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以亮
李以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4,998
  • 关注人气:2,3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谦逊者依靠沉默的力量把灵魂聚集到单独的一点上。一个真正谦逊的人没有被别人知晓或赞赏的欲望,只希望把他自己塑造成自己的样子,逐渐变成不存在,似乎他从未出生一样。等到他完全把自己隐藏在他自己的里面时,他就与上帝同在。——尼尼微的伊萨克


本人联系信箱:

lyliang1966@163.com

博文
置顶: (2017-03-17 16:57)
分类: 我的诗文
诗的翻译,是译者与原作者之间的类似双簧表演的艺术。译者在前,但译者只有口型没有声音(观众看到的是假象,但是他们也在默默判断),原作者在后,有声音却无动作,但是也有时候打断前者的动作表演,亲自出面,这就好比翻译中出现的翻译腔,这样的时候译者就被原作者牵制住了。任何譬喻都是蹩脚的。表演双簧的譬喻也一样,它只说明部分表象。事实上,只有在作者(其实是原作)赋予了译者以声音,而译者通过翻译,也赋予了译作以原创性(在目标语里)的时候,二者的合作才是完整的,美妙的。这个过程是一个互相给与的过程,结果却是互相获得。所以翻译文本是一种独特、独立,而自在、成立的语言和文体形式(署名署上二个作者是必须的。那些不署译者的翻译作品也是对原作的不尊重,至少是忽视了作者使用的语言)。

翻译,其实是寻求语言的友谊和爱情,寻求理解和声音的结合。这是又一个譬喻。

也许,只有在寻求“沉默”的人,才适合翻译(欲显尔的人不适合),只有在寻求打破语言出现前之沉默的人,适合翻译(屈服于无语言的沉默之钳制的人,不能翻译)。

语言即翻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1-20 17:06)
分类: 我的翻译
诺姆•帕托姆的诗
【以色列】诺姆•帕托姆
李以亮译

女人间的谈话

西尔维娅,
现在许多人给你写诗,我不比他们更擅长。
但是,如果可以,我想最后一次打断你的休息
谈谈泰德。
我也有一个泰德。
一个有胖胖的天使脸的泰德,眼中的星光交织
像纽扣和钩针钩出的花朵。
泰德很聪明。像魔鬼一样聪明,还有一个大音乐家
和滴着蜜的天才的伟大野心。
他躺在床上,柔软成糊状,像一个肉桂卷,
后来在我里面整天带着他甜蜜的汗味——
夹在笔记本里的干枯的水仙花。
他是我的男性的一半,完美无瑕、抱负满满。
我的血液的猩红丝线与他的精神交织在一起,而我,也愿意
被埋葬在一个小女人的围裙里,为他淹死在
一片南瓜派和牛大腿的海中。
我用黄油搅拌蛋黄,用普通的日常语言炮制
诗意的蛋黄酱,
将白糖和蛋清混合,用孤独制作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资料保存
​​第一层
1.    布罗茨基:《文明的孩子》 
2.    迪克斯坦:《伊甸园之门》 
3.    霍克斯:《结构主义与符号学》 
4.    杰姆逊:《语言的囚笼》 
5.    昆德拉:《被背叛的遗嘱》 
6.    李泽厚:《美的历程》 
7.    林奇:《城市意象》 
8.    刘小枫:《我们这一代人的怕和爱》 
9.    马尔库塞:《审美之维》 
10.   廖炳惠:《关键词200:文学与批评研究的通用词汇编》 
11.   乔纳森•卡勒:《结构主义诗学》 
12.   伍蠡甫(编):《现代西方文论选》 
13.   伊格尔顿:《当代西方文学理论》 
14.   朱光潜:《西方美学史》 
15.   卡瓦拉罗:《文化理论关键词》

第二层
1.    阿伦特:《黑暗中的人们》&nbs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1-10 18:17)
分类: 资料保存
论蒙田
茨维坦•托多罗夫
周莽 译 

