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柴静
柴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543,337
  • 关注人气:620,4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目前没有个人实名微博,可关注
@CCTV1看见新浪官方微博,或者@柴静看见的新书官微。
 
链接

老范

新闻

老范她哥

的作品

薛兆丰

经济

张宏杰

历史

周其仁

经济

陆同学

电影

王小峰

文艺

和菜头

文艺

张鸣

历史

哈林

科学

土摩托

科学

宋石男

文艺

王老板

书评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4-04-27 16:46)
2011年,我去《看见》,是因为看了一期节目《古浪,冬天的童话》,拍的是尘肺病人的事,有一段,采访对象夜里躺在招待所的床上,一只昏暗的灯,枕着手臂,与编导谈。 
就这么拍,就这么播。 
做电视的人知道,采访者能这么说话,拍的人,审片的人,是在用什么方式理解人,对待人。 
看完节目,我给《看见》的制片人李伦打了一个电话:“我来当《看见》的外景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11 10:18)

2013年8月初,广州杨箕村所谓“钉子户”被拆除。从2010年4月,杨箕村公布城中村改造方案至今,持续三年,付出沉重代价的“拉锯战”终告一段落。我与编导刘东啸,摄像师张国星,纪可成在杨箕采访时,双方对峙,险象屡生。这场原本应该在上游进行的谈判,被迫在下游完成,这是逼不得已的现实,让双方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是人已下水,绕不开,非走不可,最终只能回到原点,涉河而过。

《新京报》约写这篇“记者手记”,也同时专访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沈岿教授对这一案例进行分析。链接附在文后。

 

1

我们到杨箕村的时候,两辆挖土机正在挖两米多深的壕沟,黄泥水把仅剩的几栋留守户的房子隔成一个个孤岛,电线剪断了,水管也被砸漏了。挖土机边上看守的人说得很清楚,就是要逼里面的人出来“因为我们没活路了”。

我们踩着很深的泥,绕了半天弯子才接近里面的楼,留守户中,有一家男人两年没有下楼了,宣称楼口绑着炸药。另一户引着我去他房子里看,每一层水泥楼板,都用滚木和铁链做成防护网,养狗看护。外面挖土机边上,大锤正在敲打隔壁的墙,每敲一下,我们站的地板就震一下。

以往采访拆迁选题,这种对峙常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03 23:10)

 

史努比这个人,天分很高。他自己也说过,只要每天能坚持下来,必成大器-------摄影家,书法家,作家,俯卧撑大王……从我十几年前认识他起,他就遥想自己老了,传记隆重出版,人们争相购买。有个急需励志的大一女生,明眸皓齿,翻开那本名叫《这是一个极其了不起的人》的厚书。

但到了四十岁,他只坚持下来两件事“躺着看书,每天吃饭”,于是正式放弃了创作,成为了“业余爱好者”,说业余才是真爱。

有次他招待立明和我去他家吃饭,一直吃到他家里老奶奶和小姑娘都睡了,他俩酒兴刚起,菜已经没了,他上了一筐小枣,小枣吃完,他一人发了一杆葱,拿着啤酒,开始隆重招待我们当晚的大节目,看一个很生僻的中国地下导演电影,立明和我被安置在阔大的沙发上,他搬个小凳坐在一旁,边看边啧啧称叹,片子结束刚准备起身上厕所,史努比一个手势把我们按住,等片尾字幕全部滚完后,他才把热切的眼神转向我们。

立明跟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采访黄渤让我想起很久以前看过的一个大马戏团表演,一个喜剧演员,模仿杂技,在梯子上向上攀高,他看上去好像没有任何技巧,所以摇摇晃晃狼狈不堪,看得人都哈哈大笑,这个喜剧演员停来,死死的搂住梯子,一脸悲哀的看着观众说,我都已经这样了,你们还笑?底下的人笑得更厉害,坐在我旁边的小婴儿笑得连手里的棉花糖都掉了。

    这就是黄渤所说的“什么叫喜剧?喜剧就是一个人特别认真的在做在别人看来很傻的事情”,黄渤说这句话他是从自己的生活中得来,将近二十年的时间,他在做一个在别人看来徒劳无功的事,但是误打误撞,从中积累了无数对他日后有用的生活经验,他说这就是喜剧和闹剧的区别,喜剧中的人是认真的,只有认真才有意义,而看的观众也能才将自己的泪笑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上周节目播后写了几句,《新京报》编辑看后,约着写长一点。跟编导朱小胖聊了聊之后,如下:

 

 

“你去哪里了?”,门一开,老王劈头带着火气。

穿着夹克衫的儿子把防盗门一带,卡嚓一声。面无表情往里走

“你肯定是在上网!”老王腿受了伤,吃力地绕着儿子转,儿子不答话,转着手里钥匙,发出哗哗声。

老王还继续说,儿子突然大声,“我到哪儿去?你到哪儿去跟我说没得?”

