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玩玩小游戏
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小艾的亲妈
小艾的亲妈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743
  • 关注人气:3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尊敬的双鸡老师,你好:

 

关于您提到的必须写博一事。。。我咬断了两支铅笔,吃了一大碗蛋炒饭,琢磨了又琢磨。。。我真想洋洋洒洒写个一万来字,写自己这两个月是如何生活在鸡的阴影里,过着黄鼠狼的生活;写自己是怎样奋发图强,白天想练球晚上梦练球;写我那亲耐地老哥林偷米是如何忍着肠胃炎的煎熬每三洞上一回厕所还下场和我模拟练兵……无奈,千言万语,敌不过林老师总结的一段。。。我想,大概,只有这两段大黑字才能代表俺们兄妹旧伤终愈的小心灵。。。

 

见过完胜的,但没见过这麽完胜的:赢13洞,平5洞(74杆 VS 91杆)。

 

 

 

 

谨代表“球爱的天空慈善基金会”严重感谢热情的大连人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某些时候,刻意不博,停顿五个月,恍若隔世。几天前,骑车在平遥古城里游荡时,忽然觉得,假使浮生这般度日,也好。基本上,想让这块泄露过太多情绪的地界,荒了拉倒。

 

这篇博,是因为赌输了双鸡。

 

昨天夜里,在大连的开发区,双子座的公鸡招待我和小赖宵夜,喝着冰啤酒,听丫讲如何在丽宫从220码的另一条球道上攻上果岭,灭掉我哥的故事。哥们儿段子很多,听得我更惶恐更紧张。喝多几杯,我顺口开河:如果明天赢了钱,我清理蜘蛛网,再博一回。

 

赌局是这样的:双鸡黑t我红t,每洞再让我一杆半。按照我向来逼别人乱让杆的习惯,和自己最近基本稳在九字头的成绩,我以为自己稳操胜券。但双鸡的故事越多,我越紧张,凌晨一点睡觉,半夜梦到打到第十洞,竟然一洞未赢,生生吓醒。

 

站在西郊第一洞t台,我竟然紧张到有点手抖,虽然也和票友大哥同组锻炼过,但怎么看都觉得票友大哥慈眉善目温和可爱亲切随和有文化,而这只鸡虽然长着俩酒窝老大声笑,有点象发了福的林文堂,但却目光锋利很是凶恶。丫真的凶猛,第一洞就打鸟,我在果岭上再次手抖,没保住救命的par。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28 04:40)

接近凌晨,睡不着。

 

一转眼,虎年已开启。今天是元宵,买了整袋,却失去了清晨煮吃的兴趣。小的时候,和哥哥比赛吃元宵,哥哥在床上躺了两天,妈妈说,肠子被“搭牢”了。

 

我们总在辞旧迎新,只是,有的时候,我们就在原地,却不自知。就跟我在WII网球里一样,努力做出各种姿势,但球总落地,永远打不过对手。

 

我的猫陪我在午夜不睡,游荡在身边,追逐他的那枚高尔夫球。

 

过完农历年的时候,回到我30楼的房间,看到满城焰火。我喜欢转瞬即逝的光亮,但转瞬即逝后,总忍不住悲伤。

 

喝旧年的酒,我爸说,酒是没有保质期的,不信你看。

 

我知道,我们终于要长大,终于要懂得汤圆不能吃太多,那些焰火终于会散去,在Wii的世界里,你永远打不过喂球的机器……

 

其实我不是酒鬼,也不爱花生,这多令人苦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26 23:57)

溜达了一天,回家,第一件事,查女子日巡赛的资格赛的第三关成绩。

 

打开关西站的成绩表,心里一冷,再看关西站,瞬间一惊。中国五女,李维、沈燕花、杨涛丽、王纯和钟笑龙,全部被拦在线外。没有机会进入最终的第四关。不敢相信,再查一遍,真的不是自己眼花。

 

