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只花蛤
一只花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21,805
  • 关注人气:25,4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新浪微博
公告
因好友数量达到上限,不能添加新好友,请链接。

本人没有QQ群,也没有UC号,既不代客理财,也不提供私人指导。言称有以上行为者,皆视为骗子,谨防上当受骗。

阅读提醒
本博并不准备雷同于他人,因此这里很可能不适合您。条条道路都可能通罗马,价值投资只是“次优”的策略,因此这里是一条未必就能到达的路,故无须挑衅本博。本博中的文章系近年来对稳健投资策略思考所得,属于投资学习札记,只是个人的观点,所有观点均不构成对他人的投资建议。鉴于过去讨论A股股票时曾经引发了一些问题,因此本博决定从2012年起拒谈股票,不再讨论此类问题,敬请谅解。
搜博主文章
重要博文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0-04-23 08:30)
标签:

查理·芒格

中国

3c

c5

良好教育

分类: 投资人生

 

                                 查理·芒格,长着两条腿的图书馆
    当查理·芒格先生说他自己不是受到良好教育的典范,他是自己学会通过阅读而获取自己想要的信息时,我认为我更应该学会通过阅读而获取自己想要的信息,因为我连他良好教育的一半都远远够不上。不过,让我奇怪的是,这个叫查理的家伙经常喜欢已经故去的老师,却经常不喜欢仍在人世的老师,这就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了。在这一点上,我刚好与他相反。我喜欢的老师很多,包括过去的,也包括现在的,因为我知道博采众长的重要性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21-04-08 07:58)

——以逻辑树解决复杂问题

文/姚斌

1

如果说安德烈亚斯·瓦格纳的《如何解决复杂问题》是运用生物进化的三大力量来解决复杂问题。那么查尔斯·康恩和罗伯特·麦克林的《所有问题七步解决》则是从高度迭代的角度来解决复杂问题。康恩和麦克林宣称他们的方法是“简单”的,这种方法可以运用于从战略性的商业决策到全球性的社会难题,以及个人生活中的各类棘手问题。

七步问题解决法采用高度可视的逻辑树形式,它们分别是:如何准确定义问题以符合决策者的需要?如何分解问题并提出可供探索的假设?如何在该做和不该做的事情中分出轻重缓急?如何制定工作计划,分配分析任务?如何决定收集和分析事实来解决问题,同时避免认知偏差?如何综合分析结果,提出自己的见解?如何表达自己的见解,说服他人?

康恩和麦克林来自麦肯锡,他们曾经都是麦肯锡公司的合伙人。在他们的长期工作生涯中,他们认为,一家公司的成功运作需要诸多技巧和智慧,但究其根本,则是创造性地解决问题的能力。在当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文/姚斌

1

在适者生存的进化过程中,调整是通过一个个小的变化,不断向高度适应的“高峰”攀登的过程。自然选择就是促使一个正在适应的物种向这个高峰攀登。基因中的某个随机改变,究竟是将这个物种推向更高或更低的层次,取决于这个变化对该物种是否有利。如果该山脉的地形非常复杂,而我们对它依然感到熟悉,那么选择判断的道路并不困难。总有能通向远处峰顶的小路,自然选择就是挑选出最合适的选项,引导物种沿着这些道路前进。可是,由于进化中物种无法看到整个进化地形的轮廓,寻找道路的问题就变得更加复杂了。想飞向高空俯瞰全景是不可能的。如果某种变异能够获得更高的进化层次,那么就表明这个变化更适应环境,整个物种就会被引向这个新的位置。此后,处于新位置的物种又会利用随机变异来进行试探,于是自然选择又进一步将物种引向更高的层次。这就是达尔文的渐变论。毫无疑问,生物体的确是渐次进化提高的。

然而,当所有的细微的变异都给整个系统、生物体或产品带来灾难性的变化时,适应性就是完全随意的,于是也就不存在任何信息,能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文/姚斌

斯图亚特·考夫曼来自圣塔菲研究所,他一生致力于自组织和自催化的研究,追寻复杂性原理。在长达30年的时间里,考夫曼通过思考生物进化论认识到,自然选择固然重要,但自然选择并不是单打独斗,就能创造出生物圈的一切,从细胞到生物体到生态系统这一漂亮的建构。生命还有一个源头,那就是自组织,那才是有序秩序的根源。考夫曼最终得到这样的信念:生物世界的秩序不仅仅是零敲碎打做出来的,而是由于自组织的那些原理自然、自发地生出来的。光有达尔文渐进式进化是不够的,我们今天看到的世界不仅仅起源于自然选择。

