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以亮
李以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8,678
  • 关注人气:2,2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一个诗人在追踪什么,他在生活中就得到什么,他追踪权力和成功,他就会得到;他追踪爱和孤独,他也会得到;他若追踪尽善尽美的奇迹,他同样也会得到。追踪什么,这是天性而不是选择。(张枣)


本人联系信箱:

lyliang1966@163.com

博文
分类: 资料保存
钱锺书为何不选《正气歌》
徐友模 曹世超 
 
 
  当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觉得有些可笑,因为它既在逻辑上矛盾,又于情理不合。好比在市场购物,你买了白菜,却有人质问你为何不买罗卜,陷人于无词辩白的窘境。

    一、事件的背影

  1957年6月,钱锺书开始编著《宋诗选注》。据说这是个领导指定的规划项目,但从未见有人披露其立项、成稿过程。那时宋诗远不及唐诗热门,宋诗数量浩繁,研究又几乎是空白,要做这个项目工作量极大,对学术水平要求极高。该书1958年9月一经出版,即被定为文学研究所一杆“白旗”,其间委曲肯定不会为外人所知。后辈晚生一再寻访,方知未选文天祥的《过零丁洋》和《正气歌》则是该白旗案的“主案由”,选宋诗不问那两首,简直就是触犯了天条。

  中国社会科学院2007年公开出版的《院史》,起自社科院正式成立的1977年5月,关于“哲学学部”,未有记录。但在“内部印行”并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公开出版的《文学所所志》120页上却有如下记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3-19 10:05)
分类: 阅读欣赏
安 娜
 
依然梦见,依然思恋,
在阴雨连绵的早晨,你的脸蛋变成
无名女生的脸蛋,莫非一种惩罚,
既然有时,你屈尊微笑,
既然微笑的嘴角已挂有宽恕。
在姐妹们的围攻中,你是一件
使她们感到欣慰的奖赏,她们的指控如荆棘
将你团团困住,
安娜,你犯了什么弥天大错,制造了什么伤痕?
雨季滂沱而至,
半年的时光已退去。时光的背脊仍在疼痛。
小雨也疲惫不堪。
二十年
另一场战争已结束,贝壳在哪儿?
在我们那黄铜色的季节摹拟的秋日里,
你的头发却喷出火焰,
你的凝视出没于无数的图片,
时而清晰,时而朦胧,
一切都在寻觅大同世界
与大自然共谋复仇大计
一切都在悄然昭示存在的真实,
在每一线条背后,你的笑声
凝固成无生息的图片。
穿过你的秀发我走进俄罗斯的麦田,
你的双臂垂落,像成熟的梨子,
你诚然是另一片土地,
你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3-17 16:57)
分类: 资料保存
J.M.库切的文论
黄灿然 

关于J.M.库切文章的优点,或读库切文章的益处,英国学者德里克·阿特里奇已在“导言”里论述得颇详尽。我想在这里补充一点。这一点,我认为是库切文章的最大优点和读者可以获得的最大益处。这一点,叫作平实。平实是一个很不吸引人的字眼,如果我们要从这平实中看出优点,就得把它放置在现当代文论的脉络中来透视。

而当代文论的实际情况令人沮丧。这实际情况可从两个方面来说。一种是学院式批评,这种批评已经走火入魔──却并非穷途末路,而是大行其道。 学院式批评的一个恐怖之处,是用一两个理念并且往往是别人的理念来写一本书,而一本书似乎就是由数百种其他书构筑而成的──而不是消化这些书的结果。可这样一两个理念在一位杰出的作家批评家或诗人批评家那里只是一两句话而已。另一个恐怖之处是作者用各种新式的笨理论来武装自己,穿戴沉重的盔甲,看上去似模似样,但穿戴者并不是什么身强力壮的将军或勇士,而只是一个没站立几秒钟就会被盔甲压垮的五脏亏损的虚弱者。但可怕的,或可怜的,并不是这样一个虚弱的武装者,而是他让我们细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资料保存
真理像光一样,它很难谦虚
——周涛访谈录
卢一萍

我父亲管书,我就可以一次借十几本,看完一次还掉,然后再拿十几本,对我来说书不用买,愿意看多少就看多少,图书馆的人跟我们家都熟得很。

您是怎么到新疆来的呢?

