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诗歌

蚕茧

分类: 诗歌

三个蚕茧

 

 

一个冬日下午,我坐在小板凳上

看她一层层将蚕丝铺平,

然后选一个对角,调整丝絮的

轨道和刻度,默不作声

就从我身边匆匆而过,走向纵深。

 

我喜欢她的工作,随时可以驶离。

她的手指在跳舞

像在云朵之上,却不必担心会跌落。

一个乐于在内心鸣响的乐师

来去自如,卸下盔甲

把自己送进发亮的时光。

 

她苍老,身材矮小,更易坠入黄昏,

但她看起来并不比我忧伤。

或者是茧的呼吸让她平静。

那一天,我向她要了三个蚕茧,

递给我时,她对我诡秘一笑。

 

一切都是那么安静轻捷。

很长一段时间

我的口袋里装着三个蚕茧,

它们不再渴望游荡,

我不知道,为什么

在行走时总想带着它们。

 

    2017.4.5

 

这充盈而细微的抽噎

 

 

如此安静,像是树上长出的蓓蕾,

仿佛里面不是曾经的活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1986年夏天的某个夜晚

一、

尘土飞扬的江边小路,没有记忆,
惟有昔日故友认出我:
一个曾被写在某封旧信上的
卑微的名字,像一个远方的故事。
一件充满声响的红色连衣裙
如今不知在何处,忍受着
日复一日的褪色:某个夜晚

我们内心荒芜,对待自己
如痴情的恋人。我们四人
在江边并肩滑行
有时是我快一点,赶上来的另一个
希望只有我与他在途中
而落后的两位
想着怎么去阻止。

那另外的行星,始终在我们心中
狂野驰骋。而错觉
让人对着江水写下
永不会发生的幻境。
我们身在何处?你在何处?
这难以辨析的含义
让遍地的灌木尝试着开花。

我们搜寻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
偶尔也会谈到一只搁浅的船
和藏在暗处的什么。但是月亮
很快就回到江岸边的
滩涂上。

我的红色连衣裙在自行车轮子上飞舞
一度像黑夜里的霓虹。
我偶尔用手压一压飞得过高的
裙角,暗叹一路的流水
把我引向不可知的命运。

仿佛随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阿姑山

分类: 诗歌

某某兰
    
    
阿姑山村的黄土如烤饼,
她要孩子们趁热吃。
四个孩子在荒草中倒下,
开始了无法命名的死亡。
    
山沟沟里的黄土听不懂祈祷,
八月的阳光早已结冰。
被摧毁的人变成铁砧的一刻,
大地像个刽子手,只会让粗暴者获胜。
    
牛轭套上母亲的脖子,
空空的房子灌满哀伤的风。
人与牲畜一同遗弃他们,
但在早一刻,他们都想活下去。
    
连根拔起的毁灭没有征兆,
不等到天黑就成为上天的弃儿。 
母亲与孩子同时进入墓穴,
世上最悲伤的父亲,
也追上了亲爱的枯骨。
    
    2017.3.12

 

 

阿姑山

 

 

阿姑山,阿姑山,

你裹着泥土的风也裹着细细的骨头,

远在千里以外也能听到他们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以西塞娜之名    
——悼沈泽宜先生
    
    
为什么这样地来去匆匆
西塞娜,为什么要一去不返
我们相识了如同陌路
世界从没有因我们而存在    
       ——沈泽宜
    
    
西塞娜,你婀娜如歌的身影,
你清澈眼眸中的雪花。你的红唇。
你江南细雨中的燕子,你的故乡。
你让他心碎的屋檐!
你这唯一的证人,他千百次描摹你
为你歌唱,你却从不开口说话。
    
西塞娜,你甜美却有毒的空气!
你独自一个人的车站
空中飘荡着上升的哀歌。
没有相匹配的爱,他依然相信
“永恒的女性在引领我们上升”
但他衰落,从一个囚牢坠入另一个囚牢。
    
仿佛生来就是一无所有,
他说“是时候了”,但人们都装作没听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红树林

 

 

在滩涂中生长的红树林,

带有毒性的海芒果吊在枝杈上,

像一个个只有吹孔

却没有音孔的埙。

 

这让风声转调的乐器

呜呜地向天空吹奏,

让树林深处的精灵们

晶莹剔透的身体变得炽热。

 

被海水周期性淹没的红树林

风的声音厚重而低沉,

而白头的苦恶鸟的歌声

都有拖得长长的

让人久久无法忘记的尾音。

 

    2017.1.2

 

 

伶仃洋

 

 

海面上,风的飘絮

正缓缓散去,像是我们怀中

日渐空洞的热情

想寻找一个实体来道别。

 

我们在未完成的跨海大桥上散步,

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淌着闯入者的汗水。

 

一株出海的散尾葵,

一个孤单的吻,带着界标和铁索

在海面上哗哗作响。

 

    2016.12.30

 

蓝色边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30 14:09)
标签:

台风

骑马

翅膀

飞蝇症

分类: 诗歌

夜饮

——赠东君

 

 

台风之夜,千里以内的风向标

已被摧毁,除了最低矮的那一只

一半叶片埋在泥土里,

像被冻住的叶瓣;

除了最小的那一只,倾倒式的斜度,

让它过早失去了灵敏。

 