复杂性原理自发地产生出自然界的大部分秩序,因此秩序并非完全是偶然的,只是在此后,自然选择才起作用,对已有的形态作进一步的塑造、打磨。即使一些简单的物理系统也会表现出自发的秩序:一小滴油滴在水上,会形成一个圆圈;雪花呈现出轻盈的六重对称。这些并不新鲜,新鲜的是自发秩序的范围远比我们从前想象的大得多。一些巨大的、复杂的、看上去随机的系统中,已经发现存在深层的秩序。这种自然发生的秩序不但是生命起源的基础,而且也是生物界许多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21-03-25 19:08)

——以景观思维模型解决难题

文/姚斌

最早读到安德烈亚斯·瓦格纳的书是《适者降临》。在那一本书中,瓦格纳围绕“自然如何创新”的主题展开。最近,湛庐文化又出版了他的一本《如何解决复杂问题》。在这本新书中,瓦格纳运用生物进化的三大力量(自然选择、遗传漂变和基因重组)指引我们寻找解决复杂问题的最佳路径。我认为,这本书是《适者降临》的延续,它以景观为隐喻,解释了创新的机制。

1

生命需要解决各式各样的问题,但每个问题都有多个解决方案。有的方案实在差劲,有的方案凑合能用,少数方案相当不错,但只有极少数方案可以称得上出色。瓦格纳将所有方案组合起来,想象成一个“山地景观”,这就意味着,大多数方案只能对应低矮的山麓,只有极少数出色的方案处于群山之巅。这种思维模型来自“适合度景观”,最早由遗传学家休厄尔·赖特提出。

20世纪30年代,赖特在美国农业部进行育种试验,旨在培养出优质的牛、羊和猪。通过实验,他发现了一些普遍而又怪异的现象:在育种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21-03-16 18:35)

——追寻生命历史的本质

文/姚斌

1

我之所以研读生物进化论,是因为其中的两大主题吸引了我,一是物种存活,一是物种灭绝。查理·芒格先生曾经推荐过理查德·道金斯的两部著作《盲眼钟表匠》和《自私的基因》。我相信查理·芒格先生读过的进化论绝对不止这两部,最终,他从中得出什么才是“致胜系统”。我曾在经济学家保罗·奥默罗德的《达尔文经济学》中读到了“企业灭绝学”。奥默罗德将物种大灭绝引入了企业的研究,最终得出非同寻常的洞见。因此,物种大灭绝的主题引发了我强烈的兴趣。如果能够洞察物种如何大灭绝,或许就能够明晰物种如何才能存活。这是一种逆向的思维。

史蒂芬·古尔德是“间断平衡”理论的创立者。在进化论研究中,他显然将重点放在了物种大灭绝之上。当古生物学刚刚发展成为一门现代学科时,大灭绝这个概念就问世了。古生物学家曾经把大灭绝当做不同历史时期的分解的界线,来划分地质年代。二叠纪是古生代的最后一个纪,海洋无脊椎动物一半的科都灭绝了。白垩纪大灭绝是中生代和新生代的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伯吉斯页岩的启示

文/姚斌

史蒂芬·古尔德因为对伯吉斯(或译“布尔吉斯”)页岩化石的不同诠释非常兴趣,所以写成了《奇妙的生命》。他深信对伯吉斯页岩的重新诠释能改变我们的生命观,这种威力非其他古生物学发现可以匹敌。伯吉斯页岩里的无脊椎动物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动物化石。根据化石记录推断,现代多细胞动物最早出现于5.7亿年前。它出现的过程不是缓慢渐进,而是突然涌现,这就是寒武纪生命大爆发。这一过程历时数千万年,它标志着现代动物的主要类群全部登上自然历史舞台。

查尔斯·沃尔科特是美国首席古生物学家,他在伯吉斯化石研究中做出了重大贡献。然而,与此同时,他也犯下巨大的错误。他在分类界定的过程中,将伯吉斯页岩动物群的每一种都强行塞进现成的现代类群,把它们整体看作后来较进化类群的原始或祖先类型的集合。这个错误被古尔德称为“沃氏鞋拔”。这个错误统治并影响了古生物学界超过60年,直到1971年剑桥大学教授、古生物学家哈利·惠廷顿提出全新的诠释而终结。古尔德认定沃尔科特的错误诠释直接源于他的因循守旧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揭开寒武纪大爆发之谜

