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8-02-22 10:58)
分类: 我的诗文
我是不相信什么“本真的生活”之类的。一切都是创造,起码是制造出来。望天收、看天吃饭,百分之九十九要饿肚子。所谓随性的生活,随的是哪个性?我只知道,人性的曲木造不成任何正直的东西。我相信,耕耘不一定有收获,不耕耘多半只有捡野菜。我相信求人不如求自己,神助自助者。 

不必急吼吼。宁走直角,不走对角线。不信可能是抄近路,信也可能是抄近路。宁读少一点精一点,也不要读那么多。不要赶,有什么好赶的。​​​​

毫无疑问,好的小说散文充满了诗——诗意、诗性、再明显不过的诗句——但是,伪劣的冒牌诗歌,什么也不是。

人的身体,包括各个肢体和部位,都可以说是为了劳动、为了运动而构造的,舍弃那些功能,等于取消了身体存在的意义。反过来,人之所以感到生的无意义,不能不说首先在于放弃了身体,避免了身体劳作的功能所造成的。

不要装作反智——你反不了,任何反智的意图,无不是借反智的姿态,炫耀智力的优越感而已。

你可以通晓世故而不世故,你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21 20:14)
分类: 我的诗文
疼痛

此刻我和这个多年来扎根此地的
神经病人为侣,看守树木、电线杆、下水道。
所有的人都是一无所有的人,
所有的歌不过是市场之歌。
你,茫然行走的人,打手机的人,
还有你,被铁包裹的人,
你们看守什么?此刻我和扎根此地的
这个神经病人对视,直到我低下肩上
扛了四十多年的头。昨天好心的朋友们
在网上发起募捐,举意要把一个将要变成植物人的
诗人拉回到世界上来,
而我多想活成石头。“在流离失所,孤苦不幸中,
不许我丧失同情的是你……”
所以我要拒绝所有死的、活的隐士,
痛恨隐士们的山水清音。所以我要
和此地扎根的神经病人为侣,
看好我的疼痛,躯体,一日日疯狂的心。


落日

米雪尔,夏日已逝,落日如棋子
长长的大街车辆行人各行其是
这座天桥已被命名为“米雪尔彩虹”
六月的黄昏它曾为我升起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20 18:58)
分类: 资料保存
诗人的“手艺”概念
洪子诚

 
之所以是“诗人”,而不是“诗歌”,原因正如诗人雷武铃说的,诗人是从发生学角度谈技艺,诗歌评论家是从阐释学角度谈技艺;也就是说,这里关注的是“写作”中的,而不是阅读、批评中的技艺;虽然这两者难以截然区分。还有一点是,“手艺”、“技艺”这些概念的使用,大多数情况下意思重合,不过,当我们说到“手艺”的时候,又暗含着一种古老的,与手相关的劳作,也联系着“手艺人”、“匠人”的身份认定的含义。另外,这些材料限于上世纪的90年代,目的在于观察那个时期诗歌写作和诗人处境发生的变化。
 
(一)
 
印象里(由于阅读有限,这个印象可能有误),当代较早在诗(或诗论)中将诗歌写作与“手艺”联系在一起的是多多,1974年他写了《手艺》这首诗。这首诗的诱因来自茨维塔耶娃,副标题就是“和茨维塔耶娃”——这位女诗人1920年出版有名为《手艺》的诗集,爱伦堡在《人,岁月,生活》里有过介绍。多多《手艺》的意蕴和语言方式,直接来自茨维塔耶娃1913年20岁时写的一首诗,准确地说,是来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13 12:40)
分类: 阅读欣赏
母亲节
周云蓬


妈,
你不知道有个母亲节
如果今天我说,母亲节快乐
一定会吓你一跳
我曾大言只要你高兴
上春晚也可以
其实
从没对你说过
春晚只是一台电视机

你生了个黑暗儿子
把他养活成亮堂堂的希望
今夜,
我在香喷喷的南方
想到你的铁西区
化工厂的黑烟
爸爸整天躺在床上抽烟
你照顾一个男人长大
照顾另一个男人衰老
我和爸爸都欠你的
国家欠你的退休金
东北欠你的好空气
文革欠你的好教育
我想起了这一切碗里的酒洒了一楼梯 

妈,
如你年轻时候
嫁给一个识文断字的老师
时代一样会从另一个角度碾过我们
你可硬硬啷啷的锻炼好心脏
等待中央电视台让我上春晚
等你激动完了我会向你解释
我有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11 18:17)
分类: 我的翻译
智慧工程
【美国】苏珊•桑塔格
李以亮 译


《另一种美》是一本睿智、闪光的书。这本书的作者,波兰作家亚当•扎加耶夫斯基汲取了多种文学体裁的长处:成长回忆录、摘录、沉思性警句、小品文,以及诗辩——亦即为“文学的伟大”这一观念进行的辩护。

可以肯定,称扎加耶夫斯基为“作家”有些用词不当:一个诗人,不能因为写过一些必要的散文,就被剥夺了他那个更好的头衔。扎加耶夫斯基的散文往往比诗作占用更多的篇幅,因为散文毕竟比较啰唆。而在文学标准的二分体系里,诗歌总是胜于散文。诗歌代表最严肃、最富于启示、最具艺术激情、最令人渴求的文学。“作者和读者总是在梦想一首伟大的诗,梦想写出它,读到它,体验它。”体验一首诗:被它提升、被它深化、在那么一刻里被它拯救。

