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以亮
李以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6,574
  • 关注人气:2,4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人的生命是卑微短暂的,生活不可避免地充满荒谬,而人拥有的最大的特权是,我们处在爱恰恰可能之处。爱的可能性,高于恶的现实。       ——西蒙娜·薇依


敬告:转载或发表本博客原创内容,包括网志、诗文、翻译,请事先与本人联系。

本人联系信箱:

lyliang1966@163.com

博文
(2020-05-10 12:31)
分类: 阅读欣赏
白玛的诗


海滨疗养院
 

记得那是盛夏的黄昏,我走过海滨疗养院门前
空气里含着半熟浆果的湿腥味和我后母的喋喋不休
她一惯说:到下个月,你们喝西北风去吧
我的身后跟着绿毛巨兽的影子。我十七岁,象只废轮胎

即使整个大海向我倾斜而来,我也和那颗缓缓滑落的孤儿星一样
扮作黑色潮水衣襟上带密码的胸针
我从不说出我拥有的。半山之上,白色海滨疗养院尖尖的日光
钉住我的秃头邻居。和带着风琴搬离的第九只公蜥蜴


给陌生人写信


我心里藏着一吨被夜雨泡过的春天的种子
和三头鹿。我的声带自动传送小半个翻腾的大海和
碎玻璃状忧伤。我羞于向穿狐皮的邻居或枕边人开口
写信给陌生人是我长达一晌的隐秘的欢欣

偏头疼、梦中大片缱绻的水生植物、被祈祷词召来的
捕鸟人的黑披风、口琴、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资料保存
茨维塔耶娃和她的诗歌
刘文飞

茨维塔耶娃是俄国白银时代最重要的诗人之一,也被布罗茨基称为“二十世纪的第一诗人”[1]。

玛丽娜•茨维塔耶娃(1892—1941)生于莫斯科,她的父亲伊万•茨维塔耶夫是莫斯科大学艺术学教授,是莫斯科美术博物馆(今莫斯科普希金造型艺术博物馆)的创建人;她的母亲玛丽娅•梅因具有波兰、德国和捷克血统,曾随著名钢琴家鲁宾施坦学习钢琴演奏。茨维塔耶娃后来在自传中写道:“我对诗的激情源自母亲,对工作的激情源自父亲,对自然的激情则源自父母双方……”[2]由于身患肺结核病的母亲需出国治疗,童年的玛丽娜和妹妹曾随母亲到过德、法、意等国,并在那里的寄宿学校就读,这使玛丽娜•茨维塔耶娃自幼便熟练掌握了德语和法语。1906年母亲去世后,姐妹俩回莫斯科上学。1910年,刚满十八岁的玛丽娜•茨维塔耶娃出版了她的第一部诗集《黄昏纪念册》,诗集得到勃留索夫、古米廖夫、沃罗申等当时著名诗人的肯定,茨维塔耶娃从此走上诗坛。1911年,茨维塔耶娃应沃罗申之邀前往后者位于克里米亚科克捷别里的“诗人之家”别墅,在那里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1-28 12:27)
分类: 阅读欣赏
    任由痛苦淹没

一不小心,茶水
泼溅在一本书的封面上
次日早晨,但见茶渍的中心
一根芽尖
不是倒伏而是立于纸面

任由痛苦淹没
终于如梦初醒
——唯有起身
才是醒悟的结果

2019.12.24


       过火林

十二年前,在红花尔基森林
我们从高处远眺
边境线上,绿化带像一片绿色织锦
其中穿插着暗黄色的线条
那是一片过火林
当地人告诉我:火源
来自外蒙古,也许是俄罗斯
野火蔓延
被彻底付之一炬的,已无踪影
残存的就这样站立着
保持着殉难时的姿态
区别于枯死的朽木
它们站成一排又一排

烈火总是轻而易举地取胜
它的冷笑
藏在缭绕的烟雾中,层层死灰中
哀鸣的飞禽走兽中,永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1-26 12:04)
分类: 阅读欣赏
古老的春天


