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以亮
李以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1,133
  • 关注人气:2,3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谦逊者依靠沉默的力量把灵魂聚集到单独的一点上。一个真正谦逊的人没有被别人知晓或赞赏的欲望,只希望把他自己塑造成自己的样子,逐渐变成不存在,似乎他从未出生一样。等到他完全把自己隐藏在他自己的里面时,他就与上帝同在。——尼尼微的伊萨克


本人联系信箱:

lyliang1966@163.com

博文
置顶: (2018-02-22 10:58)
分类: 我的诗文
排异反应是个体自足至少是个体独立性的证明。

假如我成了某些人的同类,第一个表示怀疑和反对的人肯定是我。 ​​​​

孤绝主义从来不是我的主张,却是我不得不践行的次要原则。 ​​​​

拒绝伪善、庸俗之辈的美妙言辞比拒绝公然的愚蠢、非义困难得多。

女性天赋的诗性直觉是一个神秘的东西,令人不免抓狂。这可能与她们天然地感性丰富的生活方式有关,也可能与她们更多拒绝了后天所接触的理论啊概念啊这些东西有关。

大脑是不是一个性别的器官,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我的看法是,涉及性,它就是;不涉及性,它就不是。

诗是没有门槛的,诗的门槛就是人的门槛。我是说,任何门槛都是人为的。在认真的人那里,门槛就高;在玩的人那里,门槛就低。

人人皆可为诗。但是,诗首先有真伪,其次有高下。好诗是对人的各种隐蔽的局限性的超越。

生活中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的翻译
拉维科维奇诗选
【以色列】达莉娅•拉维科维奇
李以亮译

“深夜的道路上站着一个男人......”

深夜的道路上站着一个男人
很久以前他是我的父亲。
而我一定要去他站立的地方
因为我是他的头生女。

一夜又一夜他独自在那里
而我一定要去他站立的地方。
我想过问问他:何时才应去。
我问这话时便明白:必须经常去。

在他站立的地方,有一个危险的痕迹
就像那天他走在路上,汽车撞倒他。
我知道的就是这样,让我一直记着:
那被撞倒的男人曾是我的父亲。

他没有对我表达过一句爱,
虽然很久以前他是我的父亲。
而且,即便我是他的头生女
他也没机会对我表达过一句爱。

——————
译注:原诗无标题。现以第一行代替。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4-19 20:18)
分类: 我的诗文
和一个美国诗人的距离

这是中国和美国之间的航空距离
也是汉语和英语
之间的象征里程

世纪初,郭沫若站在地球边缘上放歌
距离曾在他与惠特曼之间缩短
时至今日,一个世纪行将结束
许多事物,譬如诗歌
已被打入过时的行列

我琢磨着自已
和罗伯特·布莱之间的距离
这是现实主义与超现实主义之间的距离
这其中或许存在某种必然的因素

但是,当我合上书卷
贫穷的日子听到了风声
我感到距离消失
 
如果我老了

如果我老了,无论六十岁,五十岁
还是更早,我会对自己说:老了
就是老了,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吧
将自己与年轻人区别开来,不要混迹
青年之中,搅乱他们的游戏。不,我不会
允许自己老不正经,或是假冒天真
如果我写诗,诗里要有酒
如果我唱歌,调子不会定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4-14 07:52)
分类: 阅读欣赏
罗马
(美国)埃兹拉•庞德
申奥 译
 
呵,初到罗马来寻觅罗马的游人,
你会发现罗马找不到能够称为罗马的东西,
那些断垣颓壁和宫殿的旧苑荒台,
罗马的名称只能在这些墙院之内保留。
 
瞧一瞧兴衰荣辱是如何发生的吧。
她曾经迫使全世界俯伏在她的法令之下,
征服了一切,如今却被征服,
因为她是时间的牺牲品,而时间耗尽了一切。
 
罗马是罗马唯一的最后的纪念碑,
罗马只征服了罗马这个城市,
急速奔向大海的底伯尔河是罗马的唯一遗迹。
呵,世界,你是一场变幻无常的笑剧!
那些在时间的打击下能够站稳的,
和那些比倏忽的时间飞驰得更快的。
 

弗兰切斯卡
(美国)埃兹拉•庞德
得一忘二 译

你走出黑夜,到来了,
一手拿着鲜花数朵,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4-12 15:38)
分类: 资料保存
一些人认识很多年才走近起来。这样也不错,就像存钱,让人感觉甚好。

于坚说,我们一辈子的奋斗就是为了装得像个人。如今被人改写了:我们一辈子的奋斗就是为了显得牛逼。这是堕落。

政府出钱,百十条街道出新,围墙都敲成一样的高矮,刷一样的颜色。店招也统一了格式。老百姓说就像麻将牌。地方官缺少美感、以丑为美不奇怪,让我困惑的是为什么没有人就观瞻问题提出异议?

人吃的动物基本都是吃素的,猪、牛、羊等,豢养的宠物大多都是吃肉的(猫、狗)。这是为什么呢?

