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柴静
柴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856,680
  • 关注人气:552,8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目前没有个人实名微博,可关注
@CCTV1看见新浪官方微博,或者@柴静看见的新书官微。
 
链接

老范

新闻

老范她哥

的作品

薛兆丰

经济

张宏杰

历史

周其仁

经济

陆同学

电影

王小峰

文艺

和菜头

文艺

张鸣

历史

哈林

科学

土摩托

科学

宋石男

文艺

王老板

书评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上周五,《看见》的日文版出版,翻译者铃木将久教授来北京送书,问我可否可以在博客刊发书里他对我的访谈部分。

去年他联系我,翻译这本书,并想做一个采访,我说可以邮件或者电话,也可以网络视频,但他还是从东京来,采访完我,当晚再回去。当时这本书还没确定出版社,就算有,翻译在日本也是很微薄的报酬,这点酬劳不知道能不能够这次出差的费用,但他要这么做。

从他的提问中可以看到他对中国媒体的了解程度,这不是他的专业,他以往多翻译的是学术书籍,模样仿佛八十年代中国的知识分子,布衫布裤,给我印象是微微弓着背,谦恭到有点懦缓的样子。

访谈中谈到我去中央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27 16:46)
2011年,我去《看见》,是因为看了一期节目《古浪,冬天的童话》,拍的是尘肺病人的事,有一段,采访对象夜里躺在招待所的床上,一只昏暗的灯,枕着手臂,与编导谈。 
就这么拍,就这么播。 
做电视的人知道,采访者能这么说话,拍的人,审片的人,是在用什么方式理解人,对待人。 
看完节目,我给《看见》的制片人李伦打了一个电话:“我来当《看见》的外景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李娜澳网得冠后,看到由一张照片引起的不解和情绪,贴出2012年对李娜访问后的手记,或可作些参考。

1

李娜说:“愤怒比悲伤好,因为愤怒不会让一个人垮”。
她说从来没爱过网球,这话不是负气之语,她一直在为别人打球。5岁开始,为父亲的愿望打球。看父女俩童年的合影,他搂着扎着手的小姑娘,脸贴着脸,笑的样子多么爱她。父亲癌症离世,受了罪走的。时至今日,她说起父亲还是泪流不止,但没在母亲面前哭过,她说“如果我再表现得脆弱,我不知道我妈有没有活下去的勇气“。
亲戚不愿意借钱给他们,“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孩子的未来怎么不知道,人家借给你,你能还么?”
还是个孩子时,她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好的医生应该具有3个‘H’:Head是知识,Hand是技能,Heart是良心。”——梅藤更

1



这张照片最近在网络流传,苏格兰医生梅藤更查房时与中国小患者行礼,这一老一小,一医一患的相敬相亲,在今天的背景下,让很多人感慨。不过,作为一个西方医生,1881年来到中国时,梅藤更要面对的医患冲突,其实远大于今天。

一个女人喝毒药自杀,送来医院抢救,丈夫紧张地问,“我能不能带走她的遗体?”,因为传言梅藤更用的药是取病人的内脏制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无罪判决并不意味着马丁是坏人,齐默曼是好人,这只意味着检察官无力证明这不是正当防卫。不意味着齐默曼没有做错,甚至不意味着他没做非法的事------仅仅是检察官没能证明……如果国家机器想把一个人投入监狱,必须确定地证明发生了什么,在这个案子上,他们没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11 10:18)

2013年8月初,广州杨箕村所谓“钉子户”被拆除。从2010年4月,杨箕村公布城中村改造方案至今,持续三年,付出沉重代价的“拉锯战”终告一段落。我与编导刘东啸,摄像师张国星,纪可成在杨箕采访时,双方对峙,险象屡生。这场原本应该在上游进行的谈判,被迫在下游完成,这是逼不得已的现实,让双方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是人已下水,绕不开,非走不可,最终只能回到原点,涉河而过。

《新京报》约写这篇“记者手记”,也同时专访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沈岿教授对这一案例进行分析。链接附在文后。

 

1

我们到杨箕村的时候,两辆挖土机正在挖两米多深的壕沟,黄泥水把仅剩的几栋留守户的房子隔成一个个孤岛,电线剪断了,水管也被砸漏了。挖土机边上看守的人说得很清楚,就是要逼里面的人出来“因为我们没活路了”。

