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以亮
李以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7,034
  • 关注人气:2,4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人的生命是卑微短暂的,生活不可避免地充满荒谬,而人拥有的最大的特权是,我们处在爱恰恰可能之处。爱的可能性,高于恶的现实。       ——西蒙娜·薇依


   译者未必有学者的权威,或是作家的声誉,但其影响未必较小,甚或更大。译者日与伟大的心灵为伍,见贤思齐,当其意会笔到,每能超凡入圣,成为神之巫师,天才之代言人。此乃寂寞之译者独享之特权。      ——余光中


敬告:转载或发表本博客原创内容,包括网志、诗文、翻译,请事先与本人联系。

本人联系信箱:

lyliang1966@163.com

博文
分类: 我的诗文
我最明显的特征是惊奇与绝望
——2021年札记(3)

1
米沃什自承具有摩尼教倾向,在这一点上他跟他欣赏的美国诗人鲁滨逊·杰弗斯或者惠特曼很相似,一个说,“要是不受罚,我宁愿杀人也不愿杀鹰”,一个说,“我是善的诗人,也是恶的诗人”。

不理解这样的人,他们时刻想要显示和证明的是自己是一个大好人、大善人,这有什么好说的呢?据我所知,这样的人,恰恰毫无成为一个大恶人的素质,更不说有什么可能和机会。所以,即便不必怀疑其动机,在我看来,那样的表白至少是乏味的。而且,道德完美主义和洁癖就是一个笑话,哄哄三岁小孩还可以,拿到成人世界来标榜,真的很假。

2
有时,我想,即使不被理解,也比被谬托知己好。我说过,这时代良好的品味常常表现在拒绝;真正优秀的品质,也不在于被承认,而是被漠视。所以,衡量的尺度并不在看一个人获得了什么、获得了多少,而在于他在多大程度上甘于寂寞、匿名、被遗忘,又在什么时候战出来说——“不”。 
3
不要诉苦——诉苦只意味着展览自己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1-08-24 19:33)
分类: 我的诗文
重要的不是诗
李以亮

我常常在想:重要的不是诗。当然,这话不等于说:诗不重要。起码,在我们这些喜欢、热爱诗歌的人的心里,它还是重要的,有着不可替代的意义。但是,我隐约觉得,有比诗更重要的东西。也许,正是因为有那样一些东西的存在——它们是构成诗的东西?它们是我们为之而坚持写诗的东西?抑或,它们是让我们认为写诗的值得的东西?——我们仍然认为诗是重要的。

但我还是认为:重要的不是诗。每个人都是诗人或者都可以是诗人,比如在童年某一刻,但是,成不成为诗人并是不重要的。每个人也可以是哲学家(拥有自己的哲学,这几乎是一个成年人的标志),但做不做哲学家并是不重要的。马可•奥勒留下一部《沉思录》,但我想他也不是想要成为一个哲学家或思想家而写作。他写《沉思录》也不过是在自己倥偬生涯的间隙里的一个需要、一个爱好和习惯,《沉思录》若不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那倒是可疑的;当然,因为他特殊的思维,因为他的深度和高度,使这部传世之作具有不朽的价值,这是无疑的。

很多东西的“异化”都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的。想要写诗这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1-08-21 09:51)
分类: 阅读欣赏
十月


就像死亡那样肯定而真实
你躺在这里。十字架上漆着
和相思一般苍白的月色

而蒙面人的马蹄声已远了
这个专以盗梦为活的神窃
他的脸是永远没有褶纹的

风尘和抑郁折磨我的眉发
我猛叩着额角。想着
这是十月。所有美好的都已美好过了
甚至夜夜来吊唁的蝶梦也冷了

是的,至少你还有虚无留存
你说。至少你已懂得什么是什么了
是的,没有一种笑是铁打的
甚至眼泪也不是……




等光与影都成为果子时,
你便怦然忆起昨日了。

那时你的颜貌比元夜还典丽,
雨雪不来,啄木鸟不来,
甚至连一丝无聊时可以折磨自己的
触须般的烦恼也没有。

是火?还是什么驱使你
冲破这地层?冷而硬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的诗文
人是无法认识的,但可以无限接近于理解
——2021年札记(2)

苍天绝不会让你既享有安逸舒适的生活,又给你锋利敏捷的诗情。倒过来说也许更准确:想要写好诗,就不能指望同时还过安逸快乐的日子。——你不能两头都要。

无人需要为自己的生活方式辩护,换句话说,为自己的生活方式寻找理由是毫无必要的。你的生活方式天然正确、天然合理,想怎么活就怎么活,这是你的自由意志、你的天赋权利。
你活你的,你需要明白的只是:你接受它,你做好了准备接受按照自己的意志生活带来的任何后果。一切都行除了抱怨,布罗茨基说。当然,比抱怨更糟的是逃避、归罪他人。
所以,我认为你不必在意任何人的指指点点,对于他人的越界,你可以无视也可以反击,完全可以依心情行事。
就生活方式上来说,你认为好的就是好的。决定权在你。这是第一位的,没有商量。
可以商量的是另外一个意义上的东西。虽然都是一生,必须说,不同的人度过的一生境界大有不同。在这个问题上我永远不会认为都是一样的。
永远不要拿顺其自然做借口,没有自然这回事儿,有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的诗文
我常常感到一种冲突的困惑
——2021年札记(1)

