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俞昌雄
俞昌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7,995
  • 关注人气:7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俞昌雄,福建70后代表诗人。

   作品发表于《山花》、《十月》、《文学》、《文学》等海内外200余家报刊杂志,有作品被翻译成英文、瑞典文、阿拉伯文等介绍到国外。作品入选《70后诗人档案》、《年度最佳诗歌》、《年度诗歌精选》、《新诗白皮书》、《文学》等100余种选集。参加第26届“青春诗会”,曾获“2003新诗歌年度奖”、“井秋峰短诗奖”、“红高粱诗歌奖”等,现居福州。

 

邮箱:cxyu1972@sina.com

 

心有所属

■  片 段

 

湖水里有天空,有弯着腰身的飞鸟
一整天了,它也才偷偷地闪过一次

 

放风筝的孩子跑到对岸,躲了起来
长长的线拽着天空,使也使不出劲

 

鱼尾葵独自生长,在斜坡的高地上
三朵野菊形同亲人,拢着尘世之光

 

风从某个侧面拂来,软软的轻轻的
小草在生长,总能听见地底的泉音

 

惟有我,在这一天里变得空空荡荡
灵魂被取走,只剩诱惑人心的色彩
2010.11.9

 



■   幻 

 

野地里的黄鼬下了赌注,它们
睡在陌生的地方,只爱泥土和树的汁液
一次次坚信:长尾巴的鸟是个懦夫

 

草丛里的蛇讨厌远方的沟壑
它们要长大,渴望拥有微光的房舍
但今天,雨水充分,却不能模拟人类的手势

 

只有那些蜕变中的蝴蝶是安逸的
它们拥有婴儿般的幻觉,四周全是上山的路
不见鸟,却能遇上偷云朵的人
2010.3.17

 



■  山 中

 

那座山已经不在山中
我一个人,把它搬进自己的身体
树木开始疯长,我即将悬空

 

不知名的鸟儿全躲在枝杈里
它们用同一种眼神,静静看着我
从骨架里抻出亮晶晶的翅膀

 

我要去的地方是一座更高的山
山中只有一个猎人,他已等了很久
我一出现,他就安然地离开人世
2010.10.11

 



■   斑驳

 

没有了水的河流就是这个样子
它的骨架并不完整,散步中的蛇途径
那儿,绕了好几道弯。它很惊讶
曾经的洞穴,此刻正歇着一只倦鸟

 

河床上并不长草,到凹陷处
才能看见一两粒亮晶晶的碎石
斜坡上的蚂蚁有备而来,盯了数日
这才倾巢而出,把秋风引到那儿

 

遥想中的花朵在河岸上早谢了
孩子们捉迷藏,从下游跑到上游
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卡在他们
中间,小的欣喜若狂,大的熟视无睹

 

没有了水的河流就是这个样子
垂钓者辗转反侧,乌云去了哪里
接连数日,他们互相猜测
某一个时辰才能真正听到大雨的声音
2010.10.17

 



■ 对称的雪

 

我还没有说到雪。这辈子
我只是那个看到意外,有过隐私
并乐于把天空年复一年
搬进身体里的人

 

我的轮廓在那样的日子里被纠正
那些挨着雪的人,得到应允
从我的眼睫上剔除黑夜
在腰间,一次性地镶进灯盏

 

而我的心脏不在雪中。它是完美的
它滚烫,有着不可比拟的音节
雪因它摇摆,深呼吸
这才露出与人世对称的投影

 

我的魂灵一天天复活
那些挨着雪的人,不停地喊着
早晨到午夜,从高空到大地
他们偏执,却又如此地接近无限
2011.1.15

 



■  重 叠

 

有天夜里,我梦见成群的黄蜂
它们从山岗后面振翅而来
临近村落时,它们偷偷戴上面具
这其中有亲人、亡魂及过客

 

第二天夜里,我接着梦见
团团簇簇的向日葵
太阳落山时,它们全都低下头来
这其中又有亲人、亡魂及过客

 

直到现在,我都害怕重叠的事物
我时常把影子挂到别的地方
在海里,在云端,在陌生人的怀里
我被自己遇见,一时说不出话来
2011.1.7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清晨,车过德州站见窗外有感

