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ADRIQUE
ADRIQU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5,495
  • 关注人气:1,0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爱的希望,在于坚

你说:“爱一个人,就不要把对方关在笼子里。若有一天对方自己飞回来,那就是爱。”

我只希望,当世界上所有的光都熄灭了,我们还是彼此最后的那盏灯。

"When all the lights of the world went out, we were the last lightfor each other..."

可是,若那只鸟还是没有飞回来,我难道要继续痴痴的等待?

那只鸟,可知道等待的人正面对煎熬吗?或许,飞出来的鸟是那种没有方向感的鸟,永远不知道归路?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2-12-08 19:17)
标签:

情感

分类: 小小说



遇见木村拓哉,是国人为了钓鱼岛大规模反日的期间。反日,就是反日本的一切?包括日本男人?!

    当然,虽然是日本男人,他却不是真正的木村拓哉。不过,的确拥有一张丰满性感的、厚、圆而自然的唇,加上深邃野性的大眼睛,一旦唇微张……嗯,可以杀死人。
  而她,大龄、偏矮、微胖的身段,最可怕的,只要稍微吃多一点,脂肪就往骨架子上堆积,若是生活在唐朝,倒没啥关系,可惜,她活在当代,胖,就是丑的代言人。见到这个一个日本男性珍品,她难道因为为了反日就要错过?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07 22:01)
标签:

情感

分类: 心情日记



从5号线出来有阵大风送来阵阵寒流,

公交、地铁一族的我们知道,

路边摆摊的小贩们知道,

大风与寒流本身或许不知情,

就像躲在玻璃办公室里的同志们不知道,

冬天寒流里的冻。

从中原腹地回来我心中突然有个温度计,

衡量气温,还有各种经济与人文因素,

他们的日日夜夜 --

怎么叫我联想亚热带边缘的半岛与岛屿,

明年竞选年了我们的朋友们怎样了?

脱颖而出参与国家拟定政策了还是一样不断埋怨、争持?

想到本来要到西北见老太太可是最后想了还是不去的好各种复杂情怀?

想到的,还有各个伟大公司与公司里的螺丝钉

从客观角度我可以充分理解各种行为

触及个人利益,再高尚的人还是免不了

必须武装自己去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6103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6.08.24,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6.08.24,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最近的心情》。
  • 2006.08.30,我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03 18:43)
标签:

杂谈

分类: 心情日记

 

在北京,我家住瓷器口地铁站附近,也是当年有名的龙须沟(大家知道不知道龙须沟?)。

 

从家里到公司,最简易的交通工具,便是地铁。

 

每个晨早和晚上,地铁,便是我最常打交道的交通工具。

 

有人讨厌搭地铁,我却喜欢。为了自己的喜好,我写下以下的句子:

 

喜欢步行经过长长的两广路到瓷器口地铁站的感觉。路上有北方冬天特有的寒冷伴随,还有三五个与自己的脚步一起谱写节奏的身影。马路上,车子开始堵塞,构成北京(或者所有所谓现在大都会)独有的风景画。


喜欢遥望地铁口的感觉,那个从地里开出来的口子,代表着一个现代化的路标。


喜欢挤着拥挤的五号线的感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24 09:47)


雨,下在南方的城市里。雨丝,暴怒有时,委婉有时。有时是面筋大小的豪雨,有时是小小似乎触及大地就立刻消融的细雨。

 

南方的雨,对勇宏而言,绝对是非常地浪漫。当然,勇宏有权利这么认为。从湖北来到这座南方的城市,奋斗多年,现在的他有屋有车,勉强可以算是成功人士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用水

 

老姐总说老妈用水多。其实,我用水一样不知道节约。当然,不是每一天、每一次、针对每一件事都如此,和有些许洁癖的老妈不一样。

 

那天,就是我用水多的一天。先是强逼小杨把整间公寓的地板前前后后抹了两次,从睡房开始,涉及卫生间,到厨房结束。其中特别强调厨房,所有的厨房用具都洗涤两次。接着解冻冰箱,把里边用不上或不想用的食物都清理出来,放进黑色塑料袋,准备交给环保局的垃圾车(是环保局吗?)。然后又开始洗衣,而且不只一次,而是一次又一次,感觉必须经过多次洗涤才能够摆脱清洁剂的刺鼻味道。洗完拿到阳台暴晒,北京的夏天阳熫热。

 

小杨说:平时不看你做家事。哥,你今天怎么了?头脑发热?

 

也不是。我是挺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27 19:26)


雨,下在南方的城市里。雨丝,暴怒有时,委婉有时。有时是面筋大小的豪雨,有时是小小似乎触及大地就消融的细雨。

 

南方的雨,可以说浪漫吗?

 

口袋里很多钱,当然可以说浪漫,或者,就是没有,也可以通过金钱来营造浪漫。

 

勇宏并非第一次来南方。在这座堪称改革开放先行者的城市,他已经来了五年。从第一年的新鲜人,战战兢兢的踩着钢索做人行事,现在的他,可以说是这座城市的识途老马了。何况,这座南方的城市是一座移民的城市,不是是他,大部分的城市人都是外来者。大家舍弃青春、流淌体力,众志成城的把一座小渔村建设成一座现代化的都会。

 

来这座城市五年,勇宏的遗憾,就是时间不够用,钱赚得不够多。不过,与天门老家的很多村人比较,他的成就,若是可以说是成就,他算是不错了。至少,他现在拥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26 20:58)



公司这几天一片兵荒马乱,大家都在加班。

 

9楼有9楼的热闹,3楼有3楼的喧嚣。

 

9楼她们闹保险行业,3楼我们与银行交涉。总而言之,大家都有各的忙碌。

 

太子爷发来短讯问;回家吃饭吗?

 

唉,还说吃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去山东的济南见客户。

去,乘坐高铁,回来,也是。

回程的车厢内,一个人,身边刚好有一位文艺青年(唉,最令人讨厌的愤青。最可怕的,他是那种长相很丑的愤青。不过,长得好,应该也不必成为愤青,因为机会多得是。)。不知道为啥,他竟然和我聊起中国的作家(唉,作家!)。聊得聊得,提起了韩寒,他呀,不知道基于妒忌或者羡慕,把韩寒给方总调拨的事件请教了我。

这种问题,老实说,我最讨厌回答了。

第一,我又没有抱着韩寒睡觉,我怎么知道他有没有造假。

何况,中国造假事件这么多,什么食品、假货,我那有闲情追究文字方面的造假。文字,对我而言,至少,直接伤害的频率比较低-今天的人呀,民智打开,你不要以为自己太聪明,通过文字就可以影响一波人。被影响的,大半都是想受影响的。

而且,就是不是中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太子爷语录

 

太子爷对我说:“赚钱,主要是为了花钱。”这种话,也只有他这种人说得出来。说他是太子爷,也不能说完全对,因为这个时代,他不过与王座沾点边,究竟,可以称为太子爷、公主、郡主的人有若牛毛。最近,我就通过介绍认识了不少“局中人”,比较大胆的,正在布局,希望以后有比较好的发展。有人问我:“这种做法,平常吗?”问我?我也没有答案。

 

春天的香椿

 

今天到永安路的邮政局领取稿费。我是从金鱼池乘坐公交出行,回来时候,看天气那么好,就选择步行。路经小地摊的集中地,发现买者与卖者都那么多,禁不住挤进去。除了常见的水果、蔬菜,我发现,还有春天的香椿。我看到捆成一把一把的香椿,想到可以买回来生吃,就停下来问价格。对方说:“香椿不是论把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