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的微博
个人资料
吴法天
吴法天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66,780
  • 关注人气:6,3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洪律师:最近开学了吧?吴老师。有没有开始上课啊?

吴老师:洪律师好,开学了,这周五给研究生讲《证据科学》呢……

洪律师:正好有个案件跟你探讨一下,跟证据科学有关。不知您听说没有?大年初三凌晨,金坛一名吴姓律师身中30多刀,死在家中。金坛警方对现场勘察后,认定死者为自杀。但该结论引起男方家人疑问,网友也纷纷表示不可思议。三十多刀,怎么自杀啊?

吴老师:那可不一定,要看现场勘查和鉴定。

洪律师:目前警方的通报说,勘查发现,现场门窗完好,无外来人员足迹,无明显打斗痕迹。尸表检查发现,死者损伤位于额部、枕部、颈前部、项部、左腕前侧、腹部,均为密集平行排列、深浅不一的砍、切伤,创口均位于其右手可及部位,有试切创,无中毒征象,无捆绑约束痕迹,无挣扎抵抗伤,损伤对应部位衣服无破损。尸体右手旁的菜刀上未检出死者以外人员的痕迹物证,毒物检验未见异常,也未检出乙醇成份。综合现场勘查、尸体检验、调查走访等情况分析,最后认定,死者吴某某体表损伤符合自己形成,排除他杀。您信了吗?反正我是不信的。

吴老师:先别急着下结论。我问您,您认为不是自杀的理由是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吴老师:洪律师,我们之前就扫黑除恶的问题聊了三期话题,在网上反响挺大,目前每期的直接阅读量基本都到了五位数,转发的也不少。很多朋友都希望我们可以再深入地聊一下目前存在的问题。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惩前治后,治病救人嘛。

洪律师:好的。虽然我此前经办过一些涉黑案件,积累了点经验,但新时期总有新问题。这不,我刚在网上看到这么一则奇葩的通知,给你念一下:《通告》,各位领导,各位村民:1、凡是以各种形式设赌、参赌被查获者,一律刑事拘留30日,追究刑事责任,按扫黑除恶打击。2、凡是提供赌博场所、水、电、桌、椅等者,也一律刑事拘留30日,追究刑事责任,按扫黑除恶主犯打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互联网 ”低门槛创业市场上,不按常理率性出牌----还美其名曰喜好逆向思维的那些个大佬们,总会不时弄出点匪夷所思的举动甚至上演惊世骇俗的戏文,来牵住风投机构资本大鳄们的鼻眼----这不,这一次又是美团,“作死”者叫王兴,戏文的脚本,是美团决定进军网约车市场,欲直接与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干上一仗。


网约车市场曾经诸候林立、春秋战国,滴滴出行作为主要的胜出者,独占90%的市场份额,奠定其无与伦比的市场地位。眼下,全国网约车高中低三个层次之市场,只有滴滴出行做到了全覆盖,剩下的神州、易到出行等,实乃啃点“边角余料”,倒也被冠以差异化竞争之美名。


天下是滴滴出行的车轮“滚”出来的,江山是价格大战和投资方不惜血本“烧”出来的。如今江山初定,市场各归其主,滴滴出行之行业老大的屁股尚未坐热乎,突然杀将进来美团这个搅局者和王兴这根“搅屎棒”,让滴滴出行们作何感想?让滴滴出行们背后的风投大佬们又作何感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前几天,接到湖南株洲中院的电话,通知我1月17日去参加姜久光案的宣判。因为当时正好接到湖南益阳朋友发来的信息,说当地有关部门要对我使阴招,提醒我考虑个人安危,近期勿再赴湘。犹豫再三后,我还是定了17日当天往返株洲的车票。不为别的,就想亲自去听听这个迟到了五年的终审判决!为了这一天,太多的人,经历了太漫长的等待。

17日凌晨零点五分,我从义乌坐Z287卧铺,经过一夜的晃荡后于清晨七点抵达株洲。老姜早已起床,洒扫庭院。他在看守所被关了大约四年五个月,从去年年底被取保候审出来,也经历了一年的等待煎熬。他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了。血压、心脏、心脑血管,没有指标是正常的。这么多年来,若不是对公正的结果抱有期待,他可能也撑不到现在。

这位曾经的株洲市人大代表,优秀的民营企业家,因把自有资金出借给当地一些房地产企业,在家人和朋友帮他追讨合法债权的过程中,因涉嫌把债务人非法拘禁在宾馆,老姜及其亲友被扣上包括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犯罪为名的九个罪名,经历了漫长的羁押。虽然一审打掉了大部分罪名,但二审仍保留了涉黑罪名,所有财产一直被查封、冻结、扣押。

我还记得2016年7月份的那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昨天在杭州,跟同行聊起杭州中院正在审理的保姆纵火案,对最近围绕辩护发生的一系列事,颇为不解。到底是谁,把一场本该严肃的审判,活生生变成了一出闹剧?

