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的公告栏
我的公告栏
本博客文章(转载文章已注明)均为本人原创,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声音
大地啊!
我的胎盘和墓地。
陈原简介
   陈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作家协会全委委员。山东文艺理论家协会理事。全国冶金作家协会副主席。山东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在全国多家报刊发表作品百万字。作品曾被《新华文摘》《散文选刊》《散文.海外版》《青年文摘》《小说选刊》等转载推荐。多篇作品被散文年鉴和年选收入。出版散文集五部《祖父是一粒粮食》《大地上的河流》《大地的语言》《在大地上走丢》《大地啊 我的胎盘和墓地》。其中散文集《祖父是一粒粮食》入选中国作家协会主办的“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96年卷。《大地的语言》入选文学鲁军文丛。曾在鲁迅文学院第十三届高研班学习。获得十月文学奖等
   2000年后,学着沉默不语。把写作变成生命结构、心灵独语以及精神坚守的一种方式。在旷野独享卑微、独享自在、独享其冷也独享其大。
 
大地苍茫,一庐孑立。
夜空浩瀚,一星独漏。
万丈心野,一念孤悬。
遥遥去路,一人不歇。
个人资料
我是陈原
我是陈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3,802
  • 关注人气:1,2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博文

无限是灵魂的深度

 

陈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重建常识,从再度回归山野始

————陈原《山野物主》阅读笔记 

 

远村 

 

       2016年3月10日晚上,六文友小聚。席间,苍鹭说,陈原是最好的散文作家之一,值得大家关注。他的《山野物主》,至今觅得知音不多。于是,我被激起了一丝好奇或者说好胜之心

        真正读这三万多字的长散文,并在这个过程中写一些阅读的体会,还是周末这两天的事。

       在这篇陈原先生的《山野物主》(《十月》2015年第4期)里,我读到了四季轮回、阴阳相生,读到了无为和有为的思辨;读到了上穷碧落下黄泉;读到了万物与我为一,天地与我并生的唯生论。陈原在灵魂的拷问中,触及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28 18:40)
《大地的守望者》
——读陈原《大地啊,我的胎盘和墓地》

张钟涛


        当文友崔女士把陈原老弟亲笔签名的《大地啊,我的胎盘和墓地》一书交于我时,我有一种如获至宝的感觉。此书来之不易,是陈原老弟从山东带到西安,又经他人带到内蒙,可谓过山涉水。茶余饭后休闲之时,我把这本近30万字的散文集读了一遍,掩卷闭目沉思,脑海中除了那些优美的文字和深刻睿智的哲理在飘游之外,那就是对陈原的羡慕了。难怪刘再复、张炜、宁肯、盛可以、张清华等对这部书都给予了很高赞誉,三联书店给予了隆重推出。这个体态看来有些笨重的山东汉子,在我的心中一下子变得高大起来。他用生命的体验所呈现给我们的山川大地,河流平原,故乡亲情,充满了灵动和哲思。在物欲横流的当今社会,如果我们能静下心来,读一读这样的作品,内心深处真的会留下许多追问和思考。
        我和陈原是在2011年唐山的一次冶金文协年会上相识的,那次会上我和陈原,郭启林都当选了冶金作协副主席。由于平生第一次相识,我对陈原了解的还不多,甚至连他的文学主创方向也不知道,但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长散文《山野物主》发表于《十月》2015年第4期。发表时有删节。

山野物主

 

陈原

 

   大地是一扇推到的门

    

    山野里,有一扇虚掩着的门,推开它的人越来越少。

    大地的存在,就是永恒的等待。还有比这更盛情的邀请吗?

