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以亮
李以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8,394
  • 关注人气:2,3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谦逊者依靠沉默的力量把灵魂聚集到单独的一点上。一个真正谦逊的人没有被别人知晓或赞赏的欲望,只希望把他自己塑造成自己的样子,逐渐变成不存在,似乎他从未出生一样。等到他完全把自己隐藏在他自己的里面时,他就与上帝同在。——尼尼微的伊萨克

 

不谦而狂的人,狂不到哪里去;不狂而谦的人,真不知其在谦什么。 ——木心


本人联系信箱:

lyliang1966@163.com

博文
置顶: (2018-02-07 13:38)
分类: 资料保存
人可以伪装自己,转而写作却是全然的袒露。世界上不存在一种与自身经历相悖离的思维,和记忆相分的语言,以及挣脱了实质的架构。隐藏在写者身后的智识、教养、资源、美学立场无论好坏,皆会从笔下滚滚流过,进而嗅出其精神的味调,分毫不差。人一旦拿起笔,便不自觉地靠近了诚实,骗不了人的。 ​​​​(书戌)

博尔赫斯认为,写作很像是一个人写给自己的愉快而无用的信件,只不过是游戏。他这样说,并非是故作惊人之语,因为,在他看来,整个人的生命都是游戏的一部分,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意义。这是一种充满野心和自负的谦逊。他骨子里的优越感和悲哀都同样突出。(格非)

契诃夫笔下的知识分子是兼有两种特性的人:他具有人所能达到的、最深刻的尊严感,但是在实践他的理想和原则方面却无能得几乎令人发笑;他笃信道德上的美,忠于祖国人民以及全人类的福利,但是在私生活方面却连一件有益的事都做不成;他把偏狭的生活浪费在乌托邦的梦幻烟雾里;他明知什么是善,什么是有价值的生活目标,然而他却在无聊的生活泥塘里越陷越深,恋爱只会带来不幸,什么事情都休想干得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2-22 10:58)
分类: 我的诗文
热情而不流于自作多情,自恃而不堕入冷漠窠臼。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入世不深的作者,但是,当我读过周围更多的那些作者的文字之后,我毫不犹豫地相信,他们入世的程度更不如我。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说,如果你的文字不能告诉我生活已经告诉过我的更多的东西,我何必读它。当然,入世深浅程度,只是看待作品的一个指标。

总有一些人,让我觉得写诗只能是天生的。也有些人,只是喜欢诗而已,不具有写诗的气质或者才能(也许是一回事)。

平庸是上天不爱他,或者,他没有觉察到上天对他的眷顾的缘故。

道理很简单:我为什么要关注那些天赋不怎么样又不肯努力的人?就因为他们自吹自擂的自恋癖?我还没有那么傻,我永远只关注我认为值得关注的人和事物。我的感觉从来不背叛我。

就我们的肉身存在而言,我们都是平凡的、速朽的、终有一死的人(mortal)。就我们的精神而已,如果我们不甘平庸,它就是不平凡的、不朽的、长存的(immortal)。平庸首先在于甘于平庸,没有意识到平庸。我从来只反平庸不反平凡,平凡是人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2-20 11:56)
分类: 阅读欣赏
转折 

时机,由一只我所珍爱的手
送过来的时机,
你恰好在傍晚到达我这里,
象只鸽子扑着黑色的羽翼。

我面前那条发白的道路,
睡眠的平静呼吸,
在一顿最后的晚餐末了……
时机,象一颗沙粒。

惟独你保持着
整个悲剧的漏壶默无声息,
仿佛它瞥见了九头蛇,
在那神圣的花园里。

你慢慢说

你在太阳面前慢慢地说着;
现在天黑了,
而你曾经是我的命运的纬线,
你,他们会叫你毕里俄。

五秒钟;发生了什么呢,
在这广阔的世间?
一种没有写出便被抹掉了的爱
和一只空空的水罐。

现在天黑了……何处是那个地方,
和你那直到腰身的裸露,
还有,上帝,我最心爱的一点
以及你的灵魂的风度!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2-17 09:36)
分类: 我的翻译
诗的艺术
——布罗茨基访谈【1】
【美国】约瑟夫•布罗茨基
【美国】斯文•伯克茨
李以亮 译