周 涛:我们家是1955年从北京迁到新疆的。来新疆的原因,据我父亲说,是因为在北京生活好像钱不太够,拮据吧。他那时候在北京挣90多块,我母亲50多块。四个儿子,一个奶奶,还有我姑姑家的女儿当时也在我们家,尤其在外国语学院里,我们家显得就很穷。国外专家和从国外回来的教授都是一个月四五百、三四百或二三百元,我们家父母两个人合起来才一百四五十块钱,他觉得养不活我们几个。实际上我觉得不完全是这个原因。我隐约听说他当时和校长有矛盾,处得不好。

当时小孩都说去新疆特好玩,骑着骆驼上学,不愿意在北京呆,说在北京没有意思。小孩没有什么真正发愁的,就跟着来了。从北京到新疆的火车上,我向父亲提出一个要求,到了新疆能不能给我买一匹小马,我把它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3-03 20:20)
分类: 阅读欣赏
黄旭峰的诗  
我喜欢的人

我喜欢那些清楚的人
三句话能说明白一件事情
我喜欢那些简单的人
一句话就是一句话的意思
我喜欢那些善良的人
什么话不说,有羊群吃草时
温柔怜悯的眼神
——从天亮到天黑
又从天黑到天亮
漫长的四季轮换,星移斗转
因为他们
我才敢说喜欢这里的生活
我与这些怀揣各自疼痛的人们
由于长久地呆在一起
所造成的悲喜交加的生活
我甚至因此开始喜欢那些恶人
作为一种对立
乃至善的必要补充
携带一门阴暗的知识
提示地狱的普遍和可能


袁志坚的诗
夜观摩天轮 

摩天轮不是一条道路 
卸下疯狂的心脏和夸张的舌头之后 
它恢复了机器的冰冷本色 

它反复印证一个无人遵从的真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的网志
80年代,中国诗歌的一个重要事件是“第三代诗人”的出现,组成了如南京“他们”,上海“海上诗群”,四川“莽汉主义”、“非非主义”等等诗歌派别。“第三代诗人”试图反叛朦胧诗,反崇高、反英雄、反理性、反文化,强调日常经验的表达和日常语言的运用。

1985年,于坚与韩东等人合办诗刊《他们》,次年发表成名作《尚义街六号》,1994年于坚发表的长诗《0档案》中日常和琐碎事物的罗列、大量词语的堆叠,又以其实验性引起了巨大的争议。无论从写作实践的价值还是诗观的明确性来看,于坚都可以看作“第三代诗人”的代表人物,也是后来“口语写作”和“民间写作”阵营的中坚者。

在对于坚进行的邮件采访中,于坚的大部分回答都很长,像诗歌一样分行、跳跃。对于“口语”与否、“民间”与否,在他看来这样的区分没有意义,“对真正有力量的诗人来说,他使用的只有汉语”,关键是“修辞立其诚”。“现在是诗歌界有点重修辞的倾向,写得差的口语诗太泛滥了,而且自以为是,令人生厌,太乏味。”但他依然坚持“日常生活”的神性,“大部分读者认为诗依然是抒情者的风花雪月,而不能写盐巴”,他认为第三代诗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2-26 20:23)
分类: 资料保存
论艺术
赖纳·马里亚·里尔克
绿原 译


列夫·托尔斯泰伯爵在他最后一本旁征博引的《何谓艺术?》一书中,在提出他自己的答案之前,先摆出了一系列各个时代的定义。从鲍姆加滕到霍尔姆霍尔茨,沙夫茨伯里到奈特,库赞到扎尔·帕拉丹,足够容纳了种种极端和矛盾。