文/姚斌

这是我读到的第三部运用格栅思维多学科研究的著作。第一部是《知识大融通》,第二部是《叙事经济学》。而《第一只眼》则是运用物理学中的光学原理解释寒武纪生命大爆发之缘起。自达尔文发表《物种起源》以来,寒武纪生命大爆发就一直被视为生命演化史上未解之谜。为破解这个未解之谜,科学家们提出了各种各样的假说,但从未有一种假说被证实。《第一只眼》是安德鲁·帕克十三年来的研究成果,他聚焦于寒武纪生命大爆发的原因之上,从光线、眼睛和视觉的角度入手进行思考,认为是“第一只眼”引发了寒武纪生命大爆发。

1

寒武纪生命大爆发,或许是地球生命史上最戏剧化的事件。仿佛在眨眼的功夫,现今所有主要动物的祖先类型都演化出了具有坚硬质地的身体构造以及各式各样的外形。对此,达尔文迷惑不解。“寒武纪”这个词最早是由英国剑桥大学伟大的地质学家亚当·塞奇威克提出的。1831年,在威尔士地区的丘陵中,人们第一次挖掘到5.42亿年到4.85亿年前的生物化石。由于发现这些化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文/姚斌

1

作为投资者,关注并研究科技的进步是非常必要的,因为科技最终会将科幻变为现实。未来的可能性确实不断加大,技术变革的速度呼啸而来,并且势不可挡。我们所有的人,包括技术专家在内,都能从思考和使用科技中受益。卡内基-梅隆大学教授维韦克·瓦德瓦就在他的《未来之路》中勾勒出决定未来的科技发展远景。

科技正以指数级发展。科技渗透到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中。这些科技包含最前沿的领域:基因组、精准医疗、自动驾驶汽车、无人机、人工智能、机器人等等。其中的每一项都会对我们的生活产生影响,发生前所未有的改变,使我们的生活更加健康、安全和便捷,以致于我们不得不重新定义未来。

因为信息技术,任何科技都可以寻址,既符合摩尔定律又符合雷·库兹韦尔的加速回报定律。以基因组为例,现在人类基因组已经被翻译成计算机可以处理的二进制编码,基因组学事实上已归于信息技术,因此加速回报定律在此也同样适用。

2001年,当赛雷拉基因公司CEO、生物化学家克雷格·文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文/姚斌

我研读生物进化论的论著还不多,但史蒂芬·帕鲁比的《极端生存》却是我目前读到的最精彩的一部。这部论著展现了大量关于生物学和生态学的前沿性和场景化的知识,提供了一系列极具颠覆性情景下的创新和生存战略的鲜活案例,以及更具普适性的极限世界观和生存方法论,让我们从中看到了一个个关于生存和繁衍的创新性解决方案。

对于人类而言,海洋最大的特性就是它绝对的、不可思议的巨大体积。海洋的环境异常极端,但却活跃着不计其数的形态各异的生命。它们运用着各种奇异的生存技能,有着各种惊人的适应能力,利用最疯狂的生存策略存活了下来。

1

在生命演化史上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微生物一直是地球上最复杂的生命体。古菌又叫嗜极生物,是生命史上最顽强的一类生物,它们聚集在1800~2400米深的海底热泉喷口周围,喷口常年会喷出含硫和其他有毒物质的热液,温度高达几百摄氏度。古菌可以在温度超过110度的环境下生存。而当温度降至95时,它们就无法有效地繁殖了。

1909年,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文/姚斌

2020年5月1日

本文是2018年《投资中的变化主义》和2019年《价值投资的范式》的延续。现在让我从卡尔·波普的证伪主义入手。在卡尔·波普看来,任何一个科学理论都只是一个假说,一个猜想。因为只是假说或猜想,所以就必定有批评或反驳。科学是无法证明的,只有经得起反复不断的证伪和验证,才能接近真理。根据本杰明·格雷厄姆的说法,价值投资理论虽然不能作为一门“科学”,但它仍然是一种“理论”。既然是一种“理论”,那么它同样必须进行证伪。

我们都知道,那些严格遵循格雷厄姆的人往往被称为“纯粹价值投资者”,其代表性人物为沃尔特·施洛斯。而那些加进现代思潮影响的投资者则通常被称为“修正价值投资者”,其代表性人物为沃伦·巴菲特。实际上,在很多年前,巴菲特就修正了他的老师格雷厄姆式投资策略,转而实施了查理·芒格-菲利普·费雪式的投资策略。我们对此应该如何看待这样的“修正”?

1

要解决这样的问题,让我们审视格雷厄姆理论诞生的历史情景。格雷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