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书蠹精
书蠹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3,822
  • 关注人气:81,7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图书馆员、音乐爱好者、翻译爱好者
搜博主文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青联委员的博客

郭秋林

说唱艺术家

郭蓉

歌手

黄胜友

企业家/诗人/摄影家

金士焯

画家

刘世锋

作家

宋英杰

天气预报主持人

赵聪

琵琶演奏家

周维

二胡演奏家

朱虹子

文化媒体人

图片播放器
博文
最近,初中(上海市新成中学)同学聚会,庆祝他们高中毕业35周年(我初中毕业后就离开了这个学校),又听说音乐老师张海阳先生卧床不起,于是乐队同学们开始回忆当时的情形,写了不少文字,特转载于此。这篇是长号手杨晓军写的回忆。
  我拍过电影(新闻记录片),我们的乐队拍过电影——现在想想,如果没有乐队,如果没有张老师,我怎么可能会拍过电影呢!
  那年,新闻记录片厂来我们学校,说是给乐队拍电影(对外交流用),这让张老师着实兴奋了好几天或者好几个礼拜吧。为此,我们提前几天开始排练,期盼拍电影的那天快快到来;张老师把老队员也叫了回来帮忙,组成了一个三管制管乐队。
  拍乐队排练场面时,我记得队员们坐在阶梯教室内;木管手、铜管手分成三排坐在阶梯上,看上去乐队排列高低错落有致、队伍阵容整齐划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初中(上海市新成中学)同学聚会,庆祝他们高中毕业35周年(我初中毕业后就离开了这个学校),又听说音乐老师张海阳先生卧床不起,于是乐队同学们开始回忆当时的情形,写了不少文字,特转载于此。这篇是长号手杨晓军写的回忆。
  在大饼三分钱一个、棒冰四分钱一支的年代里,能领到三元钱的演出津贴,那可是不小的一笔收入了。记得那个年代,加半级工资也就是三、四元钱。
  演出发津贴,只有去市青年宫演出才有发的。我们乐队隔三差五地去市青年宫演出,八趟、十趟演出下来,积少存多,我们就可以领一笔两、三元的津贴费啦。至于去工厂、里弄演出,有没有津贴我不记得了;即便工厂、里弄没给我们津贴,可人家一样好吃好喝地招待我们。那时候,浦江游览才开了没几年,我们自己跑去跟人家商量要上船上演出。人家当然欢迎我们去演出,不过人家说:你们来演出我们无法不给费用的噢。我们回答说我们不要费用(其实我们心里想的是要免费坐船游览观光浦江风景),于是两家一拍即合——他们给我们安排两天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初中(上海市新成中学)同学聚会,庆祝他们高中毕业35周年(我初中毕业后就离开了这个学校),又听说音乐老师张海阳先生卧床不起,于是乐队同学们开始回忆当时的情形,写了不少文字,特转载于此。这篇是长号手杨晓军写的回忆。

