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以亮
李以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2,741
  • 关注人气:2,2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一个诗人在追踪什么,他在生活中就得到什么,他追踪权力和成功,他就会得到;他追踪爱和孤独,他也会得到;他若追踪尽善尽美的奇迹,他同样也会得到。追踪什么,这是天性而不是选择。(张枣)


本人联系信箱:

lyliang1966@163.com

博文
(2017-04-25 10:06)
分类: 阅读欣赏
我是范雨素
范雨素


1

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命运把我装订得极为拙劣。

我是湖北襄阳人,12岁那年在老家开始做乡村小学的民办老师。如果我不离开老家,一直做下去,就会转成正式教师。

我不能忍受在乡下坐井观天的枯燥日子,来到了北京。我要看看大世界。那年我20岁。

来北京以后,过得不顺畅。主要因为我懒散,手脚不利索,笨。别人花半个小时干完的活,我花三个小时也干不完。手太笨了,比一般的人都笨。上饭馆做服务员,我端着盘子上菜,愣会摔一跤,把盘子打碎。挣点钱只是能让自己饿不死。

我在北京蹉跎了两年,觉得自己是一个看不到理想火苗的人。便和一个东北人结婚,草草地把自己嫁了。

结婚短短五六年,生了两个女儿。孩子父亲的生意,越来越做不好,每天酗酒打人。我实在受不了家暴,便决定带着两个孩子回老家襄阳求助。那个男人没有找我们。后来听说他从满洲里去了俄罗斯,现在大概醉倒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4-22 09:59)
分类: 阅读欣赏
诗歌反对索绪尔
西 渡

幸或不幸,索绪尔语言学在中国的译介与中国当代的新诗潮运动差不多同步。索氏关于能指和所指任意性关系的说法在新诗潮中引起了巨大的回响,1980年代的一些诗人和诗歌理论家们开口所指,闭口能指。受到这一理论的鼓舞,诗歌的风云之士以一种指鹿为马的方式,强行取缔元语言层面的所指,在一个临时的诗文本系统中赋予能指一种完全不相干的所指。诗人批评家李心释称之为“强指”。结果,一部分当代诗文本中便到处奔驰着挣脱了所指羁束的能指的瞎马,并以其蛮野的意志把语言的田园踏得稀烂——好像蛮族的战群踏入了农耕者的居所。这是一场能指的狂欢,也是一场语言的破坏运动,它在诗艺上的后果是灾难性的。在索绪尔的语言学中,一个完整的词被人为分割为能指和所指两个部分,词的声音和意义分裂了。这一分裂进而引发了词与物的分裂,最终导致身心的分裂、人与世界的分裂。

显然,它所指引的道路,恰好与诗的目标背道而驰。而在这一理论指导下的诗歌写作,变成了无意义、无目的的言语狂欢。因为诗文本所赋予的所指(内涵)并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阅读欣赏
那意思深着……深着……深着……
燎 原 王清学


