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网上大讲堂161:许金龙教授谈中日文学交流现状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9月17日14:34  新浪博客


社科院许金龙教授(右)与新浪主持人刘琪鹏(左)
社科院许金龙教授(右)与新浪主持人刘琪鹏(左)

    村上春树、川岛康成、大江健三郎,这些名字中国读者一定不会陌生,日本文学已横跨历史约两千年,早期的文学作品受到中国文学的一些影响,但在后来日本也渐渐形成自有的文学风格和特色。今天,中国社科院外文所的许金龙教授(blog)做客“新浪网上大讲堂”,与网友们探讨中日文学交流的现状。

访谈视频——许金龙教授谈中日文学交流现状

    精彩语录:

    许金龙:两国文学交流首先体现在人员的互访,我们希望看到互访的成果,包括日本文学在中国的翻译出版,中国文学在日本的翻译出版,目前这方面很不平衡,主要体现在日本优秀的文学作品在刚出版一年之内就一定会被介绍到中国来,反过来中国的优秀文学作品在日本的出版则少之又少,难上加难。

    主持人:各位新浪网的网友大家好,欢迎来到网上大讲堂。今天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的教授许金龙老师,请许老师与我们谈一下中日文学交流的现状,以及从日本文学里面折射出的一些社会问题。许老师作为中国社科院外文所的学者,多年来一直致力于中日两国文学的交流,前不久在外国文学研究所也举行了一个中日文学论坛,我想请您谈一下中国和日本间的文学交流目前处于怎样的现状,尤其是日本方面对中国文学的了解是怎样的状况?

 

    许金龙:谢谢主持人对我的介绍,也谢谢主持人关注日本文学,尤其是中日文学交流的现状。因为社会上对这个领域的关注少了一点,也很高兴能够有这么一个机会来跟大家谈谈日本文学在中国交流的现状,以及中国文学在日本交流的现状,一言以蔽之,就是中日文学交流的现状。

 

    我首先要说很遗憾,因为从表面上看,中日两国间的文学交流似乎还算能够维持局面,两国的作家包括老作家、青年作家都有一些互访,但是相较于中日两国经济交流的规模和合作的程度,就可以发现两国之间的文学交流是严重滞后的,是很可怜的。目前,中日之间的文学交流大多是在两国的一些学术机构和民间机构的安排之下进行的,中国方面做的多一些,主要是由两个大单位来承担,一个是我所任职的中国社学科学院,我们会经常举办中日之间的文学交流活动。还有一个大单位是中国作家协会,据我所知,他们每年都会邀请一些日本作家到中国来访问,同时也组织一些中国作家到日本去访问。这两个单位的侧重有哪些不呢?中国作协与日本方面的交流更多侧重于人员方面的直接交流,而社科院方面主要进行学术层面上的交流,有目的的筛选一批作家、学者到中国来进行访问,就文学的某个侧面进行探讨。大概就是这么一个局面。

 

    还有一个单位必须要提,日本有一个国际交流基金会,中国社会科学院是吃财政过日子的一个单位,是比较穷的一个单位,没有很多经费来做这些事,就经常需要一些单位给予财政上的支持,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其实一直在支持我们做中日之间的一些文学交流活动,比如2001年的“中日女作家研讨会”,规模比较大,我的印象里是中日之间的女作家第一次这么大规模地、面对面地进行交流。2006年则有一个“中日青年作家对话会”,规模也很大,来了不少人。这次是第三次会议,“中日青年作家会议2010”,这三个会议都有国际交流基金的一些协助,我们应该对他们表示感谢,也希望他们能够继续支持我们的这类交流活动。

 

    两国文学交流首先体现在人员的互访,我们希望看到互访的成果,包括日本文学在中国的翻译出版,中国文学在日本的翻译出版,目前这方面很不平衡,主要体现在日本优秀的文学作品在刚出版一年之内就一定会被介绍到中国来,反过来中国的优秀文学作品在日本的出版则少之又少,难上加难。

 

    主持人: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种不平衡的局面?

 

    许金龙:我想稍后再说具体原因。现在日本市面上看到的中国作家没几个人。莫言的介绍相对多一些,铁凝的《大浴女》被翻译介绍过去了,受到大江健三郎先生非常高的评价。阎连科的一些作品也被翻译介绍过去一些,同样受到大江先生的好评。除了这几位作家之外,其他作家的作品少有介绍,基本上中国作家的作品都放在书店的犄角旮旯里,只有在毫不起眼的地方才能找到他们的书,不会放在很显眼的地方。相比较之下,中国对日本文学的介绍就全面、深入、广泛得多,每年都介绍非常多的品种过来,这种不平衡是很糟糕的现象。正因为如此,才更凸显中日之间文学交流的重要性和急迫性,也更显出需要双方的学者、翻译家以及出版机构的共同努力,希望大家共同来改变这个不平衡局面。目前两国的文学交流现状大概就是这样的。

 

    主持人:中日青年作家交流会已经是第二届了,这个会议的缘起是怎样的一个情况?