我们踩着很深的泥,绕了半天弯子才接近里面的楼,留守户中,有一家男人两年没有下楼了,宣称楼口绑着炸药。另一户引着我去他房子里看,每一层水泥楼板,都用滚木和铁链做成防护网,养狗看护。外面挖土机边上,大锤正在敲打隔壁的墙,每敲一下,我们站的地板就震一下。

以往采访拆迁选题,这种对峙常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18 18:24)
“毁坏或完全瘫痪巴黎所有的工业设施”-----8月14日,肖尔铁茨执掌巴黎指挥权后,最高统帅部第一道命令。
“我下令对巴黎进行瘫痪性破坏”-----8月15日,西线总司令部发给肖尔铁茨电报。
“巴黎绝不能沦于敌人之手,万一发生,他在那里找到的只能是一片废墟”。----8月23日11:00,希特勒发给肖尔铁茨的密令
“破坏已始?”----8月25日,最高统帅部给肖尔铁茨的电报。未加密。
“巴黎烧了吗?----就在现在,巴黎烧了吗?”-----8月25日中午,希特勒收到盟军进入巴黎的消息,他砸着桌子大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03 23:10)

 

史努比这个人,天分很高。他自己也说过,只要每天能坚持下来,必成大器-------摄影家,书法家,作家,俯卧撑大王……从我十几年前认识他起,他就遥想自己老了,传记隆重出版,人们争相购买。有个急需励志的大一女生,明眸皓齿,翻开那本名叫《这是一个极其了不起的人》的厚书。

但到了四十岁,他只坚持下来两件事“躺着看书,每天吃饭”,于是正式放弃了创作,成为了“业余爱好者”,说业余才是真爱。

有次他招待立明和我去他家吃饭,一直吃到他家里老奶奶和小姑娘都睡了,他俩酒兴刚起,菜已经没了,他上了一筐小枣,小枣吃完,他一人发了一杆葱,拿着啤酒,开始隆重招待我们当晚的大节目,看一个很生僻的中国地下导演电影,立明和我被安置在阔大的沙发上,他搬个小凳坐在一旁,边看边啧啧称叹,片子结束刚准备起身上厕所,史努比一个手势把我们按住,等片尾字幕全部滚完后,他才把热切的眼神转向我们。

立明跟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采访黄渤让我想起很久以前看过的一个大马戏团表演,一个喜剧演员,模仿杂技,在梯子上向上攀高,他看上去好像没有任何技巧,所以摇摇晃晃狼狈不堪,看得人都哈哈大笑,这个喜剧演员停来,死死的搂住梯子,一脸悲哀的看着观众说,我都已经这样了,你们还笑?底下的人笑得更厉害,坐在我旁边的小婴儿笑得连手里的棉花糖都掉了。

    这就是黄渤所说的“什么叫喜剧?喜剧就是一个人特别认真的在做在别人看来很傻的事情”,黄渤说这句话他是从自己的生活中得来,将近二十年的时间,他在做一个在别人看来徒劳无功的事,但是误打误撞,从中积累了无数对他日后有用的生活经验,他说这就是喜剧和闹剧的区别,喜剧中的人是认真的,只有认真才有意义,而看的观众也能才将自己的泪笑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上周节目播后写了几句,《新京报》编辑看后,约着写长一点。跟编导朱小胖聊了聊之后,如下:

 

 

“你去哪里了?”,门一开,老王劈头带着火气。

穿着夹克衫的儿子把防盗门一带,卡嚓一声。面无表情往里走

“你肯定是在上网!”老王腿受了伤,吃力地绕着儿子转,儿子不答话,转着手里钥匙,发出哗哗声。

老王还继续说,儿子突然大声,“我到哪儿去?你到哪儿去跟我说没得?”

这个小孩子拌嘴的逻辑把老王弄得有点蒙,他搔头,含糊了一下,又拿出父亲锯子一样的音调:“你去上网去没有嘛?钱都没了!活都没做!”老王62岁了,瘸着腿找了几天工作,没有工头再给他活干了,愤怒后边都是焦虑。

六七个人合住两室一厅,有邻居偷偷拉开一点间隔的门,穿着睡裤看。儿子坐在床上,绷住腮,压着火气“我不想吵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