从一个伟大的波兰作家那里,我们往往期望读到一种斯拉夫式的艺术激情。(波兰人这种独特的微妙之处,也许需要在此发挥。)文学作为精神滋养,在最近一个半世纪里,一直是斯拉夫人的专长。作为一个诗人,扎加耶夫斯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07 19:33)
分类: 我的翻译


“对神圣之物的洞察”
——米沃什访谈
切斯瓦夫·米沃什  辛西娅·L·赫文
李以亮译

已故俄罗斯诗人约瑟夫·布罗茨基称切斯瓦夫·米沃什为在世的最伟大诗人,赞扬他“拥有一个严厉而强大的头脑,其强度让人想到只有那些圣经人物才能与之相比,最合适的就是约伯”。正是这种强度吸引了众多记者、学者和崇拜者来到伯克利的灰熊山,诺贝尔奖桂冠诗人已在此安家几十年,他的居所是一个都铎式建筑风格的小别墅,掩映在常春藤和树木中间。在2000年2月和3月,我访问了他的家。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4-29 16:43)
分类: 我的翻译
我的国家

我还不曾歌唱你,我的祖国,
我还不曾以英雄的伟大事迹
或者从战场赢来的战利品
给你的名字带来荣耀。
但是,在约旦河的岸边
我的手,种植过一棵树,
我的脚,穿越过
你的田野上的小路。

谦逊是我带给你的礼物。
我知道,母亲。
谦逊,我知道,它是来自
你的女儿的奉献:
唯有在光芒闪耀的一天
从胸底迸发的一支歌,唯有
为你的贫困 
默默涌出的泪水。


拉结

她是我流在血里的血。
她是我声音中的歌,
拉结【1】,拉班的牧羊女,
拉结,母亲中的母亲。

因此,这房子的墙是窄的,
这城市很奇怪,
她的围巾曾飘动
在沙漠的风里。

因此,我要带着拉结的信心
走上我的路,为了她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4-27 21:25)
分类: 我的翻译
阿吉•米斯赫尔诗选
【以色列】阿吉•米斯赫尔
李以亮译 

她-狗


当她看到我在早上
从房子里出来向田野走去
她围着我跳来跳去
在道路上
一个长而精确的句子
关于幸福。


骄傲于自己的名字
她冲进乌鸦群
只是为了证明她守卫着
这个院子。


她嘴里叼着一只小鸡回来。
它一定是逃出了邻居的鸡笼。
她不吃它,也不放它走,
就站在那儿,让那只家禽在她的牙齿间冒着热气
尾巴有点害羞地摇摆
一半像雌狗,一半像雌狼
迷失于边界。


她没有钱
没有衣服
也没有心怀怨恨。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的翻译
拉维科维奇诗选
【以色列】达莉娅•拉维科维奇
李以亮译

“深夜的道路上站着一个男人......”

深夜的道路上站着一个男人
很久以前他是我的父亲。
而我一定要去他站立的地方
因为我是他的头生女。

一夜又一夜他独自在那里
而我一定要去他站立的地方。
我想过问问他:何时才应去。
我问这话时便明白:必须经常去。

在他站立的地方,有一个危险的痕迹
就像那天他走在路上,汽车撞倒他。
我知道的就是这样,让我一直记着:
那被撞倒的男人曾是我的父亲。

他没有对我表达过一句爱,
虽然很久以前他是我的父亲。
而且,即便我是他的头生女
他也没机会对我表达过一句爱。

——————
译注:原诗无标题。现以第一行代替。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4-19 20:18)
分类: 我的诗文
和一个美国诗人的距离

这是中国和美国之间的航空距离
也是汉语和英语
之间的象征里程

世纪初,郭沫若站在地球边缘上放歌
距离曾在他与惠特曼之间缩短
时至今日,一个世纪行将结束
许多事物,譬如诗歌
已被打入过时的行列

我琢磨着自已
和罗伯特·布莱之间的距离
这是现实主义与超现实主义之间的距离
这其中或许存在某种必然的因素

但是,当我合上书卷
贫穷的日子听到了风声
我感到距离消失
 
如果我老了

如果我老了,无论六十岁,五十岁
还是更早,我会对自己说:老了
就是老了,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吧
将自己与年轻人区别开来,不要混迹
青年之中,搅乱他们的游戏。不,我不会
允许自己老不正经,或是假冒天真
如果我写诗,诗里要有酒
如果我唱歌,调子不会定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4-14 07:52)
分类: 阅读欣赏
罗马
(美国)埃兹拉•庞德
申奥 译
 
呵,初到罗马来寻觅罗马的游人,
你会发现罗马找不到能够称为罗马的东西,
那些断垣颓壁和宫殿的旧苑荒台,
罗马的名称只能在这些墙院之内保留。
 
瞧一瞧兴衰荣辱是如何发生的吧。
她曾经迫使全世界俯伏在她的法令之下,
征服了一切,如今却被征服,
因为她是时间的牺牲品,而时间耗尽了一切。
 
罗马是罗马唯一的最后的纪念碑,
罗马只征服了罗马这个城市,
急速奔向大海的底伯尔河是罗马的唯一遗迹。
呵,世界,你是一场变幻无常的笑剧!
那些在时间的打击下能够站稳的,
和那些比倏忽的时间飞驰得更快的。
 

弗兰切斯卡
(美国)埃兹拉•庞德
得一忘二 译

你走出黑夜,到来了,
一手拿着鲜花数朵,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