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俞昌雄
俞昌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6,034
  • 关注人气:7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俞昌雄,70后代表诗人。

   作品发表于《山花》、《十月》、《文学》、《文学》等海内外200余家报刊杂志,有作品被翻译成英文、瑞典文、阿拉伯文等介绍到国外。作品入选《70后诗人档案》、《年度最佳诗歌》、《年度诗歌》、《新诗白皮书》、《文学》等百余种选集。参加第26届“青春诗会”,曾获“2003新诗歌年度奖”、“井秋峰短诗奖”、“红高粱诗歌奖”、“徐志摩微诗奖”等,现居福州。

 

邮箱:cxu1972@sina.com

 

心有所属

■  片 段

 

湖水里有天空,有弯着腰身的飞鸟
一整天了,它也才偷偷地闪过一次

 

放风筝的跑到对岸,躲了起来
长长的线拽着天空,使也使不出劲

 

鱼尾葵独自生长,在斜坡的高地上
三朵野菊形同亲人,拢着尘世之光

 

风从某个侧面拂来,软软的轻轻的
小草在生长,总能听见地底的泉音

 

惟有我,在这一天里变得空空荡荡
灵魂被取走,只剩诱惑人心的色彩
2010.11.9

 



■   幻 

 

野地里的黄鼬下了赌注,它们
睡在陌生的地方,只爱泥土和树的汁液
一次次坚信:长尾巴的鸟是个懦夫

 

草丛里的蛇讨厌远方的沟壑
它们要长大,渴望拥有微光的房舍
但今天,雨水充分,却不能模拟人类的手势

 

只有那些蜕变中的蝴蝶是安逸的
它们拥有般的幻觉,四周全是上山的路
不见鸟,却能遇上偷云朵的人
2010.3.17

 



■  山 中

 

那座山已经不在山中
我一个人,把它搬进自己的身体
树木始疯长,我即将悬空

 

不知名的鸟儿全躲在枝杈里
它们用同一种眼神,静静看着我
从骨架里抻出亮晶晶的翅膀

 

我要去的地方是一座更高的山
山中只有一个猎人,他已等了很久
我一出现,他就安然地离人世
2010.10.11

 



■   斑驳

 

没有了水的河流就是这个样子
它的骨架并不完整,散步中的蛇途径
那儿,绕了好几道弯。它很惊讶
曾经的洞穴,此刻正歇着一只倦鸟

 

河床上并不长草,到凹陷处
才能看见一两粒亮晶晶的碎石
斜坡上的蚂蚁有备而来,盯了数日
这才倾巢而出,把秋风引到那儿

 

遥想中的花朵在河岸上早谢了
们捉迷藏,从下游跑到上游
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卡在他们
中间,小的欣喜若狂,大的熟视无睹

 

没有了水的河流就是这个样子
垂钓者辗转反侧,乌云去了哪里
接连数日,他们互相猜测
某一个时辰才能真正听到大雨的声音
2010.10.17

 



■ 对称的雪

 

我还没有说到雪。这辈子
我只是那个看到意外,有过隐私
并乐于把天空年复一年
搬进身体里的人

 

我的轮廓在那样的日子里被纠正
那些挨着雪的人,得到应允
从我的眼睫上剔除黑夜
在腰间,一次性地镶进灯盏

 

而我的不在雪中。它是完美的
它滚烫,有着不可比拟的音节
雪因它摇摆,深呼吸
这才露出与人世对称的投影

 

我的魂灵一天天复活
那些挨着雪的人,不停地喊着
早晨到午夜,从高空到大地
他们偏执,却又如此地接近无限
2011.1.15

 



■  重 叠

 

有天夜里,我梦见成群的黄蜂
它们从山岗后面振翅而来
临近村落时,它们偷偷戴上面具
这其中有亲人、亡魂及过客

 

第二天夜里,我接着梦见
团团簇簇的向日葵
太阳落山时,它们全都低下头来
这其中又有亲人、亡魂及过客

 

直到现在,我都害怕重叠的事物
我时常把影子挂到别的地方
在海里,在云端,在陌生人的怀里
我被自己遇见,一时说不出话来
2011.1.7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萤火虫

