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高海涛
高海涛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0,833
  • 关注人气:7,9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是什么
      地大:一切坚硬的东西,如皮肉、骨骼。
      火大:一切暖性的东西,如维持身体正常活动的温度、能量。
      水大:一切液态的东西,如血液、汗液等体液。
      风大:一切动性的东西,如呼吸系统中流通的空气。
      空大:一切无碍的东西,如身体的气色、活力。
      识大:一切诸法的了别特性,如人的思维意识。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2016雁鸣湖金秋笔会作者:杨晓敏
                         2016雁鸣湖金秋笔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沧州散文十家点评之六

以独特视角整合文化碎片

一一读吴思妤散文

高海涛

  当一名记者对文学有自己独到的思维方式与叙述方式时,其写下的散文便没有人来与她争夺视角。吴思妤就是这样一位写作者,如果非从记者与散文家两个名称里选择其一,我会不加思考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沧州散文十家点评之五

与优秀的人心领神会

  ——读苗笑阳散文

高海涛

  人的生命被各种外在力量左右着。自然的,像太阳月亮山川,风雨雷,植物发芽;人文的,如高铁高速桥梁,柴米盐,蔬菜入篮。除此种种,还有无数非具体的力量。正能量,让人愉快一生,负能量使人痛不欲生。

  仓颉造字,鬼神哭泣。《淮南子》里这一传说大概是,人类用文字记录探索到的一切,鬼怪渐渐失去捉弄人类的能力,自然要伤心了,可见文字的力量。文字是介于具体与非具体之间的一种力量。说它具体,方方正正地印在书上,异态万状地写在纸上,不认字的看到会眼晕。说它不具体,文字组合成的文学更具力量。

  时间前行,格局裂变,人与世界,人与科学,人与人关系时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沧州散文十家点评之四

精神层面上新孝经

  ——读南虎员散文

高海涛

  读南虎员散文,只是看与回味是不够的。他的散文先是用来感悟,而后创造性地融入各自世界的。说这些散文是精神层面的新孝经,并不为过。

  不难看出,南虎员所寻找到的现代人灵魂立足点,不是别的,仍为亲情。但他的这种亲情,是人们物质丰富后,升了级的精神亲情。比如老伴之间,“对与错、繁与简都已变得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场面,这个过程,在父亲和母亲后半生的叙述中,已成为一个永远的风景。”比如子女与父母之间,“孝心不是给父母一处豪宅,也不是给父母一辆香车,也许,他只是一声电话的响铃,只是近在咫尺的一个口信,只是靠在身边的一个依偎。”在南虎员这里,解决了亲情的本质难题,这是最大的文学意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沧州散文十家点评之三

心灵重建初心不变

——读苏心散文

高海涛

  读苏心散文,会想到时下那个叫“供给侧”的热词。在社会快速裂变与重建中,人的心灵如何跟进并重建,这在苏心微信公号里均能找到答案。

  在说《肯善终的人,总会被这世界温柔相待》时,苏心讲的是自己与老公经历的两个故事。我遇到的美发师G,开始给人打工,后来自己开了店。社会多了一家理发店,便是改变了,重建了。G的心灵又是如何重建的呢,不在老店挖顾客。原来的老板觉得他厚道,就把很多美发用品进货的渠道都告诉了G,让他省了不少周折和资金。而老公遇到的干洗店老板呢,宰不知情的人,高价洗衣,只有关门大吉。当其再开新店时,“从来对人和颜悦色的老公,一脸厌烦,只默默说了句‘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而《每晚临睡前,问问自己和早上有什么不同》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沧州散文十家点评之二

边缘植物亦葳蕤

  ——读王福利散文

高海涛​

   品味王福利散文,总感觉被一双无形之手拉进了幻境。在那里,开始还能看到他正漫不经心地扫视着乡村大地,像一架摄影机。等看了一眼镜头,再回过头来,他便虚化了,模糊成银幕,镜头随之变成一束光,投射到上面。这样一来,他已剪辑好了的电影,我们也不会去注意有什么已被排除在外。当然就不会意识到他的选择不是随机扫描,而是精挑细选,每一个细节,都被边缘植物这道中选之光定格。

  也就是说,王福利操纵散文时,总能保持一种不感情用事的沉稳,像秋天的树叶,知道何时由枝上抽身而去。就连散文里充斥的人的身影,也被王福利淡化而去了。“两辆自行车支在田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沧州散文十家点评之一

种在时间的土壤里

——读史丽娜散文

高海涛

  之所以“游记散文”不好写,是因为门槛太低,一不小心就写成“到此一游”的表面文章。要想写好“游记散文”,不但要有学养的积累和思想的高度,还要有准确的语言和开放的胸襟。有人说过,一旦意识被束缚住,太阳底下就没有什么新的东西。

  城市,越来越成为散文创作者关怀的对象。城市这个各色人等聚集的地方,在人文上最具集中性、透视性、复杂性。史丽娜散文里注入了自己的情感,自己的思考,还有城市的性格与时间。在史丽娜这里,城市不是建筑规模,更不是人口多么众多,而是这个地界能容纳多少人文情神。比如,那个叫桃花界的小山村,有着一个庞大的城市生命机体,不说她是山西省与河北省的界村,仅那么一接触,就会感觉到她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04 16:58)

十里香酒城 | 小小说

高海涛

       伴着高层住宅低商的层出不穷,狮城的茶馆多了,咖啡厅多了,快餐店多了,酒馆饭店也多了。

       商家多了,市民却不多,只有从各家各户的餐桌上往外拉。拉得动拉不动,只能看商家老板的气力了。这个气力可不是力气,那是一个气场,说白了就是老板的智慧。十里香酒城的老板那是一位世外高人。究竟高到什么程度?这么说吧,高到没人见过老板的样子,是男是女,是老是少,谁也不知道。

       不只高,还奇。十里香酒城不开在城区繁华地段,偏偏廉价租下了郊区一个废弃的工厂。这个工厂曾红极一时,坐落运河的臂弯里,三面环岸,一面对着一个偌大的南湖。有人说,这里是狮城的风水宝地。极目十里,竟看不到一户人家。有个曾经爬上烟囱尖的人说,站在上面能看泊头十里香酒厂,也是运河的臂弯里。就像一个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02 13:38)
标签:

剧团

评剧

文化

分类: 报告文学

戏 

——现代评剧《紫花丁》背后故事

高海涛   高  策   张卫红

1

  羊年岁尾。一部根据“沧州好人”、全国“道德模范”、青县金牛镇养老院院长周汝珍事迹创作的大型现代评剧《紫花丁》在沧州大剧院公演后,迅速踏上全市各乡镇巡演的“长征”之路。同样,《紫花丁》是宣言书、是宣传队、是播种机,每到一个地方,就会产生耙地犁田的轰动,播下大爱的种子。一首“紫花丁、顶紫花,大洼地里把根扎,苦是别样味,香自心里发”的主歌唱遍沧州大地。

  周汝珍的扮演者就是沧州小凤霞评剧团团长、评剧大师新派创始人新凤霞的关门弟子咸红杰。婆婆的扮演者是新凤霞的弟子、首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谷文月。这部大剧填补了沧州戏曲史和舞台史上的一项空白。

  剧幕开启,电闪雷鸣,天降大雨,养老院房屋漏雨一幕,让沧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刘玉峰想到共工怒撞不周山的神话。闭幕那一刻,他深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