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残雪的BLOG

个人资料
作家残雪
作家残雪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9,567
  • 关注人气:3,0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The Last Lover by Can Xue, trans. Annelise Finegan Wasmoen, book review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Porochista Khakpour on Can Xue
 
 in 2010, I was teaching a World Literature intro class at an arts college in Santa Fe and Daniel Halpern’s international reader The Art of the Story (2000) was one of my principal texts. In the collection there were only a couple writers I had never heard of and one was Can Xue, of China, whose story “The Child Who Raised Poisonous Snakes” was one of the strangest, most haunting stories I had ever read. My tastes have always veered toward the magical, absurd, dark, and the deeply and genuinely bizarre, so it hooked me, rather relentlessly. It got deep into me and became a part of me rather immediately, as if absorbed into my bloodstream. My daydream life—an indispensable part of any writer-brain—for weeks felt drenched by this tale. I finally decided to teach it, though I had no idea how to teach it. I felt speechless before it and nobody said much the whole class. Some of my students said they were traumatized by it—and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读书 残雪采访稿
受访者:残雪
采访人:李唐
感谢您的回答!

◎ 在我的周围,有许多80后、90后年轻的读者都对您的作品很喜欢。您认为您的作品中吸引年轻读者的因素是什么?
残雪  我想,我的作品之所以吸引较年轻的读者,是因为作品中的想象力和冒险精神吧。要  想从事我这类文学,没有这两种能力是不行的,但令人沮丧的是,中国青年当中看重精神追求的确实不太多。也许二十年后会多一点?

◎ 近日五卷本的短篇小说集出版,您认为对中国文坛有什么意义?在文学愈来愈不景气的今天,为什么您的出版速度却愈来愈快?您会担心销量问题吗?
残雪  我不关心这个五卷本对中国文坛的意义,它们对我自己来说是有意义的。如今的文坛跟黑帮团体差不多了,但也没见多少人敢说残雪的短篇小说质量下降了。像我这样保持作品质量不下降的作家已经很少了。我不担心销量,因为到现在为止还没出现销不动的情况。

◎ 可以说,当初与您一同出道的所谓“先锋作家”们,坚持到现在的只有您一个。您也曾经说很欣赏余华早期的作品。那么,您觉得促使其他先锋作家纷纷转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残雪接受长江商报周刊记者卢欢采访


1、(今年初《残雪短篇小说集》首次在北京图书订货会上亮相的时候,您并没有出席新书发布会。另外据我所知,您最近也无法来武汉出席中日作家论坛之类的活动。)这些年您似乎一直是深居简出,极少在公共场合露面。有人称您为“神秘的女巫”,说这是特立独行的表现,而熟悉您的人说这是您从事的文学创作使然,“一出来她就会散,没有办法搞”。您是刻意与外界保持距离么?因为写作而需要“长年累月囚禁自己”?

残雪 我因为是那种特别过敏的体质,而且已经满了六十岁,所以出门会有困难。我所说的“囚禁自己”是指尽量保持一种宁静的创作心态。有些人一年四季这里聚会那里发言,我怀疑他们写得出什么高质量的作品来。但我们这个时代是鱼目混珠的时代,即使你写得再差,再掺水,只要有一帮人起劲地帮你鼓吹,书照样卖得好。现在文学读者的整体水平还不太高,文坛像个黑帮团体,大家绑得死紧,互相吹捧,投桃报李,很能蒙骗一大批读者。不加入这个团体的人很难成功。我在旁边观察了三十年,这种倾向越来越厉害。在这种风气的笼罩之下,我担心年轻人难以把握得住自己。