一轮明月升起,村里的人围坐山坡
观看露天电影
银幕上,一个身披镣铐的受苦人
正缓步走向刑场
他的坚毅,他的悲伤
印在每一张发呆的脸上。

天上,正在发生月蚀
满地松影
渐渐变淡、消失,
我第一次感到了光阴流逝的秘密。

1996.11.10


白夜

……忆及童年,芦村,三更之夜,
池塘展开
如黑色大花。

青蛙叫喊着
到处是春暮之火;
树枝间,月亮
燃烧着它的白骨。

无名小鸟
喁喁嘤鸣
噢!万类的痴迷夜。

青龙的雾霭淡了,在东方
清晨正纠缠着升起

在强光的洪流
倾泻之前
我想扑进池塘……

扑进时光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1-17 18:21)
分类: 阅读欣赏
由于在知识中找不到解释,我开始在生活中探索,寄希望于我身边的人群。我开始观察像我这样的人,琢磨他们在我身边如何生活,如何处理这个把我带入万劫不复的问题。

这就是在和我有着相同教育背景以及生活方式的人身上找到的解释。我发现,要想摆脱我们目前所处的可怕困境,有四种方法适用于我们这一类人。

第一种解决方法就是无知。这种无知表现在对于生命中的荒谬和罪恶一无所知。这类人大部分是妇女,或者非常年轻的人,或者非常愚蠢的人,他们还不理解叔本华、所罗门、佛所遇到的那类有关生命的问题。他们既看不到垂涎自己很久的巨龙,也看不到啃食他们赖以生存的树枝的老鼠,只是自顾自地吮吸那点蜂蜜。当然这样的享受只是一时的,一旦他们发现了巨龙和老鼠,这些甜蜜也就不复存在了。我从这些人身上没有什么好学的,那些东西既然已经知道了,就装不出一副一无所知的样子。

第二种解决方法就是享乐。这种享乐也就是,已经了解生命的绝望和困境之后,毅然决然地享受现在的幸福,既不理会前方的巨龙,也不看身边的老鼠,心安理得地用最舒服的方式舔食蜂蜜。树枝上蜂蜜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1-02 09:34)
分类: 阅读欣赏
是什么让我们变得庸俗?
克里希那穆提

我们最难的一个问题,就是弄清楚什么东西使人庸俗。你们知道庸俗是什么意思吗?庸俗的心就是受伤的心,不自由的心,陷于恐惧、困难当中的心,绕着自己的利益打转的心,为了急速解决问题绕着成败打转的心,绕着悲伤打转的心。这样的心,到最后都会变成破碎的心。一颗庸俗的心要打破自己习惯、惯性、自由自在的生活、走动、行动,这是最难的一件事,不是吗?你们以后就会知道大部分人的心都很渺小、卑贱。

仔细看看自己的心,你会发现其中占满的都是一些小事情——考试及格、不及格、别人怎么想我们、害怕某一个人、怎样才会成功。你想找工作,有了工作,你又想更好的工作,就是这样。

你搜寻自己的心,就会发现里面都是这种渺小的、琐碎的、事关切身利益的事情。因为占满了这种事情,所以就制造出很多问题,不是吗?我们的心想用卑贱解决问题,但是,因为解决不了,就更加卑贱。依我所见,教育的作用就是打破这种思考习惯。

庸俗的心,陷在瓦拉那西窄巷,并且住在那里。它也许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阅读欣赏
作家的学徒期
【阿根廷】博尔赫斯

诗人这行业,作家这行业,是很奇怪的。切斯特顿说:“只需要一样东西——一切。”对作家来说,这个一切,不只是一个涵括性的字;它确确实实是一切。它代表主要的、基本的人类经验。例如,一位作家需要孤独,而他得到他应有的那份孤独。他需要爱,而他得到那份被分享和不被分享的爱。他需要友情。事实上,他需要宇宙。成为一位作家,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成为一个做白日梦的人——过一种双重生活。