天地清朗,可惜那些人不愿醒来
我贴着车窗往外头看
广袤的世界里只有一棵树
一只飞鸟,一条蜿蜒的铁轨,还有一位
刚刚熬过这个夜晚的妇人

没有别的了,这是山东省
我的好兄弟曾经描述过的那些事物
现在成为单数,但如此神奇
因为孤立、无边,甚至转眼即逝
我却偷偷爱着,并以此为见证

过了德州,廊道里有人举起了相机
那被征服的土地定然留下
剪影,可是,在更为遥远的地方
我的好兄弟都住在风里
他们长白发,世间竟无人提起

清晨,我所知道的山河都如此寂静
这趟火车偶尔发出轰鸣
于拐弯处,在地理所能拼接的
地方,每一副身体都在摇摆
有迷失的表情,亦有黯然神伤的痛
2017.8.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木棉比我们更早来到世界的中心

这花,红到极致,突然就砸落
一个人的内心也这样,燃烧着,而后
等着被召回,从世界某处
可以看到那长了多年的木棉
终于有了我们的样子:粗糙的皮表
深陷的瘤疤,高枝上的风在另一个时辰
又将轻抚我们的脸

可是,木棉比我们更早来到世界的中心
那变硬的花瓣与果仁也带来断裂的
气息,我们若腐朽,人群中又将冒出
可疑的面具。这花,躺在那儿
如赤裸的躯体,总有尖叫的声音滑过天际
世界是如此之大,那个抬头的人
正是我们再也无缘见面的人
2018.4.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孔 雀

即便回到山下,森林依旧落不下来
黑漆漆的树是那黑暗的骨头
来自夜里的孔雀的叫声
让一些人睡去,也让一些人醒着
水松,阴香,石栗,人面子
这些都忽略不计,也无可救药
哪怕银桦支撑着虚假的梦境
而玉堂春藏于深处
这使血肉变得可以发光的物种
它是孔雀瞳孔里仅有的
知己。那曾经前来围观的人
要蓝冠,要腹羽,甚至索求
第一百零一次开屏
可是,惊艳之物总有飞翔的心脏
从山下到山上,从人世到秘境
这当中有屋脊有灯盏有群峰有幽泉
所谓的夜晚从未打开也从未
关闭,那巨大的铁丝网
拦得住孔雀,却拦不住它的叫声
正如同每一个心存万象的人
惊异于玉堂春的丑陋,却从未拒绝
它的美名,它那盘旋谷涧的根系
世间的鸟只飞过一遍
大地上的树也只枯死一回
那曾经前来围观的人
表面手舞足蹈,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空气中的杜甫

在巩义,我能摸到空气中的杜甫
疯长的悬铃木逐渐褪下影子的
时候,他在孩童的眼神中比河水的反光
更为清澈。风掀起他的衣襟
天际会抖动,每一座拔地而起的建筑
都有飞鸟掠过,雨水落入他怀中
远山的峰峦与登高者将保持
同一个梦境。在巩义,我不敢喊出杜甫
这个名字,他是山水的一部分
世间没有任何一种声音可以分解
可以穿透,他隶属于那永恒的图景
轻似风吹翠柳,重如江船泊岸
那在空气中弥漫的身影
有根,无形,那在诗句中复活的
不是锦宫并非律令,那是
万分之一的杜甫,如月色般广阔
又比渔火要来得孤独
在巩义,我见过南窑湾村的窑洞
也记得邙岭上忙于觅食的乌鸦
可是,这些又能改变什么
荒草底下总躲着飞蜥,枯树也能引来
蝉鸣。杜甫啊杜甫,或许
也只有在落花时节,我才能顺从于
那翔舞的蝴蝶,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群山里的灯

同学朱奶根头一回去省城,看到
彻夜不眠的街道人流,他哭了
想起自己执教的那所群山里的学校
那夜里昏暗的灯
他狠狠地拍了一下脑门
天就亮了

我去过那里,一个叫当洋的地方
村庄挨着村庄,峰峦连着峰峦
长尾鸟噙着溪涧的梦
而溪涧的下方,总能听到
唯一的一所小学那朗朗的读书声

朱奶根就在那里,如本地植物
他曾无数次赞美他的学生还有那
脚下的土地,可是
他无法抠除弥漫眼角的雾气
还有肋下私藏的草木腐朽的气息

每当夜幕降临,他就守着校门口
那盏孤灯,群山不动声色
虫鸣咬人耳根。他的梦是一片
带露的叶子,在黑漆漆的世界里
他时常默念我写下的句子:
空山无一物,灯为宇,我近星辰
2017.5.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木棉比我们更早来到世界的中心

