

乙:我为什么要背着这些石头?
甲:谁说你背的是石头?你背的是你自己的宿命。
乙:什么是宿命?
甲:石头,石头就是宿命。
乙:那什么又是石头呢?
甲:宿命,宿命就是石头啊。
乙:哦,我明白了,你就是狗屎,狗屎就是你。
甲:对,你很聪明。

旁白:

那些石头空空的腹部
那些宿命贪婪的嘴唇

那些河流怀抱着火
那些粮食腐烂于心
黑夜发出黑铁的光芒
照着我的肩膀
那些倔强的骨头

乙背着一块石头
缓慢地行走
甲仰面朝天不语

乙:借光,借光。
甲:光没有了,你冲谁借呀?
谁也没有了,你到哪借呀?
哪都没有了,你为什么借呀?
为了让光熄灭,我必须先让它亮起来。
无聊 风正好吹过。

风吹过
一张纸在空中盘旋
像鸟一样起起落落
乙在后面追赶
始终都慢了一步

乙:风吹过
我的手臂
像吹过一截木头
那么陌生

风吹过
你见不得人的脸

我用尽全力追赶
始终都差那么一步
这就是我的道路

甲:是啊
这就是你见不得人的道路
我一生被风追赶
你一生追赶着风

乙:我只想知道那张纸上
到底写了什么

甲:你永远都不会知道
因为你是乙

乙追着风 追着那张纸

乙:今晚有空吗?
甲:当然有了,东西南北全是空。
你要多少就有多少。
乙:那我不要了。
我还是要一块面包吧。

桌子上有一块面包
慢慢地腐烂
有一堆脏乱的衣服
暗地里增加
乙漠然地走过

乙:肉眼看不见本质
甲:肉眼什么也看不见
乙:肉眼看不见甲
甲:不,肉眼连乙也看不见
乙:那么肉眼岂不是瞎的
甲:是的,肉眼天生就是瞎的,肉眼看见的全是幻象。
乙:那什么是真实的?
甲:死亡,除了死亡,全都是假象。

旁白:

蔚蓝的天
洁白的云
一只羚羊走过山冈
清澈的水
宁静的风
一朵野花独自开放

全是幻象全是幻象

乙像个瞎子似的
摸索着走来走去

乙:你在干什么?
甲:这不写着呢吗,你没看见呐?
乙:我看不见了,我再也看不见了,
因为我长着双眼,所以我看不见真实。
我能看见什么?

旁白:

午夜的十字路口
乙一动不动的站着
零点整
乙从兜里
掏出一根烟点上
与此同时另一个乙
刚好走过

午夜
乙在点烟
甲刚好走过

于是有N种可能出现

一、甲乙对视一眼,眼光里很复杂,于是,这第一种可能中又分N种可能,暂时被我们搁置。
二、甲注视着乙,乙低着头点烟。
三、乙注视着甲,甲目不斜视,走自己的路。
四、甲乙谁也没看谁,真的没看见。
五、甲乙谁也没看谁,是看见了假装没看见。
六、……
我列举这些为了说明什么?什么也不说明,什么也不为了。
除非甲乙二人当中有一个人突然死了,
但是没有,甲活的好好的,乙活的好好的。所以

午夜
乙在点烟
甲刚好走过
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就是这样

顶多是这样
甲说:哥们借个火。
是的,顶多是这样

没事了没事了大家回去吧。


进来
然后出去
乙和甲
进来
然后出去
我和大家
进来
然后出去

乙:我为什么进来?
甲:为了出去。
乙:那我为什么出去?
甲:为了进来。
乙:我有病啊?
甲:是的,大家都如此,大家都有病,而且病得很深。
乙:那我该怎么办?我该吃什么样的药?
甲:无药可治,或者说吃无药之药。
乙:什么是无药之药?
甲:死亡,只有死亡,唯有死亡。

