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墉
刘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630,802
  • 关注人气:62,4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公告

刘墉──水瓶双鱼座。国际知名画家、作家、演讲家。一个很认真生活,总希望超越自己的人。曾任美国丹维尔美术馆驻馆艺术家、纽约圣若望大学专任驻校艺术家、圣文森学院副教授。
  出版中英文著作九十余种,在世界各地举行画展三十余次,在中国大陆捐建希望小学四十所。创作的原则是「在感动别人之前,先感动自己」「为自己说话,也为时代说话」。处世的原则是「敲自己的锣,打自己的鼓」;「不负我心,不负我生」。有一颗很热的心、一对很冷的眼、一双很勤的手、两条很忙的腿和一种很自由的心情。

扬帆计划
加载中…
博文

灯火迷离的小巷

文图/刘墉

我童年的记忆是黑色的,也正因为很黑很黑,所以偶尔有些灯火,就显得特别明亮,印象格外深刻。

五六岁的时候,父亲常在晚餐后把我抱上脚踏车前面的小藤椅,再将他的鱼篓往后座一摆,鱼竿往旁边一插,带我去台北的水源地钓鱼。车子吱呀吱呀地从台大教授聚居的温州街,经过国防部长俞大维的官邸和兵工学校的军官眷舍,进入违建区。那里没有路灯,两边的房子都是竹子和石棉瓦盖的、屋檐很矮、灯火很暗、巷子很窄,头顶有晾衣竹竿和忘记收的衣裤,脚下是滑溜溜闪着油光的地面,屋里传出的是南腔北调的各省方言。我们必须提防突然泼出的污水、冒出的浓烟和喊着别打了别打了,冲出来的小孩。

为我家洗衣服的孙嫂、卖馓子的老爷爷都住在违建区。父亲曾带我去看过老爷爷炸馓子,白发老头趴在地上,伸手从床底下拖出一个脸盆,就用脸盆装油炸。我不记得炸馓子的细节,倒是永远记得床上一个正在读书的少年,用恨意的眼光看我。父亲说馓子爷爷在大陆做铁路局的局长,三十八年只带出这一个孙子。

经过违建区不远就到了水源地,堤防外有一大片竹林和沙土地,有时候老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李唐老哥

文图/刘墉

李唐老哥,您好!

首先我得向您致歉,因为我虽然久仰大名,甚至常在课堂上介绍您是中国最伟大的山水画家,但说实话,我从来没细细研究过您的作品。当然,这也得怪您的画是绢本,已经老得发黑了,印在书里一团黑,就算到故宫扒着玻璃看原作,也是模模糊糊。直到我最近逛故宫,进专题展览室之前先经过一个房间,整面墙是幅放大的山水画,我匆匆走过去,又立刻退回来,天哪!只见满眼的松林好像随风摆动,旁边的涧水似乎渹渹有声。尤其上游,隐约从松树间透出来,黑白对比闪亮闪亮的水光,让人想到王维的「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真觉得有冷冷的山风扑面而来,才惊觉:这不是李唐的《万壑松风图》吗?

您有多大的工夫和耐力呀!我早年放幻灯,向学生介绍这张画,只会说「瞧!七十多高龄的李唐,居然能画这高六呎、宽四呎半的大画。」却没想到您老哥连画松针也一丝不苟,就算放大,都能见到一根根全是尖的。而且松枝左扭右拐,即使前面被遮住,后面还接得上。盘根错节更甭说了,如同巨龙之爪,狠狠地抓着地面。如果全靠想象,您能表现得这么有变化吗?

李唐老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国山水画的符号

刘墉

 

如果把油画比喻为小说,水彩比喻为散文,山水画则应该是诗。它不一定有极细腻的说明,却有着更真实的情感;它很少一语道尽,却更耐人寻味。它有雄壮,但是雄壮中含有淡远;有浑厚,但是浑厚中带着空灵;有疏宕,但是疏宕间不失严谨。它的一笔一画,看来只是线条的组合,却传达绘画者的精神;它的一皴一点,表面彷佛定型的符号,背后却代表自然的物像,它是经历中国人数千年观察、摸索、钻研,而后肯定,且深深信仰的一种艺术形式,之所以令中国人执着的爱恋,且影响了日韩等国家,是因为它能如诗一般,更直接地触及人们的心灵。

 

就其中表现的精神来看,我们可以讲山水画不仅是绘画,也是文学,因为它不是自然景物的直接反映,而是间接的观照,在那蕴藉的笔墨和特有皴点的表达方式背后,可以让我们「读」出绘画者的心灵。山水画也是音乐,因为它的每一物形都互让互就,联缀成优美的律动。它的水墨有着六彩,彩色又讲究主调与副调的谐和;提按、轻重、缓疾、顿挫、顺逆的多样线条,更交织成一首乐章。山水画还是舞蹈,构图有着宾主朝揖,空间讲究虚实相济;它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刘墉

刘轩

分类: 活动记事



《我是演说家》第二季竞赛刚播完,我也终于可以宣布了:
I DID IT!! 我办到了一开始连做梦也没想到的事:我拿到了冠军!

