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何弘
何弘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0,243
  • 关注人气:4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公告
   本处所有文章,如需转载、使用,请与作者联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自定义模块
 
 
 
欢迎点击进入锐博客首页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博文
(2018-02-08 09:59)

无核的苹果

 

 

临近年终,大树空间和《大河报》合作,约一批作家写些有关故乡记忆和童年难忘吃食的文章,我一来杂事繁多,二来也确实想不起有什么让我至今念念不忘的美食,所以就一直没能动笔。

我的家乡新野是南阳盆地中的一个平原小县,最有名的吃食大约要算“新野板面”了。“新野板面”也叫“新野臊子面”,面是由反复揉搓发酵后的面坯在案板上摔拉而成。板面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肖定丽《通往蓝天的梯子》:生命主题的童话表达

2017年06月19日06:53 来源:文艺报 何弘

死亡看起来非常简单。可实际上,不要说儿童,即使是成年人,要正确理解死亡也非常困难。某种意义上说,对死亡的理解,决定着对生命的理解,决定着人的生活态度,从而决定着其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因为死亡的残酷性、严肃性、不可知性,使得人们通常很少对儿童提及这一话题。过去的儿童文学创作也较少涉及这一主题。但随着全社会对生命和文学认识的不断深化,直面死亡越来越多地成为儿童文学作家创作的重要主题。对于儿童文学来说,如何向心智发育尚未完全成熟的未成年人揭示人生的这种毁灭性虚无,是一个难题,需要儿童文学作家正确处理。肖定丽的新作《通往蓝天的梯子》就是面对这一问题做出的积极而富有成果的尝试。

《通往蓝天的梯子》围绕小咕朵对死亡的迷茫与焦虑以及小涡对生活的积极与乐观展开叙事,并以小涡对小咕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5 14:20)
标签:

杂谈

□何 弘

(《大河报》4月15日茶坊http://newpaper.dahe.cn/dhb/html/2017-04/15/content_137271.htm)
金川的梨花烂漫的时节,望去确也像洁白的晴雪,但花下也缺不了成群结队的赏花人。在川西北偏僻的山谷河畔,山顶积雪尚在,低处梨花如雪,相映成趣。难怪有那么多人不辞辛苦,不顾危险,自驾或随团,来此寻幽探胜,找寻梦中的香巴拉。三月下旬,农历尚在二月,北方还是乍暖还寒的时节,我和全国各地的数十位作家应约而来。不知何故,看到金川的梨花,脑子中忽然就闪现出鲁迅先生《藤野先生》开篇的句子。
自成都乘车西北而行,过了都江堰,便进入山区,车子开始沿峡谷穿行。过了映秀,再到汶川,两边的山更高、峡谷更深,山道也更狭窄、更险峻起来。由此也明白2008年抗震救灾的艰难。
川西北属于青藏高原的东缘,山高谷深。这里的山体都是堆积在一起的碎石泥砂,随时都会滑落的样子,根本看不到太行山那种壁立千仞的巨大岩石。汽车在河谷边的窄道上盘旋而行,让长期在平原生活的我等直觉得胆战心惊。这样的常常滑坡的山体,自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以情警世的劝善之作

——简评《平安夜的玫瑰花》 

 □何弘

(《河南日报》2017年1月20日19版)

《平安夜的玫瑰花》是有着“文章太守”之称的李天岑继《人精》《人道》《人伦》之后创作的又一部长篇小说。单看书名,这部作品与作者以前的作品似乎大异其趣,应该是一部典型的情感小说。实际上,就作品的内容来说,称之为情感小说并不能说不够恰当。但是,掩卷细思,这部作品却在情感小说之外,又有着更为丰富的意蕴,与作者过往作品的主题、旨趣又是一致的。

尽管小说发展到今天,早已不再是单纯讲述故事那么简单。但小说从根本上说毕竟是一种叙事艺术,其意义的表达应该通过叙事来完成。因此,一个好的故事框架和精彩的讲述对完成一部好的小说来说,仍然是最根本和最重要的元素。《平安夜的玫瑰花》的表达就是在一个情感故事的框架内完成的,有着情感小说的各种元素,情感纠葛纷繁复杂。作品以夏玉莲和武大楼的情感纠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送一个灵魂高贵的人远行——悼南丁老师

2016年11月16日10:52 来源:文艺报 何弘

2016年11月12日时近正午,我和李佩甫、张宇及南丁老师的儿子、女婿一起,在郑州殡仪馆的火化炉前,亲手把他的骨殖一块块捡拾起来,装入骨灰盒中。南丁老师的子女带着他的骨灰乘车走了,我一下子感觉世界是如此的空空荡荡。

一次,一次,又一次,我忍着内心的伤痛写下悼念文章。今年1月份,张一弓先生去世,《文艺报》约我写篇悼念文章,那时,正值我的母亲去世,我在为母亲守灵时写下了那篇文章。然后是和我搭班子的马新朝,我们一起参加着各种活动,他忽然就英年早逝。接着又是南丁。三位都是河南文学界旗帜性的人物。因此有人说,2016年的河南文坛,一个个巨人相继离世。

1988年7月,我大学毕业被分配到河南省文联工作,到一份纪实文学报《当代人报》做编辑。那时,南丁是文联主席、党组书记,同时又是报社挂名的主编,会不时到编辑部走一圈。当时的河南省文联,气氛融洽,同事之间很少像现在这样以职务相称,有喊老师的,更多是省略姓氏单称名字。印象中当时文联的同事很少有喊南丁主席的,大都直呼其名,我也没大没小地跟着叫,他也不以为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21 14:22)
标签:

马新朝

诗歌


泄露天机的人

2016年09月21日06:48 来源:文艺报 何弘

和马新朝共事多年,又是老乡。1953年农历十月二十四,他出生于唐河县马营村。村子就在涧河边上,过了河便是我的家乡新野。村里人赶集逛街、看病购物基本都是到新野这边。而且,新朝的夫人也是新野人。因此,我和新朝就更多了层关系。但是,这么多年来,我却从未专门给他写过一篇文章。多年前新朝曾让我给他写篇评论,我满口答应了,但因时时在应付催命般的文债,而新朝又不会多做催讨,文章就这么搁置下来,直到现在。没想到还这文债却是在新朝远行之后。想来就让人感慨唏嘘,隐隐心痛。

今年6月初的一天,我上班快到单位时,接到了新朝打来的电话。电话一通,就听新朝说:“何弘,出大事了!”我心想当年新朝自己开车在高速上把车撞得几乎报废,也没说什么,他退休后除参加各种诗歌活动外就是热衷于书法,会有什么大事呢?新朝说自己得了胰腺癌。我怀疑,他说基本确诊。然后他又说办公室已经腾好,里面的一些旧书随便处理了就是,办公室就算正式交回了。我赶忙问了医院、病房号,到单位简单安排了工作,立即赶往医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何弘

(《河南日报》6月15日《中原风》,点击查看。)

    一个时期以来,中国的儿童文学出现了空前的繁荣。儿童文学作家勤奋创作,推出了一大批优秀作品,当然居功至伟;中国作协儿委会、各种阅读推广机构等组织和个人的大力推动,也是功不可没。而在此背后,市场需求的空前强烈也是一个重要的推动因素。近年来很多媒体不时发布一些统计数据,结论都指向一条:中国人不爱读书。但重视阅读其实是中国悠久的传统,所谓“耕读传家久,诗书济世长”说的就是这个传统。于是我们常常会看到这样的现象,家长们不管是在打麻将还是在刷微信,总不忘回头教导孩子:好好读书!对这些家长来说,孩子们只要读书他们就高兴,就会全力支持,学校和各种阅读机构推荐的图书,只要孩子提出,家长一般都会买来给孩子读的。时代变了,怪现象已经多到了让人见怪不怪的地步,其中之一就是不读书的家长时时在督促孩子读书,他们于是就对儿童文学的繁荣有了推动之功。也正因如此,儿童文学的繁荣里多少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河南日报》2016年5月19日《中原风》)

    时值暮春,岁在丙申,河南日报“中原风”改版,又新增4个周末文化版,河南文坛的春意一下子盎然起来,且看中原文艺百花园姹紫嫣红开遍吧。

    《三国演义》写历史,先讲“滚滚长江东逝水”,讲“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要的就是这种开阔的眼光,对大势的把握。开篇谈河南文艺,先从文学说起,也说一说河南文学的大势。

    河南文学,远的就不说了,只说近的。文学豫军也好,中原作家群也好,全国都是充分认可的,河南文学在全国一直有着很高的地位。当然,我们也有自己的尴尬,比如茅盾文学奖,虽然基本上每届都有河南籍作家获奖,但守着本土的作家一直与“茅奖”失之交臂。这差不多成了河南文学界的软肋,总怕别人有意无意捅到。而且因此我们自己就有人不太自信,觉得我们的中原作家群是拉了在京发展的一帮河南籍作家的大旗来当虎皮。现在好了,李佩甫《生命册》不负众望地荣获第九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给大河客户端写的卷首语

我又看到一个新天新地

何 

 

能够按照自己的习惯生活,是一种幸福。

可网络的出现迅速改变着世界,也改变着我们的习惯,我们将因此失去自己的幸福吗?

大河客户端就要上线了,这个河南最大的全媒体融合平台今后也许会改变我们阅读《大河报》等河南媒体的习惯,使我们去习惯一种新的习惯。而习惯其实早就开始改变——从博客、微博到微信,以及手机上的各种推送信息。

对很多人来说,习惯的改变就意味着幸福的失去。于是我们时常听到种种对网络的抱怨。其实早在古希腊时期类似的抱怨就已出现。柏拉图的对话集《斐多篇》记述了埃及神王泰姆斯指责发表了文字的透特神的一段话:“你的这个发明将在学习者的灵魂中制造健忘,因为,他们不再使用他们的记忆;他们将依赖于身外书写的符号而不是自己去记住它们……他们将显得无所不知,结果却一无所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背着土地”的中国如何行走

——评长篇电视连续剧《乡里彩虹城里雨》

何 

李佩甫称其长篇小说《生命册》描写的是“背着土地行走”的知识分子的心灵史。其实,“背着土地行走”不只是从农村进入城市的知识分子,还包括其他阶层的各色人等,某种意义上讲,“背着土地行走”正是当下中国现实处境的真实写照。

农业问题、农民问题、农村问题,是处于工业化、城市化进程中的中国迫切需要正视和急待妥善解决的问题。不管从事何种职业,只要有责任感和担当精神,都会关注中国当下的现实问题,都不得不正视“三农”问题。作为一个有着悠久农业文明传统和庞大农村人口的大国,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如果离开了“三农”问题的妥善解决,必然会走弯路,甚至走向邪路。李佩甫正是因为勇于直面这些问题,不断以文学的方式探究解决这些问题的途径,才能够对处于城市化进程中的当下中国现实的深刻做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