   憨墩墩嘛至于憨墩墩嘛……那意思深着…… 
   憨墩墩那意思深着……深着……深着…… 
   
  在这个几乎有点智障的“歌人”(自编词曲歌唱的人)身上,昌耀看见了什么呢?他发现了生命另外一个伟大的秘密,这就是平民百姓生命的鲁钝形态和喜乐精神。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对于苦难的麻木,更可以把它看作对于苦难视而不见的大智若愚。由此再联想到前边为那个少妇出殡时,年老的吹鼓手“可着劲儿吹奏一支凄艳哀婉的唢呐曲牌”的情态,那种忽略了少妇新丧的哀痛,却专注于唢呐吹奏的绝活表演——这一情感注意力的错位,可谓与“歌人”的心理特质相一致。他们可以对苦难、灾难,习焉不察,却绝不会放弃体味生命中的快乐感、满足感、乃至“成就感”。 
  这正是民间百姓生命的内在精神机制,也是他们在苦难中生生不息活下去的支撑点和理由。 
  现在,诗人视角中人生深重的灾难感和虚幻感,与平民百姓鲁钝、皮实的喜乐精神,这两种完全相反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4-13 09:04)
分类: 资料保存
    这次山西诗坛在李玉臻、张同吾两位先生共同策划、精心筹备之下,在太原举办这次“中国诗歌太原论坛”,具有非常的历史意义。我相信不但对山西诗界,甚至对全国诗歌界都可能产生难以估计的影响。应酬客气的话我就不多说了,现在我就直奔主题,提出几点经常思考关于诗歌观念的问题,与各位共同切磋。
  (一)今天的社会不论两岸三地,正处于一个转型的关键时期,政治日渐开放,经济挂帅,消费市场决定了我们的生活内容和方式,我们的物质欲望高涨,而精神生活日趋萎缩,而导致文学的退潮,诗歌遭到惨烈的边缘化,表面上虽然很热闹,每个月都有很多的诗的嘉年华会,但实际上诗人是寂寞的。诗歌正被冷落,除了社会的客观因素,还有主观的因素。目前,诗坛由于后现代诗歌的文本结构,口水诗的泛滥,对中国传统诗歌美学的颠覆,不但与我们的诗歌信念背道而驰,同时也使一般读者为之瞠目结舌,退避三舍,所以今天的诗歌遭人白眼也就不足为怪了,诗人不必喊冤,实在是咎由自取。
  在这种不利于诗歌发展的大环境之下,经常有人问我,究竟是一种什么力量使你坚持诗的创作数十年而不懈?我的回答很简单:我一向认为写诗不仅仅是一种写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除了理性和信仰,人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武忠明


切斯瓦夫·米沃什(1911-2004)生于立陶宛,二战时参加了华沙的抵抗纳粹的运动,战后作为波兰文化专员在纽约、华盛顿和巴黎工作。1951年出走巴黎,1960年到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任教,1980年获诺贝尔文学奖。米沃什的诗歌和随笔注重内容和感受,广阔而深邃地映射了二十世纪东欧、西欧和美国的动荡历史和命运。

诗人的“复调”独白 来自世纪老人的呼喊

       礼 物

  如此幸福的一天。
  雾一早就散了,我在花园里干活。
  蜂鸟停在忍冬花上。
  这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我想占有。
  我知道没有一个人值得我羡慕。
  任何我曾遭受的不幸,我都已忘记。
  想到故我今我同为一人并不使我难为情。
  在我身上没有痛苦。
  直起腰来,我望见蓝色的大海和帆影。

  伯克利,1971年
  (西川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4-07 18:35)
分类: 资料保存
2017年4月1日,俄罗斯著名诗人叶夫根尼·叶夫图申科(Евгений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Евтушенко)因癌症在美国克拉何马州塔尔萨逝世,享年84岁。作为苏联六十年代诗人群体的最后一位诗人,他的离去象征着一个时代的终结。今日东评编辑部特刊发洪子诚先生这篇写于2015年的文章,纪念这位最早打破苏联社会对纳粹大屠杀的沉默、曾在“解冻”时期用自己的诗歌给苏联年轻一代带来巨大冲击以及对中国诗歌创作产生重大影响的大诗人。

当沉默代替事实,沉默即是谎言
——纪念叶夫图申科
洪子诚

1

《〈娘子谷〉及其它——苏联青年诗人诗选》,作家出版社1963年版,标明“供内部参考”,属于后来说的“黄皮书”的一种。只有131页,定价人民币三角四分,收入30年代出生的苏联诗人叶夫杜申科(1933-— ,现在通译为叶夫图申科,或叶甫图申科)、沃兹涅辛斯基(1933—2010)[1]、阿赫马杜林娜(1938—2010)[2]的作品三十余首。60年代中后期我读过的“黄皮书”有这样几种:贝克特的《等待戈多》,凯鲁亚克的《在路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4-05 14:37)
分类: 资料保存
北 岛 的 词 场 
木叶
 
一 

一九四八年,父母在上海结婚之后来到北京,次年八月二日赵振开出生。可以说,他是生在“旧社会”,而紧接着的一切都是新的,触目惊心的新,摇摇欲坠的新。

在三不老胡同的孩子里,赵振开是“淘气出了名的”。不过和很多人一样,他也曾为了学习雷锋而做好事,并写成作文获得老师表扬。四年级时,从《人民日报》上摘了些诸如“帝国主义走狗”、“共产主义明天”之类的大词,写下自己的第一首诗。至此,这个将震动未来的诗人尚未表现出多少迥异之处。