1979年12月,约瑟夫•布罗茨基在他位于格林威治村的寓所接受了采访。他未修鬓幅,看上去有点苦恼。他正在校阅新书《言辞片断》的长条校样。他说,他已错过了所有可接受的最后期限。他客厅的地板堆满了文件。我曾建议在一个更方便的时间采访他,但布罗茨基没有介意。
他寓所的墙壁和各处几乎都被书籍、明信片和照片淹没。有许多更早一些的照片,布罗茨基与奥登、斯彭德、奥克塔维奥•帕斯,以及其他的朋友在一起。壁炉上方,是两幅加框的照片,一个是安娜•阿赫玛托娃,另一个是布罗茨基和他的儿子,后者仍在俄罗斯。
布罗茨基冲了两杯速溶咖啡。他坐在壁炉旁边的椅子上,三个小时里保持着相同的姿势——偏着头、两腿交叉、右手要么拿着香烟要么放在胸前。壁炉堆满了烟蒂。每当他厌倦了吸烟,就会把香烟扔往那个方向。
对于第一个问题的回答,他自认不甚满意。他说了几次:“让我们重新开始。”但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的诗文
卓越的土耳其现代诗人希克梅特
——《希克梅特诗选》中译本序言
李以亮 

希克梅特是我国读者熟悉的土耳其大诗人、剧作家和社会活动家。但是,由于时代的原因,我们对这位杰出诗人的阅读接受,存在一定的片面性,主要是单纯地将其看作一个政治抒情诗人、一个无产阶级文化战士、一个和平斗士。其实,政治性只是他诗歌创作的一个方面,或许是重要的一个方面。同样,在世界其它地方,也有片面化的倾向,比如,将他看作一个“浪漫主义的共产主义者”。应该说,希克梅特之所以是20世纪国际公认的大诗人,不仅在土耳其,在世界各地至今仍然拥有大量读者,完全是由于他的作品具有一些能够超越政治的因素。希克梅特诗歌广阔、深沉的社会关怀、人文关怀和人性深度,以及高超的艺术性,共同构成了他的诗歌持久的魅力,因此,也才有了“诗歌本身对时间的胜利”。 

                                    一 

希克梅特全名纳齐姆•希克梅特&b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资料保存
相信诗歌
诺贝尔演讲(1995)
谢默斯·希尼
黄灿然 译
  
我第一次遇到斯德哥尔摩这个城市的名字时,并没有想到我有一天会访问它,更别说竟然会作为瑞典文学院和诺贝尔基金会的客人,受到它的欢迎。在那个特别时刻,这样一个结果不只是出乎意外:简直无法设想。在1940年代,当我还是德里郡农村一个不断扩大的家庭中的长子时,我们挤在一个盖传统茅草屋顶的农舍的三个房间里,过着一种穴居生活,它在情绪上和知识上多多少少是能抵御外部世界的。它是一种亲密的、身体的、生物的存在,一间卧室墙外马厩里马匹在夜里发出的声音,与另一间卧室墙外厨房里传出的大人谈话的声音相混。当然,我们吸收正在发生的一切──树上的雨点、天花板里的老鼠、屋后一片田野外铁路沿线轰隆隆的蒸汽火车──但我们仿佛是在冬眠的瞌睡中吸收它们。不知道历史,不懂性,悬浮在古代与现代之间,我们就像我们餐具洗涤室内一桶饮用水那样易受感染和易受影响:每当一列经过的火车带来大地的震动,水面便会微妙地、同心地泛起涟漪,并且是在绝然的寂静中。

但是对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资料保存
庞德致哈莉特•芒罗的一封信 
[美]埃兹拉•庞德
裘小龙 译

克尔哈曼区,1915年1月 

亲爱的H•M•: 

诗必须写得和散文一样好。它的语言必须是一种优美的语言,除了要有高度的强烈(即简洁)之外,与一般的话没有什么两样。一定不能有书卷气的词,意义解释或倒装,一定要像莫泊桑最好的散文那样简练,像斯汤达尔最好的散文那样硬朗。 

文字中不能有突然的感叹。没有一个飞起来又毫无着落的词。纵然一人不可能每一次都到达完美,这必须是一个人的意图。 

节奏必须有意义。它不能仅仅是漫不经心的信笔所至;对词语和感觉没有丝毫影响和掌握,一种机械的平平仄仄是不行的。 

不能有套语、用烂了的话,千篇一律的老生常谈。避开这些毛病的唯一方法是精确,这是对所写的东西高度精神集中专注的一种产物。对一个作家的检验就是他是否有能力这样精神专注,并且有毅力一直到写完诗时还是那样精神专注,无论这首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资料保存
热情,是他灵魂中心矗立的礁石
宫照华