乙:摸摸我,我病了。
我病得很重
我会一直病下去,病一生。
算了,病就病吧,管它呢,玩牌吧。

乙和甲在玩一副纸牌
不停地洗牌
抓牌
出牌
后来就不玩了

乙坐在沙发上
东瞅瞅西望望
桌子上很凌乱
地上很脏

乙拿起一幅纸牌
房间里响起
纸牌的叹息
乙拿起一根香烟
房间里飘满
香烟的影子


甲今天打扮得很漂亮
甲说我陪你玩吧
甲和乙玩牌
一开始很高兴
后来就没意思了
再后来就不玩了
甲走了
乙走了
剩下那副纸牌
左右看看也走了

甲:让我和你相遇
和你别离
玩一把扑克牌
然后再缓缓地老去

乙:等等,让我先吃点水果。

一个苹果和一个香蕉
同时放在手中
乙痛苦地看着
不知道该先吃哪一个

乙站在那里
多么孤单
乙的脸上
泪水涟涟

甲:你怎么了?
乙望着手中的苹果和香蕉
乙:我该怎么办呐?我该先吃哪一个呀?
甲:随便你,你想先吃哪个就先吃哪个呗。
乙:那怎么行,我要是先吃了苹果,香蕉怎么办?
甲:那你就先吃香蕉。
乙:可我要是先吃了香蕉,苹果怎么办?
甲:那你就两个都不吃。
乙:那更不行了,那样的话,苹果和香蕉都怎么办啊?
甲愤而离去
乙留下来独自心伤

为了先吃苹果还是香蕉
乙泪水满面

乙在自家的门前
把自己
像黎明一样等待

乙:他去寻找钥匙
寻找一个堂而皇之进入房间的理由
寻找一个位置安放他的疲倦
而我留在这里
留在深深的夜色中等待

甲:到处都是烟火的味道
那是生活本身温馨的味道
那不是一个诗人孤独的味道
不是寻找的味道

乙:我抬头看了看远处
人群瘦成单薄的影子
我看不到诗人艰难的背影
看不到他寻找钥匙时的认真
看不到一颗心是如何苍白成月亮
我看到的只是邻家的
一两声狗吠
心中渐渐蓄满了泪

甲:我睡着了
乙在门前一动不动地站着
甲在门里面睡着了

哐当一声
门关上了
20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乙
不知从哪扔过来一个盆子

把脚洗了
上来

甲:为什么要关上门而不是开着?
为什么是20双眼睛而不是21双?
为什么要看着你而不是我?
为什么是一个盆子而不是一个碗?
为什么要洗的是脚而不是手?
为什么要上来而不是下去?
为什么……?

乙低着头把脚洗了

甲:你是哪的?
昨天 对了就是昨天
昨天好象下雨了
乙像一把伞一样的站着
幸好没有风

没有风

乙和乙
一前一后
走进房间

第三个乙在外面
看着

乙和甲
一前一后
走进房间

丙在外面
看着

乙:丙?
哪来的丙?
怎么又多了个丙?
甲:当然有丙了
要不然哪来的甲和乙呀?
甲生于乙
乙生于丙
丙生于丁
丁生于戊
戊生于……
乙:这样岂不是没完没了?
甲:当然了
本来就如此
你以为怎样?

甲:丙死了,我们都是凶手。
乙:不可能吧,丙不是不死的吗?
甲:正因为他是不死的,所以他死了。
乙:不死的,又怎么会死呢?
甲:不死的就是死的,死的都是不死的。
乙:?

旁白:

死的死了
不死的死了
全都死了
全都安静了
原本无声
原本只是一场游戏
来了又去了
我们玩得多么认真啊
玩得多么可笑啊
乙向前走着
乙的影子在后面跟着
乙继续向前走着
乙的影子突然站起来
朝相反的方向跑了

乙在前面走着
甲在后面跟着
乙继续在前面走着
甲突然站起来
朝相反的方向跑了

乙:你上哪去啊?你快回来呀。
甲不见了
乙一个人站着
天苍苍 野茫茫
一只羚羊走过山冈

旁白:

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
都只为他人作嫁衣裳
落得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你的睫毛下面一片阴影
你的睫毛下面一片寂静
我把手伸进去摸了一会
我把手伸进去摸了半天