因为偏爱女子赛,这几个女孩子,除了李维之外,都算熟悉,因为熟悉,所以格外在意。我的日本签证就在手边,我以为,我能亲眼看着她们留下来,留到最后,圆一个梦想。我原本计划一拿到签证就赶赴日本,至少看完第三关的最后一轮,再跟第四关。定好计划时,给钟笑龙打了个电话,大咧咧的女子跟我玩笑:“你看另外那一站吧,你来,我会紧张。”我的朋友C说,别赶第三轮了,第四轮再去,她们压力大。这次的日巡赛资格赛强手如云,LPGA的比赛少了,很多球员想去日巡赛兼差抢钱。

 

想来想去,决定多在北京留半周。一边是钟笑龙、李维和沈燕花,一边是王纯和杨涛丽,说实话,看哪边,我心里都怕。

 

她们,都是有梦想的人。始终记得,四川妹子杨涛丽给我讲的那段日巡赛往事,当一切结束,在车里,在所有人下车之后,黑暗里,坚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20 21:06)
截稿日已经过去,轻松在办公室看版的时候暂时忘了下个月的稿子其实可以动笔。

整个下午,都在Amazon上闲逛。Kindle 2面世的时候,就着实眼红了一阵子。强忍购物欲多时,好容易盼到打折,又被新款的Kindle DX打动。在网上查了各种测评,研究了整个下午究竟是买2代还是DX,把Amazon的Kindle书库一顿乱点,然后狠下决心。

我家涂说,这么个傻东西,你又不坐地铁,买它干什么?可是,想到自己出差在外的时候,箱子里乱塞的书,想到自己费劲巴拉托美国的朋友每次回国都给我带一袋子又贵又厚的书,想到家里那些看过一遍就再也懒得翻的书,我对着整个变大又变重了的傻东西,花痴地傻看。

一斤重,对常年出差,习惯在随身包里塞着上网本、照相机、钱包、化妆包、录音笔和记事本的我来说,又要塞进一块砖。风兄很残酷地说:“这个大小,一般女人的随身包装不下,不过,你的……应该没问题。” 顿时开始心疼,我那被俺爹称为“大布袋子”的包不知道会不会承压过大而断掉,当然,还有我不怎么值钱但也还算柔弱的小肩膀~~~~

好了,告别2009年以前,我不再买任何不能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在看一本书《Arnie& Jack——Palmer, Nicklaus,and the Golf's Greatest Rivalry》,顾名思义,讲的是帕尔默和尼克劳斯那一段对决的往事。文章里有一段约翰·米勒谈自己和帕尔默同组的感受——“和帕尔默同组恐怕比现在和老虎同组更艰难,我和他,还有他那些粗暴混乱的球迷一起走了两轮,跟被罚四杆一样。”

 

这一段故事,让我想到了据说混乱的汇丰冠军赛。老虎伍兹抱怨了摄影师打扰他打球,两位无辜摄影师(说无辜,是因为刚好两位我都知道,都有多年从业经验,一位为《高尔夫杂志》工作多年,一位是路透社的签约摄影)被赶出工作地点;我看了一篇一个南方高尔夫媒体撰写的评论文章,大谈中国球迷素质问题,连那张落了球的纸也被拿出来说话(拜托,我在苏格兰公开赛上还见球迷带着地毯铺在球道边呢?如果此时发生在中国,岂不是更罪过);然后是记者和虎迷的论战。

 

四天前,我有机会采访了美巡赛的主席芬臣,顺便问了一句:“汇丰赛的混乱是中国特有的么?”哥们困惑我为什么这么问,回答说:“这并不是中国现象,在世界各地,我们都面临这样的问题。但美国的大部分比赛,我们倾向禁止球迷将手机和相机带进赛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23 22:05)

每个文艺青年心中都有一座巴黎城,比如,香榭丽舍大街上的咖啡馆,Coco Chanel香消玉损的丽兹酒店和塞纳河边的风情万种。

 

从多维尔市开往戴高乐机场的路上,远处有拥挤的楼群,我怀着无比想上厕所的焦虑,看着巴黎城如同惊鸿一现。好吧,就这样,作为一个YY狂,我错失了穿着旗袍坐在香街,边喝咖啡边看小说,假模假式等待金发帅哥搭讪的可能。

