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俞昌雄
俞昌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734
  • 关注人气:7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俞昌雄,福建70后代表诗人。

   作品发表于《山花》、《十月》、《人民文学》、《中国文学》等海内外200余家报刊杂志,有作品被翻译成英文、瑞典文、阿拉伯文等介绍到国外。作品入选《70后诗人档案》、《中国年度最佳诗歌》、《中国年度诗歌精选》、《中国新诗白皮书》、《文学中国》等100余种选集。参加第26届“青春诗会”,曾获“2003新诗歌年度奖”、“井秋峰短诗奖”、“中国红高粱诗歌奖”等,现居福州。

 

邮箱:cxyu1972@sina.com

 

心有所属

■  片 段

 

湖水里有天空,有弯着腰身的飞鸟
一整天了,它也才偷偷地闪过一次

 

放风筝的孩子跑到对岸,躲了起来
长长的线拽着天空,使也使不出劲

 

鱼尾葵独自生长,在斜坡的高地上
三朵野菊形同亲人,拢着尘世之光

 

风从某个侧面拂来,软软的轻轻的
小草在生长,总能听见地底的泉音

 

惟有我,在这一天里变得空空荡荡
灵魂被取走,只剩诱惑人心的色彩
2010.11.9

 



■   幻 

 

野地里的黄鼬下了赌注,它们
睡在陌生的地方,只爱泥土和树的汁液
一次次坚信:长尾巴的鸟是个懦夫

 

草丛里的蛇讨厌远方的沟壑
它们要长大,渴望拥有微光的房舍
但今天,雨水充分,却不能模拟人类的手势

 

只有那些蜕变中的蝴蝶是安逸的
它们拥有婴儿般的幻觉,四周全是上山的路
不见鸟,却能遇上偷云朵的人
2010.3.17

 



■  山 中

 

那座山已经不在山中
我一个人,把它搬进自己的身体
树木开始疯长,我即将悬空

 

不知名的鸟儿全躲在枝杈里
它们用同一种眼神,静静看着我
从骨架里抻出亮晶晶的翅膀

 

我要去的地方是一座更高的山
山中只有一个猎人,他已等了很久
我一出现,他就安然地离开人世
2010.10.11

 



■   斑驳

 

没有了水的河流就是这个样子
它的骨架并不完整,散步中的蛇途径
那儿,绕了好几道弯。它很惊讶
曾经的洞穴,此刻正歇着一只倦鸟

 

河床上并不长草,到凹陷处
才能看见一两粒亮晶晶的碎石
斜坡上的蚂蚁有备而来,盯了数日
这才倾巢而出,把秋风引到那儿

 

遥想中的花朵在河岸上早谢了
孩子们捉迷藏,从下游跑到上游
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卡在他们
中间,小的欣喜若狂,大的熟视无睹

 

没有了水的河流就是这个样子
垂钓者辗转反侧,乌云去了哪里
接连数日,他们互相猜测
某一个时辰才能真正听到大雨的声音
2010.10.17

 



■ 对称的雪

 

我还没有说到雪。这辈子
我只是那个看到意外,有过隐私
并乐于把天空年复一年
搬进身体里的人

 

我的轮廓在那样的日子里被纠正
那些挨着雪的人,得到应允
从我的眼睫上剔除黑夜
在腰间,一次性地镶进灯盏

 

而我的心脏不在雪中。它是完美的
它滚烫,有着不可比拟的音节
雪因它摇摆,深呼吸
这才露出与人世对称的投影

 

我的魂灵一天天复活
那些挨着雪的人,不停地喊着
早晨到午夜,从高空到大地
他们偏执,却又如此地接近无限
2011.1.15

 



■  重 叠

 

有天夜里,我梦见成群的黄蜂
它们从山岗后面振翅而来
临近村落时,它们偷偷戴上面具
这其中有亲人、亡魂及过客

 

第二天夜里,我接着梦见
团团簇簇的向日葵
太阳落山时,它们全都低下头来
这其中又有亲人、亡魂及过客

 

直到现在,我都害怕重叠的事物
我时常把影子挂到别的地方
在海里,在云端,在陌生人的怀里
我被自己遇见,一时说不出话来
2011.1.7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心中有山水,天下皆知音

    ——慕白和他的私人地理

 

       说人和说山水,有时是两码子事,有时又是同一件事。读诗和读人也差不多,把一个人摁进诗里,那个人就显得变幻莫测;读过很多的诗,再回到那个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喝矿泉水的中年男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年是经济市场较为低迷的一年,为了养家糊口,不得不放弃诗歌,整年下来,只写了5首诗歌作品,皆为应景之作。以下所列作品全都隶属20122013年创作的作品,抄列如下,权当给自己留个纪念。

 

2014年在重点刊物发表作品:

 

组诗《偷窥者或返世的人》(10首)(见《文学港》201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灵魂的最高处没有刺客

