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蔡的菜园子
老蔡的菜园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74,638
  • 关注人气:4,5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青史风流
 野史疯狂   
 本博皆为原创,拙文如有引用或者刊载,请速告知,否则侵权,将依法予以追究责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简介

    老蔡的菜园子,秦人,喜欢读书、运动。信奉梁宗岱先生的“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曾出版多部文集,《吹皱一池春水》《一个人的天堂》《如歌的行板》,其中《野史更疯狂》为畅销书。

博文

大才子柳永一生磋跎,仕途不畅。人们把他官场失意的原因归结于宋仁宗不喜欢他,柳永曾有《鹤冲天》词“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到了科考放榜那天,仁宗皇帝一看柳永的名字,没好气的挤兑到“这就是那个三俗词人柳永吗?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皇帝一言九鼎,结果柳永就被P死了。不过充满自嘲的柳永毫不气馁,索性扛着金字招牌“奉旨填词柳三变”游走江湖,柳永走到哪里,哪里粉丝一片惊叫,尤以女粉居多,甚至不少青楼女子倒贴钱,跪求包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石介,又名石守道,与胡瑗、孙复一起被称为“宋初三先生”,这三人都是理学家,也是程朱学说的启蒙者,提倡“仁义礼乐”,遵循孔孟“民本思想”,以儒学为本反对佛道,主张文章要为儒家道统服务。石介曾创立泰山书院、徂徕书院,倡导古文运动,是当时影响深远的思想家、文学家。

 

你要以为理学家都是一副古怪刻板的面孔,看上去只是迂腐的酸秀才,那就错了。这三位先生都是极有个性的人物,胡瑗认为避讳这件事纯属扯淡,他敢当面不避皇帝老先人的讳侃侃而谈,吓得皇帝为之变色,他说蒸饼就不该叫做炊饼(避赵祯的讳),害得后世人分不清武大郎卖的是什么物什?(这个真有,后面是我加的)流毒后世,应该临文不讳。孙复干脆接二连三向范仲淹打秋风讨银子,而且理直气壮,说是赡养他妈。范仲淹怜其才,干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北宋仁宗、神宗朝时有个官员叫做祖无择,为人比较仗义,特别是对他的老师和同学,常常解囊相助,但是此人有一大特点,不拘小节,对于国家有关规定,在不触犯大的原则情况下,经常变通处理,所谓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祖无择有才,也很聪明,可是有一件事他却底气不足,长得有点磕碜,很是对不起观众,对此他心知肚明。

 

长得丑能怨天尤人吗?不能。祖无择心想,别看我长得丑,可是却很温柔,只要略施薄计,一样可以抱得美娇娘,爽爽而归。《高斋诗话》载,祖无择晚年时,看上了一个风姿绰约的美人,此女姓徐。议亲之时,徐美女留了个心眼,坚持要验货,眼见为实。管他媒人怎样吹嘘郎才女貌,将祖无择吹得天花乱坠,才不上当呢?我的婚姻我作主,宋朝的女人们都很有女权意识,一般不轻易被人忽悠。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这是发生在宋朝时的一起案件,案件的性质属于敲诈勒索,是一群坏人利用小三和私生子的身份作案,从此案中,我们可以依稀看到宋朝时的社会世相,以及风土人情,也可以感受到宋代司法重事实讲究逻辑推理的办案理念,该案在法官的明察秋毫下渐次清晰,最后推翻了诬告者自认胜券在握的伪证,让作奸犯科者最终受到法律严惩。

 

此案载于周密的《齐东野语》。话说在浙江吴兴,一个风景秀丽的鱼米之乡,有一位姓莫的富翁,虽已年过花甲,却人老心不老,一日酒壮色胆,把一位略有姿色的叫做双荷的粗使丫环给糟蹋了,要说这位莫老头还真是一位百步穿杨的神箭手,双荷居然就有了身孕。眼看着这肚子越来越大,纸里包不住火了,莫老头着急了,他一怕善妒的大老婆发飚;二怕事情败露,大伙耻笑,本来吗,双荷年方二八的年龄足够做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说起宋朝的才女们,大家耳熟能详的是宋词婉约派代表李清照,易安居士要说是宋朝才女第二,恐怕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亦有后世粉丝直接冠其为“古代第一才女”,李清照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千古绝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个人最喜欢她的《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除了李清照,宋代有史可查的还有其他几位才女,如朱淑真、吴淑姬、张玉娘,严蕊等等。这些才女们大多正史鲜见其迹,却在稗官野史和宋人笔记中屡屡出现,朱淑真有一段公案,就是那首《生查子 元夕》的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北宋名相王安石的儿子叫做王雱,老子英雄儿好汉。王安石是北宋政坛跺跺脚都能引发官场地震的大人物,而儿子王雱,则天纵聪慧,是个不折不扣的神童,年纪轻轻就在文学界暂露头角,在儒、释、道方面成就斐然,二十二岁高中进士后,一路顺风顺水,从太子中允直做到天章阁待制侍讲,因才华横溢,深受神宗皇帝赏识。