2、这一次,您在2003年至2013年间写的短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的书名是《新世纪爱情故事》,看书名也许可以猜到,这本书是要描写一种新型的爱情观。这种爱情不是已有的,但也不是根本不存在;有些朦胧的轮廓,但又还未正式成形。它是一种渴望,也是人的自由意志的初现,当然也可以说它是新世纪灵魂的觉醒吧。
我们大家都生活在动物性的物欲的梦中,我们的梦境被这种物欲塞得满满的,我们以为这就是人的本能,很少有人愿意从梦里醒过来。可是已经有了恐惧。严冬的夜晚,在空旷的水泥广场上,在城市郊区的国道旁,一些歪歪斜斜的人影在踽踽独行,他们都用手捂住胸膛里跳动的那颗心,叩问着同一个古老的问题:灵魂到底有没有?当灵魂的真正死亡降临时,没有人会不害怕,或许这种恐惧的积累就是希望所在。人,终究会从长梦中醒来,这才是人作为人的本能。
   这部小说描写的,就是这样一些不愿让灵魂死亡的人们的案例。它是来自黑暗地狱的灵魂报告书,但它报告的内容却是一些关于爱情永生,关于灵魂永生的事迹。在新世纪里,人的情欲与爱情都面临着深渊,旧的拯救手段早已失效,一切得救的可能都只在个人自身。然而个人的本能正在日益衰弱,萎缩。艺术家深深地感到了危机,这是整个人类的危机。书中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Interview with Can Xue from the Reykjavik International Literary Festival
25 September 13 | Chad W. Post
Tweet
   Last week I had the opportunity to interview Can Xue as part of the Reykjavik International Literary Festival. We ended up writing out our interview ahead of time, so I thought I would share it here. Enjoy!
Born in China, where her parents were persecuted as being “ultra-rightists” by the Anti-rightest Movement of 1957. As a result, her father was jailed, her mother and two brothers were sent to the countryside for “re-education.” Can Xue was raised by her grandmother, suffered from tuberculosis, and faced a series of hardships.
   In 1983, she began writing, and here first short story was published in 1985. After that, there’s been no looking back, and, according to Wikipedia, as of 2009 she’s written three novels, fifty novellas, 120 short stories, and six book-length comm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残雪老师,您好:
      感谢你百忙之中抽时间回答我的问题。我希望在周四前刊发有关您的新作《新世纪爱情故事》的介绍文章,所以,如果方便可否明天回复邮件。如果不方便,顺延即可,一切以您的作息为主。感谢您的配合。我的问题不多,您的回答总共千字以内即可,不需要耽搁您太多的时间。再次感谢!

1.去年,您对自己的长篇小说《吕芳诗小姐》表示满意,认为“这本书是我空前的高峰”,那对于最新出版的《新世纪的爱情故事》的看法是如何呢?是否超越了《吕芳诗小姐》?市井中的爱情有很多种,吕芳诗、翠兰、龙思乡、阿丝这样的女性社会角色对于您而言,隐喻和象征着什么样的精神?她们的爱情观实质是什么?

残雪 不要老是机械地谈超越,只要每部作品中有新东西,在发展,而不是在蒙骗读者就是某种程度上的超越了。《新世纪爱情故事》沿用了我近年写长篇的新方法,无人能够模仿。这篇小说和《吕芳诗小姐》又有所不同,作品中的主人公更为坚毅自信和笃定,她们或他们的爱情观更具有新人的雏形,所以长篇取“新世界爱情故事”这个标题。还有个特点就是每个角色对于自身处境的辨认和对灵魂的考问的力度更大了。其中有一位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18 11:58)

残雪老师,您好:
      感谢你百忙之中抽时间回答我的问题。我希望在周四前刊发有关您的新作《新世纪爱情故事》的介绍文章,所以,如果方便可否明天回复邮件。如果不方便,顺延即可,一切以您的作息为主。感谢您的配合。我的问题不多,您的回答总共千字以内即可,不需要耽搁您太多的时间。再次感谢!

1.去年,您对自己的长篇小说《吕芳诗小姐》表示满意,认为“这本书是我空前的高峰”,那对于最新出版的《新世纪的爱情故事》的看法是如何呢?是否超越了《吕芳诗小姐》?市井中的爱情有很多种,吕芳诗、翠兰、龙思乡、阿丝这样的女性社会角色对于您而言,隐喻和象征着什么样的精神?她们的爱情观实质是什么?
残雪 不要老是机械地谈超越,只要每部作品中有新东西,在发展,而不是在蒙骗读者就是某种程度上的超越了。《新世纪爱情故事》沿用了我近年写长篇的新方法,无人能够模仿。这篇小说和《吕芳诗小姐》又有所不同,作品中的主人公更为坚毅自信和笃定,她们或他们的爱情观更具有新人的雏形,所以长篇取“新世界爱情故事”这个标题。还有个特点就是每个角色对于自身处境的辨认和对灵魂的考问的力度更大了。其中有一位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