星座

沙漠

望远镜

器皿

萤火虫覆盖的夜晚

成群的萤火虫飞过旷野,飞过村落
在一块美妙的凹地
它们突然放亮,卸下咒语

黑夜因此而颤栗,绿莹莹的光
不断堆积,像飘浮中的星座
我喊你的名字,背后是巨大的黑

这不可思议的弧线,光的精灵
几乎把山谷填满,而我
忽隐忽现,如玫瑰里盛开的钟

萤火虫覆盖的夜晚,你来我身体内部
筑巢,没有多余的飞行器
你就占有我,成为流星的后裔
2020.3.11



望远镜

在沙漠腹地,烈日里的鹰
像悬空的镜子,无数反光在头顶盘旋
一只蜥蜴正吐露长舌,静待猎物

沙丘垒起的风就快燃烧起来
关于水源地的传说薄如一张纸
时间是一枚核桃,带着碎裂的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鲸鱼

悬浮的海

星座

芦苇

牛栏岗

我和我的鲸鱼

鲸鱼的梦是否像一座岛屿
我问出海的人,也问过波浪
海的那一头传来回声
那是鲸鱼,它巨大的尾鳍正掠过
深渊里唯一的沉船

鲸鱼的身影留了下来
一块空心的雕塑,又像悬浮的海
搬不动,到了海的内部
它成为自己的王
凶猛又纯粹

我长久地注视,几乎看见
它体内的生灵和那愈来愈孤独的
岛屿,在漆黑的水流中
我的鲸鱼有过无数沸腾的夜
每一晚,它消失,又重现

所有关于深渊的传说都因它
变得惊险——鲸鱼啊鲸鱼
陆地上发生的一切也是如此
人们渴望在大海的肢体上跳舞
却恐于自身的渺小和暗处的消亡
2020.4.22


关于乌鸦的第N种描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雨季

养宗

星辰

蝴蝶

拾间海

雨  

食杂店的雨棚刚完成一半
两个黑黝黝的工匠抬来梯子
往上爬,迎着落下的雨
雨包围了他们,被收留
没有人在意,在劳作的内部
正积着光,而两颗硬朗的心脏
又因那光现出生活的
同一具模型。可是
那红绿相间的帆布并不起眼
厚厚的一层,雨打在上面
发出沉闷的响。长长的雨季
总有追踪者,瓦楞上,屋檐下
哪怕是雨和雨的罅隙
他们忙于手中活,被牵引
被拉伸,几乎有过同样的瞬间
他们停了下来,对望一眼
雨已是铮铮作响的骨头
偌大的世界,只有这种声音
可以逼迫我退回暗处
像那冰凉的水泡,长时间鼓着
这时,他们已收拾好工具
如雨季最为跳跃的物种
悬挂于摇摆中的天幕
2019.6.23



闻养宗戒烟而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群山里的灯

学校

星辰

天使草

河床

群山里的灯

同学朱奶根头一回去省城,看到
彻夜不眠的街道人流,他哭了
想起自己执教的那所群山里的学校
那夜里昏暗的灯
他狠狠地拍了一下脑门
天就亮了

我去过那里,一个叫当洋的地方
村庄挨着村庄,峰峦连着峰峦
长尾鸟噙着溪涧的梦
而溪涧的下方,总能听到
唯一的一所小学那朗朗的读书声

朱奶根就在那里,如本地植物
他曾无数次赞美他的学生还有那
脚下的土地,可是
他无法抠除弥漫眼角的雾气
还有肋下私藏的草木腐朽的气息

每当夜幕降临,他就守着校门口
那盏孤灯,群山不动声色
虫鸣咬人耳根。他的梦是一片
带露的叶子,在黑漆漆的世界里
他时常默念我写下的句子:
空山无一物,灯为宇,我近星辰
2017.5.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中国汉诗

可门港

西湖

肉体

可门港散记

你在两个货柜中间穿行,朝着
海浪翻卷过的坡堤,斜飞的鸥鸟
在傍晚时分的可门港,裹着
中世纪的光晕,你那条轻飞的红裙
代替夕阳在人世亮了一遍

你是那个黄昏得以复活的唯一
理由,抹掉船、工人及深渊的想象
空气中落下来的都是你的气味
海水般、鱼群般,滑动
不可阻挡,触及我,覆盖我

没有什么东西纯洁如我们
水域缩成一束光,光里那细小的
颗粒,都是我奔向你的投影
在六月的可门港,你是多维的
但我只要灯塔般的那一部分

你开始嬉笑、耳语,一次次贴近
夜晚伏在彼此的肩上,星辰
抖动着,我们不断地折叠身体
以那最为原始的方式
裸露爱,潮水终于赶了上来
2019.6.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草堂》

