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以亮
李以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2,791
  • 关注人气:2,3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人的生命是卑微短暂的,生活不可避免地充满荒谬,而人拥有的最大的特权是,我们处在爱恰恰可能之处。爱的可能性,高于恶的现实。       ——西蒙娜·薇依

敬告:转载或发表本博客原创内容,包括网志、诗文、翻译,请事先与本人联系。

本人联系信箱:

lyliang1966@163.com

博文
(2019-01-15 19:33)
分类: 我的翻译
巴朗恰卡的诗
【波兰】斯坦尼斯拉夫•巴朗恰卡
李以亮 译

我在什么地方醒来 

我在什么地方醒来?我在哪里?哪是
右,哪是左?哪是上,哪是
下?别紧张,这是你的身体
在背上,这是你用来握餐叉的
手,有一只我用来
攥住刀子或者与人握手;
床单下面,是褥垫,和地板,
在我上面,是被子和天花板;左边:
墙壁,大厅,门,牛奶瓶
放在门外,从右侧,我看到
窗户,窗户之外,是黎明;在我下方
是地板裂缝,地下室,里面有为了过冬
密封果酱罐;
在我上方,是别人的地板,阁楼,挂在绳子上的
洗好的衣服,屋顶,电视
天线;更左,是通向西郊的
街道,在它们之外:
田野,道路,边界,河流,海洋
潮汐;右边,是沐浴在黎明里的
另外的街道,田野,公路,河流,
边界,凝固的脚印和结冰的森林;
下方,是地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1-15 11:18)
分类: 阅读欣赏
你应该努力追求幸福
(美国)麦克斯·埃尔曼
宗石

在嘈杂和匆忙中,
平静地前行吧,
也别忘了在寂静中,
能找到多好的安宁。
可以的话,
尽量不放弃原则而与所有人和睦相处。
细语清晰地说出你的肺腑之言,
也聆听别人的说话,
别人的话纵然又枯燥又无知,
总会有他们的故事。
避开大声吵闹和好斗的人,
他们是扰乱心性的人。
不要跟其他人比较,
否则可能变得虚荣自负或忿忿不平,
因为一定有人比你伟大,
也一定有人比你渺小。
享受计划,
也享受成就。
无论自己的事业有多卑微,
维持对它的兴趣;
在一生多变的命运中,
它是你真正拥有的东西。
谨慎处理生意,
因为这世界充斥着欺诈。
但是,
不要因此而看不见人间美德;
很多人为崇高理想而奋斗,
生命到处都有英勇的事迹。
做你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1-13 11:21)
分类: 我的诗文
一个通透的人,不是只看到那些好的,美的,清亮的……而是能看到一切,却还能够坦然地理解和面对,这也并不表示他全盘接受,而是有可能超然物外,化腐朽为神奇,丰富自己的生命。 ​​​​

隐藏其实也是一种最深刻的暴露。 ​​​​

堕不堕落,这事儿的解释权不归你也不归我,时间的潮水退掉后才知道哪些人没穿底裤。

势利眼永远攥着一把莫名其妙,但是刻度精良的游标尺。势利眼与势利眼之间虽然也有分歧,但是总体还是保持更多默契。

相信“只有这一个世界”的世界观是好的,只要足够坚定。相信“另有一个世界”的世界观也是好的,同样只要足够坚定。 ​​​​

我毫不怀疑有的人,如果他们获得写文学史的资格,他们百分之百会把它写成家谱。

主张多元论大抵是不错的,因为独断实在更可恶。但是,那种老好人似的和稀泥似的,把相对主义玩得如鱼得水的、剔除了价值论的多元论,也确实让人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1-02 14:10)
分类: 我的诗文
对人失望,就反复念叨这句:“人性的曲木它造不成任何笔直的东西”……我想见到的人,宁可他才能小一些,也要心地好一些,精神质地好一些。现在似乎恰恰相反。各种戏精,各种披戴人格面具的人,宁可被自负和势利败坏、宁可坐在一个公认或假想的身份的火炉上,邀人来添柴灼烤自己……但是,这就是俗世,这就是人类。朋友说,水至清则无鱼……只能爱那无限的少数人……我说,加缪说得更好:在冬天,我的身上有一个不可战胜的夏天。