 

    许金龙:你知道社科院外文所是一个研究机构,它不是一个经常办会的会务机构,因为没有那么多精力,学者都有自己的科研任务,当然,也没有那么多的财政,办这个会是非常非常吃力的。你也知道,大江健三郎先生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也是我们外国文学研究所的名誉研究员,他认为中日两国作家的交流,尤其是青年作家的交流非常重要。20009月下旬,他到社科院做学术访问,当时的院长是李铁映院长,会谈时我也在场,我们外文所现任所长陈众议,他当时还是副所长,他也在场。当时,大江先生直接向李铁映院长提出来,说是中日两国之间的文学交流、作家之间的个人交流非常重要,他非常希望能够组织日本青年作家代表团到中国来,他表示将亲自率领过来,与中国的青年作家进行面对面的直接交流,他希望李铁映院长提供机会并给予协助。李铁映院长对这件事情非常支持,当时就给予了肯定和积极的回答,当场就对陈众议副所长(现在是所长)说,你们外文所负责实施这个项目。

 

    这就是缘起。根据院领导的指示、所领导的安排,我们就和日本方面的学者、比如与川村凑教授等学者积极组织协调,第一次办的是“中日女作家研讨会”,中国十个女作家,日本十个女作家,中国十个女作家是铁凝、张抗抗、残雪、王安忆、迟子建、池莉、方芳、徐坤、林白和陈染。九年过去了,现在看这些女作家确实都非常优秀,比如迟子建在前四届鲁迅文学奖中一口气拿了三届,非常了不起,越来越显现出强大的后劲儿,铁凝更不用说了,通过她的《大浴女》充分显示出她非常强大的实力。张抗抗的新作品也很优秀,包括王安忆等人,她们都是非常优秀的作家,在中国当代文坛上撑起了半边天。日本的女作家包括川上弘美、小川洋子、多和田叶子、松浦理英子、津岛佑子、中泽惠、茅野裕城子这批作家,现在她们实际上也是日本文坛的中坚力量,其中川上弘美、小川洋子后来成为芥川文学奖评选委员会的委员,她们自己先获得芥川文学奖,当时还不是很有名气,现在当上了芥川文学奖评选委员,从中可以看出她们确实进步比较快。另外,会议虽然早就结束了,当初出席会议的中日部分女作家的交流还在继续,比如残雪与松浦理英子就长时期地保持着通信关系,当然,她们是用英语互相联系,成了很好的朋友。后面接着办的是“中日青年作家对话会”,因为大江先生认为中日两国青年作家之间的交流尤为重要,2006年我们就筹办了青年作家的对话会,希望他们能够面对面地直接交流、直接对话,有什么话就说出来。我们常常说长相知不相疑,了解多了误解自然就少了,就会增加理解,我们本着这个目的做了一次尝试。记得当时我去机场接这些青年作家时发现,刚下飞机时很多人都板着脸非常紧张,好像惶惶不可终日似的,非常害怕。

 

    主持人:当时是2006年,他们是第一次来中国?

 

    许金龙:他们中的很多人是第一次出国就来到了中国,日本一些媒体对中国并不友善,每天都能看到有关中国的大量负面消息,这些消息有些是真实的,有些是编造的,有些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因此,日本这些青年作家来到这儿是需要极大勇气的。他们带队的是一个女作家,叫茅野裕城子,是日本青年作家代表团的团长,我就问他们为什么这么紧张,怎么回事?她说他们都累了。

 

    主持人:不好意思跟您直说。

 

    许金龙:对,她不好意思跟我直说这个事。会议结束后离开北京的前夜,中方代表团团长冯唐代表中国作家代表团宴请日本代表团全体成员,是在农展馆附近的一个酒吧里,大家通过这几天交往,他们都成朋友了,喝了一点酒后,中村文则就说起来北京之前有些人在说中国的坏话,这几个人甚至追到机场威胁他们,说是到北京来非常危险等等,弄得这些没来过中国的青年作家很紧张,结果他们发现这些威胁全都不是事实,表示亲眼看到的中国与在日本时听那些人所说的中国根本不是一回事,认为那些家伙是在胡说八道。中村文则当时表示,我以后还要到中国来。这次他果然又来了,不过不是作为团员,而是作为团长来的,在日本非常积极的邀请其他优秀的青年作家参加这个团队,一块儿到中国来与中国同行进行交流。这次来也是如此,没来过中国的人都板着面孔非常紧张、非常害怕,中村文则倒是轻松自如,东张张西望望,非常自如,不仅中村文则,2006年曾来北京出席会议的山崎纳奥可乐、西加奈子她们也都非常自如,她们来过中国,知道中国是什么情况,知道张悦然、魏微等中国青年作家在等待着他们,他们都是朋友了,而没来过中国的作家还是很紧张,都板着面孔。

 

    主持人:跟中村文则他们第一次来中国时一样。

 

    许金龙:对,是这样的。这次的情况和上次一样,临走的时候我就对村田沙耶香说,你刚来的时候很紧张,现在终于放开了。昨天我整理她们在会议期间拍摄的照片,因为中村文则希望把参加会议的照片发给她们。这时就有一个发现,发现刚来的时候,村田沙耶香等没来过中国的那些作家板着面孔非常紧张,后来面部表情就逐渐柔和、自然起来,再后来就笑了,就开心大笑,融入到青年人特有的热烈氛围当中来了,当然,她们本身也酿化出了很好的氛围。这也算是交流的成果之一吧。

 

    刚才你曾问起中日青年作家交流活动的缘起,我也向你介绍了,那是大江健三郎先生在20009月下旬,向社科院方面正式提出要求,表示他想组织日本青年作家代表团访问中国,希望社科院方面予以接待。十年以来,外文所一直克服种种困难在举办这些会议。我们也提出不能总是由我们来办,也希望下一次在日本办,这次日本无论是政府方面,还是作家,还是筹备委员会,都表示希望下一届在日本办,可能会在北海道小樽这个美丽的渔港小城办,也就是说,两年以后的2012年可能在那里办这个会。

点击进入网上大讲堂往期精彩回顾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已有_COUNT_条评论 我要评论

留言板电话:4006900000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