天幕

可门港

闪电

隐匿之诗

雨  

食杂店的雨棚刚完成一半
两个黑黝黝的工匠抬来梯子
往上爬,迎着落下的雨
雨包围了他们,被收留
没有人在意,在劳作的内部
正积着光,而两颗硬朗的心脏
又因那光现出生活的
同一具模型。可是
那红绿相间的帆布并不起眼
厚厚的一层,雨打在上面
发出沉闷的响。长长的雨季
总有追踪者,瓦楞上,屋檐下
哪怕是雨和雨的罅隙
他们忙于手中活,被牵引
被拉伸,几乎有过同样的瞬间
他们停了下来,对望一眼
雨已是铮铮作响的骨头
偌大的世界,只有这种声音
可以逼迫我退回暗处
像那冰凉的水泡,长时间鼓着
这时,他们已收拾好工具
如雨季最为跳跃的物种
悬挂于摇摆中的天幕
2019.6.23


可门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纯子

奥秘

本真的力量

平衡感

盛大的图景

分类: 诗歌评论
灰木盒中升起最亮的光束
                                                                       ——纯子诗歌印象

                                                                                                                                    作者  俞昌雄

       很多年前,去山西太原参加一个诗歌奖颁奖活动,和纯子见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东荡子

喧哗

江河

阿斯加

人类的圣地

风吹过的纸片,雨洒过的江河

忽然间想起那位名叫东荡子的诗人
在大雨敲打满城芒果树的时刻
阿斯加的火盆就在居室里
那冷却的碳灰,多像我触摸过的句子
兄弟啊,过了中年,雨滴是如此
晶莹,它们同植物一样呼吸
不要躲闪,也不要喧哗
阿斯加听得见地底冒出的声音
在大雨刮过的每个人的脸上
那忧郁的茫然的眼神,那晃动着的
一整个世界的身影,兄弟啊
你已如此平静,随词语而发光
在那遥远的世界,蓝色的栅栏已高过
膝盖,单飞的鸟已觅得故乡
风吹过的纸片,雨洒过的江河
阿斯加要一路奔向你的怀抱
兄弟啊,你两手空空
大雨落在左肩,怀里却挂着彩虹
我梦见它的样子,我掉下的泪
重又回到你的脸庞,兄弟啊
我有乌鸦的黑,迷恋深海里的鱼群
阿斯加喊了几声,世界正疼痛
再也没有一页白纸可以装下这场
大雨,再也没有像你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散文诗

隐匿的飞行

技高一筹

生命与现实

神性

分类: 诗歌评论

从废墟里取回沉重的盔甲

                    ——读俞昌雄《隐匿的飞行》

                    作者 宫白云

       散文诗在当下已经是无所不在了。其实无论是新诗也好,散文诗也罢,都是文学本文之间的吸收和转化,都得说出什么才行,就像爱伦坡所说“诗并非一个目的,而是一种激情”。当下有些诗人的散文诗似乎只是为了写而写,无论是从修辞、语言、意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西洋岛

金鲳

四月或暴雨

异形

蝴蝶中的蝴蝶

西洋岛三章

只有在西洋岛才能看到霞浦的
第二副投影,这被我们叫作故乡的
地方,晨雾中的渔人忽隐忽现
每一座岛屿都将记住他们的脸庞
当海神戏剧般地留下寂静
而更远的远方,他们消失了的亲人
正以波浪的方式回归海岸
                     ——题记

1、

雾爬升,整座海域开始折叠
微微露出尖端的岛屿只停留片刻
它的下面,鱼群在追赶天堂
偶尔透出的那一束光
让我看不见大海,像蒙着脸的
朝圣者,等待牵引
在渺小的肉体与伟大的心跳之间

峭壁上的风再一次扑空
赶海的渔人在更深处
他们有梦,他们学漩涡的样子
在所有被称为水滴的投影中摸索

这是西洋岛,雾从身体里散开
我是另一张下沉的网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