四中是令人向往的名校,一九六五年暑假他接到了录取通知。约一年光景,四中成了北京文化大革命的中心之一,他就这样陷入其中,学校不像个学校,“社会”一下子跳到了这个十七岁少年眼前。他也曾和伙伴们一起将一个“历史反革命”剃成阴阳头。
我曾正步走过广场
剃光脑袋
为了更好地寻找太阳
却在疯狂的季节里
转了向,隔着栅栏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4-02 17:36)
分类: 资料保存
本文主要想再次说明,“道德非知识”和“举孟旗行荀学”两个问题。

(一)目衰年迈,孤陋寡闻,近因华东师范大学郁振华教授绍介,略知围绕Gilbert Ryle数十年前所提出的konwing that与knowing how,有理智主义与反理智主义、Hume主义与反Hume主义的分歧,以及国内有关王阳明“致良知”的争辩。(见《学术月刊》2016年12月份郁文)由于涉及伦理学重要问题,遂借此明确拙著的几个要点。

拙著《伦理学纲要》明确认为,道德不是“知”而是“行”,道德中含有知识(即观念),但并非知识,道德属于行为本身。从而道德既不是konwing that也不是knowing how,道德主要不是知不知应该去做或不做,也不是知不知如何去做或不做,更不是愿不愿意去做或不做的问题,它不是知不知、会不会、愿不愿的问题,而是“做不做”的问题。我所提出的道德三要素——观念(即认知)、情感、意志(我仍愿釆用古典的“知情意”三分法 )三者之中,强调以“意”为主。道德乃是具有非常重要的自觉选择性的自由意志,即:做还是不做。

只有这种自由意志才导致道德行为。知而不能行,会而不能行,愿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4-01 10:51)
分类: 资料保存
德·布封(George-Louis Leclerc de Buffon,1707-1788)法国著名博物学家、作家,人文主义思想的继承者和宣传者,原名乔治·路易·勒克来克,因继承关系改姓德·布封,1707年9月7日出生于蒙巴尔城一个律师家庭,从小接受教会教育,爱好自然科学,尤其是数学,1728年大学法律本科毕业后,又学了两年医学,1730年结识一位年轻的英国公爵,一起游历了法国南方、瑞士和意大利,在这位公爵的家庭教师、德国学者辛克曼的影响下,刻苦研究博物学,1733年进法国科学院任助理研究员,曾发表过有关森林学的报告,还翻译了英国学者的植物学论著和牛顿的《微积分术》,1739年当上了副研究员,并被任命为皇家御花园和御书房总管,1740年被选为英国皇家学会会员,1753年6月23日补已故院士桑思总主教兰格·碍·热尔日的遗缺被选为法兰西学院院士,以后又先后被选为德国和俄国科学院院士;布封毕生从事博物学研究,1749-1788用了40年时间陆续完成36卷极具文学价值的百科全书式巨著《自然史》,其中包括《地球形成史》《动物史》《人类史》《鸟类史》《爬虫类史》《自然的分期》等几大部分,1749年头三册一出版,就轰动了欧洲的学术界,书中描绘了宇宙、太阳系、地球的演化,认为地球是由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3-19 10:05)
分类: 阅读欣赏
安 娜
 
依然梦见,依然思恋,
在阴雨连绵的早晨,你的脸蛋变成
无名女生的脸蛋,莫非一种惩罚,
既然有时,你屈尊微笑,
既然微笑的嘴角已挂有宽恕。
在姐妹们的围攻中,你是一件
使她们感到欣慰的奖赏,她们的指控如荆棘
将你团团困住,
安娜,你犯了什么弥天大错,制造了什么伤痕?
雨季滂沱而至,
半年的时光已退去。时光的背脊仍在疼痛。
小雨也疲惫不堪。
二十年
另一场战争已结束,贝壳在哪儿?
在我们那黄铜色的季节摹拟的秋日里,
你的头发却喷出火焰,
你的凝视出没于无数的图片,
时而清晰,时而朦胧,
一切都在寻觅大同世界
与大自然共谋复仇大计
一切都在悄然昭示存在的真实,
在每一线条背后,你的笑声
凝固成无生息的图片。
穿过你的秀发我走进俄罗斯的麦田,
你的双臂垂落,像成熟的梨子,
你诚然是另一片土地,
你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