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黑马
黑马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4,848
  • 关注人气:20,4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签名本
我的书(1)

黑字为译文,红字为小说,绿字为散文随笔集,蓝色为再版。查最新版请从后往前看,查历史版本从上往下看。

 

1988伦斯传(天津人民/北京金城2012修订版)/《恋爱中的女人》(北岳4/译林2/中央编译/人文文集版/译林修订版)

 

1991《劳伦斯文艺随笔》(漓江3版,2004增修版

 

1992《虹》(漓江3/北岳2/译林/中央编译/上海三联修订版/人文文集版/上海文艺修订版/)《恋爱中的女人》繁体字版(台湾商鼎)/2001台湾猫头鹰版)/劳伦斯散文(台湾商鼎)

 

1993《混在北京》(北方文艺/中国社科2000版)/人民文学2015修订版/《劳伦斯随笔》(海天)2016上海文艺修订版/《长满书的大树》(湖南少儿)湖北少儿两次更新版/《国际倒爷实录》(特写集)

 

1994《劳伦斯随笔集》(繁体字版,台湾幼狮)

1995《朱门》(汉译林语堂小说)

 

1996Verloren inPeking(混在北京>德文版/2010南德意志报第三版)/《劳伦斯散文精选》(人民日报)《劳伦斯散文》(北岳)

 

1997《孽缘千里》(安徽文艺/中国社科2000版)

1998《劳伦斯散文随笔集》(四川文艺)

 

1999DasKlassentreffen(<孽缘千里>德文版)/《太阳》(四川人民版)

我的书(2)

2000《花季托斯卡纳》(广播电视版)/《生命之梦》(四川人民版)/《袋鼠》(译林/2014人文文集版)/《混在北京》中国社科版

 

2001《情系英伦》(四川人民)

 

2002《心灵的故乡》(社科)/2003台湾先智版

 

2004《性与美》(湖南文艺)/《劳伦斯论文艺》漓江修订版

 

2005《名家故居仰止》(湖北人民)

 

2006《劳伦斯论美国名著》(上海三联)/《劳伦斯论文艺》英中双语(团结版)/《书画人》(十月)

我的书(3)

2007《劳伦斯作品精粹散文卷/中短篇小说卷》(英中双语,中国书籍版;)(2012中国致公修订增补版《鸟语啁啾》《牧师的女儿们》)

 

2008《写在水上的诺贝尔》(人民文学版)/《劳伦斯散文》(人民文学版)/《劳伦斯精选集》(上,小说随笔选,燕山)

 

2009《纯净集》/《夜莺》(英中双语,国际广播版)/《挥霍感伤》(社科版)

 

2010查泰莱夫人的情人》(双语,译林版/中文单行本中

央编译版/2014-16译林纪念版1-5版/人文文集版《文学第一线》(中央编译)

 

2011《英格兰,我的英格兰(上海三联双语版)/《劳伦斯的绘

画世界》金城/人文文集版/《书之孽》(金城版)

 

2012《劳伦斯中短篇小说选》(漓江/2014人文文集版)/《劳伦斯传》金城修订版/2012中国致公修订增补版《鸟语啁啾》《牧师的女儿们》)

2013文明荒原上爱的牧师--劳伦斯叙论集 (新星)

 

2014《恋爱中的女人》(双语节版:国际广播社)/双语全版,译林社)/《劳伦斯文集》(10卷,人民文学社)/《查泰莱夫人的情人》译林纪念版/《虹》上海三联修订版

 

2015《劳伦斯读本》单卷本(人民文学)/混在北京》(人民文学插图修订版)/《查泰莱夫人的情人》译林纪念版2-4印/《虹》(上海文艺修订版)/《我们一起读过的劳伦斯》(随笔)/《劳伦斯性爱作品经典》(国际广播社)

博文
(2017-10-09 13:10)
标签:

读书

黑马

散文

翻译

分类: 想当年

     假期很忙,除了同学聚会纪念一下考入大学四十年,基本在忙碌翻译中度过,今天完工了,松了口气。有人不解,这个年岁还翻译那些不挣钱的文学干什么?不如多写点多做点讲座启发年轻人。但我感觉自己就是个有车有房的城里人坚持下乡种几亩玉米高粱,必须种,那是根本。这译文将载入史册,无论大小..(9号那天还没想公开,现在可以公开了。对。我翻译的就是老舍先生的《四世同堂》最后十六章,因为英文版在美国翻译后留下了翻译底稿,而后十六章中文在国内没来得及问世就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抄家遗失,所以这十六章只能从英文转译回来,我都不知道用什么专业词汇来说这个事了,叫回译也不对,因为不可能完全是老舍的原文了,只能尽量猜着翻译,似乎叫“猜译”更合适。那我就是猜译老舍的特殊译者了。非常高兴能为老舍做这件事,很荣幸,很幸福。交稿了,等待出版吧。不敢说有多少句子能与老舍原文对上,只能猜着对,还有北京话,也是这样。我要感谢老舍的在天之灵保佑我。十月22日补记)

    过去的九个月还真挺忙乱:翻译了这十万字小说,完成了二千多行的劳伦斯诗歌翻译,补译了《长满书的大树》在六一前出版了第四版,跑甘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8 17:44)

闲读记趣

黑马

炎夏一过学校就开学了,有老同学跟我说去给故乡大学的学生们开讲座的事,又把我拉回到大学和故乡的氛围里,情不自禁就想到自从参加1977年恢复高考,时光忽地就过去四十年了。我是从中学考入二里地之外的河北大学的,入学后我发现很多社会上考来的大龄同学(多数都是下乡知青、工人、乡村学校的老师和军人年轻干部什么的)竟然在文革期间“不听党的话”,读了很多外国文学“禁书”,还有直接用英文读《简爱》或《傲慢与偏见》的,一说起来都滔滔不绝,而我身为标准的中学生干部,从来没想过要读那些被称作“资产阶级毒草”的外国文学,竟然只读过高尔基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汗颜之下,业余时间就开始了恶补外国小说的紧张生活。

作为英语专业学生,先从经典的英国作品读起吧,就摸到一本萨克雷的《名利场》,劈头那个副标题就给我一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译诗的锁链之美

黑马

古语曰“诗无达诂,文无达诠。”翻译外国诗歌经过一道过滤,更是如此。美国大诗人弗罗斯特的一句话将这个翻译之难推向极致,曰:“诗歌就是那些在翻译中失去的东西。” 这样说来我当年英国的导师算客气的了,他听我说研究劳伦斯的最终目的是为了翻译好其作品,大惑不解道:“翻译可是锦绣的背面啊。”他的话是有根据的,因为他自己曾经将一些德文文献翻译成英文,德文与英文还是亲属语言,翻译度相对翻译成东方语言要低很多,但估计即使如此他还是感觉到了翻译难以达诂达诠,所以对我这个东方译者提出了善意的告诫。可我还是凭着某种冲动和对外国诗人的同情心逐渐开始飞针走线绣这个锦绣的背面,尽量保住那些“在翻译中失去的东西”。

说起“失去的东西”,估计要从苏曼殊和郭沫若先生翻译诗歌说起。两位大师算早期翻译诗歌的杰出代表了,文采斐然,自然杰出,但用现在的眼光看,失败之处也算杰出。他们翻译外国诗歌基本上是目前人们说的“归化法”,吃透原诗精神后,基本上不再理会原诗,用中文的格律诗形式重写,毫无形似,神似也无从谈起,读者读的是他们传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篇散文发表在福建的《石狮文艺》今年第四期上。是当地的报纸朋友约我写的。想起1982年我在福建读书时到石狮去玩,看到刚刚改革开放这个小镇到处是服装加工厂和倒卖台湾水货如电子表的小贩,当时很怀疑开放就意味着满街血汗工厂和倒卖小商品的吗?现在看来那是个必然的混乱阶段。  如今那里是规模城市了,而且有自己的报纸读书版和文学刊物,变化就是这样慢慢产生的。

 

研究生毕业33年,我的劳伦斯翻译和研究做到了目前这个专业的份上,在于我是一种毕业后的执着和挥之不去的理想情结使然,但很多不明就里的人都会问我是北大英语系还是北外英语系毕业的?我给他们的回答估计是出乎意料的:“我的劳伦斯研究与翻译是在福建师范大学外文系开始的”。

回眸往事,我一直觉得这个过程亦真亦幻,类似一个遥远的传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http://jb.sznews.com/PC/layout/201709/16/colB02.html