获得奖杯的那刻,我眼前闪过的,不仅是过去这几个月的竞赛过程的风雨和煎熬,而是那一幕接着一幕的童年回忆:

小时候盯着窗外,看着同学玩耍,但只能低头写着我的中文作文...
跟家人看电视,却被要求实时口译,让坐在旁边的奶奶能看得懂...
被老爸「调教」演讲,气到转身猛槌墙壁,把墙都槌了一个洞...
因为要学中文而一次又一次拒绝同学们的邀约,他们问为什么,我只能回答:'Because I'm Chinese...'

如今,我这个从小在美国长大,总是被人家认为是ABC的华人,竟然能用*中文*,赢得全中国电视转播的演讲大赛。

我要感谢的人太多了,在这里无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13 14:32)
标签:

刘墉

分类: 刘墉作品发表

刘墉

 

每个人从一出生就使尽「吸奶的力气」,要吃、要喝、要拿,要长大。你不让他翻身,他要翻;你不让他爬,他要爬;你不让他走,他还要走;你不让他跑,他还要跑。跑着跑着,跑离了父母的视线,跑离了父母的身边。

这就是生命!

当你要求子女的时候,先想想自己是怎么长大,怎么跑离父母身边的?

如果我们的远祖不跑,怎么从人类最早的发源地,散布到全世界?

什么是拓荒者、航海探险家?他们常常一去就不回头。在异乡开拓、婚嫁、生育,那个对于父母来说的异乡,就成为他们子女的故乡,所以说「故乡是祖先流浪的最后一站」!

每个老人都要知道,你子女的故乡不见得会是你孙子女的故乡。从你孩子出生的那一刻,他就不再是你的私有财产,他就要走向独立,有他自己的家。

 

◎别剪掉孩子的翅膀

或许你要说你一辈子都没离开过自己出生的地方,就算离开父母,也住不远,凭什么你的孩子就要「飞得见不到」?

以前从这一城到那一城就不知道要走多久?现在十几个小时,已经到了地球的另一边。以前一封信飘洋过海要多少天?现在网上手指一点,已经到了!你难道希望自己的孩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09 15:53)
标签:

刘墉

分类: 刘墉作品发表

刘墉

 

相信你一定听过这样的事:

家里虽然有佣人,但是只管洗菜切菜和清理,真到炒菜的时候,非请老妈妈掌勺不可。家人也爱四处宣传这件事,老妈妈听了更高兴。因为那表示「还是妈的手艺好」,佣人怎么都赶不上。

问题是,佣人真学不会吗?还是你存心不教他?又或因为你不想让他「掌勺」,他干脆得个便宜,不学了?

老人家觉得自己活得有价值是好事,足以因此延年益寿。只是,人都会老,老妈妈能掌勺多久?当她体力愈来愈不行,不能亲自料理的时候,是不是还得「放手」?

抑或,只好吃外卖?

我就见过这种事,老妈妈硬朗的时候,炒菜炒得满头大汗,佣人在旁边当观众,好像主仆易位。后来老妈妈站不动了,不得不交给佣人,全家又觉得味道不对,只好带着佣人一起吃馆子。

 

◎佣人也可能是你的老师

你认为这样好吗?显示你是能干的主人吗?

错了!要知道除了特懒惰的,每个人都希望肯定自己的价值,老妈妈要肯定自己,佣人也一样。你让他站在旁边看,他不见得有面子。

而且你教他,他才能独立,替代你的一部份工作,让你得以休息,或有暇处理其他事。一个鉅细靡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29 13:25)
标签:

刘墉

分类: 刘墉作品发表

刘墉

 

人老了,等你的人就愈来愈少了。

年轻时候,你出门,小孩子会巴望着你归来。但是你老了,就算孩子等你,也可能是怕你年老痴呆走失了,再不然在外面发生了意外。

这时候如果你还想得到那种被盼望,甚至「欣喜若狂」迎接的感觉,最好的方法就是养只狗。

养狗麻烦,这是很多人不敢养狗的原因,问题是如果你从另一个角度想,那些麻烦并不尽然不好。

举个例子,就算你早上想赖床,或外面下雨,不想出去,「到时候」,那「毛小孩」可能逼着你出门。

你疼牠、爱牠,再不然怕牠「就地解决」,不得不撑着带牠出去,这种定时的散步对身体不是很好吗?所以早有统计报告出来:养狗的人会比较健康。

 

◎宠物能疗愈

养狗也有降血压的好处,这是因为狗能让你舒心,譬如你在外面累了,或者碰到问题,心情沉闷地回家,还没进门,里面已经大声欢迎,打开门,更是又叫又跳又扑又舔,你郁闷的心情是不是一下子被打断了?

