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何弘
何弘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7,753
  • 关注人气:4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公告
   本处所有文章,如需转载、使用,请与作者联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自定义模块
 
 
 
欢迎点击进入锐博客首页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博文
(2018-02-08 09:59)

无核的苹果

 

 

临近年终,大树空间和《大河报》合作,约一批作家写些有关故乡记忆和童年难忘吃食的文章,我一来杂事繁多,二来也确实想不起有什么让我至今念念不忘的美食,所以就一直没能动笔。

我的家乡新野是南阳盆地中的一个平原小县,最有名的吃食大约要算“新野板面”了。“新野板面”也叫“新野臊子面”,面是由反复揉搓发酵后的面坯在案板上摔拉而成。板面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学遇到难题是因为作者对生活的理解没超过读者

2017-06-03 08:58

    河南省文联副主席、省作协副主席、省文学院院长何弘,长期从事文艺评论及文艺理论研究工作。日前,他却同好友兼老乡吴元成联手创作了一部长达40万字的报告文学《命脉——南水北调与人类水文明》。在南水北调通水两年后,何弘为什么会聚焦这一题材?这期间经历了一个什么样的过程? 

    □东方今报·猛犸新闻首席记者梁新慧/文邱琦/图

 

    重新认识:声音静下也许才是深入思考的时候

 

    在文艺界,提起何弘大家并不陌生。擅长文艺评论、文艺理论研究的他,出版了多部专著。令很多人想不到的是,近日,一部长达40万字的大型报告文学《命脉——南水北调与人类水文明》由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而何弘是作者之一。

    “关于这项工程,在建设过程中和通水之后,许多作家都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反映。目前,对这项历时超过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何弘谈《命脉》:一滴水、一个人与写不尽的南水北调

2017.06.08 20:26 来源:河南日报客户端

  

  河南日报客户端记者 冻凤秋 文/图

  一滴水的来历似乎是那样无足轻重,一个人的命运看起来又是如此微不足道,但在他的眼中,从一滴水可以看到整个宇宙的起源和演变,从一个人能够读懂半个世纪的血泪与荣耀。于是,一部讲述南水北调工程建设的著作成为书写人类水文明和讲述平凡人物故事的大书,读后让人感慨万千,让人动情落泪,更让人收获满满,以更清澈的目光,更理性的思考穿越历史迷雾。这本书就是新近出版并获专家高度称赞的《命脉》。日前,本报记者专访了该书作者,著名评论家、省文学院院长何弘。

  

  把自己变成了半个水利史专家

  记者:撰写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肖定丽《通往蓝天的梯子》:生命主题的童话表达

2017年06月19日06:53 来源:文艺报 何弘

死亡看起来非常简单。可实际上,不要说儿童,即使是成年人,要正确理解死亡也非常困难。某种意义上说,对死亡的理解,决定着对生命的理解,决定着人的生活态度,从而决定着其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因为死亡的残酷性、严肃性、不可知性,使得人们通常很少对儿童提及这一话题。过去的儿童文学创作也较少涉及这一主题。但随着全社会对生命和文学认识的不断深化,直面死亡越来越多地成为儿童文学作家创作的重要主题。对于儿童文学来说,如何向心智发育尚未完全成熟的未成年人揭示人生的这种毁灭性虚无,是一个难题,需要儿童文学作家正确处理。肖定丽的新作《通往蓝天的梯子》就是面对这一问题做出的积极而富有成果的尝试。

《通往蓝天的梯子》围绕小咕朵对死亡的迷茫与焦虑以及小涡对生活的积极与乐观展开叙事,并以小涡对小咕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传统的文人书法与文人的书法传统

何弘

(《河南日报》2017年5月17日《中原风》)

 

书法是一种最具中国特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形式,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书法,包括中国画,理应受到特别的重视。但如何使独具魅力的书法艺术在当今的时代背景下展现出其无与伦比的美学风范和文化内涵,却需要我们做出深刻的思考,并付诸认真的实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5 14:20)
标签:

杂谈

□何 弘

(《大河报》4月15日茶坊http://newpaper.dahe.cn/dhb/html/2017-04/15/content_137271.htm)
金川的梨花烂漫的时节,望去确也像洁白的晴雪,但花下也缺不了成群结队的赏花人。在川西北偏僻的山谷河畔,山顶积雪尚在,低处梨花如雪,相映成趣。难怪有那么多人不辞辛苦,不顾危险,自驾或随团,来此寻幽探胜,找寻梦中的香巴拉。三月下旬,农历尚在二月,北方还是乍暖还寒的时节,我和全国各地的数十位作家应约而来。不知何故,看到金川的梨花,脑子中忽然就闪现出鲁迅先生《藤野先生》开篇的句子。
自成都乘车西北而行,过了都江堰,便进入山区,车子开始沿峡谷穿行。过了映秀,再到汶川,两边的山更高、峡谷更深,山道也更狭窄、更险峻起来。由此也明白2008年抗震救灾的艰难。
川西北属于青藏高原的东缘,山高谷深。这里的山体都是堆积在一起的碎石泥砂,随时都会滑落的样子,根本看不到太行山那种壁立千仞的巨大岩石。汽车在河谷边的窄道上盘旋而行,让长期在平原生活的我等直觉得胆战心惊。这样的常常滑坡的山体,自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以情警世的劝善之作