这花,红到极致,突然就砸落
一个人的内心也这样,燃烧着,而后
等着被召回,从世界某处
可以看到那长了多年的木棉
终于有了我们的样子:粗糙的皮表
深陷的瘤疤,高枝上的风在另一个时辰
又将轻抚我们的脸

可是,木棉比我们更早来到世界的中心
那变硬的花瓣与果仁也带来断裂的
气息,我们若腐朽,人群中又将冒出
可疑的面具。这花,躺在那儿
如赤裸的躯体,总有尖叫的声音滑过天际
世界是如此之大,那个抬头的人
正是我们再也无缘见面的人
2018.4.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被偷换走的身体

一些叫不出名的植物总是比我们
更快来到人世。我们活十年
它只在自己的光线里闪烁一回
在山岗的投影里,在泉水喷涌的时刻
它生长,和时间无关,如那已被
偷换走的身体。我们有时听到
说话声,摸到一些气息
那叫不出名的植物如此谨慎
它蹑手蹑脚的样子,并非针对我们
它要去的地方,也许在云端
也许在梦里,我们当中的某个人
在某天某个时刻准时被它领走
藏在细小的阴影里。这时
山岗是看不见的,泉水已枯竭
我们依旧在这个世界等待
等待时间来追赶那未曾收留的一切
那叫不出名的植物,如此卓绝
它有白天却没有黑夜,它有血脉
却没有行踪。我们猜测,并在文字里
恢复那早早被抹掉的光亮
而我们当中那个早已消逝的人
他已脱胎换骨:时刻站在我们背后
以另一种寂静的仪式,要求我们
脱掉老旧的躯壳,从晨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俞昌雄作品《我与诗》获第五届徐志摩微诗赛一等奖

    “我渴望,渴望遇见的你,是拥有花季最长的花……”2018年10月20日上午,在浙大海宁国际校区,一首如梦如幻的徐志摩诗歌节主题曲《我渴望遇见你》拉开了第五届中国(海宁)·徐志摩诗歌节暨徐志摩诗歌奖、微诗歌大赛颁奖典礼的帷幕。



      徐志摩诗歌节于2005年9月迄今已举办五届,由中国诗歌学会、浙江省作家协会、海宁市人民政府主办。从首届起,徐志摩诗歌节始终以简约、亲近、诗意贯穿其中。本届诗歌节除邀请诗人、诗歌奖获奖者、微诗歌获奖者、往届诗歌奖获奖者、其他诗歌节举办城市代表、当地诗歌爱好者参加外,还特别邀请了国内知名学者等约500人参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半月里的那些事

如果你的黑暗能长出老榕,那么
那么它在风中摇曳的样子就是半月里
雨水是很长很长的信,而溪流
正躲在故人的怀中

这是一座由光而命名的村落
畲家女的歌谣可以把月亮唱进情郎的
眼瞳,只有不经事的孩子
嬉戏于山坡,亲密如云朵中的云朵

最老的族人时不时地盯着
屋脊上的苔痕,飞鸟为此而停歇
那结了红果的柿子树
多么耀眼,那时夕照已抚过门扉

我为半月里的一口深井虚构了
众多幽泉,草木在我的皮肤里探路
千万不要去惊扰它们
那返程的归燕正要卸下饥渴的星辰

如果你的黑暗能长出老榕,那么
那么请用五指伸向那一刻的眼睑
这静养中的村落,每一粒浮尘
都泛着神的光晕,等待最高的新芽
2017.12.2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细雨中的田野

田野并非机器,它是母体,是
粮食所带来的辨识度最高的一种
反光。细雨中奔走的孩子
跃过收割后高低不平的稻茬
吸入最后一缕谷香
田野变轻了,犹如被抽离了
色彩和芬芳的花朵。雨水滴落
漫延,渗透,它们将恢复那被称为
丰收的最高的形体
而此间,村庄恬静且略显忧郁
田鼠仍在蹿动,蛇于无人处解除了
过期的梦幻。唯有庄稼汉才是多维的
他们是深陷田野仅有的一座迷宫
那纵横交错形似命运的布局
以及暗黑肤色背后紧抓着的血汗
他们就是孩子!在雨中的田野
他们没有多余的什么
仅有一颗硬朗的透明的心脏
这是反光中的反光,一旦俯身垂地
一把镰刀就跟了上来
2017.6.3



群山里的灯

同学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