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黑马
黑马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5,425
  • 关注人气:20,4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签名本
我的书(1)

黑字为译文,红字为小说,绿字为散文随笔集,蓝色为再版。查最新版请从后往前看,查历史版本从上往下看。

 

1988伦斯传(天津人民/北京金城2012修订版)/《恋爱中的女人》(北岳4/译林2/中央编译/人文文集版/译林修订版)

 

1991《劳伦斯文艺随笔》(漓江3版,2004增修版

 

1992《虹》(漓江3/北岳2/译林/中央编译/上海三联修订版/人文文集版/上海文艺修订版/)《恋爱中的女人》繁体字版(台湾商鼎)/2001台湾猫头鹰版)/劳伦斯散文(台湾商鼎)

 

1993《混在北京》(北方文艺/中国社科2000版)/人民文学2015修订版/《劳伦斯随笔》(海天)2016上海文艺修订版/《长满书的大树》(湖南少儿)湖北少儿两次更新版/《国际倒爷实录》(特写集)

 

1994《劳伦斯随笔集》(繁体字版,台湾幼狮)

1995《朱门》(汉译林语堂小说)

 

1996Verloren inPeking(混在北京>德文版/2010南德意志报第三版)/《劳伦斯散文精选》(人民日报)《劳伦斯散文》(北岳)

 

1997《孽缘千里》(安徽文艺/中国社科2000版)

1998《劳伦斯散文随笔集》(四川文艺)

 

1999DasKlassentreffen(<孽缘千里>德文版)/《太阳》(四川人民版)

我的书(2)

2000《花季托斯卡纳》(广播电视版)/《生命之梦》(四川人民版)/《袋鼠》(译林/2014人文文集版)/《混在北京》中国社科版

 

2001《情系英伦》(四川人民)

 

2002《心灵的故乡》(社科)/2003台湾先智版

 

2004《性与美》(湖南文艺)/《劳伦斯论文艺》漓江修订版

 

2005《名家故居仰止》(湖北人民)

 

2006《劳伦斯论美国名著》(上海三联)/《劳伦斯论文艺》英中双语(团结版)/《书画人》(十月)

我的书(3)

2007《劳伦斯作品精粹散文卷/中短篇小说卷》(英中双语,中国书籍版;)(2012中国致公修订增补版《鸟语啁啾》《牧师的女儿们》)

 

2008《写在水上的诺贝尔》(人民文学版)/《劳伦斯散文》(人民文学版)/《劳伦斯精选集》(上,小说随笔选,燕山)

 

2009《纯净集》/《夜莺》(英中双语,国际广播版)/《挥霍感伤》(社科版)

 

2010查泰莱夫人的情人》(双语,译林版/中文单行本中

央编译版/2014-16译林纪念版1-5版/人文文集版《文学第一线》(中央编译)

 

2011《英格兰,我的英格兰(上海三联双语版)/《劳伦斯的绘

画世界》金城/人文文集版/《书之孽》(金城版)

 

2012《劳伦斯中短篇小说选》(漓江/2014人文文集版)/《劳伦斯传》金城修订版/2012中国致公修订增补版《鸟语啁啾》《牧师的女儿们》)

2013文明荒原上爱的牧师--劳伦斯叙论集 (新星)

 

2014《恋爱中的女人》(双语节版:国际广播社)/双语全版,译林社)/《劳伦斯文集》(10卷,人民文学社)/《查泰莱夫人的情人》译林纪念版/《虹》上海三联修订版

 

2015《劳伦斯读本》单卷本(人民文学)/混在北京》(人民文学插图修订版)/《查泰莱夫人的情人》译林纪念版2-4版/《虹》(上海文艺修订版)/《我们一起读过的劳伦斯》(随笔)/《劳伦斯性爱作品经典》(国际广播社)

关注博主
博文

朱光潜故居与陈聘之

黑马

从北海公园门口登上一辆共享单车,上北海大桥,早不见“金鳌玉蝀”二牌楼,但见绿树红墙掩映的中海和北海,向前到故宫筒子河畔,我这是沿着老舍《四世同堂》里瑞全杀了少年恋人、成年后的日本汉奸特务招弟后走出北海的路线向东行着。蓝天白塔红墙,基本还是老舍写的那幅老景象。不过我仅仅是走过这段路,就告别老舍北行绕景山向地安门内大街骑行,去寻找当年朱光潜先生在这附近的慈慧殿三号故居。