《另一种美》是波兰作家亚当·扎加耶夫斯基的散文作品,他以零散的形式书写自己的回忆,重温回忆时所引发的联想。那些灵光一现的语言和敏锐的直觉让这本作品时不时产生浪花般的激荡,而扎加耶夫斯基对万物——从某个词语到复杂的哲学思想,从雪花、雨滴到磅礴的天空——所保持的热情,则是他灵魂中心矗立的礁石。

“文艺评论家”在今天是被滥用的称呼,听上去好像和文艺作品之间签订了某种合同,一方负责写作,提供钢筋与水泥,另一方负责用精妙的设计图稿建造评论和分析。假如没有了甲方提供的文字资料,没有形而上的意象、圆形的人物、反转晦涩的故事情节,所谓的评论家就只能站在原地喝西北风,丧失了魅力上的报酬;而少了乙方的工作,创作者的文字可能只是一堆字符,缺少可向大众阐释的内涵和深意。

这种文学与评论的合作是纯粹建立于互惠原则上的合同,缺乏热情、直觉、激情、无止境的广延等一系列艺术作品必需的本质。我们可以依据文本质量,称呼他们为文字工作者,但真正优秀的、用自己的阅读和工作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1-24 10:01)
分类: 资料保存
神殿的基石
【罗马尼亚】卢•布拉加
陆象淦译


区别  
雨滴为花朵润色,却不能孕育花朵。

伦理的魅力  
遵循某些精神原则生活,无需给人以自觉这样做的印象,就能为人平添一分高尚。

甘于平凡  
任何一粒沙子都自信是砾石的种子……无需运气。

形象与服装  
希腊神话中的半人半马怪兽穿上古罗马无袖长袍,显然很不相配。《浮士德》中的恶魔靡菲斯特穿上燕尾服却是绝配!

无解的苦思  
在当代绝大多数有价值的思想家心中,形而上学的苦思变成一个自在的目的。他们沉迷于这种躁动之中,每个人以自己的方式滋养它。但在创作和形而上学观点中找不到解答的这种苦思,不是思想的无能,就是精神的倒错。

不能引以为自豪的严厉性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的诗文
我对诗歌翻译的一点理解(2) 

翻译者应该是一个具有谦卑美德的人,臣服于他的翻译对象,站在他的身后,传递他的声音。所以我说,诗的翻译,仿佛是译者与原作者表演的双簧。译者在前,只有口型没有声音(观众看到的是假象,但他们也在默默判断);原作者在后,有声音却无动作。但是,有时,原作者好像亲自出面了,出来打断了译者的“动作表演”,这就是翻译中出现的翻译腔,这样的时候,译者就被原作者牵制住了、“被带着走了”。当然,这只是一个比喻。任何譬喻都是蹩脚的。双簧表演的譬喻也一样,它只说明了部分的表象。事实上,只有在作者(原作)授予了译者以“声音”,而译者通过翻译,又在目标语里赋予了译作以“原创性”的时候,二者的合作才是完整的、美妙的。这是一个互相“给予”的过程,结果却是互相“获得”。
  
翻译是寻求语言的友谊和爱情,寻求理解和声音的结合。这是又一个譬喻。

翻译文本可以是一种独特、独立,而又自在、自足的文体形式。翻译文本署上两个作者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1-19 13:37)
分类: 我的诗文
高手举重若轻,作伪者举轻若重。

必须有人怀疑、质疑、反对、反叛,否则真不知道他们会让诗歌堕落成什么样子。

如果诗歌是一门学问,这世界上的诗歌教授早就成为最好的诗人了。

他们什么道理都懂,就是不能实行,也不准备实行的样子。 ​​​​

友谊也好爱情也罢,名声也好地位也罢,如果我们相信这些东西根本改变不了一首庸诗的实质,那么,诗歌之外的一切蝇营狗苟的勾当就应该立即停止。 ​

翻译,在我这里,的确存有一层意思从来没有说出,那就是对内心深藏的一种厌恶感的克服,一种想要加速逃离污浊车厢社会的欲望。

一个人最强、最可贵的品质是什么?是持续的学习能力。反之,一个人最弱、最没救的地方在哪里?丧失学习能力——他不学习了,满了,脑子满了不是真满,是他拒绝把那些陈芝麻烂谷子倒出去,又拒绝新的学习,他的口头禅是九九归一,而他掌握了那个一,他的牛逼就在这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