没有人有理由只要欢乐而拒绝痛苦。你不能只要夏天而拒绝冬天。 ​​​​

在我眼里,高级的文丐跟流浪诗人垃圾派诗人,跟那些“我写诗我有理”的诗人,本质上是一样的。

年轻时候老想着脱俗。现在的座右铭是:不要老想着脱俗,多想想大家都是俗人。这样,容易满足和快乐。能脱俗到哪里去呢?一日三餐少一次都不行,生老病死你一个也逃不逃。拔着头发升天最俗。 ​​​​

我想,那愿意出示个人的孤独甚或忧伤的人是可爱的,还是有信心的。那不愿意出示的人呢?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的诗文
自一九七九年三月
【瑞典】特朗斯特罗姆
北岛 译

厌倦了所有带来词的人,词并不是语言
我走到那白雪覆盖的岛屿。
荒野没有词。
空白之页向四面八方展开!
我发现鹿的偶蹄在白雪上的印迹。
是语言而不是词。


这诗三十年前在北岛翻译的那本《现代北欧诗选》里读过,除了诗里营造的那个有鹿蹄的雪景,只是奇怪地记住了“词并不是语言”,奇怪是不理解诗人为什么这么说,他为什么要把词和语言分开来说?当然我们可以说语言不等于词,毕竟我们也经常说音乐语言、绘画语言,但我直觉诗人不是这么一个人尽皆知的意思。

三十年后冬天的一个早晨,我忽然又在手机上读到这首诗,我差点跳过去了,因为它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以这样那样的方式映入人的眼帘,我不喜欢这样反复、强行塞入的感觉。读者等待、寻找诗,诗也在等待、寻找读者,在一种无须预设任何目的的一瞥之间,就互相“确认眼神”了。我不想说这就是最好的辨认方式,只是一个属于我个人的偏好而已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2-23 11:02)
分类: 我的诗文
如何断定我读到的诗人是一个好诗人?判断总是要有判断的依据的。我的依据大体说来是两个方面的衡量指标:其一是对于世界和生活的洞察、感受能力,它直接来源于作者的敏感性、敏锐性,可以说,这其中有些天生的成分,或者说,是生活造就的身心俱在的发现能力。到底是先天、后天,也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一个诗歌作者身上,这样的能力不可或缺。。其二是看他有没有捕捉与传递其感受与发现的语言才华。平庸的作者没有这样的才华,不是陈词滥调,就是词不达意,因辞害意,弄巧反拙,总之,要么忽视修辞,要么修辞过度,都是属于不懂修辞。

诗美与真实的统一。诗美的提炼与发现是任何诗人都必须重视的一个维度,而真实更是现代诗人之所以现代的前提。波兰诗人米沃什将诗定义为“对真实的热情探求”,就是有感于所谓“纯诗”对于真实在某种程度上的疏离和忽略(当然不是绝对意义上的)。叶芝诗曰:“一种可怕的美已经诞生。”一种美之所以可怕,也是因为真实的凸显,历史的暴力的野蛮地显露。现代诗歌如果是有抱负的,就不能不介入、回应这种现代的真实。这当然是大诗人的最高标准。

诗人不惧突入到生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2-16 10:56)
分类: 我的诗文
随想:诗里诗外
李以亮

在精神性这个事情上,纯粹就是高贵,高贵就是纯粹。

一个人最大的臣服,无疑是精神的臣服。我庆幸从来就没有臣服的习惯。我保持着米沃什所说的“一个小地方人的审慎”,故而能够小心地说“是”或者“不是”。因此我十分珍视我个人切身的感受,并毫不犹豫地服从自己的价值判断。

