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记者张小摩 北京报道  刘浚 摄影

  

“高高的木棉树,那是鸟儿的家。你的故土在远方,红锈遍地茫茫。这里不属于你的家,你不属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05 17:23)
标签:

梁晓声

文化

分类: 文化访谈


梁晓声发现,自己逐渐变成一个不受欢迎的人。

几年前,他去做一个题为“民主政治与文化使命”的演讲。手拎环保袋进入会场后,他对下面乌压压的人说,做这个演讲“有一点不情愿”。因为他“慢慢意识到在某些特定的场合,自己的发言十句有五句不中听”。

新书《郁闷的中国人》的病相命题,则是这种“不中听”声音的延续。在他看来,中国人的郁闷、愤懑、愤怒乃至怒火,有处发泄当然比无处发泄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李敖

文化

分类: 文化访谈

记者 张小摩  北京报道

 无可抵抗的衰老

6月的一天,李敖坐在出租车里看书,司机突然问他几岁了?他漫应之,“69”。随即察觉,明明 76 了,怎么说出 6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完全陌生的田沁鑫。

多年前,她说过一句名言:“我做戏,因为我悲伤。”在新作《夜店》亮出“癫狂喜剧”的招牌后,那些熟悉的观众们在问:田沁鑫,你要把这种“悲伤”彻底抛弃吗?

 

田沁鑫的“堕落”

9个白色旅行箱,加上9块背景板,这就是舞台上所有的道具。在9位演员手里,旅行箱一会儿是座椅,一会儿又是桌子,一会儿又在黑暗中散发着幽幽的白色光芒。话剧《夜店之天生绝配》(以下简称《夜店》)的舞美简洁到了极致。

《夜店》改变自徐铮、李小璐主演的电影《夜·店》,但故事进行了全盘颠覆,讲述了一家24小时便利店的一夜离奇经历。剧情围绕一桩钻石失窃案展开,警察分别审问了七个犯罪嫌疑人,其中有超市女老板、有时尚潮男,但“正问邪答”,他们的回答竟牵出了七段“私人史”。

一个夜晚,三场抢劫案,七个疑犯的前史。

观众可以看到演员非常自如地在台上喝水,走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6月21日,北京,东方先锋剧场。朱德庸坐在小剧场的第一排,看着舞台上一帮身着五颜六色服装,发型也和漫画人物类似的年轻人变换着音调,将自己的漫画新作《大家都有病》的部分内容现场演绎了出来,他和观众一样鼓掌,也时不时和边上坐着的嘉宾余华耳语几句——这是他新书在北京的首发式,也是在年底上演,由田沁鑫改编的同名多媒体音乐话剧的一次预演。

“早就看出来他有病了。”面对观众谈到老朋友朱德庸,余华如此说。

朱德庸笑着用新书的名字做了回应:其实大家都有病。在这本漫画新作《大家都有病》里,你会看到刷卡成瘾的女郎、相约自杀的三兄弟、人格多重分裂的男子……还有有忧郁症、强迫症、恐惧症的多种人,这些“病人”都被幽默地以线条勾勒出来。这些“城市病”,对应到医学里,则是很专业的一个词汇:神经官能症。

其实,余华的话并非调侃,朱德庸自己的“病”比他笔下的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从小就有自闭症,用他的话说,“没有办法跟别人交流”。他喜欢画画,从4岁开始,画画是惟一能让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北京故宫

文化

分类: 深度故事

记者张小摩  北京报道

 

“美国找拉登用了近10年,我们抓获‘江洋大盗’只用了58小时。气死奥巴马!”

5月27日下午,北京故宫的天空阴云密布,几欲摧城。在东华门内一块布告栏上,出现了以红白粉笔写就的一段文字。附近办公的故宫博物院工作人员,每经过此处,都会看到这则醒目的所谓“好消息”。

“这是我们一位老员工写的,我还看到有警察在此欣慰地驻足拍照。”一位故宫工作人员说。

然而,在故宫展品失窃、赠锦旗错别字、建福宫被指建会所敛财等一系列席卷社会的负面事件爆出后,如此 “好消息”,也成了讽刺之语。从管理体制、安保制度、商业开发到危机公关,这座古老的紫禁城在遭受了空前的质疑后,开始发现:世界变了。

如同一位沉疴在身的老人,在初始的无知与傲慢之后,故宫暂时失去了招架之力。

 

“被动挨打”的故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30 22:11)

记者 张小摩  实习记者宋淑美  北京报道

 

表面看来,欧阳江河还是跟之前一样,冲动,健谈,激情澎湃,口中说着很多在“天上飞的话”。不过,作为诗人,在《泰姬陵之泪》之前他已有10年基本已经封笔。

10年前,欧阳江河在北京的一家著名演出公司做演出策划,一做就是六七年。他策划过很多古典交响乐的演出,也是朱哲琴、腾格尔等人演唱会的项目总监,甚至还为一些地方省市的演唱会请过刘德华、谢霆锋等流行明星。那时,一些北京媒体人见到他,开始都感到有点疑惑,问:这是不是写诗的那个欧阳江河?

