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上海人李劼
上海人李劼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3,322
  • 关注人气:5,5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凤凰博报博客

李劼的自言自语

李劼搜狐博客

李劼作品

搜狐博客

李劼的自言自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5-10-09 12:15)
李劼

小冬刚才告诉我说,你走了。9:08分。你那里的早上,十月九日;我这里的晚上,十月八日。从去年六月二日你住院病危开始,我和你媳妇每天念诵金刚经,为你祈求福佑。我佛慈悲,让你挺过了一次又一次的难关。后来听到你出院的消息后,我们依然不敢松懈,每天坚持为你念经。今年九月里,得知你再次住院,虽然心急如焚,但又暗存侥幸,以为你会像上次那样再次挺过去。直到昨天夜里,小冬发来告急的讯号,我依然坚信你能挺过去,我依然幻想着,能够让我们母子见上最后一面。我幻想着我领着你未曾见过面的媳妇到你床前,一起叫一声“妈……”我没想到,老天会关上这扇黑漆漆的大门。

十七年了,我无法为你尽孝;十七年了,我无法回到你身边;我一次又一次地努力过,一次又一次地被拦在国门外。你知道我一向不肯求人,但为了能够回来与你见上一面,我找了不少人。认识的,不认识的。但没有一个帮得上忙。没有一个能帮我越过这堵人为的无形高墙。俗话说忠孝不能两全,因为我忠于自己的内心,忠于自己的写作,人家就将我拒之于国门外,不让我为你老人家尽孝,不让我在你弥留之际与你见上一面。

你在病床上忍受种种病魔折磨之际,我只能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台湾电影名导风景线

·李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1 03:15)

高适的边塞诗极为老辣。同样的说到李广,不是教不教胡马度阴山,而是“君不见沙场征战苦,至今犹忆李将军。”即便是在《和张仆射塞下曲六首》中壮怀激烈,也不是“不破楼兰终不还”的自信满满,而是:

 

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

 

虽然已经处在追兵的胜利者位置上,诗歌突出的依然不是胜败,而是战争的寒冷和严酷。弓刀的杀气,雪夜的寒冷,经由一个满字,烘托得寒气逼人,又雄奇豪壮。倘若要在边塞诗里挑出一句将战争写得最逼真最生动又最豪气的,恐怕就是这句“大雪满弓刀”。倘若再将此句与《蓟门行》里的“一身既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19 07:20)

无论是白乐天的《卖炭翁》,还是元微之的《织妇词》,虽然于底层劳苦大众一掬同情之泪,但毕竟只是旁观作秀而已,并非切肤之痛。用现代话语形容,仅止于政治正确,很难说是肺腑之言。诗言者,心声也;而心声,只能是个人的,不可能是群体的。将心声系于群体,都有作秀嫌疑。政治人物的作秀通常是抱抱儿童以示关爱,古代诗人的作秀便是煞有介事于弱势群体。说得彻底点就是,开心的时候是“美景良辰,赏心乐事”;不开心的时候就唱一曲“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至于元微之,有功夫吟诵“织妇何太忙”,还不如认认真真给苦苦思念他的情人写封回信来得实在。乐天、微之的新乐府,虽然力求真切,却越读越觉得虚假。不仅情感的真挚可以存疑,即便是对历史的叙述也让人疑窦丛生。唐玄宗遭遇的马嵬兵变,真的有如《长恨歌》说得那么简单么?杨玉环真是安史之乱的罪魁祸首么?乐天乐天,苍天真的有那么快乐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14 00:13)

被后世士子认作与韩愈比肩而立的柳宗元,无论其性情其抱负其处世皆与韩子大相径庭。同样来自官宦家庭,柳宗元显然要比韩愈实在多了。不仅在庙堂的施展抱负实在,而且为人处世也实在,吟诗作文更实在,了无诸如投书、服丹之类的搞笑言行,也不作大而无当的原道师说之论。身世沉浮与屈子相近,故而《沧浪诗话》的作者严羽赞誉柳子:“唐人惟子厚深得骚学。”

 

有唐一代,官场失意者并不在少数,何以严羽偏偏独钟柳子?须知,杜牧有说李贺诗作“盖骚之苗裔”,而严羽却断言“惟子厚深得骚学”。两说似乎相背。细想之下,杜牧说李贺者,侧重其诗才;严羽说子厚者,偏重于气质。李贺诗才直追屈子,子厚品性恍如灵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当年清华国学院的两大学者,陈寅恪和王国维,庶几就是清末民初的学术标高。然而,他们面对华夏上古史的选择是截然不同的。陈寅恪选择了驻足,认为史料过于匮乏,从而聚焦于中古史亦即魏晋至隋唐的研究。王国维以文献和实物互证的二重证据法,步入,其最主要的研究成果便是那篇著名的经典论文《殷周制度论》。此乃笔者写作《中国文化冷风景》最为重要的参考,并且深为认同王氏的断言:“中国政治与文化之变革,莫剧于殷、周之际”。