一个导演的狂想:如果拍一个人和猫的故事,而那只猫是真猫的50倍大……为此导演很得意。但那不过是一个人和老虎的故事。

你能在九点以前上床睡觉吗?做不到的人一定不能在偏远之地生活。幻想造一个园子、遗世独立那是骗人。

众人皆睡我独醒如今已经不可能了,但你可以众人皆醒我独睡。我试过一回:睡意蒙眬中世界嘈杂、欢声笑语,听上去毫无必要。而我在这些的包裹下渐渐睡去,很是受用。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资料保存
耶胡达•阿米亥:和耶路撒冷生活的经验
文/ 李海英

1

“和耶路撒冷生活的经验”,念叨这个词组时,我听到,洁白的羽毛闪过阳光的缝隙飞来。是的,飞来。那一时刻我愿意相信古老的传说,羽毛是精确的象征,“它用作秤砣,来称灵魂的重量。”那一刻我也坚信,耶胡达•阿米亥诗歌的情感所在——“和耶路撒冷生活的经验”,就是它。

必须强调,“和耶路撒冷生活的经验”,与“……在耶路撒冷生活的经验”或“……的耶路撒冷生活经验”有极大的不同。目前国内研究诗与经验问题时大多采用后两者的思路,强调的是“××的××经验”,特别热门的有“××的地域经验”、“xx的城市经验”、“××的身体经验”、“××的打工经验”。强调经验于诗人的重要性,一半是受艾略特与里尔克的经验说影响,一半是因为这样说比较时髦,不知何时它几乎成为批评家判断一个诗人是否现代性的分辨贴。之前我也常这样做,在谈论昌耀、多多、张曙光、王小妮、孙文波、靳晓静等众多诗人时,总爱找出他们描述的、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资料保存
中国有太多的人迷失在传统文化里出不来
袁伟时

转型时期中国社会存在的问题

世界各国都要从传统社会转型变为现代社会;有些国家很顺利,有些国家则迂回曲折。在后发展国家里面,中国是丧失掉很多机会的一个国家。
 
600年前 :1405-1433年郑和七次下西洋,首航比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早87年。为什么他没有成为中国的哥伦布?很简单,他的活动不求利,远航是为了宣扬国威,全部经费都靠财政拨款,数额太大,支撑不下去,被迫停止。他第一次下西洋的人数高达2万8千人,而哥伦布的团队最多也就1千1百多人。当时正值所谓“地理大发现”时期,航海和远洋贸易推动世界前进;这一次机会中国丧失掉了。
 
第二次机会是16、17世纪明末清初,东西文化交流出现高潮。以利玛窦为代表,他于1582年到达澳门,1601年来到北京,在北京整整生活了10年,带来很多西方的科学技术。
 
举一个例子,中国自己的历法在元明时代一再出现测算失误,吸收伊斯兰历法也解决不了。利玛窦和他的同伴和后继者龙华民、汤若望等传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4-06 21:07)
分类: 我的诗文

流亡历史想象力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4-03 20:43)
分类: 我的翻译
永恒的敌人(17首)
(波兰)亚当•扎加耶夫斯基
李以亮 译


多年后我回到你,
灰色美丽的城市,
不变的城
埋在昔日的水域。 

我不再是哲学,诗
和好奇的学生
我不再是写下
太多诗句的年轻诗人, 

踯躅在狭窄街巷
和幻象的迷宫。
时钟和阴影的君王已触摸我的额, 

但我依然为一颗
星为光亮引领
而唯有光亮
能解开或拯救我。
 

西西里

你领我穿过开阔的草地,
三只角的公园,那是西西里
为这不识大海的小城所开辟
你领我到冰冷之吻的
锡拉库扎而我们穿越了
无尽的草的海洋
仿佛良知清白的征服者
(因为我们仅消灭我们自己),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的翻译
兹别格涅夫•迈克耶诗选
【波兰】兹别格涅夫•迈克耶
李以亮  译 

俄狄浦斯和斯芬克斯
——致兹比格涅夫•赫伯特

俄狄浦斯在黎明的斗篷下赤裸着
将他的右肩随意地
倚靠着斯芬克斯,
这样能更好地倾听埃及音乐的精灵
带翅膀的词语。

一幅古典的侧面肖像
如油亮乌黑的锁
在他的手臂下一只桨或矛,靠近那杀手 
厚重的双手和乱伦的腰肉。
那健硕的无辜之罪的中间物
仿佛一个替罪羊。

左手撑在膝盖上
肘部裹着黎明的斗篷
盖住了他的胯部
那罪恶的可怜载体注视着
斯芬克斯明亮的乳房,一个完美的存在
如神的诅咒,苹果?挺立的
圆乳房,被奥林匹斯的
整形医生扭向
底比斯。

现在,看……他是如何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3-27 20:17)
分类: 我的翻译
比亚利克诗选
【以色列】哈伊姆•纳曼•比亚利克
李以亮译

古老的合欢树

无论白天,还是黑夜,都没有看见
我是如何沉默地彷徨。
无论山顶,还是山谷
古老的合欢树,都没有感到奇怪。

合欢树溶解了所有的秘密,
在我徘徊时,对我诉说着我的命运。
我要请求它,告诉我
我会嫁给谁呢?

他会来自哪里,哦,合欢树,
来自波兰,还是来自立陶宛?
他会骑着马,还是乘着马车?
他会带着随员,还是带着粮袋出现?

他将给我带来什么礼物——
珍珠项链,还是珊瑚花?
告诉我,他的头发是金黄,还是黑色?
他未婚,还是一个鳏夫?

如果他已经老了,亲爱的合欢树,
我不要他,请不要折磨我。
我会告诉我的父亲:你可以杀了我,
但是,别想将我绑给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