  蒙田是古今之间的承上启下的人物,他阅读过所有古人之作,而所有的现代作者都会读他的作品,对于任何研究法国思想史的人来说他是确定的出发点。 
  首先,蒙田代表着一种人情味的自主形式:他希望能够与他爱的人们一起生活,而不是同那些将习俗强加于他的人一起。在一个传统社会中,你在空间中和社会等级中的位置是预先确定的;出生地就是你的自然框架,要终生与之联系在一起。然而,蒙田肯定地说他宁愿要自己选择的东西,而非强加于他的东西,宁愿想愿之物,不要给定之物。他写道:“我不大喜欢自然[天生]本色的甜美。我觉得任何新的知识和我自己的知识比其他的邻人的共同的和偶然的知识更有价值。我们共同获得的纯粹友谊通常胜过气候或血缘的联系[族群]让我们与之相连的那些友谊。”人不是扎根的植物,他们有改变自己生活环境的自由。我们已经看到,对于蒙田而言,我们具有一种本性,但是本性是矛盾的,因为本性就是让我们自由。 
  友谊反映我们的选择,友谊比仅仅由血缘纽带强加于我们的关系更值得重视。按照《圣经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资料保存
他永远不会是一个固步自封的人
□王家新


  作为一个具有广泛影响的文学人物,顾彬先生有很多身份:汉学家,教授,翻译家,诗人,学者,作家,批评家,等等。而对我来说最重要的,这是一位难得的可在一起把酒论诗的朋友。多年来的相识,我们之间的“诗谊”也在不断加深,我曾在文章中这样写道:“有了好酒我就想起他,想要与他一起分享,正如我有了好诗一样。”

  近些年来,这位老朋友与我一起分享的,不仅是他的诗作,还有他用中文写就的有着独特味道的散文。一次我在微博上贴出了他的《翻译与死亡》《白酒和诗歌》《美》等散文,几天内被大量转发,竟有十多万的点击量,还有许多读者留言,盛赞其“德式中文”,说“这老头可爱”,或是说他们发现了“另一个顾彬”!

  非母语写作:一场“文学冒险”

  近些年来顾彬在散文和诗两方面齐头并进,他还为自己创造了一个新的身份:一个用汉语创作散文的“德国中文作家”,这在西方汉学家中十分罕见。在我看来,这也是他一生中最炫目的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的翻译
索尔•切尼乔夫斯基的诗
【以色列】索尔•切尼乔夫斯基
李以亮译

信条

笑吧,嘲笑我所有愚蠢的梦想!
笑吧,我再重复一遍
我仍然相信人,
就像我相信你。

通过人类精神的激情
古老的枷锁正被抛弃:
因为人的心渴望自由
就像身体渴望着面包。

我高贵的灵魂不能被
一只金牛犊轻蔑
因为我仍然相信人,
因为每个孩子生来就是人。

在我们心里,生命,爱情
和能量将一直汹涌、跳动,
直到我们的希望从我们
脚下的大地,带来天堂。


信念 (另一版本)

笑吧,嘲笑我所有的梦想!
我的梦想终将实现!
嘲笑我对人的信仰,
嘲笑我对你的信念。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0-29 23:45)
分类: 资料保存
据圣经记载,摩西曾带领部分以色列人走出埃及,并在约书亚(Joshua)的领导下征服了迦南(Canaan)的部落城邦。之后,在大约在公元前1000年,大卫王占领了耶路撒冷,并且在包括外约旦在内大部分迦南地区,建立起以色列王国。在大卫的儿子所罗门(Solomon)死后,王国一分为二,南为朱迪亚(Judea),北为以色列(Israel)。直到公元133年,耶路撒冷一直是犹太人的政治和宗教中心。 
   
公元前722年,亚述人(Assyrians)攻占了以色列,公元前586年巴比伦人占领了犹大,他们焚毁耶路撒冷的所罗门圣殿,驱逐了大批犹太人。从此之后,耶路撒冷曾被多次易手,还被无数次地摧毁和重建。犹太人从此流离失所,散落到各个地方。大约在公元前61年,庞贝(Pompei)的罗马军团攻占了犹大,占领了耶路撒冷。而耶稣正是在罗马的统治区伯利恒(Bethlehem)降生的。罗马统治者在公元70年和132年两次扑灭了犹太人起义的烈火,并于公元135年将所有犹太人驱逐出耶路撒冷。此后,耶路撒冷就被罗马人重新命名为巴勒斯坦(Palestine)。 
   
在拜占庭时期(公元4世纪),大量的基督徒涌入了巴勒斯坦。那时,巴勒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0-27 14:47)
分类: 我的诗文
诗就是诗
——再说“白诗歌”及其他
李以亮