甲静静的坐着
像一条鱼坐在水中
像一条安静的虫子坐在叶子上
乙走过去
坐在甲的旁边
乙不说话
乙也静静的
两个人都静静的
谁也不说话……

要说的话太多
所以就无话可说
我们什么都没说
我们什么都说了

说了也等于没说

乙:整整一个下午
我都在找一本书
找一本无关紧要的书
我翻遍了房间里任何一个角落
为了找到那本书
我就快哭出来了
而那张夹在书里的照片上
她笑的灿烂

甲:照片夹在书中
书放在抽屉里

照片夹在
抽屉里的书中

书中夹着照片
放在抽屉里

书放在抽屉里
里面夹着照片

抽屉里放着书
书中夹着照片

抽屉里放着照片
夹在一本书中
…………

乙:那算了,我不找了。
我走吧。

旁白:

漆黑的夜里
乙被自己追赶
仓皇出奔的路上
乙看到无数个自己
被无数个自己追赶

乙在奔跑
从漆黑跑到漆黑
甲在追赶
从漆黑追到漆黑

乙:他为什么要追呢?
甲:他为什么要跑呢?
乙:我为什么要跑呢?
甲:我为什么要追呢?
乙:我跑是因为他在追。
甲:我追是因为他在跑。

乙:我不小心
跌进了一个洞里
时间突然被抽空
我坠落的过程
被无限地搁置

乙:要到什么时候为止呀?
甲:永远。

旁白:

我们都是一个一个零散的段落
有的只是句子
甚至有的只是字
还有的是偏旁
那么可怜
是啊都可怜
段落 句子 字和偏旁都一样的可怜

段落失去段落
句子失去句子
字失去字
偏旁失去部首
他们是那样孤单
被谁玩来玩去

有两个字叫反抗
被悄无声息地擦去

你无法反抗
你只能这样

乙呆在一个房间里
没有声音
没有光
全场漆黑
光熄灭
音乐停止
乙坐在他的床上
没有一句台词

旁白:

什么都没有
原本就是空的
这个世界


空荡
空荡的
空空荡荡
空空荡荡的

意识指向存在
存在就是虚无

乙听到了敲门声
乙去开门
却忘了门在哪

乙:门搁在哪了?心搁在哪了?
门里的心搁在哪了?心中的门搁在哪了?
在原本是门的地方,只有一面冰冷的墙。
在原本是心的地方,只剩一滩干涸的血迹。
你们去哪了,为什么撇下我?
在一个没有门没有心的世界,还有没有自己?
有没有啊,有没有?

甲:门在门里,心在心里。
门在心里,心在门里。
门和心都在你的手里。
你就在门里,你就在心里。

乙:可这明明就是一面墙,
可这明明就是一滩血迹。

甲:是的,所有的墙壁都是门。
所有的血迹都是心。

乙打开门,空无一人。
甲:我打开心,空无一人。

乙站在门里张望门外。
甲:我站在心里张望心外。

甲:我看到一个荒诞的世界
一个真实的悬崖

乙站在悬崖之上
被风击穿
乙孤零零地站着
无依无靠
四周全是深渊

风声响起
乙站着
像一棵孤单的麦子
他的背影
渺小的不行

乙:面对大风我无限惭愧
面对河流我一无所有

甲:我用左手握着右手
我并不是真的
一无所有

甲:用你的左手握着你的右手
再用你的右手握着你左手的拇指
就是这样你会感到充实

乙:我没感到充实
我感到就快要晕倒
我感到就快要死去

甲发出狰狞的笑声

乙:除了我自己的手,我可不可以握点别的什么?

甲:你可以握着一把刀子,走来走去。

甲发出狰狞的笑声
乙握着一把刀子走来走去
然后乙坐下

乙在一间空房子里
坐着
乙的耳边响起了
窃窃私语

乙抬起头
四顾无人

乙:是谁在说话,打扰我的坐?
是谁在说话,打扰我的听?
是谁在说话,打扰这宁静?
是谁在说话,隐藏在风中?