  这张照片是粉碎四人帮以后拍的,记得是学校隔壁汽车二场扎得彩车,我们乐队坐彩车去外滩游行的那一次;下午游行回来后,张老师让全体乐队队员依旧坐在彩车上,拍下这张珍贵的集体照(照片分别是毛主席和华国锋主席的标准像)。
  七五、七六年是一个风云诡谲的年代,前面还一个劲地批林批孔、反击右倾翻案风,后面却一举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国家图书馆文津雅集,今天是花腔女高音陈小朵出场,以《卡门》中的“哈巴涅拉”开始。
讲座前见到美女和他的老师,到门口了,再忙也必须要见一下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初中(上海市新成中学)同学聚会,庆祝他们高中毕业35周年(我初中毕业后就离开了这个学校),又听说音乐老师张海阳先生卧床不起,于是乐队同学们开始回忆当时的情形,写了不少文字,特转载于此。这篇是长号手杨晓军写的回忆。
  张老师不仅添置乐器,还要指挥乐队排练、演出,还要挑选曲目并做配器。社员挑河泥就是一个经典四重奏曲(组),由一支小号、两支圆号和一支长号组成(长号手由我担当)。社员挑河泥原来是一首喜闻乐见的群众歌曲,反映农民挑河时泥热火朝天的竞赛场景。
  四重奏开始,张老师给安排一个引子,由小号独奏,好象队长给社员们发出号令——我们出工挑河泥去了咯!接下来由两支圆号吹奏出劳动节奏(号子),好象社员们跟随队长的号令齐声哼唱。引子和号子铺垫完毕后,由长号吹奏出雄壮主题(劳动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初中(上海市新成中学)同学聚会,庆祝他们高中毕业35周年(我初中毕业后就离开了这个学校),又听说音乐老师张海阳先生卧床不起,于是乐队同学们开始回忆当时的情形,写了不少文字,特转载于此。这篇是长号手杨晓军写的回忆。
  阿屠是小提琴手,张老师的宝贝。这是因为阿屠提琴实在是拉的好,当时在乐队里几乎没有人能出其左右。大我们几届的首席学哥在听完阿屠拉过一曲后没吭一声。学哥毕业离开乐队后,阿屠理所当然地挑起乐队大梁,担任起乐队首席兼独奏演员。
  记得刚进乐队的时候,我跟阿屠很要好。他拉琴练习的时候,我常常会默不出声陪伴一旁,听他拉琴。可到了玩的时候,阿屠一样很调皮。那个时候,我学吹长号。有一次,阿屠想吹一下长号,他非要拿我的长号去吹;我不愿意,因为他吹过我的号嘴后,我再继续吹,我嘴巴上会生疮。我们两个你争我夺,一不小心,号嘴掉在地上,当场就把那个铜号嘴给摔成两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初中(上海市新成中学)同学聚会,庆祝他们高中毕业35周年(我初中毕业后就离开了这个学校),又听说音乐老师张海阳先生卧床不起,于是乐队同学们开始回忆当时的情形,写了不少文字,特转载于此。这篇是长号手杨晓军写的回忆。
  昨天提到那支长号是铜喇叭,进乐队时配给我的。刚进乐队,我年纪小,谁都可以拿我长号吹着玩;时间久了,长号的拉管越来越不灵活,影响到练习、排练和演出,我期待着有一天我也能吹上低音管(低音管是长号组中最新、最棒的一支)。
  低音拉管学哥参军走了,论资排辈低音拉管给了另一位学哥。张老师从库存中翻出一支银拉管给我,安慰我说银拉管音色更好。我吹银喇叭(高音部),成了长号组第一长号。据说乐队刚成立的时候,缺乏乐器,张老师跑去淮国旧淘旧乐器,淘来长号、小号、扁号、运福来(中音号)、巴来桶(大号)、黑管以及萨克司管,库存还真不少哎。淘来的乐器修理一番便分配给队员们使用;有些乐器太破旧,实在无法使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下午,中国音乐学院作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高为杰作为特邀嘉宾在国家图书馆举办“音乐创作——情与理的博弈”主题公益讲座。早就知道这个消息,一直预留了时间,果然星期日下午没有其他临时事情,就去听了两个小时。

高教授认为,作曲是量化的钟与不可量化的云之间的结合,理性与感性之间的矛盾和伙伴,神形兼备。感情冲动的时候是不可能作曲的。需要自由的抒发,也需要严格的控制,两者之间的反复回旋和较量。诗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天上午开会前浏览了新收到的人民邮电出版社出版、图灵公司制作的新书《证明达尔文:进化和生物创造性的一个数学理论》,这本翻译小书一下子吸引住了我。作者认为,生命作为不断进化的软件,软件会不断突变,导致进化;还提到社会达尔文主义等创造性政治学的解释。书中特别介绍了美国桑塔费(圣菲)研究所的复杂性理论,我立刻想起了我的博士导师陈禹教授,他是第一个去圣菲研究所的中国人,十几个人的小飞机,到了机场旅客散去后竟然空无一人,独自拖着行李箱步行,各种经历直到9个小时以后才到旅馆。从此复杂性理论被介绍到中国。
作者在英文版前言里提到,本书实际上是一门名为“元生物学:生命是不断进化的软件”的课程,该课程是在2011年4月至6月间在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UFRJ)讲授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收到意大利同行的来信,6月19日,意大利全国评估机构(ANVUR)将《意大利图情学刊》(JLIS) (http://www.jlis.it) 评为一级学刊。本人是该刊编委:
也在该刊发表过一篇文章:
欢迎大家关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