对的,是「被打断了!」我们很难无忧,但是可以忘忧,我们也很难一天二十四小时完全放松,但是可以暂时放松,这种把你的注意力带开,让你暂时忘忧和放松,对身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23 09:42)
标签:

刘墉

分类: 刘墉作品发表

刘墉

 

常听人说「有钱的人比较长寿」。

如果放在以前生活艰苦的年代,穷人常吃不饱,这句话或许正确。放在今天可就不见得了,君不见多少富人「钱在银行、人在天堂。」反而一般人,如果懂得用钱,能够长寿。

所以前面那句话应该改为:「会用钱的人比较长寿。」

 

◎钱是什么

首先让我们想想,什么是钱?

钱其实是时间和劳力,是我们花时间力气赚来的。

钱也是个数字,你把钱存在银行,会生利息,如果你一辈子都不用,虽然愈积愈多,却跟你没有差不多。

会用钱的人既然在年轻的时候,花时间劳力赚了钱,就应该懂得到老来,把钱再换成时间和劳力。也就是把钱分给别人,请别人帮忙,以节省你自己的时间和劳力。

譬如你年轻的时候油漆房间,都是自己动手,亲自去买油漆、买刷子、调颜色,站在梯子上一点一点漆,之后再打扫,既省钱,又有成就感。

今天你老了,还自己这么做吗?

我刚到美国的时候,一位曾任高官的邻居,六七十了,居然亲自登高梯漆外墙,一个不小心摔下来,头着地,当场就死了。

值得吗?他老了!没力气了!脚步都不稳了,又不是没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刘墉

分类: 刘墉作品发表

刘墉

 

惊心的事常会接连发生。

有一次我在上海录节目,一个高中男生理直气壮地说「我爸我妈要我拼命读书,说将来才能有钱买大房子。我对他们说咱们家不是很大吗?你们不是很有钱吗?房子留给我、你们省点花就成了嘛!」

接着我又上河南的节目,一个初中男生,也理直气壮地说:「我将来要养一堆老的,我不干!」

 

◎三千宠爱在一身

我相信这些孩子都是被宠大的,不然也不会这么大胆,敢在电视节目里说。问题是他们说的有错吗?就算错,里面也有事实:

作爹作娘一天到晚见不到人,在外面拼命赚,又只有那么一个独生宝贝,你们赚那么多,不是会留给孩子吗?搞不好、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一起宠,一起攒钱给这好命的小鬼,三千宠爱在一身,他能不神吗?

同样的道理,当两家几口子全把心思放在一个娃娃身上,将来老的都动不了了,那孩子能不管吗?结婚之后,两边再加起来,多少人?他就算有钱,可他有这时间和精神吗?

大陆的一胎政策有得有失,得的是减少人口压力、失的是少了人口红利。得的是那「一个」孩子责无旁贷,好比我老娘说的:「家里的锅碗瓢盆儿全是你的,我这老太婆也是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刘墉

分类: 刘墉作品发表

刘墉

 

说个故事:

有位女士跟丈夫不高兴,对着前去安慰的朋友哭喊,说她嫁错人,一辈子都白活了。

朋友看到茶几下有本照相簿,拿起来翻翻,问「这是哪里?小孩还挺小。」

女士哭着说「是带孩子去日本的迪士尼,累死了!」

朋友又翻出一张问:「这张孩子就比较大了,你的腿怎么了?」

女士哭着说:「是一家去滑雪,摔伤了,刚打完石膏,疼死了!」

朋友再翻出一张艾菲尔铁塔的,问:「这是巴黎,孩子没去,只你们两口子?」

女士一把抢过去:「不看不看!那是去年,他假惺惺,说庆祝结婚三十周年。」说完又哭了:「巴黎一点都不好玩,我宁愿在家。」

这故事讽刺不讽刺?矛盾不矛盾?见到的全是他们值得回忆的时刻,只因为「当下」不高兴,就把过去几十年全否定了!

三十多年,容易吗?孩子养大了、成家了,两口子从租间小房,变成住高楼大厦,旅行由近程变远洋了。

三十多年,他们两口子有多少成绩?能够全盘否定吗?如果否定,一生还剩下多少?

人们常有个问题,就是从负面想的时候,把所有的美好都否定。好比旅行归来,只因为累,就把整个旅程否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