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幼幼
余幼幼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1,072
  • 关注人气:2,5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参照物

 

E-mail:
 
 注:用稿必须经过本人同意
 
   
工作室
   本人微信平台:no_studio
  不定期新作更新……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5-09-13 17:45)
1、余幼幼作品的主要发布地点已经转移到微信公众订阅号:no_studio
2、新浪博客维持原状,暂时不再更新
3、新朋友,老朋友,都谢谢你们这些年来对我的关注
4、越过写作的十年,这是第十一年,也是新的阶段
5、一如既往写想写的东西,这点不会改变

2015.9.1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1、

我写好遗书

不知道哪次会用上

所以

在使用前

要藏在一个

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

 

即便一不小心

有人读到它

也不会感到害怕

 

而仅仅觉得

这是一个诗人

遗落的草稿

 

22、

这一天

我把房间打扫干净

被子理好

窗户打开通风

洗了衣服

做了一顿最好吃的饭

饭后主动刷碗

没有出门也化了妆

给朋友打电话轻声细语

删除了电脑里多余的东西

 

23、

表演型人格活动了很久

可是没有人骂它

作为整体它从未失误过

作为局部要有多滑稽就能有多滑稽

它把嘴巴撕烂,手上栓了红绳辟邪

腿上安了假肢,头发掉了一把

肚脐眼上打了一个银子做的环

体毛被激光烧没,毛孔塞满隔离霜

一般情况下这些局部都

十分懒惰,等天气暖和起来

才肯把身上的皮褪下来

交到观众手里

 

春天来了

东门的观众都去了西门

 

24、

从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19 22:38)

59、

清明节下雨

是应该的

给坟浇浇水

来年长高几厘米

 

60、

取了一百个名字

给我的小猫咪

可是我没有小猫咪

 

61、

假设可以

把雨分割成两部分

一部分在窗外

一部分在跳楼的时候

 

62、

有时候会担心自己

长成一棵树

有时候看到任何一棵树

都是我自己

 

63、

以前的人

从照相机跳进

药水里漂一遍

才去了记忆中

以前的人真难记住

 

64、

还好还好

雨没有把我淋湿

只是把一个

叫“我”的人淋湿了

 

65、

把挂在骨头上的皮

丢进洗衣机

全自动滚筒呼呼转着

这是我唯一

想做的家务事

 

66、

那夜的闪电

在手上留下了疤

如此大的风

也没有把它吹走

 

梅子酒醉倒了

几条旧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喜欢】

有人说:“我喜欢成都,尽管她从来没有拥抱过我……”,想想就觉得哀伤,也许还有一丝矫情,不过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遗憾并没有终止我们对这座城市的渴望。我喜欢成都,喜欢它不喜欢我的样子,在我悲戚甚至流离的时候,它让我成长,让我降落,让我破碎,让我冷却,让我分裂,让我对七情六欲毫无办法……如果没有人拥抱,成都就剩下一具躯壳,我仍旧喜欢它,喜欢躯壳里面已经被掏空的我。

 

【理由】

为什么要来重庆?这是困扰很多人包括我自己的问题,他们不解且难过,我为什么要离开成都,很多人都试图把我拽回。至今,我都没能给自己一个确切的理由,尽管我的嘴上说得那么具体,也从来没有反驳过自己。不想上班,为了自由,感受不同的城市,这些所谓的理由时常悬浮在我说话的空气中,也不管他人信与不信,能说服自己,能认定为精神的托辞也足够了。至于我对一个女孩说,我为你而来,这也是千真万确。

 

【刀子】

写《东门记》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成都,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27 23:13)

《骨头》

 

人体有206块骨头

是不是每一块都有名字

可以感受到它的存在

是不是每一块都潜入过

别人的梦境或身体

 

率领它们去闯荡

与命令它们折返的

是哪一块呢

悲伤的那一块

和高兴的那一块

相隔有多少距离呢

成为女人的那一块跟

成为母亲的那一块

是否是同一块呢

 

比起我们拥有相同的骨头

却不能拥抱的事实

我的疑问

还远远不够多

 

                2015.2.20

 

 

《无聊人》

 

四月来了哟

该为平坦的小腹松松土

翻晒里面的旧事

好事和坏事没有开花

对事和错事长出了蘑菇

 

天底下不会再有

像我这样无聊的人了

最近天天下小雨

身体这么潮湿

想得起的事

早就化成了水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02 11:05)

 

《半个人》

 

1、

梦见自己怀孕

醒来

床单红彤彤的

很新鲜

 

2、

忙碌之余

是阴天

 

3、

妇产科的钳子

男人的手

 

4、

半个人

一条命

两只乳房

去了别的地方

 

