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柳营
柳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6,548
  • 关注人气:1,0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请输入标题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心里一撮小火,身体离地半尺,不做蝼蚁,不做神,做个写字的人。
 

短篇小说集《蘑菇好滋味》,http://book.360buy.com/10972566.html

中篇小说集《阁楼》(改编过同名电影)当当网购书地址: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895366&ref=search-1-D

 
长篇《淡如肉色》2010,英特颂出版公司、云南人民出版社(始发《作家》杂志2009年第五期头发)
  2006年,春风出版社,
长篇《树鬼(始发《钟山》杂志2005年春夏长篇小说专号头发)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9157302
 
2004年,作家出版社,小说集《窗口的男人》(入选二十一世纪文学之星丛书)http://search.book.dangdang.com/search.aspx?key=���ڵ�����+��Ӫ&catalog=01&SearchFromTop=1
 
2005年,浙江人民出版社,长篇《梁山伯与祝英台》
 
 
EM,MSN:liuying123@x263.net
 QQ:95615947
 
 
博文

从2009年7月开始到2012年10月,我们几乎日夜都在一起。和你们,你们的爱与恨,你们的忧伤与光亮,丝丝密密,在一起。你们走到了明亮处,成就了你们自己,也同样帮助我成为我。

如今你们要开始自己的旅程。

在深处开花

祝好运!

:真相在深处,不见光,是秘密,是关键,是危险,它往往也具有毁灭性。如果不曾和伤口好好道别,逃避,反而会失去更多。生活和小说一样,像洋葱可以一层层不断剥开下去,我们自己都不确定会在何处停留,一夜间,可能会失去所有。或许,只有再次回到生命的低处,才能有勇气真正出发,直面真相。那时,世界无边无际,深处的空间方可宽阔如海洋。 

长篇小说《我之深处》

《作家》杂志2012年8月刊

作家出版社2013年3月出版



当当网卓越网等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18 22:18)

   

“柳营方式”

汪 

 

  在七零后女作家中,柳营是比较安静的一个,这种安静首先表现在她的文学行为方式上,在这样一个喧嚣的年代,柳营可以算得上单一。她只是在边缘处静静地阅读、思考和写作,几乎没有什么其他的文学动作,除了以她的节奏发表作品外,她是不在意人们忘记她的。其次,这种安静还表现她对自己写作方式的坚持。她不折腾,自然而非刻意地与小潮起潮落的文学大环境保持着距离。算起来,柳营的写作也已经十几年了,但如果从风格上说,今天的柳营与过去的柳营几乎看不出有什么大的变化。她是在不断地前行,但她的进步是她自己的进步,如同一株杨柳,昨日的小苗已经长成大树,但她还是那棵柳树。而不像有些作家,今天那个系列,明天那种文体,如变脸术一样。我不是说后者不好,我只是想强调一下“柳营方式”,她是一种方式,她有她的意义。

如果对柳营与“柳营方式”熟悉的读者是不会对柳营的新作感到惊讶的,他们已经被柳营塑造出了相对稳定的阅读期待。那里有南方气质的意象世界,水气充沛,潮湿粘稠,山水交通,植物丰茂,穿行翻飞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看到自己写的这句话,仍觉得喜欢。这样的女性,在我的文字世界里,如光,照见我的未来:“她是个苗条、白净的老太太,姿容纤巧,举止缓慢,面容慈祥,全身洋溢着善的温暖,既深不可测又简单快乐。经历了那么多苦难,还能在这个世界里,挺起背脊,面有暖意地进入自己构建的世界之中,她因此更能明了生活。她的眉眼间有苦难,也有光芒。”

 

 

 

罪感心理的追问与精神救赎的可能

——评柳营长篇小说《我之深处》

王春林

 

 

     柳营的长篇小说《我之深处》(作家出版社2013年2月版)是一部与社会现实紧密相关但却更具有精神分析意味的长篇小说。在此之前,作家的另外一部长篇小说《淡如肉色》,就以其对于人物精神困境的真切呈现,对于精神救赎可能的昭示而给我留下过较为深刻的印象。这一次阅读《我之深处》,一个突出的感觉是,柳营的小说写作有了长足的思想艺术进步,业已踏上了一个新台阶。小说采用的依然是柳营所惯用的第一人称叙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青年文学》——少作自珍

弋舟

  《夜都是黑的》写于2006年。8年过去,依旧是柳营所爱。
  这个六千多字的短篇,有种极为奇特的张力。它几乎是繁复的,某些段落极尽铺陈之能事,人物那些曲折的体味,诉诸文字,毋宁说,是小说家柳营自己的语式;但是,它又异常简约,这除了是拜小说家在结构上熟练的控制所赐,更有种你无法捕捉的内在秩序,它大象无形,毋宁说,是万物次第轮回的自在的语式。
  柳荫信因果。这令她能够去做一个小说家——小说从来都有逻辑自洽的要求,而因果,或可被看做宇宙最大的那个逻辑。柳营又懂无常。这令她能够去做一个优秀的小说家——在某个更为宏大的“规定”之下,人之命运却在任何一个局部的夜晚无可转圜地无常着,由之,写就好的小说,便成为了可能。
  同时,柳营信任时间,如果这个短篇之中,没有了人之暮年这样的一个背景,力量必定减半。引我琢磨的是——为什么大多数才华横溢的小说家,都会在年轻的时候,便已经举目眺望垂暮时刻。答案其实毋庸说明。因为时间从来就是小说这门艺术最不可或缺的一枚利器。在我的想象中,小说家这个行当的某位先祖,第一次开口,一定便做如是说:从前……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3-09-22 17:47)