“诗就是诗”——这句同义反复的废话,大约最能代表我现在的观点了。抽象地,或者一般地谈论诗歌,已经不是我的兴趣所在(也超过了我的能力范围)。对于具体的诗作,我也许会有自己固执的判断(我也乐于做出自己的判断),但是,对于无数的诗作,我们很难得出一个整体而符合实际的概括。诗是自由的,当然自由不意味着“怎么都可以”,但是,至少意味着无穷的可能性。“诗就是诗”——换句话,诗,不适合再给它加上什么修饰语或者限定词。喜欢玩弄概念的游戏,也许是理论家或其他什么人的爱好,而且,也许还自有其意义。但是,说“诗就是诗”,初衷或许在于:让诗回到诗,这,不是一个坏事。

“白诗歌”已经在“诗歌”之前加上了一个形容词。“白诗歌”仿佛有了某种理论的野心,有了拉队伍的意思。但是,我一直不这么看。旗帜可以打,以区别于林林总总的队伍(比如番号,比如队服),能够增加一点辨识度,也不是什么坏事。诗歌从来不在乎开宗立派的事情,也没有一个像样的诗人是以流派、集体、群或类的面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0-26 09:36)
分类: 阅读欣赏
桑戈尔的诗
【塞内加尔】桑戈尔
树才译

莱奥波尔德·塞达·桑戈尔(L S Senghor,1906-2001) 塞内加尔前总统,黑人文化运动创始人之一,载誉世界文坛的诗人。1945年发表第一部诗集《影之歌》,一举成名。1960年塞内加尔独立后,他当选为共和国总统,1980年辞职。1966年,他在达喀尔主持举办了第一届黑人和非洲文艺节。1979年荣获意大利第一届“但丁国际奖”。1983年被选为法兰西学院院士。除《影之歌》以外,桑戈尔的主要诗集还有:《黑人牺牲品》(1948),《埃塞俄比亚人》(1956)和《夜歌》(1961)等。


  火之歌
  
  火,男人们在夜里看着它,在很深的夜里,
  火,它燃烧却不灼热,它闪耀却不燃烧,
  火在飞,没有躯体,也没有心,不知道茅屋,也不知道家,
  棕榈之火,透明,一个男人,没有恐惧,向你祈求。
  巫师之火,你父亲何在?你母亲何在?谁哺育了你?
  你是你的父亲,你是你的母亲,你路过却不留下足迹。
  干木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0-25 17:49)
分类: 资料保存
文学的焦虑症
洪子诚

近百年来,中国文学界存在着普遍的“焦虑症”。这种忧虑,这种焦躁,让我们坐立不安。可是认真想想,或许是“谁期待,谁就是罪人”。目标高悬的焦躁等待并没有什么益处;而支撑、不断发酵着我们的焦虑症的历史观,是对持续进步的“时间神话”的毫无检讨的信仰。也许不必用这样空洞的问题折磨自己,每个人面前还是有许多简单、但切实的事情可以去做。

1

在最近一期(2009/2)上海华东师大中文系主办的《现代中文学刊》上面,读到甘阳先生的访谈,他提出中国学者应该“用中国的方式研究中国。用西方的方式研究西方”。这个说法可能会引起争议。不过,如果把甘阳的这个提议,理解为重视中国发生的事情的全部复杂性,内在地认真清理它的脉络,而不是从“外部”,从西方既定的理论框架去作简单评判的话,这个说法还是合理的,值得重视的。举个例子说,如果以“西方的方式”,可能就难以找到应对、解释中国当代社会主义文化、社会主义文学的有效途径。不过,困难的地方是,在今天我们将如何区分“中国方式”与“西方方式”?如果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资料保存
耶胡达•阿米亥:诗歌的艺术

  问:你小时候是个有艺术天赋的孩子吗?
  
  答:不,我从来没有真把自己当艺术家。在我的大家庭里,没有人哪怕接近成为艺术家,无论是创作还是表演。我想,我是个你可能会称之为正常的孩子,但有着非常丰富的内心世界。我喜欢足球和民间故事。我从来不觉得内心与外在世界有什么分别,现在也不觉得。我认为,真正的诗人会把外在世界变成内心世界,反之亦然。诗人总得在外面,在世界里——诗人不能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他的工作间在他的头脑中。他必须敏感于词语以及词语如何应用于现实。这是一种心境。诗人的心境是以一种双重曝光去看世界,看底色和折光色,看世界的本来面目。每个聪明人,无论他是否是艺术家——数学家、医生、科学家——都拥有一种观看和描述世界的诗歌方式。
 
  问:到十八岁时,你是否已写过或想到要写诗了?
  
  答:我从没有想到要写诗,至少没有正式考虑过。在日记里我写过一些,后来都丢了。我当时读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