他倒觉得很坦然,诗人就不要谋生了吗?

他是有意识的停了一下诗的写作。他不想让写作成为一种太顺利的、太顺理成章的、带有惯性的东西,要给它一点困难。“对写作太有把握和成竹在胸,这不是一件好事。这时写作就有可能成为一个词写词、词生词这样一个状态,容易写出一些‘好诗’,风格一致的诗歌。从我的本性来讲,我还是愿意跟现实、跟存在、跟心灵发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30 22:10)

记者张小摩 实习记者宋淑美 北京报道

 

“我今夜凌晨回到北京直接从机场去三里屯取书。”

4月1日下午,欧宁发出这样一条微博。当天是新文学杂志《天南》正式上市日,作为主编的欧宁匆匆从安徽飞回北京,抢睹杂志的新容。

他已经晚了。几个小时前,比他更兴奋的《天南》粉丝已通过微博发布了“抢到书”的讯息。这之后,各地粉丝纷纷通报《天南》在各地铺货、断货的消息,兴奋而迅疾,仿佛一支一夜之间冒出的发行调查队。

这种网络互动性,是《天南》《大方》《文艺风赏》等新创文学杂志不约而同采取的推广方式。《大方》官方微博粉丝数早已轻松过万,《天南》官方微博在3月21日发布了新杂志封面,其独行悠远的风格引发热捧,短时间内转发量已经1300多次。

相比而言,《收获》、《人民文学》等老牌文学杂志的微博,明显缺乏互动,只是发一些最新杂志的内容预告。《小说月报》的表态是最积极的,“我们最近也在跟踪《文艺风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游走笔锋

记者 张小摩 北京报道

 

2010年11月30日,北京东五环外的梨园派出所。张文超将一叠证件及复印件交给了一位女民警,核对无误后,他的个人信息被逐一键入电脑。3分钟后,张文超从这位态度和蔼的民警手中接过一本棕色的证件,封面有令他胸口发热的五个烫金字——“居民户口薄”。

看着首页上红色的“北京市公安局”大印,他缓缓呼出了一口气。

7年来,张文超的奋斗就好像一场现实版的“通关”游戏。怀揣着那张“集体户口”卡片,从一间潮湿的地下室开始,一步步买房、买车、结婚、生女……他觉得自己就像这个游戏的玩家,一路踢打着,踉跄着前行,走着一条已被设定好的路径。

不过,玩家永远不能决定游戏规则,这个游戏的玩家,也不止张文超一个。

 

天上的“户口馅饼”

“我们在阳光下喝啤酒,好像很自由的样子。” 张文超很喜欢这句电影《肖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位于北京CBD地区的这家营销公司,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近40位员工属于典型的朝九晚六的上班族,每天面对着电脑屏幕,敲击着键盘。

隐秘之处就在他们键盘敲击的内容。这些年轻员工每天忙的,或者是推红网络上的某红人和某事件,或者以删帖、删新闻等方式为雇主企业进行危机公关,有时候也接“脏活”——以匿名方式在网上诋毁、攻击自己客户的竞争对手。

在网络江湖上,他们被称为“网络推手”或者“网络打手”。

 

接单

进入阿盛(化名)办公室的时候,他正合衣躺在沙发上小睡。听到记者进来的声音,他揉了揉发红的眼睛,看起来精神有点萎靡。

“没办法,晚上有个案子要做,得先养养精神。”他解释说。

阿盛是这家互动营销公司的策划总监。30多岁,在网络上已经混了10多年,曾以天生的“网感”推红了某个漫画组合,逐渐发现了这其中的商机。4年前,他合伙跟另一名推手开了这家网络营销公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张守刚
张守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8,457
  • 关注人气:7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自报家门
   《南都周刊》北京采访中心副总监。首届华语传媒盛典“年度文化报道”得主。近喜推理悬疑小说,伪数码狂。
   邮箱noreed@163.com
 
狐朋狗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