作为一个山野行走者,我一直都在用自己的形状测量世界。但这个被我们天天使用着、并司空见惯的身体的形状所寓有的巨大含义远超过形状本身的意义。因为在这个意义上,形状是神性的外衣。

 

    每次去原野,更多的时候喜欢找一个林子在里面转圈,或搬一块石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远去的马车

 

陈原

 

 

十三岁离开故乡,离开鲁西平原至今已经几十年。岁月匆匆,人是物非,昨日的一切如三秋老树,删繁就简。回首远处,仍感到那大平原上的往事有很多值得我去追忆。而近来我常想起祖父的那辆马车,仿佛我依然如儿时般坐在故乡的田埂上看着祖父的马车在我的视野里跑近又跑远。

关于祖父对土地的感悟和热爱,以及他一生的勤劳可以说怎么赞美都不过分。我没见过那样一生勤劳的人,即使在无数以勤劳著称的中国农民之中,他仍然是极出众的一个。在方圆百里之内祖父的勤劳也是有口碑的,也就是说那些大平原上勤劳的农民们提起勤劳的祖父也会众口一词地表示出由衷的赞扬和钦佩之情。作为隔代的后人,我一生下来时祖父就已经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了,一个又瘦又高,却已经躬背的老人。我所能看到的只是一个农人走入暮年后的形象。除了吃饭睡觉,我几乎从来没见过祖父坐着或者躺着时的样子,躬身劳作忙碌的样子是祖父永恒的形象。关于祖父年轻时的辛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旅游

身体的私自决定​

陈原

——在云南玉龙雪山上一次精神崩溃的经历

                          

   我这样写出来是想让你们直面我的生命弱点和人性的私处。你想击垮我,你就把我弄到一个高度;否则你永远不能。

                                   ——题记一

   我恐高,所以我羡慕鸟;我不崇拜任何人,我崇拜鸟。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繁体字的台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去了高原的兄弟

 

 陈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就诗歌韵律传统的答问】就韵律传统来说,你说的当代汉语诗歌尚无自己的韵律的说法不无道理。但基于我对我自己的了解,我的内在追问更尽力地进行终极化追问。西方哲学追问并非以终极追问为主要特征。毕竟你看到的是我一部分诗。在这点上,如非要回答,我更欣赏的是屈原。我也很喜欢里尔克荷尔德林。但我读他们之前也基本上是这样的诗歌风格。但一个当代写作者会受他人影响恐也难免。另外,中国当代汉语诗歌是汉语传统断裂后产生的,即白话文诗歌。它与古代的汉语传统韵律也注定是断裂的。它必须重新寻找和建设。其时正逢中西文化融合杂交之时,所以中国当代诗歌注定会从一开始就被打上各种烙印。这是它的局限,也可能会成为优势,并因此呈现多种可能性。但其魂和精神脉息应该承接并恒定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植物性阅读》
 
 陈原
 
 
读里尔克
 
里尔克的《杜伊诺哀歌》是我最近一直阅读的书,这个忧郁的男人内心里盛着如此丰富灿烂的人性的庄严。我不是一个有阅读记忆的人。我只在他的文字里神合。他从不激昂,躲避喧闹,但音质卓越,精神饱满。他的文字和诗句改变着我们肉体的颜色和灵魂的颜色。他在精神里先行并等待,或者驻足。远方的到达是必然的,神的欢聚也是必然的。
我是另一座山上的神,我带着自己的忧郁和低沉。我将我的庄严感赋予山顶的弧线,赋予树梢,赋予静翔的空中的黑影,赋予天涯。我不要庙宇,不要殿堂,我只需要蓬草,需要野地,需要自然呈现的乱石。我的沉默不惊扰风,但让巨树动容,让石头风化。我和夜莺一起发出声音。与其和鸣,也各自独奏。我最大的声音是沉默。
但我不想和人类的任何声音和鸣。我逃离它们,但我远望,但我倾听,并给予广阔的心野去承载它们。我不惧怕独自的微弱,我的微弱像自我陶醉,像我声音与精神的自我回流。我一直是我自己的神,但其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10 16:22)
 西部诗笺(三首)   
   
   
 陈原 
   
   
 《我用雪山做我的屋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