对党律师退庭,我曾经写过文章《尊重游戏规则比输赢更重要——从杭州中院纵火案庭审说开去》和《律师退席或迟到要处罚,公诉人呢?——从杭州中院律师退庭说开去》。我个人认为,杭州中院对此案明显具有管辖权,律师虽有权提异议,只是退席的做法并不明智,应依法受到相应惩戒,但不宜过重。当时,律师界就党律师的退席展开过激烈的讨论,有一部分人把他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月2日,九江市民张女士拿着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书,含着泪说,“我哥哥九泉之下可以瞑目了!”2015年11月20日晚,在九江开发区发生了一起震惊全市的血案——双胞胎兄弟黄飞龙、黄飞虎纠集多名凶徒,将债权人张孔发砍杀致死,死者身上留下的伤口多达60余处。

2017年1月,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主犯黄飞龙死缓,受害人家属认为量刑偏轻,九江市检察院依法提出抗诉(本报2017年3月20日曾报道)。日前,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改判黄飞龙死刑,决定执行死刑。律师指出,在当前少杀、慎杀的大背景下,该犯人由死缓改判死刑,决定执行死刑,可见其罪行之严重。


血腥砍杀:受害人身上留下60余处伤口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还原了2015年11月20日晚发生在九江市善德茶楼外的血腥一幕——

2015年11月20日,黄飞虎(黄飞龙的双胞胎弟弟)以商谈还张孔发的欠款为由,约张孔发到善德茶楼见面,并让司机谌琦到黄飞龙家拿来一个电话放在车上。黄飞龙则携带土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狗年马上就要到了,这不,最近我就被一群狗粉惊呆了。因为警察在长沙街头打死了狗,狗粉不断地闹事,为狗维权。

警察为什么打死那条狗?因为那条金毛攻击几个人之后,有人报警了,而警察又没有配备麻醉枪,用手枪射击又怕伤及路人,于是用棍子把狗打死了。于是,狗粉如丧考妣,不仅在街上给狗设灵堂开追悼会,还人肉当事警察。跑到湖南省驻京办抗议也就算了,还跑去环球时报门口抗议,因为环球时报说了些让狗粉不开心的话。


对正常执行公务的警察发动人肉、骚扰、攻击,没见警方对任何狗粉进行处理。在湖南驻京办门口举牌,没见任何狗粉被追究法律责任。在环球时报门口闹事,也没见任何狗粉以寻衅滋事的名义被治安拘留或刑拘。以前狗粉在高速公路拦狗,造成严重的混乱,至今也没有一个狗粉被处理。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昨天我写《尊重游戏规则比输赢更重要——从杭州中院纵火案庭审说开去》时已经预计到,广东司法厅会对党律师进行立案调查,乃至处罚,但没想到速度这么快。今天就有消息说,他可能受到最高为吊销律师执照的处罚,不免为其担心。我虽然不赞成他的做法,但却认为过重的处罚会令从事刑辩的同行心寒。因为从主观上而言,我不认为党律师是故意扰乱法庭秩序,愤而退庭的做法有意气用事的成分,但比起那些勾兑律师要强太多。假以时日,或许他可以成长为一位优秀的刑辩律师,不宜一棒子打死。

在当下较为险恶的刑辩环境中,敢于抗争的律师都是有勇气的,但我一直主张要在法律的框架内有策略地抗争,不要走向极端的死磕,也不要轻易地妥协,一切要充分考虑委托人的利益。有人颂扬“自杀式辩护”,我不以为然。连自己都不能保护的律师,如何保护当事人?当然,有理、有利、有节是很难把握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曾经为泡枸杞的保温杯刷屏,如今又被猥琐油腻的中年人刷屏,我们中年人,都得罪谁了?

冯唐的一篇《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尤其是女性读者。文中提到的“近几年,尤其是近两三年,周围的一些中年人被很持续地有节奏地拎出来吊打,主要的原因都是因为油腻。这些中年人有一些是我的好朋友,有些是我认识的人,有些我耳闻了很久。他们有的是公共知识分子,有的是意见领袖,有的是相对成功的生意人。”

这些话是很有深意的,至少我能明白他说的都是谁,能迅速地对号入座。至于由此衍生出来的各种“油腻中年男”和“油腻中年女”的标准,我觉得可以大可不必较真。人到中年,有些事情,就像头发要变白一样无法阻挡,假装也不行。有些则属于个人习惯,无法臧否。比如,各种手串、保温杯、皮带上挂钥匙、留长指甲、茶文化、大金链子、佛像,这些都不是我喜欢的。当然,“敬爱女生,过好余生”,冯唐这句话,谁无法不赞同。

冯唐说的油腻中年男公知,我眼前第一个浮现的是一个胖子。口含宪政、民主、自由,却曾经拿着木刀喊打喊杀,想用自己吹嘘的东洋剑术,灭掉质疑自己的声音。臃肿的身躯,戴着茶色眼镜,一撮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曾经为泡枸杞的保温杯刷屏,如今又被猥琐油腻的中年人刷屏,我们中年人,都得罪谁了?

冯唐的一篇《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尤其是女性读者。文中提到的“近几年,尤其是近两三年,周围的一些中年人被很持续地有节奏地拎出来吊打,主要的原因都是因为油腻。这些中年人有一些是我的好朋友,有些是我认识的人,有些我耳闻了很久。他们有的是公共知识分子,有的是意见领袖,有的是相对成功的生意人。”

这些话是很有深意的,至少我能明白他说的都是谁,能迅速地对号入座。至于由此衍生出来的各种“油腻中年男”和“油腻中年女”的标准,我觉得可以大可不必较真。人到中年,有些事情,就像头发要变白一样无法阻挡,假装也不行。有些则属于个人习惯,无法臧否。比如,各种手串、保温杯、皮带上挂钥匙、留长指甲、茶文化、大金链子、佛像,这些都不是我喜欢的。当然,“敬爱女生,过好余生”,冯唐这句话,谁无法不赞同。

冯唐说的油腻中年男公知,我眼前第一个浮现的是一个胖子。口含宪政、民主、自由,却曾经拿着木刀喊打喊杀,想用自己吹嘘的东洋剑术,灭掉质疑自己的声音。臃肿的身躯,戴着茶色眼镜,一撮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