我们饮下烈酒,感受加倍的晕眩。

忘却从屋顶和窗户

翻滚而过的庞然大物。

那是鲇鱼的伤害,在黏质的辉煌中;

在一座座高楼和雕像的弯曲中;

仿佛一个弃置的砚台

寻找一小片光亮

——我没有找到。那怪物

并没有一对俊俏的翅膀。

 

你以某年某月某先生的呵气

悄无声息地飘荡。

你想在一个下雨天骑马去拜客,

但你的飞蝇症在逼迫你

放慢阅读的速度。

这是我们所爱之物

在要求我们付出代价。

有人已先一步到达。

 

“没有经历过真正的仇恨,

就不懂得什么是黑暗”

我不知道这是经由怎么样的人生

才有的体会。而仅仅是飞蝇症

就足以让人疑惑:

无处不在的蚊蝇,黑色的飞行物

带来的黑色的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月亮

桂树

中秋

诗歌

分类: 诗歌

月亮里有一棵桂树

 

 

月亮里有一棵桂树,在柔和的光里

描画我们从未见过的田野

在我们需要的时候显现。无言的恩典

 

照着我们褪色的衣衫,也照着梦中的洞孔

不管离开多远,只要我仰望

依然有一种流动的光在引领我们。

 

那高高的树下,一只白兔始终陪伴着

挥动木杵的捣药人。那热情的双臂

美丽的身影,依靠着什么样的树干?

 

从一个银色的月亮,一棵终年开花的树

在村庄上空成为永久的图景,

而我不是唯一知道这一秘密的人。

 

       2016.9.3

 

 

 

中秋,在足荣村

    

 

在扎满红灯笼的榕树上,

月亮以加倍的光辉进入叶脉和根茎。

我们像孩子一样端坐着,

几乎不说话,听着光

从枝杈间穿过时的窸窣作响。

 

我们手里没有灯笼。

我们两手空空。但我们仰望

有时看一看地上渗入石头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蚂蚁

旷野

饥饿

分类: 诗歌
一只蚂蚁死了    
    
    
一只蚂蚁在道路上爬行
一只蚂蚁驮着超过自身数百倍的重量爬行
一只蚂蚁出门,都能循着原路回家
一只蚂蚁也有一个大家庭
它们以触角相碰,说出何处有食物何处是荒漠
    
一只蚂蚁在爬行中感激每天升起的太阳
一只蚂蚁爬过阴暗潮湿的兽穴
一只蚂蚁爬过侧柏和国槐
一只蚂蚁爬过最长寿的树种
感叹其树龄高达千年以上
    
一只蚂蚁爬过灰色地带被一束强光湮没
一只蚂蚁的自然是一蓬小草,几颗小石子
一只蚂蚁的幸福是建立起砂砾的小窝
一只蚂蚁的胸腔也藏着不为人知的山峰
在微小的世界里必须时时仰视一切
    
一只蚂蚁吃着腐烂的食物却能活命
一只蚂蚁举起一片叶子献给天边的猎户星座
一只蚂蚁渴求的,天上的繁星无法听到
一只蚂蚁终于在一个夜晚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08 21:45)
标签:

诗歌

母亲

插秧

分类: 诗歌
与母亲插秧
    
    
    
每年的水稻播种期,你都会在地里
深深弯下身躯,半天不起来。 
十三岁,我就跟着你插秧
忙完自家的农活,再去邻村当插秧客。
你要我弯腰,双手小心分株
让根茎轻轻进入泥土。
你教我握秧苗的手势,让我知道
插入泥层时,手指要轻轻护住根须。
    
我们倒退着插秧,顺手抚平
双脚踩出的泥坑,再插下秧苗,
偶而抬起头,是要看看前方的绿线
适时校正后退的方向,
让秧苗保持整齐
便于日后耘田和收割。
    
我的双腿在软糯的泥浆中,只半天功夫
粉白色的指甲就被肥料染出淡淡的焦黄。
当我累了,腰酸得直不起来
我感到是你在我的身体里运动。
我的身体弯曲着,没法唱歌
就对着水田呵气,从那时开始
我就开始喜欢无字的歌。
    
我不知一直在我心里唱歌的人是谁。
我在山峦间,在河流边
寻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蝴蝶

乌鸦

远山

分类: 诗歌
深夜,想起某地即将开放的蝴蝶馆……
    
    
香花藤筑成新的芳香小径
星星和泡沫喧闹不休,在今夜
树也在编织细密的篱笆
为了一万只蝴蝶同时起飞
    
瞬间的奉献,更像一场幻觉    
它们出神入化的翅膀
曾是失踪者的羽衣
柔软得不可触碰的躯体
测试着我们荒寂的内心
    
想到明天的阳光将缓缓推送
热沙,一条羽翼织成的彩色的河流
将涌向高空,垂首的芦苇
将把枝干弯得更低
一块闪闪发光的矿石就落下        

太美了,太神奇了
而在蝴蝶馆一角,会不会有一个人
静静坐下来哭泣
会不会有一个人,穿着七彩的衣裳
像桅杆一样静默,让密闭的空间
稍稍倾斜  
        
    2015.11.1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池凌云
池凌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6,593
  • 关注人气:1,5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联系方式
 
新浪微博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