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古清生
古清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9,725
  • 关注人气:1,2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古清生茶庄

古清生茶庄

专售神农架古清生茶园的生态茶

韩浩月

通州食帮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公告
……太阳,我们唯一的蛋糕!
古清生书友会qq群:51720085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古清生美食
暂无内容
http://cbzg.blog
博文
(2017-12-11 19:59)
标签:

旅游

文化

        


   

                                             古清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5 12:37)
标签:

文化

旅游

                   

                                               古清生

 


大戴礼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5 01:01)
标签:

文化

旅游

                 


                                          古清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一次登陆神农架森林,已有十二年了,时光像云朵飘散又聚拢,我被它洗礼。十二年前的那个夏末秋初,神农顶至辽望塔的高山草甸上,大片大片的箭竹枯干,却斜挺着。也有一群巴山冷杉干枯,残留若干粗枝,树皮尽数脱去,呈黑色的树杆,直指云天。站在这里,心隐隐生发出与时间相关的沧桑感。

在黎明或黄昏,走进高山草甸,与我在西藏雅鲁藏布江乘船去桑耶寺所见景观近似。弧状漫坡上大片大片的台草,间有一株小树,或者丛生一片小树。在阴坡上,还有高大的冷杉林。野羚羊偶尔穿越小树林,站在草甸中独立的裸岩上。

那种孤独而辽远的心境,拂过高山上的凉风,大朵大朵的云团,悬在蓝天上。朝霞或残阳映照,勾勒出一道金边。我的宁静的心情,凝露般晶亮的冷,最容易与傍晚的一弯银月交融。

依稀记得,那时候我用一款柯达的数码相机,画面拍得挺呆板,心里一直固执地认为,一个作家需要用文字来纪录个人的视觉、听觉和触觉,图片只是暂时的纪录,不是终极作品。的确,那大片大片枯死呈灰白色斜立的箭竹,孤立或三两并立的枯死的冷杉,它们给我大森林生机勃勃景象的对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9 07:01)
标签:

杂谈

 

      第一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小哈有种神性。在又冷又黑的冬天里,我最需要狗的时候,它都回家了。印象特别深的两次,一次是一个酒鬼,笔立地靠着院子的铁门站着,小哈和大哈狂吠一个多小时,直到我觉得它们吠得不同往常,出去用强光手电照射,发现酒鬼。另一次村里的狗全叫,狂吠一夜,这是传说中逝者的灵魂在村中游荡,山民称收脚板。或许还有一些日子小哈回来,我没有太注意。

小哈从我的驾驶室跳出去逃走以后,我询问做事的茶工要不要将小哈拴起来。茶工说不用,大家都喜欢它,它又不偷嘴,现在没有人会打它。此言给了我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时间在流逝。时间流逝了么?时间固化为岩石,坚定地立成大山,或躺在河床上。神农架的诸多条河床,皆能找到前寒武纪的叠层石,它们由蓝藻或绿藻钙化为石,在古生物学界,称生命遗迹化石,前寒武纪的标本。从事地质的人,都能在岩石中找到过去的年代,那些固化的时间,比如四纪冰川的南沱冰碛岩,它是四纪冰河期的物质见证。

我在石槽河居住的时候,每天涉河去茶园,写作了《觅石》一文纪录这条河。我现在的红坪野马河,亦是地质年代的岩石博物馆。小黄狗朴俊杰跟我一起见证了石槽河,可是现在没有办法带着小哈去野马河。第四纪是人类的一个纪,地球进入灵长类人科动物的繁盛期。第四纪冰河,欧洲阿尔扦斯山山岳冰川有五次扩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冬末一场大雪,几天的阳光又将雪烤融了。下大雪的这个早晨驾车去松柏镇,神农架林区的首府。这是一个高山森林中的袖珍小城,我称它为森林明珠。十年前头一次进入神农架,便在此小居。未想十年后,我拉着一车自己加工的茶叶、腊肠和蜂蜜去松柏镇发货。并且参加商务局的会议,受到官方正式的嘉奖表彰。一个写作人缓缓地转身,做了神农架森林中的农民。我的梦想不再是文豪,平日在森林里,只希望能推出自己的系列生态产品。也许,现在的选择比做文豪的目标还要遥远。

出门的时候,小哈不在家,给大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小哈喜欢穿越山林。它在乡村马路上行走的身影,散漫和迟疑,走走停停,不时侧身嗅嗅路边的草丛,或抬头遥望河那边的山梁。有时卧在路边的草丛上,见摩托车疾速驰来,它便跃起箭般的追赶一段,然后回到原位趴着。小哈追摩托车这种行为,普遍存在于神农架的中华田园犬当中,不论它是白狗还是黄狗。汽车来了却不一样,有时候它们躺在乡村马路中间,汽车鸣笛也不让路,当汽车为无物。只有穿越山林,小哈的身影才是一道白光闪过,踏踩冬天的枯草与落叶,摧枯拉朽之势,所到之处松鼠攀崖,野兔突奔,鸟雀纷飞。

小哈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小哈出走未归,渐成常态。我一直考虑再度将它拴起,并且想象小哈再度被拴起来的感受,它会很愤怒、痛苦、烦燥和沮丧。小哈还可能会挣扎好几天,直到发现挣扎是徒劳的为止。脑海里闪现过小哈挣扎的画面,在每次见到小哈时,又不忍下决心。其中包括与大哈拴在一起,大哈会不时欺侮小哈。

由于小哈的出走,看门守院的工作一直由大哈忠实地承担,内心里面对大哈抱有歉意,应该也给大哈一些自由。可是,大哈获得自由的情况完全可以预想,它狂奔无羁,或不再归院。大哈的性格较之小哈狂放得多。比如,大哈喜欢游泳,去到茶园的水塘毫不犹豫跳下去,奋力划水。小哈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