 

事实上,我的法国七日全无柔美,非常爷们。在凄风冷雨里,套上所有衣服,我打了欧巡赛的赛场圣奥梅尔球场,足足打了105杆,充分体验了经典球场的各种障碍。看了球场老板的古堡酒店、坐在球场老板92岁亲妈那座一万五千平米的庄园大宅里,看着她家私人圈养的肥鹿在窗外奔跑,除了敬畏,还是敬畏。

 

此行一共三场球,值得纪念的是,最后一场在Sain-Julien,我生平第一次见了8。虽然球场不算难也不算长,但我琢磨了半天,决定听从至尊旅程怂老师的建议,好好把这张记分卡裱起来。感谢那天勤劳的送茶送咖啡的美女楼,感谢和我同组、为20块钱赌得连OK都不互相给的松松姐。

 

插播广告,更多故事,参见《高尔夫大师》12月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09 21:25)

琢磨来琢磨去,我更适合写新浪微博,只言片语,无需思虑。

 

每个月都是这个时候,写稿的压力和内心的烦躁彼此拧巴,拧巴到拼命焦虑,像PRADA,从客厅扑向卧室,从沙发奔往床,折腾反复,无休无止。

 

高尔夫终于入奥,看着网上的直播,有人在办公室欢呼,我却平静了,仿佛已经知晓内容的礼物,因为等待的过久,反倒失去了最初的心悸。入奥是一种梦想,而实际的路走向哪里,我们并不知晓,生活中有太多未知,如同阿甘娘递给傻孩子的那盒巧克力。

 

太多时候,想要拿起电话,却不知道谁适合倾听,太多时候,拨了某个号码,却不知道怎样描述自己无厘头的焦虑。我期待高山流水,知音唱和,但结果却发现,连自己也没搞明白自己。

 

好了,思来想去,不如写稿。。。写不出稿,不如抱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25 21:46)

骗子的事,得先从我们的一个栏目开始。

 

大约半年前,《高尔夫大师》新开了一个名为“城市高尔夫”的栏目。我们选择了一些有三五家以上球场的二线城市,从中挑选几家有特色的,加上当地的吃喝玩乐和城市特色,打包在一起,推荐给外地球友。城市的选择上,我们挑了一些相对冷门一点的,就是为了推广,让更多的人知道原来这些城市也有值得一去的球场和特色。

 

第一个骗子的故事,发生在广州。九龙湖和南海桃园球场都是习惯了应对媒体的球场,我们一行三人(风兄、我和摄影师周唯)走得简单顺利。来到莲花山之前却遭遇了些许的冷淡。我们打完球做采访,采访结束后摄影师满头大汗地爬上爬下拍照,为了合适的光,大家苦苦傻等。要走前,莲花山爽快的市场部经理张燕说了一句:“一开始你们打电话来的时候,我真以为你们是来混球的骗子,没想到你们这么认真地工作。”莲花山是我采访过的球场中印象比较深的,生于80年代的总经理李梓立身上有海归派的单纯和追求,张燕和我一样,是独立坚强的北方女子。这个全年不封场,生意好到爆的球场真的不需要什么推广,但我很感谢,李梓立和张燕最终对我们说的那句:“欢迎你们再来莲花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13 20:29)

我摔了一跤,揉着腿走向安慰的怀抱,没看到,横亘着的,那条新沟。这个世界有太多沟壑,可是书上说,你看你看,世界多么美好。我不停栽倒,然后不停地以为自己走过的都是美好。

 

前一段听歌,歌词说,再牛B的肖邦,也弹不出我的忧伤。

 

涂涂说,我们想象的美好,早已超越现实成为幻象。

 

在幻象里,我以为,风再刮雨再下,你为我种的那一朵始终挺拔。在幻象里,PRADA以为他只要叫两声,我就会放下一切陪他玩躲猫猫,MD,原来大家都是傻X。

 

Whatever,FxxKing the world。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