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海鹏
李海鹏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83,519
  • 关注人气:5,8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此博客呈现的一切言语、观点、立场和趣味均系个人行为,与我供职及曾供职的任何机构无关。

 

这里的一切原创文字之版权均属于我个人或我个人以及最初发表之媒体。除注明外,非商业性网页可转载,并有自由加以评论之权利。商业性网站、网页和传统媒体如转载内容,需事前征得本人同意并支付稿酬。

 

千字17.5万元以下,谢绝陌生人约稿。

 

冇事打酱油,有事请联系:

bieluanlianxi@sina.com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这是李海鹏发布的第18个文本。


 

我妈是个入迷的古典文学读者,视力变差后才停下来。是因为她是个典型的作家母亲我才不得不当上了写作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12 10:52)

这是李海鹏发布的第16个文本。



一种书叫做夜间的书,另一种就叫做日间的书。夜间的书远多过日间的书,这大概是因为人们白天感觉不到而夜里感到的东西就是文学的根基。夜间的书本质上都是作者为寻找友伴而写就的长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10 10:03)

这是李海鹏发布的第15个文本。


阅历越多,我就越对昆德拉产生共鸣。昆德拉曾是个告密者,客观上害过一个纯良青年,但在他与哈维尔之间,我始终倾向于他。很大程度上这是因为他对“媚俗”的阐释。昆德拉的“媚俗”是个复杂的概念,他只是用比喻做了定义,即媚俗让人接连产生两滴感动的泪,第一滴眼泪说:瞧这草坪上奔跑的孩子们,真美啊!第二滴眼泪说:看到孩子们在草坪上奔跑,跟全人类一起感动,真美啊。只有第二滴眼泪才使媚俗成其为媚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晚来寂静

分类: 说闲话

经济观察报书评增刊

 

 

在小说没有发表之前,李海鹏文字里古典的、音乐的美已经让很多读者喜欢,他报道文章里丰富的信息量,清楚的逻辑,杂文里的幽默、思辨,那足够的精彩让人期望在小说的世界里,他会如何驾驭?

 

《晚来寂静》是从一个少年夏冲的视角开始,写他的忧郁,愤世,隔膜以及与世界的冲撞。小说文字里依然有古典的美感,节奏缓慢,情节平缓,但描绘的人物图景,却足以让人看到这三十年来变化中的中国人不同的被改变的命运。

 

这一切都是巨大的野心的埋伏,否则像李海鹏说的,就没有必要写小说。《晚来寂静》这部处女座也足够精彩的让人看到李海鹏的另一个可能。他也在不断探索,那座山在那里,他就要去不断攀登。

 

问:谭旭峰 答:李海鹏


 

    问:我记得很早之前你说过,因为阅读过多经典的作品,反而让你一直没法下笔,这个问题后来是怎么解决的?
    答:我觉得这是好多人的问题,你没发现吗?越是年轻,阅历少,而且不大看书的人,他们写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大地孤独闪光

杂谈

分类: 报道周边

我们曾有一个特稿团队,就是当年的“专题部”,成员有杨瑞春、南香红、张恩超、张捷、关军、师欣、沈颖,等等。后来专题部并入了新闻部,这个小团队的存在边界就比较模糊。再后来,这些人也都散了,只有沈颖还在南方周末。我们都相信更年轻的同事会做得更好。


我更喜欢女同事,跟她们一起工作总是更有干劲儿,倒不是因为性吸引力,而是因为她们赞美我的时候更由衷。男的绝对是一种令人生厌的物种,夸人不使劲儿。你知道我大半是为了虚荣心的肤浅满足而写了这些报道。这大概是因为幼稚。如今想来,把精力放在新闻而非更有长久价值的文字上有点儿不值,但这只是对现在的我来说罢了,对当时的我来说,没得到过什么范围稍广的认可,证明自己还算得上好事一桩。当然了,这就是这么一说。真正重要的是我们在这份职业上还算有追求,这一点始终一致。

 

尤其该感谢的是杨瑞春和张捷。在我写的不好的时候,哪怕是后来我觉得自己已经很受赞美了,作为编辑,她们也真的会把稿子退回给我,说,这不行。杨瑞春会严厉一些,尽管对我已经网开一面;张捷则会在电话里叹气,语速变慢,不再称呼我为“海鹏”而是“李海鹏”,就好像说,唉,你太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29 14:10)
标签:

杂谈

分类: 说闲话

没买7月21日的南方周末,原来上面有个广告



虽然不是为我做的广告,也谢谢。

为表回报,我也为南方周末做个广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大地孤独闪光

杂谈

分类: 报道周边

我很怀疑谈论特稿的写作技巧是夸张其实之举。特稿只是新闻产品之一种,新闻产品能够用得上的写作技巧是少得可怜的。你可能掌握如何描述景物的技巧,如何营造情绪的技巧,如何让文字富有音乐美的技巧,如何拖慢节奏并来一段儿华丽的文字舞蹈的技巧,等等,可是这一切,在新闻中都无用武之地。就算你有太平洋那么多的技巧,也只能装在新闻这只小瓶子里。