托尔斯泰所罗列的这一切艺术见解,只有一点是共同的,即都不看重艺术的本质,不如说是从其作用来阐释它。

这就无异是说,太阳是使果实成熟、使草地发热、使洗的衣物变干的那个东西。人们忘记了,最后这一种作用,每座火炉都做得到。

尽管我们现代人远不可能拿这些定义来帮助别人或者不过帮助自己,我们却比学者们也许更无成见,更真诚,更有一点点创作时刻的记忆,它能以热情弥补我们的语言在历史尊严和责任心方面的不足。艺术可以显示为一种人生见解,大概宗教、科学和社会主义也是这样。前者区别于其他见解之处在于,它不是由时间引起的,似乎显得是到达终点的世界观。按照一种图解法来描述,试把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2-16 10:15)
分类: 资料保存
《路边狗》
切斯瓦夫·米沃什 著
赵玮婷 译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最另类的思想随笔,理智思辨vs戏谑意趣,他是惯于打破传统的切斯瓦夫•米沃什。米沃什在书中试图多方面探寻“一种更广阔”的著述形式,书中题材多样,文字有趣、跳跃,极端个性化,读者可充分领略米沃什思想的开阔性和深广性。

►《路边狗》
我曾经乘着运牛粮的马车走遍家乡的土地,挂在车后的铁皮桶互相碰撞发出“哐啷哐啷”的响声。桶里是为马儿准备的水。当年这儿还是一片荒野——山丘,松林,零星坐落着的农舍——这种屋舍没有烟囱,所以屋顶总是烟雾缭绕,仿佛着了火一般。我一时悠闲地在农田和湖泊之间游荡,一时又信马由缰,向远处驰骋,直到能看见松林背后的村庄或庭院。这时,总会有一条尽忠职守的小狗冲出来对我叫。想来那还是世纪初的事了,百年不过一瞬而已。我不仅常常忆起生活在那里的人们,也总想起陪伴他们的那一代又一代的狗,人们日复一日地劳碌,而它们始终陪伴左右。有一天在清晨的梦里,我没来由地想到了这个有点好笑,却令我动容的名字:“路边狗”。

►《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2-06 11:18)
分类: 我的翻译
伊瓦•丽普斯卡诗选
(波兰)伊瓦•丽普斯卡
李以亮 译

在海滨 

大海吞噬了云朵、小提琴和麦哲伦的
岛屿、船只、保险箱、母亲和孩子
船长、耳环、鞋子、纽扣、弓箭
绝望、恐惧、刀叉、家庭照片
尖叫和空气。 

在海滨亲戚们站立等待了许多年。
黑衣服。手捧鲜花。
他们把鹅卵石投进那液体的坟墓
书简系上石头。 

落入海底他们终于醒了过来。
他们狂热地建立邮局。
他们接收
信函、期刊、活着的诗人所写的成卷诗歌。
他们削减工时,解雇人员。 

有人乘船远去,选择
创建崭新、
透明、防水的国家。
他们不断迎接船只、游艇
船长、纽扣、空气、孩子、
绝望、刀叉、保险箱、耳环。
有影响力的人物到来总是大受欢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的诗文
谈论诗歌与人已经变得越来越困难
李以亮


    不知怎地,我无法把人和写作二者分割开来。如果我只是喜欢某个人的写作,而不是喜欢那个人,就等于什么也没有发生。我想说的是,如果一个人写得不错,而其人很可怕,我会是第一个寻找证据证实其可怕的人。                                                                                                   ——约瑟夫•布罗茨基


一般地谈论诗歌与人,已经变得越来越困难——这首先是因为,要谈就得如苏珊•桑塔格所言“必须矛盾地谈”,因为“艺术中的真实是,其对立面也同样真实”(王尔德语)。这就极易滑入廉价的相对主义泥淖,但是在这里我们还是只能“换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