——简评《平安夜的玫瑰花》 

 □何弘

(《河南日报》2017年1月20日19版)

《平安夜的玫瑰花》是有着“文章太守”之称的李天岑继《人精》《人道》《人伦》之后创作的又一部长篇小说。单看书名,这部作品与作者以前的作品似乎大异其趣,应该是一部典型的情感小说。实际上,就作品的内容来说,称之为情感小说并不能说不够恰当。但是,掩卷细思,这部作品却在情感小说之外,又有着更为丰富的意蕴,与作者过往作品的主题、旨趣又是一致的。

尽管小说发展到今天,早已不再是单纯讲述故事那么简单。但小说从根本上说毕竟是一种叙事艺术,其意义的表达应该通过叙事来完成。因此,一个好的故事框架和精彩的讲述对完成一部好的小说来说,仍然是最根本和最重要的元素。《平安夜的玫瑰花》的表达就是在一个情感故事的框架内完成的,有着情感小说的各种元素,情感纠葛纷繁复杂。作品以夏玉莲和武大楼的情感纠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送一个灵魂高贵的人远行——悼南丁老师

2016年11月16日10:52 来源:文艺报 何弘

2016年11月12日时近正午,我和李佩甫、张宇及南丁老师的儿子、女婿一起,在郑州殡仪馆的火化炉前,亲手把他的骨殖一块块捡拾起来,装入骨灰盒中。南丁老师的子女带着他的骨灰乘车走了,我一下子感觉世界是如此的空空荡荡。

一次,一次,又一次,我忍着内心的伤痛写下悼念文章。今年1月份,张一弓先生去世,《文艺报》约我写篇悼念文章,那时,正值我的母亲去世,我在为母亲守灵时写下了那篇文章。然后是和我搭班子的马新朝,我们一起参加着各种活动,他忽然就英年早逝。接着又是南丁。三位都是河南文学界旗帜性的人物。因此有人说,2016年的河南文坛,一个个巨人相继离世。

1988年7月,我大学毕业被分配到河南省文联工作,到一份纪实文学报《当代人报》做编辑。那时,南丁是文联主席、党组书记,同时又是报社挂名的主编,会不时到编辑部走一圈。当时的河南省文联,气氛融洽,同事之间很少像现在这样以职务相称,有喊老师的,更多是省略姓氏单称名字。印象中当时文联的同事很少有喊南丁主席的,大都直呼其名,我也没大没小地跟着叫,他也不以为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21 14:22)
标签:

马新朝

诗歌


泄露天机的人

2016年09月21日06:48 来源:文艺报 何弘

和马新朝共事多年,又是老乡。1953年农历十月二十四,他出生于唐河县马营村。村子就在涧河边上,过了河便是我的家乡新野。村里人赶集逛街、看病购物基本都是到新野这边。而且,新朝的夫人也是新野人。因此,我和新朝就更多了层关系。但是,这么多年来,我却从未专门给他写过一篇文章。多年前新朝曾让我给他写篇评论,我满口答应了,但因时时在应付催命般的文债,而新朝又不会多做催讨,文章就这么搁置下来,直到现在。没想到还这文债却是在新朝远行之后。想来就让人感慨唏嘘,隐隐心痛。

今年6月初的一天,我上班快到单位时,接到了新朝打来的电话。电话一通,就听新朝说:“何弘,出大事了!”我心想当年新朝自己开车在高速上把车撞得几乎报废,也没说什么,他退休后除参加各种诗歌活动外就是热衷于书法,会有什么大事呢?新朝说自己得了胰腺癌。我怀疑,他说基本确诊。然后他又说办公室已经腾好,里面的一些旧书随便处理了就是,办公室就算正式交回了。我赶忙问了医院、病房号,到单位简单安排了工作,立即赶往医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13 10:02)
标签:

汝州

汝瓷

徽宗

见汝之奇

何弘

我看到了闪烁

小而简陋的显微镜贴在汝瓷表面上,慢慢调整焦距,就像用天文望远镜观察浩瀚的宇宙,眼前的景象让我震惊。

“秋劲拒霜盛,峨冠锦羽鸡,已知全五德,安逸胜凫鷖。”900年前,赵佶在《芙蓉锦鸡图》上用他独创的瘦金体题上了如此诗句。诗虽如此,赵佶肯定是五德不全的,否则他也不会招致亡国并遭受奇耻大辱。但当时的赵佶想不到这些,他满意地把玩着天青釉弦文樽,抑或是三足樽承盘,淘醉于雨过云破的天青之色,沉迷于瓷器开片的残破之美,看到瓷器上的冰裂纹与他的瘦金书神韵竟如此相似,益发爱不释手。此刻,他也许看到了釉面下稀疏的釉泡,但未必知道,换种方式观察,在这奇异裂纹的表象下,其实还有着别样的神奇

“诸事皆能,独不能为君耳。”这是脱脱修《宋史》时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