那种想用神经科学取代精神依据的当代人,都是理性的自负。

在今天,诗歌的分歧,无非是两种主要的诗学观念的分歧,即生命诗学和文化诗学这二者之间抵牾、切换和摇摆。这是两个各有侧重却并非完全不同、毫无交集的领域,就如生命和文化本身不无交集和抵牾一样。要知道,它们只是侧重不同。生命诗学走到高处,不可能不是一种文化诗学。文化诗学也不可能脱离对生命的勘察来认识、深入诗歌的秘密。 

仅从表面现象来看,我以为中国诗人之难以对话主要表现在:一是缺乏解人之心,这也许是缺乏倾听,或许是缺乏先清空一下自己去聆听的意愿,过于自信自负自大自恋。这造成各说各话,谁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的诗文
他打破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死亡之吻”魔咒
李以亮

毫无疑问,米沃什首先是一位大诗人,用一向有些高傲的布罗茨基的话说,“我们时代最伟大的诗人之一,或许是最伟大的”。

同时,他也是一位思想家,他丰富、独特而深邃的思想,不仅体现于卷帙浩繁的诗歌,同样体现于大量的散文之中。

在文学写作上,米沃什的雄心似乎没有限度,诗歌以及诗歌之外的写作都同样证明了这一点。西方对于诺贝尔文学奖有“死亡之吻”的说法,作家在得奖后往往写不出好作品,而米沃什正是打破这个“魔咒”的人。


自觉的使命意识
保持观点的客观公正

熟悉米沃什的人知道,米沃什对自己早期作品评价不是太高,并且延伸到对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波兰先锋派的评价也不太高。不过,他却深刻汲取了他们正反两方面的经验。在流亡华沙时期,米沃什就与很多先锋派诗人和作家建立了密切联系。正是在这期间,米沃什开始了随笔的写作,虽然半个世纪后才以“现代童话”为题结集出版,包括他与名震波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2-07 15:37)
分类: 阅读欣赏
花园中的阳光
路易斯·麦克尼斯(Louis MacNeice)

花园中的阳光
渐渐硬了、冷了,
在金子织成的网中,
我们捕捉不住那分分秒秒,
当一切都已说清,
我们无法乞求原谅。

我们的自由像自由的矛,
投出去,飞向终点;
大地逼迫,诗行以及
麻雀都纷纷坠落地面,
哦我的伙伴,很快
我们将没有时间舞蹈。

天空让你高高飞起,
挑战教堂的钟声,
以及每一处邪恶的
汽笛警报所传达的内容:
大地逼迫不停,
我们要死了,埃及,要死了。

再不期望什么原谅,
心又一次硬了、裂了,
但还乐意与你——在雷电中,
在暴雨下,坐在一起,
而且充满感激,
因为花园中的阳光。

裘小龙译


花与恶心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1-27 21:02)
分类: 我的诗文
有所思(2)

52.俱乐部式诗人等级制的存在,是对美学等级制的羞辱,它仿佛在告诫我们,世俗成功学的威力无所不能,诗歌美学的胜利不需要想象力也不取决于创造力的高低,而只凭好脾气、金钱权力和地位以及赢者通吃的普遍规律。

53.如果你的智力足够成熟,那些小儿科的机智和三段论式地抖出的包袱就无法满足你的阅读期待。如果你的心力足够讨论人世的悲喜交集,你就无法忍受那些肤浅的抒情写意和自以为得计的修辞游戏。我们已经有过古典主义浪漫主义现实主义自然主义批判现实主义,又有了现代主义乃至后现代主义大大小小无数的历史,一个人再不济也有了一两个参照系吧,骗人易、骗己难。

54.有些人的写作和行为,好像是在追求一个最大公约数——拥有最多的粉丝。

55.在喜欢东欧诗人之前,我一度特别迷恋拉美文学,特别是他们的小说,常常感到他们有能力把种种不可能令人信服地写成可能,想象力强大到可以创造现实。所以我一度认为那应该就是小说的定义。后来我发现,在中国,生活就已经小说化,没有什么不可能。于是我更想了解现实,我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