5、

距离此处260公里

的地方

有一座吃田野长大的城市

 

6、

一边补水

一边擦月亮

止痛片正在身体里挥发

 

7、

女酒鬼承认

桃花是被她救起来的

 

8、

我要做病人

被医生一刀刀切开

每个部分都可以说话

缝起来

也不觉得难看

 

9、

无数一元钱的

打火机

同时爆炸

离末日还是很远

 

10、

我想和第五个男人谈恋爱

趁我还会数数

 

11、

右边的耳朵

掉在地上

只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8 10:31)

《美》

 

美是有浮力的

在水上跳舞或者

在船上生病

都是那么的好看

 

但你站在岸上

我认识你眼底的胆怯

心疼得说不出话来

等你长大

我来和你共枕

等我老了

便和衣而睡

此时我最接近美

也最接近天真

 

                      2015.3.8

 

 

《再等一等》

 

我吃了二两旧谷子

油菜花就要从脑壳上长出来了

屙的屎也充满少女的体香

农忙之前

植物们都要休息

 

老农民进城找了一个漂亮小姐

女儿被他别在腰间

 

美酒让人一无所获

美人找不准从良的时机

在15瓦的白炽灯下醉倒

她们的呕吐物只有三岁半

 

再等一等,就要

灌田了,插秧了,上吊了

再等一等

嫁妆也要送人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14 17:41)
标签:

余幼幼

随笔

乱写

《写好诗不如乱写诗》

 

 文/余幼幼

 

工作这一年,写作数量和创造力明显下滑,这是很诚实的自我评价。我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被各种琐事困扰,被繁芜的现实包围,职场上学会的隐忍便是对天性的压抑,对创造力的消解,这点体会非常深刻,大多数人比我承受的时间长得多,自是不再赘述。加之正好是写作第十年,一个阶段该有的瓶颈会逐渐凸显出来。我心里明了,要来的总是逃不过,不如迎面向它走去,即便是一个判了死刑的囚犯,也要选择自己认同的死法,当然,现实未必这么理想化,我只是在争取一种痛快的了断方式,赶快结束,我也厌倦了某些写作惯性,必须将之前的自己置于死地,后生与否自会形成一种说法,我相信我创作的自觉性,如若有所偏离,这必是诗神的选择和指引,偏离就偏离吧,就怕仍在原有的轨道上越陷越深。

所幸,逃离工作场域,这是一个多么正确的选择!即使终日虚度,也比无尽的消耗更能保全自己。我首先拥有了大把大把的自由和时间,其次就是拥有了反复枪毙自己的机会,态度决绝,毫不手软,宁可不写诗,也不要写与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1、

我写好遗书

不知道哪次会用上

所以

在使用前

要藏在一个

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

 

即便一不小心

有人读到它

也不会感到害怕

 

而仅仅觉得

这是一个诗人

遗落的草稿

 

22、

这一天

我把房间打扫干净

被子理好

窗户打开通风

洗了衣服

做了一顿最好吃的饭

饭后主动刷碗

没有出门也化了妆

给朋友打电话轻声细语

删除了电脑里多余的东西

  

23、

表演型人格活动了很久

可是没有人骂它

作为整体它从未失误过

作为局部要有多滑稽就能有多滑稽

它把嘴巴撕烂,手上栓了红绳辟邪

腿上安了假肢,头发掉了一把

肚脐眼上打了一个银子做的环

体毛被激光烧没,毛孔塞满隔离霜

一般情况下这些局部都

十分懒惰,等天气暖和起来

才肯把身上的皮褪下来

交到观众手里

 

春天来了

东门的观众都去了西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7、

我在成渝立交居住的半年里

有个十字路口边

摆过四个灵堂

 

来来往往的人

踩得梧桐叶嘎吱作响

没有人摔过跤

 

我每次从那里经过

都想起守灵的人

打了一夜麻将

 

18、

在东门没有什么好处

就是离一个

重庆来的女人要近点

 

火车直逼她丰饶的臀部

撬开美貌

在她身体里穿来穿去

我左等等,右等等

她总要带来

不太精致的东西

 

一大堆呕吐物里,有鱿鱼面

老妈蹄花,花生米,啤酒

还有好多叫不出名字来

它们随夜晚一起飘走

又飘回来落在脚尖

 

忽然觉得有些伤感

我们都喜欢这样

 

19、

诗写到这里,就当做

知道了什么

这首诗很疲倦,有案底

自作多情,还可能被废弃

 

我等待一个不得不

开出花的时刻

一个大红大绿,花里胡哨

乱七八糟的时刻

双手插在衣服兜里

 

不会少说一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