    ——苏忠和他的《醉花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那鼓胀的生活源于小小的蘼香

  ——读王丽枫近作

      

    那曾经署名“眼儿”的诗人,现在被唤作“王丽枫”,这二者本是同一个人。王丽枫自己也没料到,她为语言所做的工作,现在语言由此给出了召唤,是该到她出场的时候了。短短的半年时间里,她的诗歌写作有了脱胎换骨的蜕变,一个原先伏身于语言当中却不能自由呼吸的人,一转眼已是那个我们可以为其欢呼但却只能通过语言的指令而听到呼吸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29 00:38)

 

俞昌雄作品获“运河南端·水韵拱宸”全球主题诗歌大赛金奖

 

(综合《杭州日报》等消息)日前,由浙江省作协和拱墅区区委联合主办的“运河南端•水韵拱宸”全球主题诗歌大赛在杭州揭晓,来自福建的俞昌雄等三人获金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傍晚的滩涂

 

大海回流,赤裸裸的光束从竹桩上
渐渐滑了下来。这是霞浦北岐
金色的滩涂如此寂静

 

风轻了,叶状体的紫菜星星点点
湿泥中劳作的渔人弯着腰身
在他们背后,巨大的天空几乎是弧形的

 

我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在
无名的山岗上,哪怕是一只飞鸟
也将交出那倾斜的翅膀

 

这是霞浦北岐,一个网帘与女人
同等重要的地方,一个
在滩涂上可以看见虎皮斑纹的地方

 

我爱它一动不动的样子
在悬崖边,在忽隐忽现的深渊里
它亮着,拥有神一般的安宁
2011.12.7

 

 

■  我和云雀共用一根绳索

 

你们看到了,我从云雀身上得来的
我都交了出去,云朵给小孩,河流给老人
我将把那些哀怨的眼神交给银匠
他要分离出泪滴和远方的投影
你们看到了,我和云雀共用一根绳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我所向往的生活

 

灰白色的鸽群在城市上空飞旋
塔楼里的钟,只在暮色里敲响

 

铁树深夜里开花
河湾里的鲑鱼如此傲慢
大街上再也不会有奔跑的人群
春雨落在小小的瓦盆里
那个祈祷的人
遇见了未来的影子

 

我所向往的生活就埋在这样的时光里
我爱的人时不时站在高楼上

 

云朵怂恿她往上爬
她却自言自语
我要去远方,我要去远方
2013.1.11

 

 

■  去看一座水库

 

水库在半山腰,很多人从那儿
看见了天堂。飞鸟和云朵
结伴旅行,风是唯一的行李

 

我往水库里扔一枚石子
村妇在石头屋里想起当年的嫁妆
金银没有,而日头沉甸甸

 

水库边上活着一棵几十米高的
大树,每年都有人爬上去
刻下溺水者的名字

 

我问村妇可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身体里的箭

 

身体里竖着无数的靶子
可箭很少,有时把弓拉得满满的
瞄准的是一顶皇冠
倒下的却是一截枯萎的柳枝

 

每个人都起早摸黑,勤于练习
百步穿杨者想着隐居山林
而打下飞鸟的,现已高居云端

 

越来越多的人紧握着箭簇
他们蓄势待发,奔走于大地上
当中只有一人悄无声息
把自己喊醒,而后把天空射穿

 

那个人无意中蹲伏了几十年
这才摸到身体里的箭
他发力,风中的心脏已停止呼吸

 

 

■ 札 记

 

1、
今天,我把最后一枚火柴划亮
今天,我在身体里找到了
那个人,那个痛哭却从未有过眼泪的人

 

他在山崖上渴望神灵的庇护
他有过翅膀,但飞不起来

 

今天,我要喊他回来
今天,他变得完整,并只属于我

 

今天,我们重叠,形同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街角那个起早的屠夫

 

猪杀不完,天就不会亮
猪圈里躺着的,山野里跑着的
在屠夫眼里,那顶多就是一块肉

 

屠夫把刀磨得不见血色
很多年过去了,他还留着那股劲
除毛,剖腹,剁骨头

 

屠夫卖肉时从不短斤缺两
那把刀,时刻挥舞着
肥瘦有分,好坏各有各的去处

 

屠夫的砧板上有时是空的
那是因为,这一天已经有人死去
屠夫抱着头,整日沉默不语
2013.2.5

 

 

■  读书日

 

日光倾斜,从阿多尼斯那儿
搬来一个祖国
惶恐的云彩早已不长鳞片
花园是悬空的,他所敬仰的神灵
尚未死去。一个老父亲
如干枯的蛰马草,伏于角落
我所遇见的帝王和他
无亲无故,养旷达的胸怀
后背上裹的伤疼痛了好几个世纪
我是那个在宫殿里
无处落脚的人,被召唤
撞上柱子,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