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黄孝阳
黄孝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684
  • 关注人气:2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


博文

超越传统的文学探险

——简论黄孝阳的量子文学观及近期两部小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27 15:51)

《大美江南•书为媒》

 

叶建成 黄孝阳

 

春日里细雨霏霏,
不知姑娘你姓甚名谁。
樽前酒一杯,夜来枕书睡,
我也在梦里与你鸳鸯相会。

 

夏日里红沉绿坠,
蝉躁声歇想起你湿润的嘴。
樽前酒二杯,夜来枕书睡。
我也在梦里提笔替你画眉。

 

秋日里玉兔西垂,
谯楼更鼓相思成灾眺望你香闺。
樽前酒三杯,夜来枕书睡,
我也在梦里与你携手相归。

 

冬日里赏雪人醉,
梅花树下把你的名字玉砌粉堆。
樽前酒数杯,夜来枕书睡,
我也在梦里与你度尽轮回。

 

啊,书为媒,
这是人间最美。
从今天起我们就相依相随,
用一生互相面对。
就好像比翼鸟在天上飞,
一起追逐着云层下面的雨水。


【众唱】
啊,书为媒,
这是人间最美。
从今天起我们就相依相随,
用一生互相面对。
就好像比翼鸟在天上飞,
一起追逐着云层下面的雨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陈贞十六岁嫁给了毛仔。

毛仔比她大二十岁,还在县农贸市场杀猪。其他屠夫杀猪,猪的惨叫声扯得疼人的耳朵;毛仔杀猪,跟变戏法一样,蒲扇大的巴掌伸出,在猪腹某个位置抓挠几把,再凶悍的猪也乖乖挨宰,顶多在利刃入脖时哼唧几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16 23:46)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我曾这样寂寞地生活,像星辰一样一辈子闪着蓝光。
我曾这样寂寞地生活,犹如树的年轮一辈子都是沉默的线条。

我曾经这样,至今仍然这样。
哪怕是春风荡漾的夜晚。
这一切不会有丝毫改变。
鹰在悬崖峭壁上。
从水面直视水底,
望着每一个即将消散的魂灵。

与他们交谈,把自己放进稀疏的羽毛里。
忘掉人世所有的经验,品尝世界的另一面。
苦杏仁的味道。


主啊,你知道
我为什么要这样寂寞地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叔本华的这些话,对也不对。读者阅读今天才印刷的这些文字,并非就一定是因为愚蠢与反常,而是读者更渴望了解自身跟这个时代的关系,想知道未来(取决于现在,而非过去)将会怎样迎面而来。一昧沉溺于经典并不一定就是好事,这不可避免地带来窒息感。
高贵的思想作品,并不会因为少有人读,就不高贵了,反而因为这种稀罕性,而更加高贵。
我们活在一个观念的世界里。这个观念,并不是最聪明的,最深刻的,最具逻辑性的,最具有美学意义的,而是对大多数人观念的一个加权平均值。
那些最聪明的人,为了在这个世界里,获得一个更广泛的影响力,必然会让他的观念,或者说,至少是他观念的表达方式,无限地趋近于这个加权平均值。
世界就是这样,它或许是一个奇迹,但,一定不是一个无可挑剔的数理模型。
转:读者大众的愚蠢和反常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因为他们把各个时代、各个民族保存下来的至为高贵和稀罕的各种思想作品放着不读,一门心思地偏要拿起每天都在涌现的、出自平庸头脑的胡编乱造,纯粹只是因为这些文字是今天才印刷的,油墨还没干透。 (叔本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县城专栏:刘志军

黄孝阳

 

叫刘志军的人很多,过去、现在、未来加在一起的总和,会比地球上现有人口的总数还要多。我要说的这个刘志军出生在 19711121日晚零时,死于199564日下午四时左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韩山拾得,我的高中同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黄孝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黄孝阳

 

钱秀丽喊我时,我没有认出她是谁。我们中间隔着二十年的光阴。这也不是理由。柜台上有一面铜镜。我自己都难认出镜中人是谁,更不知道该如何把这个疲惫的影像与高中相册上那个少年联系在一起——他们看上去是两个陌生人。

她又喊了一声,没看我,垂着头,手上飞针走线。我慌乱应了,还是没有认出这个奇怪的妇人。她在刺绣衬衫的花纹。绣一件能拿十块钱。手巧眼快的人从早到晚最多能绣五件。这在老家算一笔不菲的收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老实说,我对塞林格这个人比他的作品更感兴趣。这或许可以溯源至少年时期。那时的我与一块皱巴巴的海绵差不多。在一间破烂的被尿臊味包裹着的县城图书馆,我找到一本更破烂的杂志(我已经忘掉了它的名字),上面有一段话,大意是说:一个叫塞林格的,靠一本书成了名,整天猫屋子里谁也不见。某日这人在翻报纸上时看到一张少女的脸,马上动身去了少女所在的纽约,在公用电话亭里说,“我是塞林格,我想与你睡觉。”而那个十八岁的模特在接到电话后,立刻提着裙子往门外飞奔,就好像这样一个鲁莽且极无礼的声音是来自于天国的福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