 

据说王雱小时候很聪明,有客到访,指着堂下笼子里关着的獐子和鹿问道,”何者为獐?何者为鹿?”小王雱眨巴着眼睛说到“獐旁是鹿,鹿旁是獐。”客人大为惊奇,觉得这个小盆友不同凡人。其实这有什么了不起的呢?兄弟我小时候最怕的数学问题就是鸡兔同笼,净馋红烧兔肉麻辣鸡腿了,谁管多少鸡兔?当然课堂上你要是按照王雱这样的回答,对不起,可以回家请家长了。不过在宋朝,王雱这样作答,那就是货真价实的神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北宋时有个哥们儿叫做丁讽,官至集贤殿校理,也就是一文职散官,宋朝官员致仕后,福利待遇比历代都优厚,丁讽病退后,国家照样按时发给银子,还管养老。丁家是大族,丁讽他老爸丁度当过副相,家境殷实,按说这日子应该过得很滋润。可是丁讽心里却不是滋味,因为他晚年患上了风疾,半身不遂,残了。不过丁讽身残却心不残,他喜欢美女,越年轻的越喜欢,不仅喜欢,他还喜欢买美女,把美女们买来干吗?养眼,满足自己的爱美之心。

 

你说你这不是暴殄天物不是?一个残疾人,买那么多美女,还让不让人活了?简直就是藐视大宋婚姻法,为男女比例失调添堵,更严重的是让适龄男青年愤懑,优势资源都让你们官二代掠夺了,我们难不成打一辈子光棍?丁讽才不管这些呢,嗯,我享受不了,我天天流连在花丛之中也挺好的。丁讽大把大把的把资产套现,疯狂的购买美女,越年轻越漂亮越买,你瞧,这丁讽八成是疯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北宋仁宗朝政治清明,惠风和畅,文人士大夫虽然个性迥异,但都很有趣。在这个特殊的时代里,朝野上下,宋人个性张扬,热情奔放,官员们也绝不像后世一样泥塑木雕,了无生气,而是无拘无束,激情四射。宋朝的官员大多都是浸淫多年的学霸,因而风流儒雅,才子扎堆的地方总会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苏轼、石中立、米芾等都是此中高手,但要说谁最喜欢开玩笑,当属仁宗朝时的大臣刘攽(ban)。

 

刘攽,字贡夫,又作贡父,北宋史学家,与其兄刘敞同日高中进士,哥俩学识渊博,合称”北宋二刘”,当然也可叫北宋二牛,都是史学成就斐然的大家。刘敞为人耿直,立朝敢言,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以及黄老造诣很深的人;其弟刘攽,专职汉史,曾经协助司马光编撰《资治通鉴》,后独立完成专著数百种,刘攽天性散淡、诙谐幽默,虽然数度吃了口无遮拦之亏,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仁宗朝时的名臣赵抃,之所以被称为“铁面御史”,有两个原因,其一,肤色黝黑,那脸膛像是被刷了一道锅煤一样,黑中透亮,但此人却面黑心热。其二,他刚直不阿、疾恶如仇,不管腐败分子有多位高权重,他一个也不放过,上至宰相、枢密使、参知政事,下至贪官污吏,仅有名有姓的就有十多位。后世甚至认为,他的不畏强权,敢于碰硬,以及公正廉洁,不在包拯之下,也有人认为包青天的历史原型正是赵抃。

 

赵抃进士及第后多在基层历练,难得的是赵抃虽为幕僚,却长于处理政事,他在通判泗州时,知州昏聩无能,他一面竭尽全力处理好政务,一面巧于维持知州的体面,最终使他的上司能够安然离职。他执法虽严,但也不乏变通,知晓人情世故,能够与人为善,所谓面黑心善。他还成功扑灭了濠州士兵因粮饷问题而差点酿成的兵变,翰林学士曾公亮尽管不认识他,但鉴于其在基层的突出政绩而举荐他担任侍御史,赵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以前,谁劝我戒烟,我和谁急。我说过,戒烟么,多大点儿事?一旦我想通了,就会立马戒掉,这一想,竟然就想了近三十年,好在最后终于想通了,于是这烟也就戒掉了。

 

有人说了,别吹了,戒烟能有这么容易?你能戒掉烟,我把饭戒了。这个赌还真不敢打,我能戒烟,你未必能戒饭,我若搞出一个人命案来,那就不值当了。也有人说,你没烟瘾,自然能戒。乖乖,我这烟龄不算长,如果从上大学那会儿算起,也就二十八年了,算不上老泡儿,但也是盗亦有道的资深烟民了。最高记录是熬更守夜,为了一篇充满狗血的文章,浪费了三包烟,嘴角燎泡,“只为拎着一杆枪,穿过大街小巷去爱你。”那会儿,哥年轻,年轻无极限,有大把大把挥霍生命的本钱。再后来,就曲不离口,烟不离手了,几十年的烟熏火燎,早就成华阴老腔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