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恭小兵
恭小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8,526
  • 关注人气:7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往事干他娘
暂无内容
我从山中来
暂无内容
带着兰花指
暂无内容
卖艺不卖身
暂无内容
总是不销魂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一千年以前,佛祖对着掌心里的谢霆锋说,你看到的,得到和失去的,人世间的爱实在太渺小,搞活大唐的互联网经济,提高长安房价才是大爱。见霆锋面露难色,高冷的佛祖坏笑道,你小子,不服黎天王和冰冰玩马震就直说,此去西天十万八千里,山高路远,为师我早就给你配好宝马了,徒儿你瞧——

霆锋顺着佛祖的兰花指望去,莽莽荒漠的尽头,一匹蔡卓妍果然徜徉在落日的余晖里,金蝉子一口鲜血喷出,模糊了如来的掌纹:握草泥马!师父你把老子的马子变成了马……

一千年以后,英国影片《远离尘嚣》里,英格兰女神出现在微软的壁纸上纵马驰骋,路过树林时,导演安排她丢失掉一条围巾,一分钟不到,果然被领先出场的傻×农场主捡到,那傻×傻得跟真的似的深情凝视女神道:我有100亩土地200只羊,两年后还能给你买一架钢琴,然后你给我专心生孩子……

从《远离尘嚣》的情境设置,让我们能够领教到十八世界英国人的自我感觉有多良好:剧中女神貌似有个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部好电影,不在于它能教你怎样行事,如何做人,如何在电影的精髓里获取到发财的窍门,成功的秘籍,那是成功学和总裁班讲师应该具备的职能。电影是快消品,剧本是原材料,演员是调料,导演是厨师。面对已经端来的这道菜,观众要么哭,要么笑,要么烦躁,要么睡觉。

 

七号房的礼物: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韩国电影,历来颇多争议。连美人、绿椅子、密爱那样的色情片都能拍得动人心弦,美轮美奂,让我们原本可以邪恶起来的东西,不由自主地纯净起来。为此我咨询过多名资深撸男,都说服了,韩国电影看多了,容易沦为佛教信徒,尘世苍茫,月明星稀,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二战后,在美国人的熏陶下,大韩民族的爱美之癖莫名崛起,心气之高扬,阵容之齐整,宇内少见。反映在影视剧领域,剧情设计之精巧,后期制作之完美,严丝合缝,酌古斟今。时至今日,他们的老师美国人早已甘拜下风,他们的祖师中国人更是望其项背。难怪后来三八线以北、劳动党辖区内他们的袍泽,尤其新闻图片,出镜必恸,被南韩同胞美得,太激动,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就是我的书

 
这本书是以书信的形式,跟所有人和谈,就时代潮流而言,有点out,这样说有点无奈,但又必须说清楚,打个比方,就好比一场牌局里我抓了一手烂牌,打不下去了,但又必须给对家有个交代,于是有了这本书。我原本写了50多封,但收录到本书的只有36封,或许年岁也是一封来不及寄出的信,人到中年,一并寄达,同这个世界和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小舅是怀宁老汪家硕果仅存的男丁,去时八十六,一三年的事了,今若健在,正好九十。那年表姐来电说小舅去世时,我没有太多悲伤,毕竟也到了撒手西去的年纪。

作为小舅唯一的外甥,其实我当时很想请假回皖南参加葬礼,后来想了想,不大现实,彼时我在是别人手下打工,正负责一个不大不小的项目,关键时刻,我若临时掉链子,老板肯定不愉快。就打电话叫老婆孩子去了。

董桥说过,谋生过分艰辛跟生活过分安逸的人一样,不太可能写出过分成功的作品。董这话谈的文人及文章,实际做人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印象中有个很深的事,有年寒假,我忽然想出去走走,太平太小,小得像是太平公主之胸。正好有哥们要去泾县一个名叫万村的地方公干,问我可愿同行,我问去干吗,他说去买骰子说实话当时我就惊了。我晓得他买骰子想干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28 16:00)
标签:

杂谈


多年前我县南郊出了两位爷,一位叫哈爷,另一位叫崴爷,都是寡婚头(我县土话,就是光棍的意思),哈爷先天残疾,双目失明。崴爷四肢健全,油头粉面。崴爷主业推牌九,业余帮别家做零工。哈爷主攻各种地窖,闲暇给山野小儿讲古文,两位爷平时都是出门一把锁,进门一盏灯,尤其哈爷,晚上回家,连灯都免了。


老年二母舅经常提到两位爷,身处那个动辄有人全身浮肿,一头栽倒就此长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八十年代中叶,我县繁华当属新街。彼时老街已呈暮气,人气渐弱。新铺的水泥马路气势不凡。清晨上街的乡下人,踏上新马路,都知把脚跺跺,以免粘在鞋帮鞋底的泥巴砂砾,影响市容。当时的十字型新街,横街行商,纵街主政。出县政府大院后门,便是法院公安局,再之后,乃是关押坏人的场所。

  

学前,我对纵街的印象不深。实际上不唯独我的印象不深,彼时乡下人,对纵街大多能绕则绕,生怕有个闪失,惊动了纵街办公的县官老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25 21:08)
标签:

杂谈

大舅是近代老汪家最具传奇色彩的男丁,少年英雄,晚景黯淡。命途之诡异,几近绝响。用大表哥的话说,大舅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管过数不清的猛人,搂过数不清的大洋,与队伍反目后占山为王,更换过几任压寨夫人,这相当于我还有过一批数目不详的山寨舅妈,但我后来亲眼所见的嫡亲舅妈,却是桐城青草塥的一个小脚老太太。

 

 

据大表哥说,大舅投奔队伍当日,便被首长破格录用。原因是大舅身手敏捷,仪表不凡,且念过两年私塾,能断文识字,当时的队伍急需这类文不能文武不能武的洋五土鳖,以至于大舅在队伍上不到半年,就已在首长身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太平新县城(甘棠镇)南郊,原先有个很小的村庄,当时有十来户人家,但八成都是外来户,有浙江的,庐江的,枞阳的,怀宁的,也有两三户本地人,如果航拍,这个村庄呈∪字型,依傍在一个不知名的山包脚下,如果不是因为一条山间小路将整座土山一刀切开,村庄有可能会发展壮大为一个蛋。

 

 

我家当时既算外来户,又有点土著人的架势。因我父亲年幼时,就已落户太平老县城,精通枞阳、太平两地方言,算是半个太平土著,半个江北大爷。但我母亲属于外来户,当年的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