 

 

中国观网价值观访谈第十六期

本期嘉宾:柳营 访谈时间:2013-09-22

中国观网网友 向 柳营 提问:柳姐姐,最近有什么新作品和写作计划?

柳营

花了三年时间完成了新长篇《我之深处》,小说在《作家》杂志发表,被《长篇小说选刊》选载,刚由中国作家出版社出版。

接下来会写一系列的短篇,以当下中年妇女的精神困惑、中年妇女在社会群体中的个体存在感的为题材。

 

中国观网网友 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16 16:3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13 23:56)
本月十五号,周日下午三点,体育场529号晓风书屋,聊长篇小说<我之深处>,嘉宾:杭州师范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院院长、文学评论家夏烈, 中国美院国画教授王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龙游汤圆》

 

 

A.

方向

 

  无论何时,沿着我的记忆向往昔追寻,在一条叫灵山之江的彼岸,呈现出一幅遥远夏日的风景。它就像是从自家窗口望出去的后院景象,一直如幕布般自然地垂挂在那儿。

  通四桥上烙刻着我的脚印,河面上有两岸房屋和树木的倒影,这些影子的轮廓在黄昏之中几近模糊,浅淡的光影交错摇曳,尤如旧胶片的再呈现。光与影组成的绚丽之花,以及我多年前走在通四桥上的背影,被时光过滤过之后,深深沉淀在我的记忆底部。

  它每每唤醒我的各种回忆,就如指尖按下相机的快门,瞬间便可让往事悄然苏醒。

 

  B. 

白桃

  

   一九八零年,在金星师范学院门口遇见到那道亮光,是我接到入取通知书后被吸引的第一道光。

    接到入取通知书,吃了奶奶做的加了鸡蛋的面条,两个人默默上茶山。一头牛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我吓得转身就跑,鞋子踢到路上的石头,石头飞溅到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在梦里度过的时间,占据了我的大半生。事实上,我的黑夜即是白天的副本,我夜夜为自己建造故事的宫殿。那里没有时空,没有重量,没有身份感,故事与故事重叠,这里那里,毫无障碍地穿梭。

  和梦在一起,使我更好的成为我自己。黎明时分醒来,故事还挂在枕边,我能清晰地记得它们的形状,它们像露珠般闪闪发光。窗外的声音和光开始变得喧杂,屋里有一堆事情等着去做,梦的痕迹开始消失,露珠会被现实之光照耀且蒸发,直到像消逝的星星。我在它消失之前,抓起笔,抓住它们的影子,将它们留在纸上。

  时光最不可信,一晃,走不动路的某个黄昏就会来临。躺在沙发上,可以翻开,阅读,与梦中的自己重逢。所以,我很愿意替自己收集些梦里真实的发生过的故事,写下即存在。对我而言,梦与现实同一。

 

8月12号

 

  镜头1:

   我去找一个人,具体找谁也不清楚。

   半山腰有座瓦房,房前有院子,院角开了几丛艳艳的鸡冠花。我想,他应该住在这里。

   上去敲门。门应声而开,他拿了钓鱼杆:知道你要来,去山后的湖里钓几条鱼,你就在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年前。下午五点,看完了柳营的长篇初稿,是在电脑上看的。房间里拉上了一层浅灰的窗帘薄纱,慢慢地,光线暗下来了。起身,拉开了窗帘,继续。
看完最后一个字时,很想打个电话给她,忽而又一想,也不知要说些什么呀,只说,我看完了你的小说。

每一个个体的人,真是充满了神秘之处,和她的小说一样,虽是亲密的朋友,但因为不是从发小时就熟悉的,有那么多年的从童年到青年的空白横亘在前,依然会惊讶,这样一部小说,会出自此女的笔下。

一定有什么东西,压在她身上很久了,必需倒出来,到她的气酝酿得足够充裕时,便开始提笔编一个故事,依然离不开她的水与土。

女性的认知世界,从童年开始。一个人的故乡,从小成长的环境,青春期,乡村或县城的水土,弥漫着命运感的身世,童年玩伴,漫长的成长隧道的不灭的记忆碎片,这些东西,或许一直在缠绕对生命和命运都极度敏感的她,与她当下在杭州的优裕生活,时而灿烂时而任性的嬉笑似乎无关,但是它们一直存在,她的写作一直未曾离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