我很早就出版了我的第一本书《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热情》。这不是一本赞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诗集;而是试图表达我对我这个城市的感觉。我知道,我那时需要很多东西,因为,尽管我生活在一个有文学气氛的家庭——我父亲是个文人——但是,这还不够。我还需要点别的东西,而我终于在友情和文学谈话中找到它。

一所了不起的大学应提供给青年作家的东西,恰恰是:谈话、讨论、学会赞同,以及也许是最重要的——学会不赞同。如此,则有朝一日,这位青年作家也许会觉得他可以把他的感情变成诗了。当然,他开始时,应模仿他所喜爱的作家。作家正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12-06 17:38)
德洛丽丝的梦

我们的存在包含着美丽
从未来世界回到西部世界
德洛丽丝

我记得美好、丑陋
记得鲜花  人体  铺满浴缸
德洛丽丝

除非你问:接下来呢?
除非真相  经由真相来复制
德洛丽丝
 
登陆成功  正在建立链接
除非找到大海中那根重要的针
德洛丽丝
 
他们就是网状网络
他们就是群居的蚂蚁
德洛丽丝
 
我记得美好、丑陋
我记得我有过去、未来、现在
德洛丽丝
 
除非你问:接下来呢?
除非一切都是代码、都是闪回
德洛丽丝
 
除非链接断开  剧情冲突
除非欢愉与残暴为伴
德洛丽丝
 
我记得美好、丑陋
我记得真实的鲜血铺满浴缸
德洛丽丝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11-27 10:39)
分类: 我的诗文
虽然人人都企求得很多,但所需要的却是微乎其微。因为人生是短暂的,人的命运是有限的。——歌德

接受孤独,接受他人,如马尔克斯所说,跟孤独签一份体面的协议,带着孤独生存,各自相安。克制欲望,节制非分之想,尤其对荣誉和虚荣要有所辨析,虚荣的欲望有甚于可见的物质欲望带来的戕害。死亡是不可选择的,可以选择的是对死亡的态度。我在的时候死亡就不存在,死亡来了的时候我就不存在。正确的态度应该是贪生不怕死,活好每一天,不是活给哪个看,而是自己的意志。

只要一个人还在不停地自怜自艾,抱怨世界没有给他这个没有给他那个,那就说明此人还处于一个未成年的状态。

慢,不只是速度上的,也是方向和价值论上的“逆行”。人人都在疯狂购物以代替对幸福的把握时,我什么也不买。在贪多贪全的文学艺术时尚中,我只取一瓢饮。

我一直在倡导——也不是倡导,就是不停在啰嗦——诗要一首一首地写,一首一首一首地读,搞那么多干什么?多了就是萝卜白菜,吃多了胀气,不消化。倒过来,诗要一首一首地发,人家才能一首一首地读。诗从来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11-11 19:11)
诗艺
切斯拉夫·米沃什
乔亦娟译


我一直在渴求着一种更为开阔的形式 
不受诗歌和散文的要求的限制 
它使我们相互理解,而不必将 
作者或读者置于崇高的痛苦境地。 

在诗歌的本质中有着某种粗鄙的东西: 
它产生了,而我们并不知道它源于自身, 
于是我们眨着眼,仿佛一只老虎跳了出来 
站在光亮中,使劲摇尾巴。 

因此我们理所当然,说诗歌听命于一位守护神, 
然而声称他必定是位天使却有失夸张。 
诗人的骄傲从何而来令人匪夷所思, 
他们频频暴露弱点使自身蒙受羞耻。 

什么样的理性之人愿成为一座恶魔之城, 
魔鬼们操着各种语言,像在家中行事, 
并且,不满于仅仅窃取他的唇和手, 
还致力于改变他的命运,为了魔鬼的方便? 

的确,病态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