旁白:

窃窃私语窃窃私语窃窃私语窃窃私语……

无人无人无人无人……

乙感到从未有过的惶恐
脸上的汗像沙子一样掉落
脸上的沙子像汗一样掉落
沙子的汗像脸一样掉落
沙子的脸像汗一样掉落
汗的脸像沙子一样掉落
汗的沙子像脸一样掉落
…………

乙:甲哪去了?

对着一面镜子
乙却看不到
自己的脑袋
脖子上面空空荡荡

乙在照镜子
镜子中没有脑袋

甲哪去了?
乙:我的脑袋哪去了?
镜子乐了
镜子说:你有脑袋吗?
你有甲吗?

乙:我有脑袋吗?
我有甲吗?
有吗?没有吗?
没有吗?有吗?

乙对着镜子怀疑
镜子对着乙怀疑

乙:是的,我们要怀疑一切
我要写下它
我怀疑的一切

乙趴在一张桌子上写字
写着写着
手中的笔
突然就变成了刀
那些文字成了
鲜红鲜红的血
那些纸成了
抽搐的肉体

乙做了三十一个梦
于是乙在写诗
乙趴在桌子上
安静地写诗
写一个三十一梦的诗

甲:你为什么握着一把刀子?
乙:谁说的,我握着的是一只笔。
甲:为什么你的胸膛流着鲜血,触目而惊心?
乙:我在写字,那不是血,那是字,触目而惊心的是字。
甲:为什么你的身体在颤抖?
乙:我没有抖,是这些纸在抖。

乙:我在写诗,你不懂。
就是这样,乙在写诗。
诗的名字叫三十一梦。

乙:我把他念出来
你们谁也听不见

甲对着乙的耳朵
大声的喊叫
乙却丝毫都没有听见

甲趴在乙的耳朵上大喊:
喂,你听见了吗?
乙无动于衷,一点反应都没有。

乙对着甲的耳朵
大声的喊叫
甲却丝毫都没有听见

乙趴在甲的耳朵上大喊:
喂,你听见了吗?
甲无动于衷,一点反应都没有。
甲很疲惫的坐在那儿

乙很疲惫的坐在那儿

乙:我们失去了交流,我们还能干些什么?
甲:我们还能做梦
做一些噩梦
在噩梦中醒来

第一个噩梦

乙走进一个房间
无数双陌生的眼睛
恶狠狠地瞅着乙

乙醒来

乙----对象----他们
乙被迫压抑在他们的目光下
乙艰于呼吸视听
他人是地狱
果真如此

第二个噩梦

午夜游荡的乙
走着走着
变成了一只
游荡的狗

乙醒来

乙被异化
被世界异化
被自己异化
被异化异化

第三个噩梦

一头凶猛的豹子
在后面追着乙
乙跑进了一条死胡同

乙醒来

旁白:

这就是生存的状态
这就是生存的尴尬

那头豹子
一会儿变成学业
一会儿变成工作
一会儿变成恋爱
一会儿变成婚姻
最后变成无数条绳子
牢牢地捆着我

乙双手合拢做捆绑状
乙:谁能帮我解开?

甲:我能,但是你手上什么也没有,
你让我解开什么?

乙:你没看到吗?我手上有那么多条绳子,
它们捆得很结实。

甲:不,你手上什么也没有,
你只有一双空空的手掌合在一起。

乙:看来你是个瞎子,和我一样可怜。

甲发出冷笑,不言不语。

乙:我的手很痒
我看着它慢慢地融化

乙看着自己的手

乙:我的心很痛
我看着它静静地燃烧

乙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心

乙:我死了
乙看着自己的尸体

一道灯光照在房间中央
一张桌子上放着一盒火柴

脚步声响起
越来越远

远了远了一切都远了
晨钟远了
暮鼓远了
和尚的经文远了
尼姑的蒲团远了
天空远了
大地远了
河里的鱼远了
天上的鸟远了
时光远了
日子远了
母亲的皱纹远了
父亲的白发远了
笑容远了
泪水远了
恋人的手远了
自己的心远了
……
远了远了一切都远了

旁白:
我的房间中央有一张床
躺在上面的是我和我的梦

夜很静
传来了哭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