深圳晶报报道,北京学者宋平文

今年7月,第14届国际劳伦斯会议在位于伦敦布鲁姆斯伯里区的新人文学院落幕。会议主题为“伦敦的召唤:劳伦斯与大都会”。此次会议由国际劳伦斯会议承办委员会、北美劳伦斯协会和伊斯特伍德劳伦斯协会联合举办。来自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法国、意大利、中国、日本、韩国、瑞典等20余个国家的近百名劳伦斯研究学者参加了会议。国际劳伦斯会议是目前劳伦斯研究学界历史最悠久,影响最大、范围最广的学术会议。笔者借对此会议的回顾,带读者朋友们一起去寻找劳伦斯在伦敦的足迹。

会场附近的劳伦斯足迹

上世纪初的伦敦布鲁姆斯伯里区曾是英国作家、知识分子、哲学家和艺术家的社交中心;也是外省青年劳伦斯最初体认英国精英文化圈的场所。在本次会议的会场——新人文学院附近,就有美国诗人希尔达·杜立特尔租住的居所——梅克伦堡广场44号。1917年10月至11月希尔达邀请劳伦斯在此借宿,诗人在小说《韬奋吾生》(Bid Me to Live)一书中记录了劳伦斯与她的感情纠葛。同样距离会场不远的贝德福德广场44号,则是奥托琳·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劳伦斯

黑马

伦敦

分类: about劳伦斯

16日的深圳晶报深港书评发了专版介绍14届劳伦斯国际年会情况。因为这个会议主题是劳伦斯与伦敦,就选发了我一篇旧文作为伸延阅读。这篇文章是我2012年伦敦奥运时写的,题目是劳伦斯与伦敦,此恨绵绵。系统研究劳伦斯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02 09:20)

周末晶报新文

http://jb.sznews.com/PC/content/201709/02/c164106.html

终点又回到起点

黑马

1980年亨利·米勒出人意料地出版了一部对另一个大作家的评论集,书名是《劳伦斯的世界激赏书》(The World of Lawrence  A Passionate  Appreciation)。那时的米勒早就过了鼎盛期,但依然被奉为美国当代文学的巨擘,何以会在九秩之年回眸劳伦斯并用激赏这个词作为书的副标题呢?在开篇中米勒甚至用第二人称倾诉自己的一腔怜悯与激赏之情:“读你那些富有象征的字句,我会为你哭泣的……你给予这世界如此之多,得到的却是如此之少。”

这书刚刚出版,米勒就溘然长逝。似乎这是他的终结之书。

其实这本来是他要出版的第一部著作。这部著作让米勒的文学道路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的保定向阳小学和延寿寺老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9 14:01)

   二十多年前听说过某名家趣闻:他逛琉璃厂旧书铺,发现自己签名送给另一名家的著作在书摊上出售,于是就买下,在旧的签名下面题上“某某再送”,然后把书送上门去。

   在没有网络的旧时代,这种与自己被出卖的签名本偶遇的机会基本上属于大海里捞针,所以这个故事也就刻骨铭心,流传甚广。可是不出二十年,我们忽地一下就进入了信息时代,天网恢恢了,这类“艳遇”不期然成为常态,颇为令人唏嘘,感慨之余,就要调整心态,泰然处之,甚至要欣然调侃之。

   前几日作家沈东子兄又在报纸上旧话重提,说到他送某女士的书被连签名带随书的便签(!)一起卖了旧书后出现在旧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李景端

译林

翻译出版

分类: 想当年

逆风心曲

黑马

   我的“国际朋友”拿到我送他们的劳伦斯译文书总是将信将疑地盯着封底上四十元上下的定价问我同一个问题:中国的文学翻译市场怎么运转的?看你们的定价这么低(六美元上下一本),出版社怎么赚钱,译者怎么靠这个生存?我还要再告诉他们,到网店这六美元打折就剩四美元了,网店和出版社估计是对半分。这样的书出口到美国则卖十四美元。别忘了,Made in China 的产品出国后高于国内价格的只有中国图书。这就更令他们惊诧。

   不必惊诧,我说。我们人多,幅员辽阔,关键是改革开放后受了教育并喜欢读外国文学的人越来越多,而且中国有世界上最多的外语学院和外语系,最多的外国文学研究者,译者多,需求大,成本又低,所以我们的很多出版社都出翻译书,全国还有几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关注博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