朱先生1933年得了博士坐海船回国后的第一个居所就是这里,因为这里离他执教的北大红楼不远,可以穿胡同去沙滩上课。当时早他一年从欧洲回国在北大任教的大才子梁宗岱就住这里,他热心地拉朱光潜来同租这套院落。朱光潜一眼就看中这个凋敝但浓荫密布的市井荒园,闹中取静,适合吟诗读经,还有老友做伴,便欣然来此居住。但不久梁宗岱因为胡适强行干涉他的离婚纠纷,公开指责他,便离开北大与沉樱去了日本,从此这个院子就由朱光潜家独自居住。

这条街并没有殿,但因为西边有一座小庙而得名慈慧殿街。慈慧殿三号的主人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9.11,人在纽约

申请去美国的一家国际写作坊之前心里很是惴惴的,因为我对这类场所一无所知,只听说这几年国内有的地方作家协会办起了“写作之家”,环境清雅,食宿皆包,邀请的是著名作家去居住写作。但在国外,只有大学才请著名作家去当驻校作家,多是给学校壮门面,也是为了给学生们提供与作家交流的机会,驻校作家往往还要兼点课或开公开讲座,才对得起人家那份讲师级薪水。因此觉得这类地方离我这种主要做文学翻译、只出版过两本小说的人来说有十万八千里,还是不要白费功夫的好。但我的德国出版代理人向那家写作坊推荐了我,如果我打退堂鼓,就很让代理人没有面子。于是我还是硬着头皮寄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三十八年前我们学翻译

黑马

     著名翻译理论家、实践家劳陇(许景渊)生前四十年间所发表的几十篇翻译理论论文终于在他身后结集出版了。这本《劳陇翻译理论论文集》的电子稿件编辑成书时我曾经浏览过,但出版后看到成书,发现还不到300页,23万字,还是令我感到有些“薄”,似乎无法用巨制来形容。但因为我在1979年就拜读过他发表的第一篇论文,其间小四十年老师每发表新作我都会拜读,每次去看望他都发现他在书桌前钻研,在写新的翻译理论论文并聆听他用浓重的无锡口音向我介绍新论文的新观点,我的感觉是他写了至少有一百万字了。可结集出版后发现这些就是全部。这从另一方面令我感慨:老师多年埋头研究,可谓皓首穷经,不求数量,而求字字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新散文集《我的文学地图》出版,四川文艺出版社。欢迎读者收藏!  
    杨武能教授和四川文艺出版社命我摭拾拙文,汇入一套翻译家散文丛书出版,实为扶掖鞭策后进之举。听闻领衔本丛书的各位前辈师长的大名,我深感惶恐,更为杨先生和出版方的善举所感动。虽逾知天命之年,但在各位大家面前还是译界晚辈,小心筛选出这些习作,惭愧呈现,见笑大方。

     不才有幸侧身译界学人之列,实有自知之明,完全因为三十年来主要从事劳伦斯作品的翻译和研习,数量上小有成绩而已,实难望各位大家之项背。这还应感谢1977年十年动乱一结束就恢复高考的历史性变革,我得以以高中在校生身份考取大学英语专业从字母开始学英语并在毕业时考取研究生,暴虎冯河,研究当年尚处于半开禁的英国作家劳伦斯的作品,不期成为劳伦斯作品最早的翻译和研究者之一,弱冠之年就开始了一项长达三十年的文学翻译事业,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童话与现实中的世界图书日

黑马

如果说大作家的生日和忌日也扎堆儿,那肯定是不错的。423日是英国文豪莎士比亚的生日和忌日,是西班牙文豪塞万提斯的忌日,是美国作家纳博科夫、法国作家莫里斯·德鲁昂、冰岛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拉克斯内斯等多位文学家的生日。人们说199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将这一天定为世界图书日肯定与此有关。其实这是巧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早在1972年就向全世界发出过走向阅读社会的召唤,在全世界推广阅读,让图书成为人类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到1995年,国际出版商协会在其第二十五届大会上提出世界图书日的设想,而这个方案则是由西班牙政府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交的,定为423日,则是因为这天是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的圣乔治节,节日源自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的一个传说:一位美丽的公主被恶龙困于深山,勇士乔治只身战胜恶龙,解救了公主;公主回赠给乔治的礼物是一本书,后来就有了这个地区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20 21:18)
分类: 书评/序/跋

