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木麻黄
木麻黄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50,924
  • 关注人气:72,5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敬告
微信公众号:木麻黄 (id:mumahuang2) 会继续有吃吃喝喝形形色色花花草草。
博文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食粥当顿

 

点击查看下一张

 

粥是南方人早餐甚至中餐的主食,一碗粥,就一小碟咸菜,或者腌榄角,是平民百姓一早活命暖肚子的一餐。可别小看它哩

这样想来,你就不用去追求更多的财富了。穷了性命心机,还是一碗白粥的事。王侯将相,平民蝇生,都是岁月里的一抹云烟,共在一方山阿一捏薄土下安息,人世无尽,他年路人行过识与不识,俱无意义。 
 

点击查看下一张

 

最豪华的饭,是“生炒糯米饭”。制法讲究,先将糯米泡浸三小时,然后倒去清水,再用开水烫过糯米,滤水待用。如此备好料,方可起镬热油,翻炒糯米,一边炒一边洒水,三四次不等,每次需盖焗焖片刻。反复至糯米熟透为止。最后将全部配料和调料拌匀便成。它的工艺要一点耐心,让人想起“坠火粥”的鲜厚芳馥。

 

 

人生这么长,没有美味的胆固醇,低于千分之一碳酸钙浓度的猪骨水溶液,充分加热融化的胶原蛋白,乐趣不免少很多。把准备这些东西的时间节省下来,也并不能造就光宗耀祖的事业。较之春风般的一碗汤,实在是不值得。

初冬的太阳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初冬的太阳,在雨停之后

灌满风

带着寒冷,从遥远的地方降落在我们身上

在闪闪发光的碎影间他飞过山, 越过河

 

初冬就寒冷的太阳

希望花树的影子将他撕碎,

他从没有完整存在

花朵未谢,而我们竟然将她忘却

              ——木麻黄 

会看见远方的花瓣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望向每双率真眼睛
似看到最动人风景
没有嘈音只得笑声
散播到最远的山岭

在这世间分享晚餐
有重担有万人分担
没有染污的晚海
会看见远方的花瓣
why i smile
cos you make me smile
如所有错失都得到宽待
如计较会被换成慷慨
如纯良仍然能被记载
孤苦的得到理睬
这可算妙想天开

愿这世界如童话
抱着想象实现它
就凭摘星的手臂
为地球每夜放烟花

就算世界无童话
放下包袱完成它
就来学攀山者有心不会怕
如所有苦衷都得到体谅
如占据会被换成分享
如捱穷仍然能被敬仰
挑剔的懂得赞赏
呼吸会更加清香
如你我他一起唱歌
这世界会动人得多
任你我他相差几多仍然能同座

so
万年后小花的轻唤,
透过无梦无醒的云雾,
来振撼我斑斓的彩翼……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so

曙光遥远地落在树上,
鲜花盛开装点生命。
可是你已把树和花双双忘却,
所有尘世的悲怨,所有尘世的幸运。

有一天你会成为生活于悠远往昔的某人。
大地会记住你,如同它记住草地森林,
枯叶。
如同土壤记住,
如同山峦记住风。
你的平静将如同大海永无穷尽。
 

  山依依水清清

      却不肯过江东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是非以不辩为解脱

     烦恼以忍辱为菩提

点击查看下一张

花树

曙光遥远地落在树上,
鲜花盛开装点生命。
可是你已把树和花双双忘却,
所有尘世的悲怨,所有尘世的幸运。

博文
标签:

杂谈

虽然我不信文字能写得出真正的悲苦和无奈,但文字博个同情还是可以的。献爱心与心水清淡全凭个人那一念,没有什么道德高下的分别。不过,有几套房产两部车子却向大众伸手,加上公众号营销嫌疑……也许献爱心的吃瓜群众是租着房子住连吃包方便面要不要加个鸡蛋都犹豫再三的人,于心何忍。这点上就比较欣赏人家万恶的美国,真正的穷人和困境救助是这样的,没房产没存款的才能得到政府的福利。有些聪明的中国富人到了美国看穷人居然福利那么好,也有想装穷人拿福利的。就一事论一事,感谢我们拥有健康的身体和慈悲心,这比财富更宝贵。我的愿望就是一直有帮助别人的能力,对流浪的人,能施舍他一饭,对有钱的富人,能怜悯他病痛迷失的,对那些生活幸福富裕的人,有祝福的能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寒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02 21:51)

曾经有个关于鸭子的纷争,梁文道说到就连北京烤鸭都不及南方的,这南鸡北鸭的调子都要打破,惹得意境菜的大董先生很是气恼。我对北方人深深同情。于是,北方有个朋友撂下话:'北方的同仁表示不感叹,一方水土一方人。想口福?灰机灰过去亦或借事由杀将过去大快朵颐也是常事。都是爱吃的,饱眼福长知识。'好吧,我只能说,随喜赞叹。 

其实,北方人吃羊还是可以的。吃过南北的羊,我觉得北方的羊好吃纯粹的。2008年北京奥运会,我们在北京看完一场摔跤赛,我弟认识的某国一对教练夫妇邀请我们去吃羊杂汤。'好七。好七…'高鼻碧眼的女教练热切地引路,看她双目发出绿光,我对那碗羊杂汤充满了遐想。结果穿街过巷,来到在北京老胡同里藏着一家小清真羊杂店。是的,我吃到了这辈子吃到的最好'七'的羊杂汤,清鲜洁美,感觉和吾乡老街里的牛杂汤一样,令人念念不忘。

广州人也喜欢吃羊,一入秋,“海南羊庄”就开张了。有些羊庄的店面夏天是空置的。单等秋风起,便宾客盈门,火辣的火锅一直兴旺到来春。老北京人管涮羊肉叫“涮肉”,口齿伶俐简洁,不提“羊”,都明白是涮羊肉而不是涮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汗涔涔的红苹果脸庞就是我

 

我就是那个菜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海霸酒楼要推出全鲮鱼宴!