 

我只是想起什么就写什么,我依靠直觉而不是逻辑,因为我相信自己是一个逻辑感很强的人,运用逻辑的方法可以更轻松。这样一来,我的特稿就具有了一种细密的逻辑结构,而不是那种ABC式的块状结构。时间充裕的时候我也会就结构而构思,时间紧张的时候我就随便写下去,顺着语感往下推,结果怎么样?逻辑很丰富,而且大多时候不会乱掉,像钟表里的小齿轮一样彼此咬合。我从不担心读者会觉得乱。读者不会觉得的,因为我把他们放在船上顺流而下,他们只觉景色怡人,早就把结构之类的东西忘到脑后去了。在很多特稿中,我讲A的故事,讲到一半,放下了,去讲B的故事,讲了1/3,又转去讲C的故事。作为一种叙事技巧这可谓平凡无奇,但对于中国新闻界来说它却是“现代”的。这里面有什么技巧吗?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大地孤独闪光

杂谈

分类: 报道周边

在南方周末,特稿并不只是特稿版的特稿。流风所及,很多版面都开始带有特稿化的色彩。有时候这有坏处,它会拖慢硬新闻的节奏,也会误导记者,令他沉溺于无足轻重的细节。它也有好处,就是直观地建立了一种“故事为王”的意识。我想真正的问题不在于特稿化的那个段落和那个句子的质量,而在于它是否适合题材。我们该把题材和技巧的配搭之道切割清楚。


 

特稿为什么存在?仅仅是“把新闻写得更好看”?或者它有一种导致错觉的魅力,本是新闻却酷似小说,正像那种酷似皮革的织物?我对此会说50个“不”。这些理解没错,但太简单了。

 

特稿是这样一种认识的产物:要理解人与事,至关重要的是语境,尤其是那些含混的语境。语境有两重意思,就文本而言,指作品的文句段落的互文,就题材来说,指它所在的文化和生活环境。

写文章不是做数学题,ABC往下排是乏味的。可是国内的大多数深度新闻至今仍在这么做。在一些都市报上,如果记者需要写4000字,编辑部会把这4000字分成三篇报道,每篇报道还要切分3个小标题。这是一种汉堡包式的预期:读者的消化功能很弱,只能接受一片面包,一只肉饼,一片蔬菜,两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报道周边

汤姆·伍尔夫1963年被《ESQUIRE》杂志派去制作一篇关于特制汽车的报道,他写得不像新闻,像印象记,题为《桔片样的糖果色流线型娃娃》,这就是新新闻的滥觞。后来诺曼·梅勒、杜鲁门·卡波特、詹姆斯·鲍德温等人也加入进来,新闻小说就蔚为大观。新新闻就是借鉴虚构文学的写作技巧来写作新闻事件,一切技巧都可使用,惟一的原则是事实不能编造。新新闻因为实验性而在那个喜欢实验性的年代出尽了风头。理所当然,后来它退潮了,合理的成分被新闻界继承下来,就是“特稿”,普利策新闻奖为它单独设立了一个奖项。

 

特稿很难定义,不过可以描述为一种文学性的新闻,题材不强调硬度,截稿时限更宽松,通常不超过一万字。在中国,特稿其实早就在尝试,“报告文学”即是。可是报告文学有两个弱点,一是它不够真实客观,二是它的文学性很差劲。这两个弱点就其定义而言太有悲剧性,我说起来都觉得残忍。很多报刊多年以来也一直在做着特稿,毛病跟上述的类似。这类作品很疯狂,铺排起来没完没了,没影儿的事也可以写得纤毫毕现,只要里面有个人物红了眼圈,就一定夸张为嚎啕大哭。在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特稿是从南方周末开始的。特稿的中国定义是由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说闲话

 



这本是新闻作品集,属南周文丛之一种吧,我也不很清楚。

每个部分之前有一段“引言”,是新写的,有2万字吧,写的都是新闻从业体会啊技巧啊什么的。瞎说呗,但针对目标读者,也是个诚意吧。

前几天签了1000本书,想买签名本的请留意南周商城(具体网址我也不知道)。

 

谢谢陈明洋老师的序,他的赞美我不能同意。

过去在南方周末,大家都觉得我很谦虚,人家说,你这个做得好啊,我就说,没有啊,一般吧。其实我真是觉得一般。这会儿写点儿文学作品呢,可能又有些人觉得我不太谦虚,得瑟,什么操性嘛!其实无论过去现在,我都只是怎么想怎么说而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