这个小孩子拌嘴的逻辑把老王弄得有点蒙,他搔头,含糊了一下,又拿出父亲锯子一样的音调:“你去上网去没有嘛?钱都没了!活都没做!”老王62岁了,瘸着腿找了几天工作,没有工头再给他活干了,愤怒后边都是焦虑。

六七个人合住两室一厅,有邻居偷偷拉开一点间隔的门,穿着睡裤看。儿子坐在床上,绷住腮,压着火气“我不想吵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04 14:36)
标签:

杂谈

 这次采访很好玩,剪完成片,我们仨都恼恨丢掉的素材太多,估计每个人都会再写一遍,呵呵。先贴视频文稿,大家批评,好久没聊业务,

  俞敏洪在电影首映式上说:“我们三个人打架打得比这个凶多了”,确实,我先采访的俞敏洪,一边听,摄影师都抽冷气。采访完我对老范说:“你要这么对我我就掐死你”。

  可是,等采访完徐和王,事实没变,对俞处境的理解也没变,但是另一些东西却加深了,是什么呢?比如说,俞敏洪说自己在合伙关系中无能为力,想要象弘一法师那样出家时,作为旁听的人当然只有恻然。等问到王强,他哈哈大笑说:“你放心,老俞要出家,也是在新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03 13:30)

前阵子看电影《中国合伙人》,有几点感触。

这部电影的原始剧本来自新东方的三位合伙人之一徐小平,十二年前,我刚到央视时,第一期样片做的是新东方和美国ETS之间的盗版官司,正好连线的是他。电影里倾向于把这场官司描述成对美国文化霸权的批评,也因为这场官司,一直忧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01 14:59)

1

伦老喜欢攒旧货。

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一些老照片,老邮票,几盏老灯,几把老椅子,总之,有过人味儿的东西。他房子小,就把这些旧货租了个小仓库放,天天摩挲赞叹,大概怕我们顺手牵羊,只小心地发几张照片,从来不让我们看实物。

就他这个脾性,在央视当了十几年制片人,没升职,不出去挣钱,也不赶热闹,死心塌地守着点儿纪录片的手艺活。十几年前,我跟他第一次见面,是上央视二楼咖啡厅的楼梯,他叫住我,长头发,圆眼镜,脸孔瘦白,一副民国大学生的样子,“我在拍一个罗大佑的纪录片,你能来主持一下吗?”

我说我现在被安排做新闻主播了,他一副“走歪了走歪了”的神色。

十几年了,他的罗大佑还压在箱子底。我和老范逗他,“伦老,给我们吧,剪吧剪吧给你播了。”

他扭捏一下,交给谁也不放心的口气“好说,好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预告下今晚节目。

三年前采访李连杰,他鬓发皆白,第一次说一直挂靠在红十字会之下的壹基金有中断的可能,“最煎熬的基本上就是,个人、集体、政府,体制内、体制外,每个人都觉得这是好事,还是没办法解决一些问题。”

生死未卜之际,他约定三年后再接受访问,来看壹基金的命运。

今天,三年之期已到,壹基金已经脱离红会而独立,在雅安地震中被不可避免地拿来做尖锐的对比。李连杰不得不一边澄清双方关系,一边呼吁大众给予红会信任和时间。

“从内心深处,你是不是有点害怕人们拿壹基金跟红会做比较?这个会给你的处境带来压力吗?”

他说“我不能说这种情绪在团队里没有,我没有。我很坦然,这个是历史”

“有人说比较是一件好事,会带来进步,你同意吗?”

“它是事实,我同意不同意它就已经摆在这儿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14 22:03)

因为地震,廖智失去女儿,失去双腿,失去婚姻。

五年后她看到电影《绿里奇迹》, 老妇人问死囚约翰:“为什么你身上有这么多伤痕,谁这么狠心伤害你?”

他说:“我不记得了,夫人。”

她看到这里落泪,“他承受了不应该承受的,却根本不觉得需要饶恕,他不觉得有人亏欠了他。我也如此。如果一切不是这样子发生的话,我也不能成为现在的样子。”

 

节目视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