最近,听石排海霸酒店董事长黄达超先生说海霸酒楼将推出全鲮鱼宴,问这道小小鱼菜,为什么还会引起已经营了20多年海鲜的黄先生的兴趣?黄生认真地对我说,尽管我经营了多年海鲜,而且石排都有名菜煮大鱼了,可我还想请到最顶尖的师傅,把至鲜的小鱼煮给大家吃。黄生邀请我去尝尝。

在海霸酒楼吃过著名的石排煮大鱼,新鲜大鱼、冬瓜,传统石排煮法烹调,肉质嫩滑,从此颠覆了“大鱼肉不美”的概念。那次是东莞餐饮界三大协会多年不遇齐聚海霸的盛会,席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明日春分

2015年3月21日 06:45:07,农历 2015年二月初二 星期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9 14:35)
标签:

杂谈

 
我一向是同情弱者的反抗的,却不赞同有些反抗方式。比如会祸及无辜的方式。一旦弱者不反抗,强者就认为他们的欺凌理所当然。意识形态之争更是如此。其实人类所有争端,由始至终,都是意识形态之争。

卡勒德·胡赛尼(Khaled Hosseini),写《追风筝的人》,将温情与恐怖、美梦与梦魇以沉着笔调展开,缓慢沉静的痛苦比故事的大背景更令人追怀。如果说令人遗憾的地方,就是将阿富汗的塔利班与纳粹联系在一起。(故事中没有明说,但是将其中一个主要人物设定为纳粹后裔)。在所有有关他们的侵略、霸道、欺凌别人的事情中,这两者有些区别,一个是弱者,一个是强者。前者以弱者姿态反抗,侵犯别人的生命权,后者以强者姿态开疆拓土,违反人道主义精神。不过,不管你是弱者还是强者,都不能违背向世界释放善意这个准则,否则,弱者也可鄙,强者最终也必被唾弃。

因为哈桑不反抗,所以显得更悲情。他用沉默去对待了一切发生在他身上的事。这样也算是一个反抗吧,显然显得软弱,在那样一个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7 00:25)
标签:

杂谈

 佛洛依德说,潜意识阻止我们去理解梦境,所以梦境总是支离破碎的,朦胧不清的。
可我是一个非常重视梦境的人,过去会详尽记录自己的梦境。
昨天,我做了一个很复杂的梦。梦的主题是自己生病了,非常虚弱,已经到了临终的时候。可是我却做了如下的事情,惦记着一场戏剧的开幕,要求得到好的座位,可以好好观赏这场戏曲。梦中大幕已经拉好,演员也到位,观众来得差不多了。我明显感到自己虚弱,却因为这场即将开幕的大戏感到莫名的兴奋。第二件事情是,我希望可以喝到一碗番茄瘦肉汤,对,不是番茄鸡蛋汤,是瘦肉汤。我好像越发感到自己的虚弱,可是心里对自己说,喝了这碗汤,身体就会充满力量的。但是,尽管已经看清了戏码,那幕戏却不记得看了没有;尽管虚弱得无法形容,却不记得最后一碗汤喝了没有。梦境终于去到最悲伤的一幕,我死了,清楚地看见他们用白色的床单卷起我的身体,搬离那张床。我在后面看着这一切却无能为力。我看见唯一露在白床单外面的我的那双脚,冰冷而僵硬,他们甚至不用任何担架之类的东西,就能把我搬走,而我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2 14:09)
标签:

杂谈

 怀念陪我度过无数时光的柴火灶头。油松的香味飘溢。灶上永远热着水。那些新鲜的包子是为我准备的。我越在城市里近着人,越怀念它。

这都是央宗妈妈做的。(央宗是康巴族女子,我的同事)央宗的母亲很慈蔼,每天天未亮就会起来煮酥油茶、烙饼子。有时会做包子,茴香馅或者白菜馅,她将红烧肉罐头里的肉来和馅,于是我吃到了红烧肉味的包子。八角茴香陈皮的味道,和松脂的烟味混合在一起,在西藏极度严寒的冬天,散发出让人欣喜若狂得要飞奔的味道。
 我和她的孙女坐在炉旁安静地等待着。小央宗很漂亮,可是很“暴力:,在等待的空隙里,她会没缘由地回望我,突然挨身过来,冷不防打我一巴掌,可我为了吃包子都忍了。这时央宗妈妈就用藏语呵斥她,(声音里带着慈爱)她哭了,喊她祖母:'阿乌、阿乌…'我幸灾乐祸地笑了,问,阿乌,包子好像熟了哩。央宗妈妈摇着经筒,说,不急,不急……
这时,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春令食材之薤白
 
今年,花没种,荞菜倒长成这样郁郁葱葱野草状了。

春令食材中,当令时者有薤白、鲜虾、青椒。薤白首当其冲。
薤白就是我们说的荞菜了。荞菜正名为薤,荞头就是它的鳞茎。荞菜,这种南方人钟爱的一种野菜,却大有汉唐之风。《黄帝内经》有记载:“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五菜为充。”这“五菜”指的是葵、韭、藿、葱和薤。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