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荻花涟漪
荻花涟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42,266
  • 关注人气:5,7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新浪微博
留言
加载中…
博客圈子
暂无内容
博中蜜友

丹阳爱乳坊

组织生活

叶丹阳

爱的使者

宁馨儿

第一才女

冬日雪花

心灵之友

luanna

花香常漫

淑端

快乐天使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闲言碎语
与医生的对话

记得2004年12月中旬,那年的第一场雪,我走在冰雪路面上不慎跌倒,摔碎左膝外侧半月板,10天后手术切除。术后躺了三个月慢慢恢复,复查时医生说:“你这半月板,天生盘状,容易受伤,得省着用省着用啊,从现在起你不要负重,不要走太多路,不要爬楼梯、更不能爬山......顶多可以游泳,不然你的腿会有瘫痪的危险。”

在那之后的半年中,我严格遵照医嘱,几乎什么也不做,仿佛就在等着瘫在床上时光的来临,甚至走路也是一瘸一瘸的。后来我突然醒悟,干嘛要这样啊,与其那么等着瘫在床上,不如我该干啥干啥,最后如果真的瘫了,我就躺在床上看我以前拍的照片、写的文字、交往的朋友,幸福地回忆。

于是我站在镜子前,练习用正常的姿势走路,接下来,我工作出差、走步运动、种花做美食、旅行拍照、写字分享......反正想干啥就干啥,一晃,时间过去了近15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闲言碎语
晨起,天上飘着细雨,听阳台四周噼里啪啦的水滴,知道又到了楼上邻居们的空调尽情排水的季节。已经有4年不敢在阳台种花了,做好的木栏格子也一直空在那里,去年秋天跟物业经理交涉过,答应帮忙处理,以为今年情况会有所改观 。

 

已经定了两棵大型藤月在路上,幻想着明年就能爬满木格子,还商量二爸帮忙浇水养护,看来又得放弃。想到放弃又心有不甘,录了小视频放到小区的微信群里,去物业又说明了一下情况,工作人员也来看过,这么一折腾,心情灰暗起来......

 

到了花房,看到沒几天就蹭蹭冒出來的爬山虎,看着它们的小腳和嫩綠的叶子,想起叶圣陶老先生的那篇散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积攒记忆
种不S的月—麻吉婶婶

三周前手里拎着刚收到的植物,乐呵呵地,走在修地铁弄得乱七八糟的路边上,一个不小心狠狠地摔了个大马趴,起来蒙头转向的,先赶紧看看植物,没摔坏放心了,再活动下胳膊腿儿,没啥问题,走去花房拆了包装整理好植物,又去走了3公里步(因为风大没多走)。

摔后的第一周没啥反应,该干啥干啥;第二周蹲起受限,也没太当回事儿;第三周就惨了,不光蹲起困难,走路也瘸了。赶紧去医院,住院检查核磁结果双膝半月板损伤,右膝严重,右膝外侧半月板三度撕裂、右腿外付韧带受损,大夫建议手术,关节镜修复外侧半月板,说这样一个月之后基本能恢复,恢复后韧带的损伤也能改善。

我综合自己的情况,跟大夫商定暂时还是保守治疗,如果半年后情况没有改善再说,大夫尊重我的意见,说先扎4次针(每周一次)可以缓解疼痛,便于恢复,我也寄希望能在药物的帮助下自行修复。

于是昨天早上8:37分在右膝的关节上扎了第一针(本来是双膝都要扎的,扎了右膝后晕针饶了左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

十年

分享

美好

分类: 积攒记忆

写博客这件事我已经坚持了十年,由于我从1986开始就趴在电脑上工作,再加上写博客之后业余时间也都是与电脑为伍,我的颈椎出了问题,脖子一晃颈部就嘎吱嘎吱地响,整个背部也一直不舒服,无奈去年只得减少用电脑的时间,博客也没有更新多少,再加上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使用微信,我也慢慢地习惯了用微信来记录一些日常的事情。临近退休,今年重新调整了生活--主要是看花与拍花,于是又开始用博客记录每天拍到的花儿做备忘。
去年年末,有机会跟鱼头参加了中科院一个植物科考小组在广西和贵州的活动,那次活动之后我才发现那些热带亚热带植物太迷人了,尽管有些以前自己养过看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现在正是春石斛发力的时节,形态各异的花儿竞相绽放,今天拍的这几种石斛的花形比较相似(从我这个非专业人的眼光来看)这些石斛都是原生种,它们的鲜花可以用来泡茶(干燥处理后在不同的季节都可以用)),也可以生嚼,嚼后嘴里会有淡淡的苦味。石斛本身都是可以入药的,所以它们的花儿都有淡淡的药香,闻起来很柔和。

黄喉石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线叶唇柱苣苔的原生状态,生长在喀斯特地貌石灰岩的峭壁上,几乎就是在完全没有泥土的石缝中生存,春天会照样开出一串串粉色的小花。今天去山里时,它们已经过了盛花期,长了很多种荚,但还能看到一些盛开的小花儿。可惜没有长焦,要不能拍到最后悬崖上面还有很多丛花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兰科植物中有个石豆兰属,据说那真是一个奇特的兰科植物属,该属的兰花,有像眼镜蛇的,有像蜥蜴的,甚至还有的长得像荷兰木屐。可以说从活的生物,到生活用品,千奇百怪,无所不有。我今天拍的是蜥蜴石豆兰,而正巧也拍到了蜥蜴,我把片片对比放在这里,看了就知道有多像了,而更奇特这款石豆兰的味道十分难闻,反正闻过一次绝对不想再闻第二次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翅萼石斛与黑毛石斛非常相似,如果光是从网上的资料对比,很不容易区分,倒是有一点说两者的花期相差一个月,翅萼石斛是三月到四月,黑毛石斛是四月到五月,另外说花儿会有一点区别,我业外人士根本就弄不明白了

翅萼石斛的花儿开在杆子的顶端,花色非常漂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条叶唇柱苣苔的叶子是硬硬的,如果被扎一下会很痛,老茎十分粗壮,看上去满是沧桑。花儿是小小的蓝粉色,开起来一串一串的。其实我每天记录这些花主要是为了备忘,要不然根本记不住名字呢。以前提到苦苣苔植物就会想到大岩桐、迷岩、非洲堇、花猫,现在才知道那些都是园艺品种,根本没想到的是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想说给这些石斛拍照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因为它们的花儿都非常耐看,另外别看花儿不大,多半都有着浓郁的香气,有的品种只那么几朵,香气就完全能把人留住
节气不到,那些石斛都是光杆子,光得让人都怀疑它们是否还活些。节气一到,那些杆子上很快就冒出花芽,不久就能看到这些美丽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