《魔毯》出版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8 16:23)

 

    有时抱着非文学的目的读小说,似乎是对小说的不公和不恭,但这样的阅读又怎么免得了呢?尤其是读有浓重地域特色的小说更是这样,因为小说有了人物的血肉之躯活动其间,本来是读人物命运的,不期然人物的背景却成了阅读的前景,这种创造性阅读也是读者的自由和福气。

    最近又读起老舍的《四世同堂》,因为早就读过,故事早就稔熟于心,耳畔还回荡着电视剧的主题歌“千里刀光影/仇恨燃九城”,可谓有声有色,甚是享受。这次复习似乎是重点研究其京味特色。可读着读着赶上了清明节,正好读到里面对北平当年的城乡格局的描写,就忘了研读京味儿,想起了北平城外的坟场。这种阅读用老舍先生的话说,也算“迎时当令”吧。有趣的是老舍这个“迎时当令”被美国译者蒲爱德女士翻译成英文也逗,是“according to the seasons”。我又出神儿了,想象当年老舍在美国和蒲爱德合作翻译他的小说,老舍读中文,蒲爱德听完口译成英文,然后与老舍商量,讨论达成一致后蒲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文汇读书周报推出的金斯伯格逝世20周年纪念专稿 ,转帖于此,如引用请核对纸媒版。

http://mp.weixin.qq.com/s/TaNWLRXY1FiYNIoRjwiITg

      

    今年4月5日,是美国著名诗人艾伦·金斯伯格逝世二十周年,本报特刊发这组回忆文章,以为纪念。
  这组回忆金斯伯格1984年行走在河北保定的文章,缘起于作家、翻译家黑马(毕冰宾)日前在网上偶然发现的一张诗人与一位中国青年的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1 20:24)
标签:

文化

诗歌

翻译

情感

分类: 散文/诗歌

“握了一把光”

黑马

 

     在这霏霏细雨、滴水贵如油的北方城市里,开春翻译点劳伦斯诗歌,干涸的心灵感觉润泽了许多,在字里行间我仿佛又看到了那个文艺青年的我,不羁的思绪忽地就飘了很远。谁说翻译是单纯文字的转换?情感的琴弦随时会被译文的手指拨动,诗里诗外就这样应和着一首天然的协奏曲。

     这首《米开朗基罗》似乎是诗人移情米开朗基罗塑像的雕塑师发出的感叹:是谁握了一把光/揉了一个圆球/捏紧它直到捏出美妙的黑色光焰/赋予你黑色的眼睛?/哦,天啊!人们都/透过这道闪光看到你心里面。

     那雕塑师在这尊雕塑中会融入自己对米开朗基罗的想象和热爱,塑造的是他/她的那一个米开朗基罗。但他们无论如何要受到对象外形上的实际制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9 00:10)

春来说花花非花

黑马

     三月的北方莺飞草长,繁花似锦,这个时候不说点花与书,似乎是辜负了这个花季。就忍不住从书架上抽出从英国带回的《英国野花实地指南》(Field Guide to the Wild Flowers of Britain,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英国出版的精装画册,当时标价就8英镑,实景照片配以精美的标本解剖彩图,拉丁文学名与英语俗名并列,详尽描述每一种英国的野花,可以说是自然教科书,也可以说是一本艺术画册,美不胜收。

大老远背这本书回来,就是在英国生活的一年中终日与闲花野草亲近,就想到一册在手,等于把自己喜爱的英国野花全带回国了,可以从此朝夕与之相伴,宛如身临其境。当然也与自己的翻译专业有关,翻译英国文学,经常遇到各种花名,在互联网不发达的年代,只能翻字典,但查字典经常费时费力还不得其解,经常是囫囵吞枣,将字典上很科学的译名抄下来,拗口费解,总感到那些花名跻身我的译文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