 

在《冷风景》中论述先秦诸子之际,曾经反复对照过西方哲学经典,诸如亚里士多德、康德、维特根斯坦乃至索绪尔语言学等等,从中发现了拼音文字和象形文字之间的人文价值取向和思维方式差异,从而引发了有关全息思维的思考,并且将此定为下一部论著的论题。就在我思索有关全息思维的论述和写作之时,十分欣喜地读到了张远山君的《伏羲之道》,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红楼梦》的阅读魅力不啻在于引人入胜,时时令人拍案叫绝,更在于常读常新,即便二十多年之前写过《历史文化的全息图像——论红楼梦》一著之后,依然会兴致勃勃地重新翻阅。最近收到一部编者寄赠的《红楼梦脂评汇校本》,再度细读了一遍八十回的脂评本。从其中一些脂评所透露的信息,加上此前有关前面八十回叙事脉络的梳理,对后四十回的故事走向,隐隐有了一个大致的图景,在此与众分享。

 

从此书汇总的各种批语评说来看,诸评批者对小说的理解仅止于细微末节的叙事技巧,并无有足以与作者比肩的洞察和观照。但让人感兴趣的是,他们无意中透露出的后四十回痕迹,比如宝玉穷愁潦倒之后,曾跻身破庙围着破毡烤火;又如宝玉与宝钗成婚时,袭人离去之际曾向宝玉推荐麝月;以及袭人曾到庙中探望过落魄的旧主人,等等。这些细节与八十回中的诸多铺垫是相吻合的。其实,后四十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10 09:40)

唐玄宗在位的开元天宝年间,最著名的贤臣有张九龄,最亮丽的诗星有李太白。每每有人向推荐朝廷人才,玄宗都会垂问道:“其人风度得如九龄否?”但这不等于说君臣之间从无分歧。

 

当张九龄上奏:“穰苴出军,必斩庄贾;孙武行令,亦斩宫嫔。守珪军令若行,禄山不宜免死”;李隆基断然驳回:“卿岂以王夷甫识石勒,便臆断禄山难制耶?”绝非毫无来由。这要放在李世民,安禄山必死无疑。但李隆基不是李世民。打天下的李世民有铁石心肠,治天下的李隆基乃性情中人,一颗悲悯之心柔软得几近后来的南唐后主李重光。更何况张九龄又很不明智地例举孙武斩宫嫔的典故。就算李隆基不联想到杨贵妃头上,也会伤到他那颗面对女人时的柔软之心。好在张九龄毕竟是玄宗爱卿,不会惹出龙颜大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主按语:这是《南风窗》特约记者罗慰年在纽约所做的一个访谈,转发于此,与众分享。

摘要:中国文化也罢,中国文学也罢,都应当在中国习得。一些在美国留了学,只学会了德、萨、女,亦即只知道德里达、萨义德、女权主义的半吊子文人,怎么可以大摇大摆地跑到中国来教学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唐初四杰之中,卢照邻的才华仅次于王勃。比起骨鲠的骆宾王和张扬的杨炯,卢照邻可能风疾在身的缘故,多了一重孤独感。感叹“闻有雍容地,千年无四邻”(《相如琴台》);又有自况似的“独舞依磐石,群飞动轻浪”(《浴浪鸟》);被杨炯誉为“人间才杰”,并非浪得虚名。一首《长安古意》,便足以傲视诸多唐初诗家。

与杨炯《盂兰盆赋》里皇家宫阙的金碧辉煌迥然有别的是,卢照邻笔下的长安,“凤吐流苏”。并且于“碧树银台”、“梁家画阁”之间,还浓笔铺陈了男女之情,“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当然,也没落下青楼景观,“娼家日暮紫罗裙,清歌一啭口氛氲”,弄得“别有豪华称将相,转日回天不相让”。一派莺歌燕舞、醉生梦死之际,诗锋陡然一转:“节物风光不相待,桑田碧海须臾改。昔时金阶白玉堂,即今惟见青松在。”然后再由青松折入结句,道出书生所在:“寂寂寥寥扬子居,年年岁岁一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一样的民族文学结晶

 

普鲁斯特小说的中译读者,借助《红楼梦》进入《追忆似水年华》,或许是一道方便法门。

 

进入《追忆似水年华》有很多条通道。比如,悉心领略肖邦的《夜曲》,相当于阅读普鲁斯特小说的心理准备。柏格森哲学就像是普鲁斯特小说的理性导言,柏氏哲学中的意识绵延在普氏小说里是寻寻觅觅的记忆。德彪西的《牧神午后》与普氏小说叙事经常出现的恍惚,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