我常常感到一种冲突的困惑:一方面,我坚定地认为一个人应该研究现实问题,应该落地而不是凌空蹈虚。问题意识的存在与否、真假与否,基本上决定一个人思想的真实性的程度;通常,缺乏问题意识或者问题意识不够,乃至虚假,都与真正的思想无缘,这是毫无疑问的。另一方面,特别是在今天,对于许多现实问题的思考,其意义和价值都是非常有限的,因为它们要么早就有了前人研究后的答案,要么问题本身的题位很低,甚至只是一些假问题、伪命题,纯粹就是一些人炮制出来分散人的注意力的(比如“拒绝隐喻”),不去理会它们才是最明智的选择。我对造成这种困惑的原因的分析,其实也有的:或者是由于定力不够,不能做到直接忽视它们,也就无法避免不必要的干扰,或者是由于对已有思想资源的占有还不够,容易被带着走了。

坦诚首先和主要的还是一种气质,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很难后天习得,或者掩盖本来缺乏的固有特性。
本来只能被当一个工具的东西却被人当成了一个家园;本来是安身立命的东西却又被搞成了某种沽名钓誉的工具。这就是一切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的网志

 


1、你是从哪一年开始诗歌写作的?最早激发你写诗的灵感是什么? 


从哪一年开始的?有点记不太清楚了,因为我最初迷恋的是小说,读和写。印象最深的是阅读《青春之歌》,里面引用了海涅的一首诗(当时语文课本里也有他的《西里西亚纺织工人》),其中的情绪和感觉引起了我的注意,于是反复玩味,直到可以背诵,家里也有一本海涅的《新诗集》,于是也读了,模仿着写过分行,应该不能算是写作,不过模仿的冲动是纯真的。那是1979年春。其时《天安门诗抄》影响很大,家里也有一本,我读后的认识是:诗歌应该有节制、有韵律、有激情,再没有什么别的心得了。还有一件事,印象深刻,是在叔叔家里读了《诗刊》(那时是一个小开本)上的诗《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1-08-08 09:40)
分类: 我的诗文
知其不可而为之
李以亮

                       
在这“人生的中途”,我常常感到无话可说,有时则是厌倦于说。有多少东西是没有被说过的?面对没被说过的,是否应该沉默?如果不是,又该如何说?翻译于我,常常等于用别人的语言,说点自己的话;或者,用自己的语言,说点别人说过的话。但是,这依然不乏困难。

以赛亚•伯林在《浪漫主义的根源》一书里,引用18世纪初一位名为迪博的神父的话说:“凡能被一种语言优雅地表达的感受和思考亦能被其他任何一种语言优雅地表达。”这话现在估计很是被人怀疑——太肯定了,事实并非如此。我知道有人甚至已经根本不再相信语言的可通约性,乃至怀疑人与人之间存在什么可通约性。不过,令人感觉温暖的思想仍然存在,比如伽达默尔的“视界融合”,还有我们经常吁求的“同情之理解”或理解之同情。我本人更愿意相信这些温暖的思想,尽管语言与语言之间、人与人之间的通约并不容易、并不简单。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资料保存
一首诗总是期待着被翻译
树才

1
译诗的困难,从根子上说,就是诗本身的困难。

译者也要回答这些问题:什么是一首诗?一首诗是如何生成的?一首诗怎么被读解?是谁在读解?读解的过程中会发生什么?由此可以引出语言:诗歌的语言性。须知,一首诗的精神生命是经由语言的血肉身体生成的。所以,一切都“在语言中”。

形式者何?内容者何?格律者何?音韵者何?意境者何?原意是什么?原意的原意呢?……应该强调作者与语言的相遇,同时强调译者在翻译过程中与语言的相遇。

忠实?谁忠实?忠实于谁?怎么才能忠实?由此可以引出差异性。忠实观,其实源自人类对同一性的天然迷恋。人天然地追求同一性,但得到的却是差异性。忠实是愿望,差异是结果,是事实。在译诗的研究中,该是从事实出发反思我们愿望的时候了!

2
愿望并不自动导致结果。为什么?这中间有译者,这个中介物,这个轴承,这个十字路口。也许,悖论在于:一首诗(原文)只有变成“另一首诗”(译诗)后,才能保住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此处即别处

——读《罂脰湖华章》札记

李以亮 

 

在众声喧哗的汉语诗歌里,黄洪光一直是我熟悉和极易辨认出来的那个声音,这个声音为《春服既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1-06-12 16:41)
分类: 阅读欣赏
一个传说
【波兰】兹比格涅夫•赫伯特 

诗人模仿鸟语
脖子伸长
喉结突出
仿佛旋律之翼上一根笨拙的手指 

他开口吟唱
深信这样可以催促日升
让歌声变得温暖
让高音变得纯净 

诗人模仿石头的睡眠
脑袋缩进肩膀
仿佛一尊塑像
呼吸少而痛苦

入睡后他相信唯有自己
能洞悉生之奥秘
无须神学家的援手
就能将永恒掬入急切的口中
 
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倘若没有诗人
不停奔忙于
飞鸟和顽石之间?

(赵刚译)

 
兹比格涅夫•赫伯特被誉为波兰当代三大著名知识分子诗人之一,另外两位自然是中国读者日益熟悉的米沃什和希姆博尔斯卡,后两位都是诺贝尔奖桂冠诗人,赫伯特运气比较差,连他的后辈诗人扎加耶夫斯基也不解:他为何总是与这样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